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來信

第166章 來信

柳丞相獨子失蹤,雖出動了京兆府,可半月以來仍是毫無音訊,墨離梟的人也在城裡城外的搜尋,皆是一無所獲,而在太子榮王身上亦未曾得到半點有用的線索。

這半個月里,靖王府和丞相府的下人皆是戰戰兢兢,隨時都小心翼翼地伺候著。

墨逸清看著自家四哥那張千年寒冰似的臉,都忍不住想打哆嗦,幸好是他親哥哥,要不然他都不敢離他這麼近的。

「對方到底是什麼人?這都半個月了,咱們的人竟查不出一點消息!他們究竟想做什麼?為何抓了人卻又遲遲不提條件?」周玄問出了近日來,所有人心中的疑惑。

當日的混亂,已經查明了並非意外而是人為,只是線索斷了,未能查到幕後之人。

不論那些人的目標是簡安,還是丞相府的小少爺,既然費那麼大勁兒抓了人,沒道理不提條件,可現在不管是靖王府還是丞相府,都沒有收到過對方的任何消息。即便是另有打算,也不見那些人有其他什麼動作。

「或許,他們只是故意拖延時間,想藉此造成我們的心理壓力。」除此之外,沈容戈實在想不出那些人這麼做的目的。

「將外面的人撤回來!」一直沉默的墨離梟忽然開口道。

「你是打算讓他們自己,主動找上門來?」

「明面上的人都撤回,暗處的人繼續找!」

「我明白了!」

沈容戈等人剛離開一會兒,盯著丞相府的人便帶了消息回來,

「王爺,有人給丞相大人送了封信。」

「可知其內容,送信之人可有查到?」

「那封信只有丞相大人自己看過,不過丞相看了信之後臉色很不好,送信來的只是附近的一個小乞丐。」

「繼續盯著!」

「是!」

墨離梟打算親自去一趟丞相府,剛走出書房,卻碰上了匆匆而來的管家。

「何事?」

「方才有人送來了這封信。」說著便將手中的信封遞了過去,「來的是個小姑娘,對方應該是為了避免被追查到,故意找來的。」

墨離梟將信拆開,並不是他所熟悉的筆跡,信上大意是,簡安並非他們此次的目標,只是出了點意外狀況,才會被一起帶走,兩日之後會安全送回。

墨離梟沉默地看著手中的信,似是在思考信上所言是否可信。

而另一邊,在朝堂上令眾人忌憚的丞相大人,此時卻像是被人扼住了咽喉,對方竟讓他在夫人和兒子之間二選一,且只給他一日的時間思考並要做出選擇。

倘若他選了兒子,那麼明日只要看到他夫人的屍體,自然會將柳若安完整送回;

倘若他選擇夫人,同樣也會將柳若安送回,只是到時候他收到的就是涼涼的兒子了。

一邊是夫人一邊是兒子,讓他如何選擇?他不可能放棄他的夫人,那是他的髮妻,更是他青梅竹馬的戀人;可他同樣也無法捨棄自己的兒子,那是他們夫妻心心念念才得來的孩子,更是他夫人九死一生才保下來的骨血。

縱橫朝堂的權臣,何曾被人逼到如此地步!

向來只有他讓別人做選擇,這還是第一次有人逼著他做出選擇,而且是在他最重要的人之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剛好遇見如此簡安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剛好遇見如此簡安目錄 剛好遇見如此簡安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66章 來信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