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4章 這是欣賞!

第2014章 這是欣賞!

楊晨彷彿魂魄還在九天之外,房遺愛喊了好幾聲,他都沒有反應,急的房遺愛連連叫人。

等到楊晨恢復意識,面前已經圍了不少人,一個個都擔憂的看著他。

「師父,你怎麼了?」

楊晨晃了晃腦袋,下意識伸手摸著胸口。

心跳很快,也很急。

剛才,他又回去了?

而且還是當初出車禍的地方!

「爹爹!你怎麼了?」小陽面色焦急,伸手摸了摸他的額頭,又仔細把脈,可瞧了半天,也沒看出來有什麼問題。

楊晨竭力壓下心裡的狂風暴雨,這才道:「沒什麼事情,只是剛才在想件事情,走神了,一下子沒控制好移形換影罷了。」

小陽鬆了一口氣,隨即有些埋怨:「爹爹,你練武的天賦真的不怎麼樣,以後還是不要練了,反正有我在,別人也打不過你。」

楊晨嘴角抽了抽,最要命的是,邊上一堆人竟然都十分贊同的看著他。

他已經菜到需要自己女兒來保護的地步了嗎!

「無妨,你們都去做自己的事情吧,我沒什麼事。」

楊晨擺擺手,等他們都走了,房遺愛才憂心忡忡的道:「師父,你是不是在擔心他們倆啊?」

房遺愛說的是李治和章蒙。

楊晨不擔心李治,倒是章蒙可以擔心擔心。

但是那小子也是自找的,什麼事情都敢幹,以後還得了,吃點苦頭也是好的。

擔心個屁!

房遺愛一直沒走,在楊家用了晚飯,剛準備回去,房明煦卻過來了。

房明煦風塵僕僕,臉上甚至還帶著些許泥土,一看就是剛從哪裡回來的,甚至還沒來得及去收拾乾淨自己,就往楊家來了。

房遺愛蹙了蹙眉頭。

這小子也不是個慌張的人。

「你怎麼了?」

「小叔,我聽說……皇上來了?」房明煦微微壓低聲音,這消息是黃玉刻意派人透漏給他的。

黃玉的意思就是太上皇的意思,所以他也不敢耽擱,直接就到楊家這裡來。

但是他來的比較早,李治還沒到。

叔侄二人一道進了楊家,楊晨正在院子里拿著魚食餵魚,一邊神遊想著今天的事情。

他隱隱約約有些感覺,彷彿這一次次的奇遇,都是有深意的。

但一想到自己的猜測,楊晨又覺得心中難受,彷彿被刀絞一般難以呼吸。

「師父。」房遺愛叫了他一聲。

其實他們倆早就到了,但是楊晨出神發怔,半天也沒留神到他們倆,房遺愛心裡嘆了聲,難不成又魔怔了?

最近魔怔的次數,似乎也太多了些。

房明煦倒是沒怎麼注意,開口道:「楊叔叔,這邊廂房都有收拾妥當了嗎?」

楊晨這才想起來李治要來自己這裡的事情,連連叫了劉謙去收拾院子。

「要不是你,我都給忘了。」

房明煦心頭閃過一絲疑惑,覺得楊晨有些怪怪的,可下一秒也就不再多想了。

劉謙才去收拾院子,李治就來了。

他坐在馬車上,同樣在車裡的,還有小武和章蒙,三人一道下了馬車,這又才進了楊家。

四處張望一番后,李治實在感慨。

乾州道荒涼,可不過幾年時間,竟然就如此繁華。

感慨的同時更多的是敬佩。

他一直都知道自己的父親是個偉人,自小也是以他為目標學習,便是登上帝位之後,也從來不曾忘記過。

他一直在努力,也喜歡在街上走動,無外乎看到百姓安居樂業,長安越發繁華,便覺得自己當年的心愿已經將要達成,自己也會是個如同父皇一般的偉大君王。

可如今,他才知道自己太天真了。

光是締造一個新的繁華大唐,就已經足夠碾壓歷史上所有皇帝,獨一無二,舉世閃耀。

千年百年之後,也無人能出其右。

而他,更是會在這種光芒之下顯得更加微不足道。

作為兒子,他覺得榮耀,作為皇帝,卻又十分不甘心。

有朝一日,他定然能做的更好才是!

「見過陛下。」幾人上前來見禮,李治才從胸潮澎湃中抽回神思。

「師父!」小武沒規矩的大喊一聲,面上滿是喜色,耳朵尖的小陽蹬蹬蹬便跑出來,見是小武,眼前頓時就亮了。

小武雖然年紀大了不少,但是性格開朗,和誰都說的上話,當初在長安兩個人也沒少在一起胡鬧。

小陽高興地不行,拉著小武就往自己屋子裡跑,楊晨張了張嘴想罵她兩句,但兩個人沒一會就不見了蹤影。

「你便是房明煦了。」李治開口道。

房明煦已經許久沒見過李治了,當初也沒有多少交際,所以對於李治認得自己這件事,房明煦多少是有些驚訝的。

「臣惶恐。」

「年少有為,少年英才,不必惶恐,日後朕還有要仰仗你的地方。」

李治說完,這才對楊晨道:「師父,父皇讓我住在你這裡……」

「我知道了,已經在給你收拾房間了。」說著又看向章蒙,眉毛一挑,「你不會也要住這裡吧?」

「額……按照太上皇的意思,大概是這樣吧。」章蒙有種不好的預感,他感覺自己好像要被拋棄了。

「我這裡院子不夠大,要麼你暫時住在廂房裡吧,否則,就給我去山上住?」楊晨嘴角微微揚起,似乎就等著看他笑話。

章蒙連連道:「住廂房好,我人個子不大的,正好,正好……」

楊晨朗聲笑了笑,這才道:「吃過飯了沒有?」

李治摸了摸肚皮。

好吧,他爹看他不順眼,不給吃。

章蒙也餓著。

他也沒想到自己跟著皇帝陛下,竟然還會有餓肚子的一天。

房明煦幹了一天的活,更是沒吃,得到消息就過來了,嘴巴乾的很,現在只想喝水。

只有房遺愛,飽的直打嗝。

楊晨吩咐廚房重新開火做飯,幾人坐在圓桌旁等著,劉謙先叫人上了幾盤糕點墊著。

「師父,這次考試挑選出來的有個學子,叫做蘇學的。」李治放下茶盞,刻意說起這件事來,「這人天賦不錯,學識也是上佳。」

楊晨微微頷首:「這人我聽過,似乎是個不錯的苗子,怎麼地,他做了什麼事情能讓你這麼惦記的?」

李治看了一眼章蒙,章蒙心領神會,道:「校長有所不知,這個蘇學雖然各方面都十分優秀,但是卻是自負,陛下正在想法子給他磨磨氣性呢,所以得先打好招呼才行。」

楊晨一臉錯愕的看著李治:「你這是看上他了啊。」

房遺愛噗的一聲沒忍住,直接噴茶了。

李治尷尬的瞪了他一眼:「師父,這應當叫做欣賞。」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開掛在大唐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開掛在大唐目錄 開掛在大唐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014章 這是欣賞!

96.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