第35章 38.這般兒子

第35章 38.這般兒子

左相廖言的小兒子廖雙紅從前是於青暮的常客。左相老來得子,甚是嬌慣小兒子,不論這兒子姦殺淫掠,他定會顛兒顛兒地給鋪好路,任這祖宗放肆。

廖雙紅最大的愛好便是女人,折磨女人的手段亦是花樣百出。便是折磨死幾個,也無人敢言語。此下纏上了於青暮。於青暮命大,幾次都活了過來,已是怕極了這**。如今廖雙紅又來鬧事,於青暮早已怕得躲進了樓後頭的林子里。

見不到於青暮,這祖宗不肯,便在堂里鬧騰,嚇走了客人不說,還吵著了蕭惎。

蕭惎瞧著廖雙紅瘋狗般嘶吼跳腳,若有所思。

趁此機會可拉攏右相,如有右相相助,或許可拿到兵權。

蕭惎已著白衣,又戴了白玉面具,下了大堂。

廖雙紅仍在鬧騰,蕭惎未管。目光所至之地,皆狼藉一片,可謂慘不忍睹。蕭惎心痛:這些都是錢,白花花的銀子,便這麼沒了。

這世上沒有什麼能比錢更重要。蕭惎想著。因此看著那毀她錢財的人,蕭惎甚是不快。

「嗖!」一聲,一根筷子飛去,穿透了廖雙紅揚起的右臂。

「啊!」廖雙紅停下了打人的動作,抱緊右臂,俯身哀嚎不已。

嚎夠了,廖雙紅雙目赤紅,怒目圓睜。

「誰?誰幹的!」

「我。」

眾人在獃滯中仰頭。

木梯下白衣女子靜立,身姿纖細妙曼,白玉遮面,不能一睹芳容。

「賤貨!你竟敢如此!把這賤人給老子綁了。」

廖雙紅周遭未有動靜,無人敢上前。

你蠢,我們可不蠢。相隔如此之遠,便能用一小小的筷子刺穿一個壯年的手臂,如此功力豈是一般人能敵的?

況且近日江湖盛傳日月冢的首領功力高深,無人匹敵。且素著白衣與白玉面具,而傳聞所述正與眼前此女一般無二。

「上啊!愣著幹什麼的?想死嗎?老子養著你們有什麼用?」

一小斯瑟縮囁嚅:「爺,這怕是……日月冢的……翎主。」

「翎主?」

廖雙紅整日在外廝混,對於此事亦略有耳聞。只是傍著有自家爹,便無所畏懼。

「翎主又如何?不過賤民罷了?整日戴著面具,恐是長得見不得人!」廖雙紅張牙舞爪言道,又上下打量蕭惎,淫笑:「不過身段倒是不錯,不如跟了爺……」

「砰!」

廖雙紅被蕭惎扔在石柱上,頭破血流,痛苦呻吟。

瞬時,蕭惎眼裡暴戾與憎恨被悄然覆下。

大堂一片靜然。

安靜中,白衣女人粲然一笑,徒生陰翳。

「長嫣,過來。」

顧長嫣走向蕭惎,心卻忐忑。

她仍記著昨夜。

蕭惎嘴角上彎,好不溫柔:「將他剮了。」說著,蕭惎抽出一把匕首,遞與顧長嫣。

她果真記恨上了她。

「主子,長嫣……不敢。」她試圖商量。

「不敢?為何不敢?」她那世年幼之時,多麼想如此做。而今她給了她機會,她竟不珍惜!

如此思緒,蕭惎已然失控。一瞬,滿目癲狂、不可置信。

蕭惎瞪大雙目,逼近顧長嫣。

四目相對,聲音尖銳刺耳:「你給我剮!」

「啊!」

顧長嫣被嚇得尖叫,蹲下捂著耳朵。瑟瑟發抖。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梧桐秋光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梧桐秋光 梧桐秋光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5章 38.這般兒子

46.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