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章 拒絕

第259章 拒絕

陸行深側過臉看向了她。

葉南淺的目光還在直視著前方的雨。

陸行深並沒有回答她的問題,只是這樣目光沉沉的看著她,令人捉摸不透,更是擾的葉南淺眼睛明明在看著雨,心裡頭卻亂糟糟的,好像怎麼也靜不下來了。

一分鐘,兩分鐘,三分鐘……十分多鐘過去了。

葉南淺沒在開口說話,陸行深的視線看了她一會就移開了,十分鐘后,他突然又看向了她。

這一次,他深沉的眸光里,彷彿與平日里的不太一樣。

似乎掙扎了許久,終於做出了某個決定,他深深地看著她的側臉,一字一字無比認真:「你呢?如果我向你求婚!」

嗡的一聲,好像腦袋被什麼東西炸開了一般。

一片白光閃過。

很久很久之前的那一夜,她捧著那本結婚證,一邊笑一邊哭。

她笑,她終於如願以償嫁給了陸行深。

她哭,他連新婚之夜都不陪她,哪裡有這樣的老公啊!

就算在忙,也不能在新婚之夜丟下自己的新娘一夜不歸啊!

可哭了一會,哭累了,她又開始啞著嗓子,撫摸著結婚證上兩人的合照,虔誠而溫柔的祈禱:「陸行深啊,你這輩子可不能辜負了我,為了和你結婚,我偷了戶口本,現在都沒敢跟家裡人說,手機都不敢開機,我媽身體又不好,要是真把她氣壞了,我的罪過可就大了!」

可陸行深還是辜負了她。

不但辜負了,還把心都寒透了。

壓死庄雅最後那根稻草就是陸行深的袖手旁觀。

葉南淺想起她前世都沒能見到庄雅最後一面,那扎進心裡的痛和悔,便一寸寸腐蝕著她的血肉。

心臟狠狠地抽了一下,有滾燙的液體從眼眶裡不受控制的掉落。

她冷冷的笑了下,冰冷的眸子落在了他冷峻的臉上,像一把凌厲的刀刃般犀利,「陸老師今天還真是閒情逸緻,不過,我和陸老之間,沒有如果。」

偏偏陸行深好像吃錯了葯,看不見她有多厭惡多憎惡,就是硬生生的接道:「有!只要你願意,就有!」

陸行深的語氣,依然是無比的認真。

落在她臉上的視線,深沉的像一張編織的密密麻麻的網。

其中蘊含著千言萬語,小心翼翼的情愫,以及難得動情的溫柔。

然而,葉南淺此刻對他,早已經沒有了前世那般的執念。

又聽他說這些,只會覺得他沒安好心。

葉南淺的笑容更加冷了,開口的語氣也愈發刻薄,「陸老師也說的是如果了,如果不過是假設,事實上並不存在而已。而我,不希望和陸老師之間有這樣的假設存在。」

渾身潮濕,被雨淋在身上的時候,都沒有分毫覺得冷。

可這一剎那,陸行深卻感受到了浸入骨頭裡的冷。

那一瞬間,他垂在身側的手都變得無力,站在那裡,更是不知道自己該幹什麼了。

雖然早知道她對他沒有好感,他也不是承受不了打擊的人。

可當那些話從她的嘴裡說出,當她堅定的標明立場拒絕。

他還是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失落。

沉重的滋味,壓在心口,難以用言語形容的落差。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陸先生又上頭了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陸先生又上頭了目錄 陸先生又上頭了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59章 拒絕

8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