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章 愚蠢

第257章 愚蠢

空氣里有雨水混合著迷迭香的氣味。

那是林老師前妻最愛的植物。

迷迭香被定義為愛情、忠貞和友誼的象徵,而它的花語則是回憶,拭去回憶的憂傷——你給我的承諾我不會忘記,請你永遠留住對我的愛,思念我、回想我。

離婚之後,林老師一直栽植著這些迷迭香。

整個庭院里,香味濃郁,甜中帶有苦味……

此刻這氣味更加刺激著葉南淺的神經。

有些日子沒見陸行深了。

他的輪廓看著更加立體分明,明顯的瘦了,但卻毫不影響他的顏值。

他依然是那個,即使淋濕了,卻仍舊給人一種從容且高高在上的衿貴感。

此時,四目相對,雨下的不小,且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

葉南淺就那麼隔著雨看著他。

陸行深目光不偏不倚的也看著她。

沒有誰先開口,彼此都沒有先進一步。

良久,陸行深突然皺了皺眉,葉南淺就見他偏過頭去打了個噴嚏。

她微微驚訝。

還沒做出反應,就見陸行深突然向前走了過來。

庭院里此刻沒有別人,林老師出去了還沒回來。

陸行深突然的靠近,讓葉南淺渾身都僵住了。

見她異常戒備,他微微緊抿著的唇動了動,終於開口:「給你手錶讓你防患未然你毅然拒絕。我還以為你有更好的解決方案,原來,跳樓就是你選擇的防身措施!」

陸行深的語氣十分的冷,明明還不是嚴冬,卻冷的葉南淺下意識的哆嗦了下。

他的眼神,他的語氣,他字字中透露的諷刺,都充滿了冰冷和尖銳。

葉南淺不知道為什麼陸行深會知道的這麼快。

這件事,除了陸明朝,只有她知道,而且她沒對任何人提起,就是不想鬧大了,讓人知道陸明朝對她的心思,更不想讓這個事情傳到庄雅那。

只是沒想到陸行深神通廣大,卻還是知道了。

只是,他淋著雨出現在這裡,難道不是找林老師的?既然是找林老師的,又用這種冰冷的口吻跟自己說這些做什麼?

葉南淺眉頭皺的緊緊地,關於跳樓這個事情,雖然沒跳成,但她還是一想起那個場景就兩腿哆嗦。

所以她選擇隻字不提這個事情。

即使陸行深問了,她也不打算提。

低著頭,不看他。

落在陸行深眼裡,她頭低低的,看不清楚表情,只看到睫毛像小扇子一樣輕輕地顫動著,披散開的頭髮異常的柔軟,這樣乖巧的,不帶刺的,又充滿低聲下氣的溫軟模樣。

一下子就讓陸行深的心再也硬不起來了。

只是關切的話到嘴邊還是沒辦法說出口,最後變成了刻薄的,「跳樓是最愚蠢的行為!」

葉南淺本就不想提這一茬,陸行深偏偏像是揪住這一茬不肯放過。

聽她說她愚蠢,她更是惱火的沒辦法在低聲下氣,抬起頭時,眼中氤氳著水汽,連眼眶都紅了一圈,聲音也帶著委屈的哭腔,「是!我愚蠢,你們陸家人我從來都高攀不起,也惹不起,所以,這是我自己的行為,和陸老師、陸總通通都沒關係!」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陸先生又上頭了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陸先生又上頭了目錄 陸先生又上頭了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57章 愚蠢

4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