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2章

第512章

「喲,妹妹,這是初旭家誰了?,好半天才來,是啊!,這位夫人看著眼熟眼生的很,不知是哪家的夫人啊?」

「小妹,你也真是的,既然都帶來了,也不說給我們介紹介紹。」

「還有這小傢伙看的可真是可愛,可是這位夫人的兒子,我家的幾個小傢伙也來了,不如讓他們一塊去玩玩」

就在蘇皖,剛剛坐下知識,又有一位夫人和顏悅色的對著韓君瑞收到!。電池收完,輕輕拍了拍韓軍為韓軍瑞了悟,這才抱了抱自己的小拳頭,對著那位夫人說道。

「見過這位夫人,小子是冬令夏韓家的韓軍瑞!」

《()》

「走,我們進去,今日不醉不歸,你這小子回來了,也不通知我們一聲,讓我們上你那去你那裡聚一聚。」

蕭承遠雖然面對蘇婉這些女子的時候,看起來挺靦腆的,但是與男子說話之時,倒是顯得挺正常的。

沒有面對女子之時,那股子拘束勁,時而還會開點無傷大雅的玩笑。

「好,不醉不歸。」

面對蕭承遠如此盛情的邀請,韓文孝也不由輕輕一笑,隨即答應了下來。

蕭承遠身側的那位青男子,見此不由好奇的向著蕭承遠打聽道。

「姐夫,不知這位是?」

「哦,我方才光顧著敘舊了,都差點忘記給你們引薦了。這位是韓家的韓舉人,也是我義妹的夫婿。

此次你們家老爺子祝壽,他們是姐姐特邀請來給你爺爺祝壽的。」

「文孝,這位是商家的六公子,茹嫣的嫡親弟弟,商子奕。」

「原來是韓舉人,子奕見過韓舉人,見過韓夫人。」

商子奕聽聞此言,當即抱拳對著韓文孝行了一禮,不為別的,只因為韓文孝也是他們這輩的讀書人。

而且身份上還是舉人。他商子奕雖然也是讀書人,參加過兩次科舉。

但至今為止,他也只是區區一個秀才而已,相比較於舉人。

他的地位自然是要低一等的,面對韓文孝時,執後輩禮,也實屬應當。

「子奕賢弟客氣了。」

韓文孝見此也對著商子奕回了一禮,那姿態溫和儒雅,讓人對他不由自主的便心生好感,商子奕也不例外。

說起來,韓文孝這位舉人,商子奕以前還真是沒有聽說過,只是後來他姐姐商茹嫣嫁給了,商人蕭承遠之後。

他這才聽說有韓文孝這麼一個舉人,而且對於此人,他姐夫蕭承遠給的評價很好,還說是難得一見的奇才。

對此他其實是不以為然的,只是區區一個舉人而已,這算什麼奇才?

他雖然只是秀才,但是他家中已取得功名的舉人秀才多的去了,就連進士,他們家也有十幾人好嗎?

就區區一個舉人而已,說實話,他這點能耐在他家,還真算不得什麼。

原本商子奕還以為韓文孝是那種,自以為有點才學,便狂妄自大之人。

不過如今看來,卻讓他對他的印象大為改觀,如此一個姿態儒雅彬彬有禮的年輕人,怎麼看也不像那狂妄之人。

幾人一邊說著,一邊進了商家的大宅,商家的大宅這座院子,雖然打掃的一塵不然,但是蘇婉還是看的出。

商家是這座大院子,其實有些年頭了,應該是商家祖上,便傳下來的老宅子,裡面充滿了濃濃的歷史感。

然而這些厚重的歷史感,不知為何,卻讓蘇婉感到一絲壓抑的感覺。

蘇婉絕對自己應該不會喜歡,這種上了年頭的老院子,話說回來。

一般像商家這種老宅子,裡面還不知道,有多少腐朽骯髒的東西。

相比較這種上了年頭的老宅子,蘇婉還是更喜歡,他們自己家的新宅子。

「韓舉人這邊請,男眷宴席設在東陵院,女眷的宴席才設在後院花園。」

韓文孝聽聞此言,溫和的含笑點點頭,隨即在商子奕這位商家六公子的帶領下,去了前方的前院。

而這邊的蘇婉,也帶著不滿七歲的韓君睿跟著商茹嫣來到了後院花園。

「蘇婉妹妹今日家中賓客眾多,待會若是下人是怠慢了妹妹。

還請妹妹莫要見怪,姐姐回頭一定會替妹妹狠狠教訓她們的。」

蘇婉一聽這話先是一愣,隨後當即明白了商茹嫣這話是什麼意思了,商茹嫣雖然是商家的嫡女。

但是因為婚事,一直不被人待見,在加上她娘親去世之後,商家根本就沒人護著她,因此有些不長眼的下人,會做出陽奉陰違之事,也很正常。

她蘇婉是商茹嫣帶來的客人,商家那些下人因此會怠慢她,這也正常。

商茹嫣這是在提前提醒自己吧,或許待會,還會又女眷來故意為難她,就是為了能讓商茹嫣能丟些顏面。

蘇婉輕輕扶著兒子韓君睿的後背,嘴角帶著一絲微笑,然而她的心中卻是在冷笑,看來這商家還真是沒落了。

別的不說,一點規矩都沒有,她蘇婉好歹也是商家的客人,可是來了這麼久,卻連一個主人招待是都沒有。

雖說她是由商茹嫣親自迎接進門的,但是實際上算起來,商茹嫣一個出嫁女,早已算不得商家之人了。

那麼商家的其餘女眷呢?都死到那去了,即便是商家的正室大夫人,商茹嫣的母親已經不在了,但是商家的二夫人,商家的三夫人呢?

這些商家二房三房的正室夫人,此刻不應該出來待客嘛?所以對於這個早已腐朽的商家,蘇婉只能呵呵噠了。

「那好啊!到時候就看姐姐的了,不過我相信應該沒什麼人,會那麼不長眼吧!畢竟這裡可是商家。」

蘇婉輕輕一笑隨意說道,然而聽到她的話后,商茹嫣卻是沉默了。

或許以前的商家不是,但是如今的商家,其實早就已經便的不一樣了。

自從爺爺被罷官之後,商家子弟只有表面上的清高,可實際上……

唉!

商茹嫣輕嘆一聲,這才帶著蘇婉繼續往前走,二人走過一個拐角,過了小花園,這才來到後院的花亭之中。

而此時花園裡,早已經圍了一大群的女子嘻嘻笑鬧,看那鮮亮的衣著打扮,還是未成婚的姑娘居多。

至於那些已經成了婚的夫人,此刻都坐在花亭之中喝著茶。

「偽娘到地方了,這裡便是我們三家的後院花亭。」

桑仁研所咋變百年預言帶到了幾位富人喝茶之處?,而那幾位婦人看著桑如煙,帶著酥軟錢來眼中一路出了一絲異樣之色,那一夜的眼底還帶著一絲絲的不屑。和嫉妒的神色。

很顯然,那絲不屑和嫉妒不不針對蘇婉的,而是針對桑如煙的。

桑如燕書香門第官宦子女,嫁給了傷人蕭承遠自然是屬於下架的,不過他們雖然心中清高。

他們心中雖然不去上音,嫁給了一個喪門,卻依舊嫉妒她嫁給小陳也之後,日後便能享受那榮華富貴了。

看看三國演義中的穿戴,身上穿的料子是暑假的秀楓景,頭上戴的首飾簪子,無一不是宮廷出來的精品。

手上隨佩戴的手鐲也是難得一見的蜚語,那鮮紅的顏色,嫉妒的他們眼眶都有些微微發紅了。

坐在屋中的幾位夫人,其實都是桑如煙的姐妹,桑如煙因為出價得比較晚,所以她這幾個姐妹早就出嫁了。

《()》

「那好啊,你多畫一點,然後留給子孫後代,要是過個幾千年以後你的話一幅拍賣出去那得多少錢啊!」

蘇文想起那一張一張的毛爺爺笑得眼睛都眯起來了。

韓文孝把那些字畫,全部都給一一打開,然後仔細的看了看,頓時他的眼中,立馬浮現出一絲驚訝之色。他

這個小媳婦兒的運氣,還真是好呀,這樣的好事都被她給遇到了。

「相公,你快看看這些話,到底是真是假若是那個秀才騙了我?我肯定要把他祖宗的給他找到,然後把他狠狠的給揍一頓。」

吃完有些咬牙切齒惡狠狠說道一邊說著還一邊揮動著自己那秀氣的小拳頭,這一副模樣讓從龐大韓文笑看的好笑不已。

「被騙了就被騙了,日後注意一些騙子,哪裡還需要去專門叫醒人家?不過一個窮書生,他哪裡認得?這些話是真是假?」

「啊,那你這麼說這些書話全部都是假的咯?,也就是說我白白虧損了好幾萬兩銀子啊!。」

說完一想起他那些白白打了水漂的銀子,心中就一陣的哀嚎,他的銀子呀,他的銀子呀

「誰說這些話是假的了?」

「不是假的,那你剛才那麼說,不是你說那窮書生不認識這些書畫嗎?這意思不就說這些,說話是假的嗎?」

「真亦假,假亦真。」

韓文,肖琴琴撫摸著那些字畫,嘴角帶出了一絲淡淡的笑意,說完一聽這話,頓時有些懵逼了,韓文笑他這話什麼意思?那這些字話到底是真是假呀?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啊?這些話到底是真是假,你別說一些糊裡糊塗的話,我聽不懂。。」

說完最是討厭韓文,像這一點了,明明一句話就可以點名的是他非要繞幾道彎子,腦袋不轉快點還跟不上他的思維。

還問肖劍書皖是真的一臉不懂的樣子,這才笑著說道一邊說著還伸手把那畫來回的又摸索了一遍。

蘇偉聽聞此言,也學著韓文笑,剛才那樣在畫的邊角之處么了么?開始摸的時候還沒感覺,後來一摸發現那確實有一點不同。

「總感覺這裡好像有點硬,比上面的畫好像要厚一些,怎麼回事?該不會還有嘉誠吧他這可是話呀,」

說完聽說過什麼木盒子裡面有夾層的,但還沒見過畫,還有隔層的!

「不是嘉誠,只是上面還附了一層,應該是徐家的祖先,為了防止化作被人偷去,所以才另付了一層。」

「那徐家的小蘇窮書生說的怕什沒錯,這幾幅畫怕是真是他們家裡祖傳下來的。」

還問肖說的,說完又去摸了另外的幾幅畫,果然每幅畫都和第一副一樣話劇下面裝畫軸的地方有有一些凹進的地方。

還我笑笑的說的又從靴子里下拔出來一筆匕首,輕輕地在書挽手么之處翹起一些,然後喊我一下,又把整個華券拿到火上烤了烤,,

那句話具體下說翹起之處,果然變裂開了一條縫,還問下擺在那條縫往上輕輕一濕一幅畫,立馬便被他分成了兩幅畫。

而這話奇怪的是,上面的那幅和下面的那幅幅居然是一模一樣的,已輸完的眼力,居然看不出有絲毫的不妥之處。

「這幅畫才是真的嗎?為何我看不出來呢?」

「上面那幅畫應該是徐家祖上一位實力很強的話,焦化的雖然比不上徐華家,但繪畫的能力相當不錯了,所以才會描繪的如此之像。不過這兩幅圖還是有很大的區別的,先不說話,靜和華義。你看這裡的我還有這紙張,都是不一樣的。」

蘇綰看到那些話,仔細一瞧這些,發現上面的那一幅畫確實是用紙畫的,而下面那幅真畫卻並非是,而是布。

「這畫畫的居然是不啊?」

「應該是萬城閣不?」

歌譜這種特殊的布料,很多畫家喜歡拿來作畫,而這種外資個股才起自然做法,在前朝的時候就已經失傳了。

所以後人作畫一多數都是用紙的,即便是描繪的再像,但是一個坐在畫上一個做的紙上的自然是不一樣的。

「區別很大吧?」

韓文笑輕輕一笑,說道,昨晚聽聞此言,贊同的點點頭,說實話,他也不知道上面那一層畫到底是什麼做的。那畫子遠遠看上去,它和下面的不很相像。

「果然如此。」

第二幅畫和第一幅畫一樣,也是兩幅畫重疊在一起的,不過相比起第一幅畫下面那幅畫畫是不。而第二幅畫卻是字。

《()》

也正是因為他們一家人都去了精彩,所以還微笑才沒有派人去保護孩子,這些年輸完也只得到消息,說是還豬而已,已經生了一個兒子。

董常延以及董老爺子對此事都非常滿意,認為是取對了媳婦兒,所以才那麼快有了後代。

另外還有一件事便是董成岩的娘,不知為何得了疾病去世了,看見這個消息還用效,只是輕輕地笑了笑酥,哎,開始有些不解,後來戒韓文笑了笑容,有些怪異,瞬間就明白了,因為當腸炎的那個娘本身就不是他的親娘汗珠兒生產的時候做過什麼手腳被董老爺子發現了,所以才做曾因病去世的在下層吧!

但是實際上董長顏的娘是怎麼去世的?酥韓文笑不用說,蘇偉其實也能猜的到,懂家是什麼人?那可是醫藥世家是大夫啊,想要一個人生病去世這很正常。

董家除去懂老爺子以及獨生子懂腸炎出來。如今又多了還租而已,集她的小孫子,一家四口人,如今在京城過的不錯。

董常延這一次從京城回來,那是因為此次科四上董長也取得了不錯的成績,魏麗甲板27,隨後又因為韓文夏在中間死了關係董常延被任命為一個小縣的縣令,那縣距離還微笑,他們家附近不算遠,所以幾人便決定先回家一趟心肝幸上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喜嫁寒門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喜嫁寒門目錄 喜嫁寒門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12章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