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2.異世重生

第2章 2.異世重生

大型場所做的幕後工作?你是在光天化日下黑手吧!

談生意?互惠互利?你幹掉我,我解脫了,你開心了,所以是生意和互惠互利?

你笑得這麼陰森,我還有考慮的餘地嗎?

青年抖得更厲害了,臉從皙白變成了慘白。連話都說不出來:

「你、你……我……」你放過我吧!

朱漫哪裡想到她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做出的和藹慈祥的表情,會被看做陰森。只是覺得這青年很是猶疑不決,便繼續循循善誘:「我可以讓你升職誒,雇你們的人這麼凶,每天逼著你們找我,要是你取代了他,不就不用受這氣了嗎?……你說是嗎?!」她像是不誠信騙小弟弟的人嗎?還是她的態度不夠溫和?怎麼會猶豫呢?那隻好先給出條件勾引他了。

只是朱漫不知道她故作和善的模樣有多麼彆扭、多麼詭異!讓人想到「農夫與蛇」、「鱷魚流淚」、「東郭先生與狼」……

不知是青年被巨大的利益、整日的低聲下氣所驅使而忘記了恐懼,還是朱漫裝「貼心大姐姐」太辛苦,所以蒼天突然瞎了眼,終於苦盡甘來,青年不再抖了,抬起頭注視朱漫的眼睛:

昏暗的月光映襯得臉上那張如凝脂的皮泛著微光,光卻不能從眼裡反射出來,只是一直被吸進去,又帶著太過詭異的笑意。

青年驚得立刻別過目光,但還是看著前方深不知底的黑暗,堅定地說:「好!」

就算是被她利用又怎樣?餘生苟且、碌碌無為,還不如冒死去做大事。不成功,便成仁!

……

城裡,街邊,燈火闌珊。燈火遠處,幾棟樓零散落在大片空地上,卻也個個高達雲天。

在雲霧瀰漫里的天台上,俊朗皙白的青年押著一個披頭散髮、神志渙散、滿身傷痕的女人,神色得意的將女人仍在地上。對著面前不言而威、前呼後擁了一眾保鏢的人,嚷道:

「人都到齊了嗎?我要所有人證明——是我抓到了這個女人!我要確保他們都看到!」

那人不耐煩,打電話讓他們都上來。心中不屑:是你抓到的又怎樣?這燙手山芋,你抓得住嗎?你吃得下嗎?

頃刻,人蜂擁而至,為了搶到那個女人、或是為了搶先除掉那個女人,平日風度堂堂、溫文爾雅的人,掙得面紅耳赤、破口大罵。

青年清點了朱漫要求到的人,都齊了。開始談條件:「我知道抓住這個女人的『功勞』我一個人承受不住,所以我只有一個要求:『給我錢,並讓我立刻安全離開。』」這些人見這麼大塊肉擺在眼前,又見這青年很有自知之明,立刻給去他準備,哪裡會懷疑:為什麼他抓到了連他們平日找都找不到的朱漫;而這種年紀的人,那個不是心比天大,又怎麼會安於這麼小的利益?至少籌碼應該再大一些,大到對他們來說有困難才對。

這其中一定有蹊蹺——這是在青年離開后他們忽然意識到的。

飛機遠離后、塵土瀰漫后、黃煙散盡后,一道聲音透過縹緲雲霧傳來,身影漸清晰:「我說了這是互惠互利的嘛!有什麼可猶豫的?我如此不善言辭,又是用了多大誠心才說服你!」

不等那些人有所反應,朱漫屈指按下手中的按鈕,高入雲霄的大樓開始坍塌、發出巨響,每個窗戶都亮起火光,巨石飛濺,但卻只是那一棟樓成了廢墟,周圍是空曠的廣場,其他地方竟是完好無損!剛才的繁華,似是海市蜃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梧桐秋光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梧桐秋光 梧桐秋光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章 2.異世重生

2.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