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她做了多少禽獸不如的事啊?

第5章 她做了多少禽獸不如的事啊?

楚亦寒低頭看了眼沙發。

剛剛洗過?

「那個要不,你坐這裡吧。」

蘇歌四處看了看可以坐的地方,然後就指了指桌子。

這裡的一切都是她為白靜雅布置的,目前只有坐桌子最安全。

楚亦寒掃了眼桌子,隨即看向蘇歌。

冷漠幽暗的眼神,顯然認為蘇歌在故意跟他作對。

蘇歌心底嘆氣。

她真的是為了他好啊……

雖然以前老是跟他作對,可是她現在是真的誠心悔過了。

不會再害他了。

楚亦寒眼神很快就轉開了,步伐穩重的朝蓮花池邊的躺椅走去。

蘇歌睜圓眼睛。

不等楚亦寒走近躺椅,她立馬飛奔過去橫在他面前,「楚亦寒,你別太過分啊,我辛苦為靜雅準備的東西,容得到你來玷污嗎?」

剛說完蘇歌就在心裡懺悔了。

亦寒亦寒……我錯了……

我不是故意罵你的……

你別傷心,別傷心啊……

楚亦寒半天沒說話。

蘇歌注意他的表情,冷沉沉的,眉眼淡漠,看不出什麼悲喜。

如果是以前,她肯定又要接著罵他裝什麼X,有本事就跟她對罵啊,有本事就對女人動手啊。

他通常都不會理她,但她會繼續大吵大鬧,藉機就摔砸東西,把楚家鬧得雞犬不寧,直到楚亦寒的臉完全變黑她才高興。

她就是要看到他生氣,看到他不開心,最好把他氣死,她就滿意了。

事實證明她確實也把楚亦寒氣出病了,和楚亦寒在一起的第五年,楚亦寒檢查出了心臟病。

全是她的功勞。

想到這兒,蘇歌心裡咯噔了一下。

她真是個瘋子,和楚亦寒在一起的十年,她做了多少禽獸不如的事啊?

「四爺,夫人,白小姐到了。」

凌風突然走過來。

雖然四爺很不喜歡這位白小姐,但凌風這會兒真的非常感激她,她要是再晚一點來,楚家又要大亂了。

看夫人這蓄勢待發的樣子,肯定又是一場十級以上的風暴……

凌風抹了抹額頭的冷汗。

「來了啊……」蘇歌知道自己在楚家人眼裡的形象,凶了這麼一嗓子之後原本就想找個台階下,這會兒立馬就轉了態度,高興道,「既然來了,快讓她過來吧。」

蘇歌說完又笑呵呵的看向楚亦寒,「楚先生,女人之間的談話,您是不是要迴避一下呢?」

楚亦寒是很少看到蘇歌笑的,即便看到過幾次,都是冷笑,諷刺的笑,以及假笑。

對他而言,蘇歌的假笑是最順眼的。

就如同現在這樣。

「好。」他淡淡應了一聲,然後轉身就走了。

蘇歌看著他漸行漸遠的背影,笑容一點點僵在臉上。

一直以來,楚亦寒都是這麼好說話的嗎?

也是,她作天作地那麼多年,他如果不好說話,她能死在他後面嗎?

白靜雅穿了一件白裙,飄逸的長發直達腰際,五官雖然沒有蘇歌的精緻,但一顰一笑間都有一種嫵媚風情。

偏偏她走的又是清純無害的路線,所以清純與嫵媚的結合,曾經在學校的時候明明蘇歌比她漂亮,但她總能搶蘇歌風頭。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惹火甜妻:理事長,別太猛!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惹火甜妻:理事長,別太猛! 惹火甜妻:理事長,別太猛!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章 她做了多少禽獸不如的事啊?

0.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