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28.莫知我哀(一)

第25章 28.莫知我哀(一)

回到東宮,蕭惎的表情仍是呆呆傻傻,嚇得小林子不斷詢問:

「殿下,您這是怎麼了?」

「殿下,您方才去哪了?」

「殿下,您莫不是病了?」

「殿下,奴才給您倒水。」

蕭惎不言,將茶杯伸過去,湊到小林子端起的茶壺旁。

直到蕭惎將壺裡的水喝完,發覺沒人給她倒水,這才將目光轉向小林子。

小林子看著太子殿下這副失了魂的模樣,咽了咽口水,緊抓拂塵道:「殿下,方才奴才忙著欣喜殿下回來,忘了同殿下說,昨日各國使臣來訪,天盛皇帝要求住到東宮,就住在殿下您的寢殿旁……」

「嗯。」蕭惎仍是沒注意聽,漫不經心地應了一聲。

小林子自顧自地繼續說,蕭惎卻突然扭頭看他,瞪大了眼,將茶杯往桌上一放,聲音激動得近乎尖叫:「什麼?!」

小林子被嚇得一抖,將拂塵甩了出去。那可是他最心愛的拂塵。

「你方才說什麼?」

「奴才……」

「天盛皇帝?南宮隼!」

「是,方才他同奴才說要去樹林子里找您。」

「東宮裡只住了南宮隼一個外賓?」

「是。」

蕭惎從未主動同小林子說過如此多的話,眼下這急切模樣,真真是將小林子嚇到了。

小林子撿起自己心愛的拂塵,湊近蕭惎,小聲問道:「殿下可是見過天盛皇了?」

「小林子,本太子想吃水果,快些給本太子備來。」蕭惎不答他,只轉頭正色吩咐道。

小林子一聽蕭惎吩咐,也不問了,嫵媚一笑,轉頭扭腰便走。

「奴才馬上去辦。」

太子殿下像是與天盛皇帝有貓膩,不怪人們常說緣分天註定。當年二人,兒時結下深緣,經遭世道戰亂分離,王朝顛覆不再,如今終是相遇。還真真是應了「姻緣線,剪不斷」啊。

只是時過境遷,物是人非,你如兒時音容笑顏般好,我已殘軀冰心不待。萬萬千千說來不過滄海桑田以概。確只一個滄海桑田罷了。可任你知曉此意,深感此境,無假,又何其能化此悲涼。

寢殿。

蕭惎攢著才吃了一半的果子,痴看著上頭姜太子的畫像,陷入沉思。

前些日子,在鎖魂崖腳。不知怎的,報自己名諱之時,說了「翎」。

「翎」,已是多少年未曾再出現在腦中了。

只若干年前,兒時午夜夢回聽見這個名字。

年華遠逝,夢境早已是模糊不清。夢中繁雜的人,夢裡瑣碎的話,在倉皇流年皆成了過往虛幻,只有那個字依稀縹緲浮動。

當不願再提及那個滿載骯髒的名諱之時,這個字脫口而出。這才將將記起,曾幾何時,有人如此這般輕喚她。

「翎公主。」

「翎兒。」

只,夢是夢,兒時重複的夢罷了。道起兒時,她亦厭倦。記得是夢,卻不信是夢。兒時歲月里,現實恍如夢魘,夢魘真如眼前,虛幻與現實邊緣不清。抑或只是幻覺。如何信它曾存在。

可見了那人,那眸,那般神情,深感似曾相識,又覺惘然若失,難去追憶。卻疑惑為何如此。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梧桐秋光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梧桐秋光 梧桐秋光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5章 28.莫知我哀(一)

3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