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靜雅,你怎麼了?

第6章 靜雅,你怎麼了?

蘇歌遠遠的看著她冷笑了一下,隨即拿出隨身攜帶的眼藥水,往兩隻眼睛上滴了兩滴。

白靜雅剛走近蓮花池,蘇歌立馬流著淚迎上去,「靜雅,你終於來了,終於……」

「小歌,你怎麼了,楚亦寒對你不好嗎?」

白靜雅皺緊了眉頭,作出一副很擔心的樣子。

蘇歌一邊哭一邊不住的搖頭,「生不如死……生不如死啊……我在這楚家的日子,簡直,簡直……」

「我懂,我都懂,小歌,你別說了。」白靜雅一把將蘇歌抱住,嘆息道,「外界誰不知道楚亦寒這個人殘暴無情,泯滅人性,你跟在他身邊,受苦了。」

「嗯……」被白靜雅抱住,蘇歌不停地翻白眼。

好不容易才將白靜雅推開,她擦了擦淚,「靜雅,你快坐吧,咱們這麼久不見了,坐下來好好說。」

蘇歌指了指就近的一個沙發。

白靜雅穿了高跟鞋,楚家別墅太大,她走到蓮花池本身就很累了,立馬想也沒想的就往沙發上一坐。

剛坐下去她臉就白了,然後蹭的一下站起來。

「靜雅,怎麼了?」

蘇歌故作疑惑的看著她。

白靜雅沒說話,眉頭痛苦皺著,彎身在沙發上找什麼。

很快就找到了扎她的罪魁禍首。

竟然是一根最大號的繡花針。

「這是怎麼回事?」

看著針頭上的血跡,白靜雅臉都青了。

蘇歌走過去看了眼,然後一拍腦門,「哎呀,我竟然忘了,這是我為了扎楚亦寒放的針,忘了拔出來了,靜雅,你沒事吧?」

「扎楚亦寒?」

「是啊,楚亦寒每天折磨我,我當然要反擊,他不讓我好過,我也不讓他好過!」蘇歌恨恨的磨了磨牙。

白靜雅臉色瞬間好看許多,竟然還笑得出來,「小歌,你做得對,像楚亦寒這種毫無人性可言的人,你就得這樣。」

蘇歌心底冷笑了下。

沒錯,以前的白靜雅,也是這麼說的。

她只要是做傷害楚亦寒的事,她都會說她做得對。

而她把她當成最好的閨蜜,一直也以為,自己做得很對。

她甚至,在楚亦寒枕頭裡扎過很多這樣的針。

楚亦寒不可能沒有發現,但沒有一次怪罪她,也沒有一次找她興師問罪。

她最後在白靜雅和溫立軒的慫恿下繼續變本加厲,聯合外面的人,把原本富可敵國的楚亦寒害得一無所有,家破人亡。

最後……害死了他。

蘇歌只要想到這些就覺得自己真是傻得可憐。

看著白靜雅臉上讚許的笑容,蘇歌關切的指了指從泳池邊搬來的躺椅,「靜雅,我看針頭上有血,你要不趴那裡休息會兒吧。」

「也好。」

白靜雅沒有多想,走過去先檢查了下還有沒有針頭,然後才趴下去。

桌上放了紅酒,蘇歌去倒了兩杯,一杯給白靜雅送過去。

「靜雅,你怎麼了?」

白靜雅手指不斷往身上抓,蘇歌走過去的時候,她的脖子和胳膊都已經抓紅了。

「不知道,身上突然好癢。」

白靜雅趕緊坐起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惹火甜妻:理事長,別太猛!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惹火甜妻:理事長,別太猛! 惹火甜妻:理事長,別太猛!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章 靜雅,你怎麼了?

0.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