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29.莫知我哀(二)

第26章 29.莫知我哀(二)

她深曉得,不是因他絕世風姿。卻不太信有甚淵源。許是瘋病犯了,覺得恍惚。

那年十二,她再記不住自己的年紀。朱家東窗事發,她知道得最多。禍起蕭牆,瘋人院便是她最好的去處。

原當最可怕不過從前,卻終知曉絕望永無止境。她那年沒瘋,卻瘋了。此去經年,混沌如斯、混天過日。再度清醒已不知是幾時。

無人解救,只那光怪陸離,與她無力刺穿的寂靜道出:到不了、斷不了、停不了。她不知那是八年,抑或是十年。卻曉得,不止。看似是年,看似早已停止,看似終是結束。她掙脫了若監牢的束縛,卻擺脫不了年歲里遺留的永恆。

永恆為何,她提起不敢,懼色相對,答案卻深深鐫刻於心,如此無力,不能一往無前。她不妄掙扎,苟延殘喘。

……

聽小林子說,南宮隼去樹林子里找她,蕭惎便一直在寢殿侯著。卻是一直等到天黑,也沒瞧見南宮隼半點影子。蕭惎不由心中牢騷幾句南宮隼這般如逗弄她的舉動。說了要來,卻吊著她,害她白等了這些個時辰。

倚在床邊等著傳報,已是半夢半醒。終是不見那人拜訪,迷糊著入了睡。

次日晨起,小林子道已是十五,待梳洗穿扮了,國宴的時辰也近了。

一改往日姜太子誇張的作風,蕭惎將一身鑲滿金絲的鮮紅衣袍換成了素白長衫,平日留戀謝館秦樓貼身的金扇也變作了長白玉簫。只帶小林子一人,低調前往。

只是蕭惎這人確是不適著白衣。用來映襯仙人英姿的素白衣袍,無論哪個俊公子穿來都是如遠山青蓮般高貴,任是她,將潔白無瑕變成了詭譎陰異。青天白日卻覺教人凄神寒骨。

近了大殿,一陣寒暄過後,方才進入。飲著清茶打量四周,確是不見那昨日偶遇的天盛皇。幾時詫異,又驀然察覺,蕭曄和別幾個皇帝也未曾見有傳報,便瞬時瞭然。畢竟帝王,總是要講究些排場,且先等著罷。卻不由感嘆自己又是無故念叨起了南宮隼。

待人齊了,終是有了宮人傳報:

「皇上駕到!皇后駕到!」

此言既出,滿庭的人皆是該跪的跪,該拜的拜。場面也是壯觀。

等著蕭曄與皇後葉氏入了座,又請了各國使臣上座。

因著姜國勢弱,從前每年總有幾國只派幾個使臣來打發應付,今日反倒是稀奇得很:北域王赫連相,天裕皇慕容席,長荊皇李印,天盛皇南宮隼,皆攜著各自的家眷、使臣,盛裝出席。

瞧著這先來的赫連相,起了個文人的名,長得倒是也白皙文弱,毫不似北疆粗獷健碩的漢子。看著竟也是不若傳聞那般殺人如麻、草菅人命的陰煞。

至於慕容席,蕭惎雖是沒見過他,卻已是熟悉這人了。上回他與姜聯姻,太子闖出事端被杖斃,讓她平白無故地沒死成,成了蕭惎。雖此事著實與那慕容席沒關係,蕭惎卻不免也覺得那些個姓慕容的晦氣得很。只瞧那慕容席,瘦得很,眉目乍看不像男子,倒像是個颯爽的女人。若不是早知慕容席是個男的,今日她或許會以為天裕的皇帝是個女人。也著實奇怪。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梧桐秋光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梧桐秋光 梧桐秋光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6章 29.莫知我哀(二)

34.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