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9章 手起刀落

第689章 手起刀落

阿玄倒了一口氣,趕緊說:「夫人還沒有消息,但是涼國剛才傳來消息,說鍾天成把名下所有的資產全部變現了!我特意去調查了一下,他開在全國各地的所有餐館,從一周前就全部出手了!」

話落,阿玄立刻把查到的報告給遲嚴風遞了過去。

遲嚴風看的手抖,強裝淡定道:「他們肯定出事了,叫上郝校,馬上去查鍾天成和書瑤現在的位置!」

實際上,這件事阿玄並沒有一直聽遲嚴風的按兵不動。他有偷偷鎖定夫人和鍾天成大概位置,怕的就是遇到今天這樣的突髮狀況還要現去調查他們人在哪裡。

但也緊緊只是鎖定,他實在是怕打草驚蛇,耽誤了鍾天成給夫人治療。

「老闆,其實我早就鎖定了夫人的大概位置,如果您想過去的話,我們現在,」

「走!」

阿玄的話還沒有說完,遲嚴風便大長腿一邁,急切的像一陣風從阿玄的身邊刮過。

他現在的心臟很脆弱,實在是經受不了任何風吹草動,更不能接受安書瑤有半點損失。

想到以後的人生有可能不會再有那個小女人的陪伴,遲嚴風頓時覺得自己要窒息了。

另一邊。

下午四點,關於鍾天成的後事以及安書瑤轉院的所有事宜,阿倫和靈光都處理完了。

直升機停在了醫院的天台上,螺旋槳帶起的颶風吹的人眼暈。

靈光推著安書瑤先上了直升機。

阿倫帶著鍾天成的骨灰準備緊隨其後時,發現沈薇不見了蹤影。

阿倫詢問道:「靈光,你看到沈薇了嗎?」

靈光的臉現在還腫著,提起這個女人他就害怕,立刻搖頭。「沒看到。」

阿倫將骨灰安置好,說:「我回醫院裡看看,你在這裡等我。」

「好。」

回到醫院七層,阿倫特意讓院長準備了一間單人病房給沈薇住。

來到病房門口,他友善的敲了敲門。「沈薇,你在裡面嗎?」

沒有動靜。

阿倫掏出手機給沈薇打電話,聽到電話在病房裡響起的聲音。

他嘆息道:「你別鬧了行嗎?我們沒有多少時間了,要馬上離開這裡。」

「開門!」

裡面依舊沒有任何回應。

阿倫真的覺得夠了,女人為什麼都這麼麻煩,總是在關鍵時刻拖後腿。

本來就在趕時間,如果又遇到這樣的事情,阿倫確實很暴躁,有點生氣道:「你再不開門我踹門了?」

還是沒回應。

他氣的要斷氣,長腿一伸真的開始踹門。

病房的門鎖很脆弱,哪裡經得住他這個體魄的人用力猛踹,幾下就被踹開,病房門咣的一聲撞到了雪白的牆壁上,發出一聲巨響。

阿倫邁開長腿走進去,四處尋找沈薇。

床上沒有,床下沒有,沙發上也沒有。

他立刻鎖定衛生間。

走到衛生間門口,他重重敲門,「沈薇,你能不能別鬧了?現在是你可以鬧的時候嗎?我們要趕時間離開這裡,再拖延下去我們誰也走不了!」

「你聽到我說話沒有?」

阿倫上前一步,想聽聽裡面有什麼動靜,畢竟是衛生間,他不知道沈薇在裡面做什麼,也不好直接破門。

可是不管他在門外急成什麼樣子說了什麼,裡面都沒有半點反應。

難不成人不在?

可能是真的不在吧,不然怎麼會沒有一點聲音。

他剛要離開去別的地方找一找,轉身的時候,看到了地上從門裡流淌出來的水。

水裡還夾雜著鮮紅的血,混合著,從門縫裡流淌出來。

阿倫的心咯噔一下,不好的念頭在他心裡油然而生,他顧不得其他,一腳踹開了衛生間的房門,踹的腿都麻了,一瘸一拐的衝進了衛生間。

衛生間,花灑大開著,冰冷的水順著空氣洋洋洒洒而去,澆在蜷縮在角落裡的沈薇身上。

撲面而來的血腥味,讓阿倫不禁緊蹙眉頭。

而地上的沈薇,她穿著鍾天成最喜歡的一件碎花裙子,手腕隔開了一道很深的口子,血肉外翻,鮮血橫流。

她已經死了。

可臉上滿是開心和滿足,嘴角掛著淡淺的笑意。

「沈薇!」阿倫立刻衝過去將人抱起,本打算去急救,可是發現,人已經涼了。

巨大的落寞在阿倫的心口炸開。

花灑下,他全身都被澆透,痛哭流涕道:「你怎麼這麼傻啊!為什麼要做這種事?我知道你心裡有他,所以讓你來見他最後一面送他最後一程,誰讓他跟著他去了!」

可惜,不管是難過還是指責,沈薇永遠都聽不到了。

靈光在天台等了好久,直接在半空中都盤旋了好幾圈,依舊不見師父回來的身影。

他有點著急,便交代了飛行員幾句后,下了直升機。

來到沈薇的病房裡,就看到眼前這一幕,阿倫坐在沈薇的遺體旁,滿臉自責和懊悔,混著血漬的自來水流淌的到處都是。

站在門口,靈光整個人都傻了,像一條魚兒微張著嘴,進也不是退也不是。

「沈薇小姐她這是……」

「割腕自殺了。」

沉浸在哀痛中的阿倫終於回過神,嗓音沙啞的說:「靈光,你帶著阿思和小天先走吧。」

靈光怎麼可能放心的下,「我怎麼能放師傅您一個人在這邊,我陪您一起留下來!」

「我沒事,你先走,阿思不能繼續留在這裡。」

「那您帶著阿思小姐先走,我留下處理這邊沈薇小姐的事。」

阿倫微怒道:「讓你先走就先走!你對沈薇完全不了解你能處理好什麼?」

「可是,」

「沒有可是,這件事就這麼定了。」

靈光眉心緊蹙,「您不是說涼國那邊已經知道天成哥出事,遲嚴風他們一定會追過來的嗎?那您一個人留在這裡太危險了啊!」

花灑噴下來的冰冷的水順著他的頭髮滴滴落到地面的血水裡。

他抬手,關閉了開關。

緩和了幾秒后,淡漠的說:「他們找來又能把我怎麼樣?我不過是小天的朋友,幫助治療而已,小天把自己心愛的女人帶去了什麼地方我怎麼會知道。」

靈光覺得不妥,「您這樣說,能騙過遲嚴風他們嗎?」

「這是事實,信不信是他們的事情,況且,他們不信又能拿我怎麼樣?」

阿倫從懷中掏出一張卡片和一串鑰匙遞給靈光,「到了米國,聯繫名片上的人,他會帶你和阿思去我的獨立實驗室。」

靈光走上前,雙手接過,「師傅,您真的決定了嗎?」

「嗯。」阿倫回頭看了一眼地上的沈薇,「是我叫她過來的,我應該為她負責。」

「好,那我帶阿思小姐先過去,您一個人要注意安全,我們隨時保持聯絡。」

話落,靈光緊握著鑰匙轉身離去。

另一邊。

鎖定了鍾天成和安書瑤治療醫院的具體位置,遲嚴風帶著阿玄以及一干手下乘坐直升飛機飛速趕來。

只可惜,靈光帶著安書瑤已經離開很久。

城郊破敗的醫院裡,工作人員慵懶的進行著屬於自己的工作。

遲嚴風他們趕到,想要在醫院頂層降落,被工作人員驅離。

降落在別家樓盤頂層,從醫院的正門進入,卻根本上不去頂層。

阿玄利用美色從護士口中多方打聽才得知,醫院最高兩層是全封鎖狀態,普通工作人員根本上不去,上面的上下出入也有專屬通道,和他們做的不是同一部電梯,走的也不是一個出入口。

醫院裡,流傳著很美的傳聞,說是某國的王子為了救自己的王妃,也為了躲避敵人的追殺,所以藏在他們這家小醫院裡,運來了所有大型高級醫療器械,找來了全世界知名的教授專家全面會診。

可是,王妃的病情太嚴重了,他們用盡了所有手段依舊救不回來。

最後,王子逼著眾人給他和王妃做了換心手術。

王子死了。

遲嚴風和阿玄聽到這個傳聞的時候,汗毛炸起。

尤其是遲嚴風,他急切的詢問:「那那個女孩子呢?人怎麼樣?!」

護士還沉浸在王子去世的哀傷中,無奈的搖頭,「我們也不清楚,但早上有看到直升機在頂層降落,可能有人來接走了王妃吧。」

有人……接走?

遲嚴風不相信護士說的話,更不相信鍾天成會為了安書瑤把命都搭進去。

這一切肯定都是一場騙局。

為了金蟬脫殼,為了他永遠霸佔書瑤。

他明明沒有再追查他們的下落,沒有再靠近書瑤,鍾天成為什麼還要搞出這麼多幺蛾子?

如果書瑤因為他的折騰而有個三長兩短,他發誓,一定會將那個男人大卸八塊!

怒火,在他的心頭熊熊燃燒,遲嚴風直接拔出阿玄腰間佩戴的驚短的匕首,直奔通往頂層的電梯口。

黑衣保鏢上前阻攔,他上去就是一刀,精準刺中了保鏢的手臂,鮮血噴濺,染紅了遲嚴風的白襯衫。

「讓開。」

低沉的嗓音不高,卻透著十足的威懾力。

周圍的保鏢被他這手起刀落的樣子嚇的連連後退,都不敢上前。

可被刺的保鏢卻是個很強硬的人,屹立原地不肯讓開。

遲嚴風勾起一側唇角,冷冷一笑,他一手創建暗門,在那條路上走了這麼多年,什麼硬骨頭沒見過?

拔出匕首準備再次落下的時候……

「老闆!」

阿玄叫的破了音,竄過去一把抱住了遲嚴風的腰,卑微的說:「老闆,您冷靜一點,不要遇到夫人的事情就失控啊!我有辦法直接去頂層,我們不要在這裡浪費時間,你聽我阿玄說話沒有?」

遲嚴風憤怒的情緒被阿玄穩定住了一點點。

他能感覺到老闆的身體沒有那麼緊繃了。

阿玄可算是鬆了口氣,趕緊搶下遲嚴風手中的匕首,丟出老遠。

他真是犯賤啊,在身上放一把刀幹什麼,魂兒都要嚇飛了。

大庭廣眾之下老闆要是弄死個人,於情於理都說不過去,為了鍾天成那種人渣吃牢飯實在是犯不上。

阿玄牽著遲嚴風離開這裡,牽的緊緊的,一點也不敢大意,「老闆你跟我走,我帶你去天台!」

遲嚴風感覺他像對待智障一樣對待自己,推開了靠近的阿玄,努了努下巴,「好好帶路。」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甜妻難追:總裁老公夜夜寵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甜妻難追:總裁老公夜夜寵目錄 甜妻難追:總裁老公夜夜寵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89章 手起刀落

97.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