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15.世事之苦(二)

第15章 15.世事之苦(二)

這敷衍的回答,與忿忿不平的表情,使蕭惎覺得他們甚是不尊重她。

於是,便叫了那領頭的少年,就是那有一群身不由己的小妹的少年。

「你隨我來。」蕭惎眼神示意他,又帶上小林子,自己率先走出廟外,到了個偏僻的灌木叢,那少年跟隨而至。

蕭惎看他幾眼,不知能與他說些什麼,便隨口問:「你叫什麼?」

「沒有名字。」

「嗯……」蕭惎作沉思狀,最後只得直接步入主題。

瞥了小林子一眼,又朝那少年晃了晃頭。

「揍他。」

小林子機靈,聽這話,一甩他心愛的拂塵,抹起袖子就上去打人了。

這廝下手極重,面上更是咬牙切齒的。每打一拳,少年便悶哼一聲。打到最後,小林子累得直喘氣,手上也沒勁了,那少年更是哼都哼不動了,像是快要昏死過去。

看少年這凄慘模樣,蕭惎不由得做出心疼的表情,直閉眼嘆氣。手下卻是在袖中翻找摸索出了一小瓶葯,倒出一粒,朝那少年走去。

意識模糊的少年,半張著眼看走來的人影,只覺得像是難纏的惡鬼一樣可怕。

見他的身子止不住地抖動,蕭惎捏住了他的臉,將那藥丸硬是塞進去,逼他生生的咽了下去。

然後,將他抽打得意識清醒了些,面無表情地對他說:

「服了此毒,需每月服一粒解藥,若是沒有解藥,三日身亡。毒發的三日里,如被千萬隻蚊蟲噬咬般讓人抓心撓肝。」

此話一出,倒是比那抽打有效,少年整個人頓時清醒了不少,睜大了眼,死死地瞪著蕭惎。

蕭惎像是沒看到那滿是恨意的目光,繼續道:

「明日我給你些葯,你將葯摻入他們的飯食里,定要確保每個人都吃下。過幾日教你們去北域習武,你管著些他們,別教他們太過放肆。」

遂,蕭惎低頭看他,目光陰冷。

「你可知曉?」

少年已是奄奄一息,想必也沒了說話的力氣,卻是對蕭惎極為恐懼,聽了后氣若遊絲地答到:「知……知曉了。」

蕭惎站起身,回頭對小林子吩咐:

「叫幾個人將他抬著,給他們找個住處,安排飯食和洗浴。」

說著,蕭惎掉調頭騎馬,飛奔離去。只留下了輛馬車,和不甚會御馬的小林子。至於廟裡的傅雲,想是被忘得更徹底了。

……

幾日後,蕭惎叫人帶少年們去了北域。

小林子想,太子殿下送他們去北域,說是習武,實則是送死,那裡連飛鳥魚蟲都是帶毒的,更別說北域連年戰亂、毒教眾多。

又或者是叫他們去招攬人手。畢竟北域因試毒失敗而被扔出來的將死之人甚多。

蕭惎卻說,招攬人手只是其中一個原因。只要她給他們稍加調理,那些廢人就能變成奇人。

從前因給那人試毒,自己終也百毒不侵,且血配上些葯就能致死於人。前些天在東宮療養,她不斷服食各種劇毒之物、泡毒澡,再如此堅持個把月,身子便如從前一般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梧桐秋光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梧桐秋光 梧桐秋光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5章 15.世事之苦(二)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