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久不見,新書來了!

大家好久不見,新書來了!

新書名《攤牌了,我重生了》

下面是第一章內容,文章鏈接在最後面:

第一章重生表白那一天

「吳畏,別睡了,你不是今天要去跟曹燕表白嗎?!」一個籃球砸在吳畏的胸膛上,熟悉而又陌生的聲音傳進了吳畏耳朵里。

痛死你爺了!

吳畏揉了揉眼睛,從床上坐了起來,迷迷糊糊看到了一張已經死去二十年的臉,嚇得寒毛都豎了起來:「你他媽不是死了么?!」

「死你妹啊,你死我都不會死!」對面的胖子翻了個白眼兒,「距離你向曹燕表白的時間還有半個小時,你確定繼續睡?」

「這裡是……」吳畏臉色一變,這才發現自己正躺在大三宿舍的床上,對面坐著的,正是自己的大學同學兼死黨,王燦瑞!

「你是不是傻啊,咱們宿舍啊!」王燦瑞氣樂了,「昨晚就喝了兩杯白酒,睡到現在十點多也就罷了,難道你還失憶了?」

「二零零八年,大三下學期?!」吳畏震驚的說著,上去狠狠扭了王燦瑞大腿一把。

「你媽啊,疼死爹了!」王燦瑞打掉吳畏的手,惱羞成怒道,「有病吧?!」

「這不是夢?這真的是二十年前?!」吳畏激動地打了個冷顫,鬼哭狼嚎般吼道。

作為一名金牌私家偵探,吳畏的專業能力已經達到了偵探行業的頂峰,不管任何人物,只要錢到位,就沒有他挖不到的資料!

這一次,吳畏收了一個神秘女子一百萬,要求調查她老公隨身攜帶的黑盒子密碼,結果剛有點兒頭緒,就在自家偵探社被人給砸的失去了知覺,再次醒來,居然回到了二十年前!

二零零八年十月三十號,周四,吳畏永遠也忘不了這一天。

吳畏向心愛的女孩兒求婚,結果被她聯合新歡擺了一道,成了全校的笑柄。

吳父吳大富因為有事耽擱沒有買下一直追號的雙色球,錯失五百萬大獎,以至於魂不守舍,從樓梯上摔下來成了植物人。

吳母劉藝因為吳大富的事情整日鬱鬱寡歡,最終積鬱成疾,年僅四十三便撒手人寰。

當然吳畏,也因為這一連串的打擊黯然退學,足足三年才從陰霾中走出來!

不過,老天既然讓爺重生了,那就不能白活,就算成不了世界首富,也要做有錢人的爸爸!

「你丫做啥美夢呢,笑的這麼淫蕩?」就在吳畏暢想人生藍圖的時候,王燦瑞一巴掌拍在了他腦袋上,「還有十分鐘,就是表白時間了,你丫是不是慫了?!」

「爺會慫?!」吳畏給了王燦瑞一個大白眼兒,沒好氣地說道,「我正在考慮怎麼給曹燕一個驚喜呢!」

那個臭娘們兒上一世害自己這麼慘,這次如果不找回場子,爺就不是重生回來的!

「對對對,是該想個驚喜,她可是你最愛的女神!」王燦瑞連連點頭,贊同的說道。

「我已經想到了,咱們走!」吳畏突然打了個響指,拉著王燦瑞向外跑去。

「哎呦卧槽,慢點兒!」王燦瑞被扯的差點兒閃了老腰,宿舍里只剩下了他的哀嚎……

女生宿舍樓一樓大廳,幾個男生將紅蠟燭擺成了心形,地面上鋪滿了淡粉色的玫瑰花瓣,散發著詩意與浪漫,此時已經引得很多女生駐足圍觀,竊竊私語,臉上滿是羨慕,都在猜測到底是誰這麼幸運,會在七夕情人節這天被表白。

眾目睽睽之下,吳畏姍姍來遲,看了下時間,立馬跟旁邊哥們兒接過了玫瑰花,沖著樓梯大聲喊道:「曹燕,我愛你,做我女朋友吧!」

隨著吳畏這句話,曹燕跟幾個同學正好從樓上走下來,幾聲微響,花瓣雨從天而降,在輕柔的音樂下,吳畏唱起了當時還很流行的《老鼠愛大米》

「好浪漫啊,這個女生真幸福,居然有這麼浪漫的表白儀式!」

「如果我被表白,那我一定毫不猶豫的答應他!」

「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

「……」

周圍的女生,早已經激動地熱淚盈眶,忍不住大喊起來。

曹燕的幾個舍友一臉羨慕,小聲催促曹燕趕快答應。

曹燕卻板著臉,走到距離吳畏五米的地方后說道:「吳畏,在你向我表白之前,你有沒有問問你自己,你配的上我么?」

果然,劇本一點沒變!

周圍學生們一臉詫異,吳畏卻疑惑的問道:「我知道現在的我什麼都不是,但為了你,我會努力的!」

「努力能當飯吃?努力能改變你爸媽都是下崗工人的事實?」曹燕不屑一笑,「吳畏,這種所謂的浪漫只是騙騙小孩子而已,你以為我會被你感動?」

說著,從口袋裡掏出了一個小木梳,直接丟到了一旁的垃圾桶:「這是你上次送給我的禮物,跟你一樣,連垃圾都不如!」

「曹燕,你在跟我開玩笑吧,你上次不是說很喜歡嗎?」吳畏難以置信的問道。

「騙你你也信,我也真是醉了!」曹燕捂嘴一笑,「對了,給你介紹下我的男朋友,邵華!」

說著,一個身材高大,長得有幾分帥氣的男生從一側走了過來,笑吟吟的說道:「吳畏,就憑你還想追我女朋友,你就沒撒泡尿照照自己什麼衰樣么?」

「草,你丫罵誰呢?」王燦瑞眉頭一皺,三步並作兩步沖了上去。

「大瑞,你退後!」吳畏立馬將王燦瑞拉了回去,「我來解決。」

「這小子嘴太臭了,虧你對曹燕這麼好,她居然在這麼多同學面前羞辱你!」王燦瑞被氣得臉紅脖子粗的,沖著二人吐了口唾沫。

「不是我羞辱他,而是事實就是如此!」

「我曹燕從來沒答應跟他在一起,只是他一廂情願而已!」

「現在我有了男朋友,他卻跑這兒跟我表白,我沒打他已經很給他面子了,他還想怎麼著?」

曹燕嬌哼一聲,抱著邵華的胳膊大聲說道。

「小子,你可以滾了。」邵華說著,低頭吻了下曹燕的額頭,「正好借這裡的蠟燭,送給你我一世的浪漫,曹燕,我愛你!」

「媽的,噁心!」王燦瑞緊緊攥著拳頭,憤憤的罵道。

吳畏卻是嘴角一翹,憂慮的問道:「你不選擇我可以,但是我們的孩子怎麼辦?」

一句話,令在場所有同學震驚萬分,不敢相信的看向曹燕,就連王燦瑞等幾個舍友都愣在當場,如遭雷擊:

「曹燕可是咱們工程系的系花,多少男生追她她都沒答應,居然跟吳畏有了孩子?」

「她一向以清純示人,是大家心目中的馬蹄蓮女神,貌似不太可能會跟這個屌絲在一起吧?」

「大千世界無奇不有,可能曹燕就是喜歡這樣的男生呢?反正我看著很陽光!」

「……」

「什麼孩子?」男子笑容同樣僵在臉上,面色有些難看的問道。

「曹燕沒跟你說嗎,她懷了我們的孩子啊!」吳畏一臉驚訝的問道,「不會吧,我還以為她是想給我們的孩子尋找一個更好的爹呢!」

「吳畏,你少放屁,誰懷了你的孩子!」聽著周圍的竊竊私語,曹燕臉都綠了,「邵華,他在騙人,我跟他連手都沒牽過!」

「曹燕,我沒想到你是這樣的女人,你或許覺得我窮,覺得我不配做孩子的爸爸,可孩子是無辜的啊!」吳畏攤手說道,「你不會把孩子打掉了吧?」

「你混蛋!」曹燕歇斯底里的吼道,「少血口噴人,人家還是黃花大閨女!」

「吳畏,你敢污衊我女朋友,我要好好教訓教訓你!」邵華更是怒火中燒,這就打算動手。

吳畏大手一伸,十分嚴肅地說道:「我有證據,證明我跟曹燕有過很多次激情的夜晚!」

「激情的夜晚?很多次?!」邵華眼珠子都紅了。

為了追曹燕,他花了沒有一萬也有八千,現在聽到他心中聖潔的女神可能被一個屌絲……他的心就在滴血!

曹燕冷哼道:「狗屁的證據,根本沒有過的事情,我就不信還能有證據!」

她雖然跟吳畏接觸過幾次,但確實連手都沒牽過,這次被表白,也是怕邵華誤會才將吳畏踩到了塵埃里,沒想到吳畏居然倒打一耙,反誣自己懷了吳畏的孩子,這簡直就是要毀掉自己的名聲啊!

「你的左屁股上,有一顆紅色的狗頭型胎記!」吳畏聲音突然提高了幾分,一句話,響徹整個大廳……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被奪舍之後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被奪舍之後 被奪舍之後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大家好久不見,新書來了!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