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23.新教傳名

第20章 23.新教傳名

各大掌門也是凶煞得很,瞧著左右都是自己人,也無百姓在場,便直直地命手下使出各種招:下毒、偷襲、以多欺少……

更有甚者,三五個人聚在一起,將那羅剎殿的美人拖到山上的樹林子里。他們也不分彼此是不是自個門派的人,碰上了此等好事,是一絲也不覺生分,熱切得親如兄弟。

這些個正派,果真是做魔教從不做的事。

這些人亂了起來,眼下正是羅剎殿站著上風,損失甚少。而正派的人已是死傷無數。蕭惎便去加入了打鬥。

此時混戰一片,蕭惎又撒毒、又使內功,陰招使盡,已是吸引了不少注意。那海棠閣掌門人穆炎,徑直打了過來。

傾刻,蕭惎便很是疑惑為何有人說穆炎武功高強、無人匹敵。既是無人匹敵,為何能被她一掌拍死?

就是她沒有內力,這穆炎的武功光看著也是粗糙得很,處處皆是破綻,教她無從下手。

如此省事,蕭惎不由感謝那叫慕雪延的女人。原先想著,若是她教的內功無用,白費她的時間,她就將那心懷叵測的女人剮了省事。

蕭惎兀自走神,卻是沒瞧見那些早已停止打鬥,被她嚇得目瞪口呆的眾人。

這是何等武力高強之人?姬遙勝穆炎,尚且只略勝一籌,且吃力得很。可此人竟是將穆炎一掌擊斃。擁有如此深厚內力之人,竟是個年輕女子。

只是為何幫著姬遙一方?

青堰堂一干人見堂主被殺,也是氣急。兩個弟子衝上前朝著蕭惎怒吼:「哪裡來的賊人,竟殺我師尊!看我與你同歸於盡!」說罷,兩人挺劍而起。

蕭惎卻是沒瞧見那衝撞的兩人,只忽的想起要去處理青堰堂,便朝那青堰堂一干眾人飛身而去。

而海棠閣的兩個弟子,也深感被忽視得徹底,愈發怒不可竭。也反倒更不怕死了,提劍追到蕭惎身後,未等舉劍,便同那還未來得及告饒的青堰堂主一同被蕭惎的內力震飛,五臟俱裂,吐血身亡。

原本想要報仇的幾人,此刻已是全都消停了。低著頭一言不發,只盼望著不要被這暴戾的女子瞧見。

山腳下死一般的沉寂,無人發聲,只有風吹樹林的聲音不斷回蕩,好不蕭索詭異,聽得只教人生寒。

蕭惎覺得此刻氣氛甚好,是個講話的好時候,便清了清嗓子,撇了眼滿臉震驚的姬遙,開口道:「各位江湖同仁,在下是日月冢的教主——翎。爾等或許不知有此教,在下也不知道。不過,從今日起便有了。」

瞧著眾人略有無語的表情,蕭惎不再玩笑,正色繼續道:「想必以在下方才的做法,諸位也看得出在下並非正人君子,這日月冢自然也是個魔教。正如俗話說,一山不容二虎,甭管是公是母。姬遙兄應當也是曉得,不論武功、內力,姬遙兄是處處不如在下的。如此,姬遙兄是選擇帶著羅剎殿歸順在下,還是與你的兄弟們一同去見羅剎殿的老祖宗?」

此時姬遙已是被那一番話氣得發抖,兩眼赤紅,目呲欲裂地瞪著蕭惎,卻一句話也說不出。

而蕭惎,勾起唇角嗤笑,眼裡滿是不屑地看著姬遙。彷彿拿定了他不敢反抗,必定屈服於她。

而蕭惎的種種表現,都落入隱匿於樹林深處的男人眸中。如墨般的瞳孔沉溺著溫柔,微笑看著蕭惎。

「翎」?她莫不應該是忘了?怎會說出這個字?她都想起來了?卻是不像。

太子果真是與從前大不相同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梧桐秋光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梧桐秋光 梧桐秋光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0章 23.新教傳名

26.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