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情深緣定心相印

第123章 情深緣定心相印

酒意漫上頭四五分時,那月之中飛來一抹雪影。皎皎白雪,一如雪峰之巔的冰雪那般無塵無暇,在皎潔月輝里直直向她而來。

風媱以為自己喝醉了,是以眼花朦朧見到了君梵。她為自己的心不受管控覺著惱亦覺著憂,若用情至深,將來真不能在一起,自己該當如何?

雪影衣袂飄飄停留她身畔,卻真實得很,風媱抱著酒罈子狠喝一口酒,既醉了,便醉個徹底的好。

雪影坐她身畔,伸手摸了摸她頭,溢著溫柔眷戀,風媱側首望他,那目光罩著她,比今日月輝還明亮皎潔。

風媱鼻子一酸,手中酒罈滑落,順著瓦溝滾落下去,在離地面毫釐間無聲落地。

「怎麼一個人喝悶酒?」

風媱搖搖頭,忍住淚意。她覺得自己在他面前似乎太愛哭了些,這樣不好。她依靠在他肩上,雙手挽住他臂膀,「我想你……」

君梵拍拍腿部,「阿媱,換個姿勢,躺我懷裡,今晚星月好看。」

風媱遂換個姿勢,頭枕著他腿部,身子平躺著。抬首不見星月,只見君梵俊逸的面龐,墨發垂下,落在她脖頸處,那一雙眼裡,有一位俊逸高潔男子的柔情。風媱心撲撲跳動,只覺面熱得緊。

君梵唇角勾起,「阿媱對著我竟還會害羞嗎?」

「才不是……」她掙扎著欲起身,「我躺著不舒服。」

君梵卻頭垂下,與她咫尺相對,風媱若起身,勢必碰上他面。風媱不敢動,只得垂下眼眸,心想跟他又不是初次這般親密,自己這是怎麼了?還是今夜的君梵似乎有些不一樣?

「我也很想你。」溫熱的呼吸輕輕吐落臉龐,他的唇已落在她額頭延伸至唇角。纏纏綿綿,不肯離去。

「當初那魂靈之界畔,地之最深處,陰陽交界地,靈幽石上,我摯愛之名,是瀅曦……阿媱,你我的姻緣是天定的。」

風媱環住他腰身,頭沒入他溫暖的懷裡,「嗯。」

「我對水溟有責任,她為我犧牲很多,封妃,是她唯一的要求。我心中之人,從始至終只有你。我想要的,也只有你……」

風媱沒想到他會說出這般話來,雖懵懵懂懂,卻又有幾分清明。她從他懷裡鑽出來,疑疑望著他。

「我們成親吧。」

「好。」

風媱回的乾脆,君梵卻瞬然紅了眼眸。他撫摸她面龐,眼眸里有皎潔溫柔的光輝,「阿媱,我深知此時並非最好時機,同玄族之戰不知何時會了結,戰場之上更是生死未卜,所以,你可以不答應,也可以同親人商量好再定。甚至……」甚至可以問問自己的心,是否真的一心一意要嫁給自己。這後半句他卻說不出來。

風媱望著天上高懸的星月,模樣認真的思索去了。君梵順著她目光望去,但見長庚星伴著明月,照亮一片幽藍深邃的蒼穹。

不過一會兒,他卻聽見一陣兒深沉的呼吸聲,再望望懷中人,果真酣睡了。君梵喚來鳳鳥,抱著風媱,乘鳳鳥直往那幽藍深邃處去了。

君梵回首望著平遙城,見它漸漸變成一副黑白水墨畫,直至消失無垠天地間,再望望懷中人,輕輕一嘆。

這段時日,風媱又是傷心又是傷情的,很久沒好好睡一覺了,著實累得不輕。君梵的到來和傾訴令她繃緊的心緒放鬆,這一睡便睡了一天一夜方醒。

陌生的宮邸,陌生的雲被錦帳,室內卻瀰漫著熟悉的氣味。風媱打量半晌才確定這裡是天宮的建築風格。那麼那夜就不是夢,而是君梵將自己帶回了天宮。

她掀被起身,門口立著的幾個小仙娥瞧見立時進來請安問好,伺候著她穿衣洗漱。

風媱任由她們擺弄,一面心覺慨然。這富麗堂皇精雕細琢的天廷,差一點,就會崩塌毀壞。而此時此刻,它仍舊如世外桃源一般,靜靜矗立雲端。

仙娥拿來君梵留的帛書:在家裡,等我回來。

家?

甚是平凡而溫暖的稱呼。

風媱面上盪開笑意,心中甜蜜蜜的。

這裡是錦華宮,她方才睡的,是君梵的雲榻。

風媱倒是記得君梵讓自己嫁給他來著,可是自己有答應嗎?見君梵這番安排打點,好似自己已經應下了嫁他,可是腦海又搜尋不到是如何應下的。只得嘆:果真是喝酒誤事!

風媱抓來一個仙娥問,那近日新封的天妃娘娘,現下是否在此,仙娥搖首,只說是從未見來過這裡。風媱滿意一笑,自己在宮內轉悠一會兒,看看君梵自小生活的宮殿里都有些什麼有趣的物事。逛了一圈發現,倒是一派高雅潔凈,所使器物只覺是稀罕珍貴,很多卻並不認識。待行到書房,見一面壁上懸垂著一幅自己的畫像,瞬間心內許多不快皆散了。

「這是姑娘上次中毒,和天帝至北荒王宮來天宮療傷,後來不告而別,天帝親自作的畫。」

風媱回望,但見是許久不見的吟衛,君梵貼身的侍從。

風媱淡哂,「他一定很氣吧……」

「是失望吧,畢竟天帝從未待別的女子如此用心過。不過姑娘兜兜轉轉又同天帝走到一起,好生珍惜才是。」吟衛躬身行禮,「公主,不要怪罪臣多嘴才是。」

「怎麼會呢……」

風媱覺得吟衛對自己生疏了許多,或者是不滿?風媱思忖她多半是為了君梵。

這般晃悠至夜光漫上來,風媱吃了點小食又舒服泡了天池浴,只覺筋骨舒暢。君梵留言讓等他回來,風媱便放鬆了自己一日。夜月半明半暗間,心緒漫上來,終究被戰火牽動著心。

她化出七弦琴,好似許久未彈奏了,此時挑起一兩根也是興緻寥寥,甚覺無味。

室內浮香陣陣,竟是木樨之香。風媱瞥見仙娥離去的背影,睏倦的打個哈欠,便往榻上去,鑽雲被間去了。

應是新換的被褥,卻好像滿溢著君梵的氣息。風媱腦海不覺胡思亂想,驀然覺身畔下沉了,轉身便見君梵躺在自己身側,左手伸入她頸下,風媱順勢窩入他懷間去,像只柔軟可人的貓兒。

「今日都做了些什麼?」

「就在宮裡轉轉,你呢?」

「想你。」

他一個轉身,將她壓入身下,一手輕撫她清秀的眉眼。

微風卷著木樨花香,雲幔輕輕拂動。

君梵俊逸的面容緩緩湊近她潔凈無暇的面龐,「今生今世,我都不會再放開你。」

「……嗯……」

此生此世,已是解不開的緣,放不下的情,那麼,交付彼此也只是一個形式。況且,他們本有婚約。

靜室滿香,琴瑟和鳴。

星月在側,心心相印。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流光扣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流光扣 流光扣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23章 情深緣定心相印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