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4章 希望和絕望

第2194章 希望和絕望

「你小子不早說!」張慎微一巴掌拍他後腦上,不過一看就沒用勁,非但不讓人覺得害怕,反而讓那士兵害羞一笑。

少將軍還真是親和啊……

張慎微被他噁心的渾身汗毛倒豎:「想什麼呢臭小子,信不信我揍你!趕緊再想想還有沒有漏的,非要師父一句一句逼你說出來!」

楊晨無語的一把拽開張慎微:「我這是在幫他們還原現場,你別胡鬧,別好不容易有點線索被你一巴掌給拍沒了,去去去,去邊上站著去!」

張亮一雙虎目也瞪著他,張慎微卑微的往邊上挪了挪,叉著腰架著手槍,一副痞子模樣。

楊晨繼續道:「一個男人,一個女人,且這個女人還是外族人,那這個男人呢?」

眾人不約而同的看向邊上另外一個士兵。

那士兵撓撓頭,眉頭緊皺,開始努力回想,但是想了半天只能搖搖頭:「有點遠了,沒聞到啊……」

那人距離他十米開外,自己能意識到有個可疑人員已經相當有巡邏兵天賦了……

楊晨微微頷首:「好吧,那你們再想想看他們的容貌,既然不會畫,就描述一下,比如眼睛是什麼顏色的?」

兩個士兵面面相覷,最後『一米六五』的那個最先開口:「黑色的!」

隨後另外一個士兵艱難的道:「應當也是黑色的吧,又或者我沒看清楚,要不然……我當時就會喊人了。」

「……」

這理由居然完美的無懈可擊。

楊晨扶額,感覺自己真的太蠢了。

「那鼻子呢?」

「高鼻子!」

「是挺高的!」

楊晨看了眼張慎微:「你找人記下來沒有?」

張慎微愣了一下,叉腰的動作頓時有些尷尬:「我這就去!」

張亮氣不打一處來,趁著張慎微出去的時候一腳朝他屁股踹過去,直接送了他一程。

等到張慎微找了人過來,楊晨才點點頭:「記下特徵后再仔細畫出來,知道嗎?」

那人忙頷首稱是,拿起紙筆開始幹活。

楊晨喝了口茶潤潤嗓子:「根據目前來看,有可能是外族人,到時候還要擴大搜查範圍,重點追查這些隱藏起來的外族人。」

張亮道:「碼頭那邊最多了,看樣子八成是一個團體過來的,敢對我們大營下手,背後勢力不會簡單,保不準,是哪個眼熱的王朝派人過來的呢?」

楊晨也覺得很有這種可能,便繼續問話。

從眉毛到嘴巴,再到臉型和身形,問的十分具體。

畫師根據抽象的描述滿頭大汗的畫著,感覺這輩子都沒如此艱難過。

畫師揮汗如雨,這裡添上兩筆那裡少掉兩筆,終於在一個時辰后交上來兩幅畫。

「這模樣……倒是沒什麼明顯特徵,要是有個痦子或者胎記什麼的就好了!」

「就算有痦子,那大晚上的也看不清楚啊!」張慎微不怕死的懟他老爹。

張亮果然小肚雞腸的飛踹過去一腳,虧得張慎微說出口的時候就知道老爹要打擊報復,一下子往邊上一閃,落了個空,張亮差點扭到老腰,瞪得更凶了。

楊晨無語的看著兩活寶父子,道:「趕緊找人多畫幾份,儘早把人找到才行。要不然拖一天,我們就危險一天,誰也不知道背後的人在搗什麼鬼!」

張亮胳膊一甩:「快去!越快越好!對了賢弟,你覺得這幾個人有沒有可能還在我們附近?」

楊晨搖搖頭:「不確定,但是他們人數不少,肯定有留在我們身邊打探情況的,不會全部撤走,再說了,他們現在都還沒暴露真實目標,就說明他們覺得還沒到時機,那就必然還會有下一步動作!」

張亮點點頭,和楊晨一道往營帳里走去。

「賢弟,說實話,這件事是我這輩子遇到的最詭異的事情,嘿嘿,想起來前半輩子哪裡敢想自己能有一天,會在美洲這種地方啊!」

開疆拓土,青史留名。

張亮覺得自己絕對做到了張家頭一份的地步。

相比什麼秦皇漢武的,在大唐的光輝下,都會顯得微不足道。

因為這個時代的隨便一個人拿出來,那都足以震撼天地!

兩個人喝著酒說著話,偶爾傳出來一兩道笑聲。

就在這說話的功夫,張慎微才剛走不到一炷香的時間,就有慌慌張張的跑回來了。

「出事了!」

張慎微快氣死了。

他才剛出去找人畫畫像,準備分發下去叫人排查,結果在大營外的斥候來報,說是在十裡外的樹林里發現了兩具屍體,等到張慎微看到那兩具屍體的真容時,他差點就氣的背過氣去!

「師父,那幫人太狠了,直接就把那兩個人給殺了!其實荒野,還剝光了衣服!我想找找看線索都沒機會!」張慎微心頭有些發涼,他還是第一次遇到做事這麼心狠手辣的人。

自己人說殺就殺了,還能想到把衣裳都剝光,就為了防止留下一絲絲痕迹!

做的太絕了!

一聽說好不容易找出來的兩個嫌疑人就這麼嗝屁了,張亮一個箭步衝出去。

正好士兵抬著兩個擔架過來,蓋著兩塊白布,張亮上去一掀開,一張陌生的臉出現在眼前。

拿過畫像一對比……

張亮直接爆粗了:「草他媽的,這幫狗娘養的是屬蛔蟲的嗎!老子剛要去找人就把人給殺了!」

楊晨掀開白布分別看了。

「師父,你有沒有覺得……這兩個人很像是大食人?」張慎微繞過在罵娘的張亮,湊到楊晨邊上,低頭思考。

楊晨嘴角一彎:「你也覺得像?我也覺得很像,這兩個人,應當都是大食人。」

「難不成是大食人想要搗鬼?可之前他們不早就被我們狠狠收拾過了嗎!」

大食人幾次三番挑釁大唐,李世民在位的時候就已經教訓過好多次,後來一直乖乖的盤踞在自己的國家裡,沒再出來鬧什麼幺蛾子。

倒是沒想到,這次居然還能遇上大食人。

到底是巧合,還是真相就是如此?

大食人,也是阿拉伯人,現在的阿拉伯人還沒有很複雜,他們大多數的長相特徵是一致的,比如很少有阿拉伯人是黑種人。

阿拉伯帝國的實力如果正常發展,在軍事上並不會遜色於大唐。

但是那也只是正常發展,可現在大唐發展的很變態,連路易斯所在的英格蘭都敗北,大食人早就不夠看了。

楊晨站起身來:「不管怎麼說,至少我們現在已經有大概目標了,總比之前抓瞎要強的多。這些人下手又狠又快,我們這裡才剛查出來,他們就把這兩個人給殺了……仵作呢,看看這兩個人是什麼時辰死的。」

士兵將兩具屍體抬走,讓仵作檢驗。

張亮在邊上罵了好一會才覺得解氣,反應過來后覺得情況已經很危及:「現在還不知道他們的目的是什麼,我們連防備都沒有,只能被牽著鼻子走!」

楊晨道:「第一次發現不對勁的時候是在麻城後山上,後來又一次,變本加厲死的是我們身邊的士兵,在回來的路上被人從背後偷襲斃命,而這次更過分,是在大營里……」

楊晨梳理著過程。

沒人說話。

但是不約而同的,感覺哪裡好像有什麼問題,但一閃而過的速度實在太快,怎麼也抓不到那抹靈感。

半晌,三個人互相對視一眼。

好吧,都沒想出來。

「先等著仵作驗屍結果吧。」楊晨道,背著手便往驗屍房裡走過去。

楊晨倒是沒進去。

畢竟驗屍也不是什麼香艷場面,他對看人家的小老二沒什麼興趣。

不知道為什麼,楊晨想到了李淳風……

他可能……咳咳咳。

「師父,你咳嗽了?」張慎微一臉擔憂的關心他。

楊晨更尷尬了。

他為自己的變態想法而羞愧。

「那倒沒有,就是覺得裡面的氣味不是很好聞。」

「師父,你得換個地方站,你這裡出風口,肯定會難聞的,你看我爹多雞賊,那地方就不會有氣味,我們去那邊站著……」

楊晨覺得有道理,就跟著張慎微一起去擠張亮,邊上劉謙也屁顛屁顛跟過來。

張亮感覺自己要被擠走了。

那麼大的地方,非要在他跟前擠嗎!

幾個意思啊!

等了又等,半個時辰之後,仵作累的頭皮發麻的出來。

最近驗屍的次數也太頻繁了,也不知道給不給漲工錢……

「快說,怎麼樣了?!」張慎微心急,拉著仵作過來。

仵作連連道:「回將軍,這兩個人身上沒有多餘的傷口,他們就是純粹被人用匕首捅死的!我也查了其他地方,沒有中毒跡象,骨頭完好無損,即使有也是生前的舊傷……」

「被人直接用匕首捅死的?那你有沒有在他們的指甲縫裡找到泥土什麼的,可以根據土質找出他們在哪裡被殺的?」

楊晨剛說完,就發現所有人都有目瞪口大的表情看他。

「不行嗎?」

「額……回公爺,不行,而且他們指甲縫裡也沒有……」

這怕不是戲文看多了。

但仵作不敢講。

「那他們死亡時間呢?」

「看屍體僵化程度,應該是在昨天晚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開掛在大唐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開掛在大唐 開掛在大唐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194章 希望和絕望

99.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