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燒了三天

第2章 燒了三天

「楚亦寒,不是害你家破人亡的人,真正害你家破人亡的人,是溫家。」

溫立軒的話,還是讓蘇歌幾乎死掉的心掀起了劇烈動蕩,她死死盯著他,看著他的嘴唇慢慢發出聲音,「你這些年一直喜歡我,是因為你以為那場大火我救了你的命,事實上,救你的人不是我,而是……你一直當作仇人的楚亦寒。」

「一直把自己的仇人當作恩人,把自己的恩人當作仇人,蘇歌,你這半輩子,活得可真夠窩囊啊。」白靜雅這時也走了過來,笑著站在溫立軒身邊,「你不是一直在等著立軒娶你嗎?實話告訴你吧,我和立軒,早就在一起了。你一直,不過是溫家利用的一顆棋子而已,立軒從沒喜歡過你。」

看著蘇歌煞白的臉,溫立軒冷笑了下,然後,緩緩扣動了扳機。

蘇歌倒在了楚亦寒身上。

她拼盡最後一絲力氣抓緊他的手,埋在他耳邊泣血道,「亦寒……我……對不起你,如果有來世,我一定……償還你……」

————

痛……

腦袋好像要爆開了。

耳畔隱約有一道呵斥的聲音,聽起來十分熟悉。

「夫人都已經燒了三天了,要你們有什麼用,今天要是醒不來……」

蘇歌拚命想睜開眼睛,可眼皮很沉,怎麼努力也睜不開,她急得用手去抓床單。

才剛動了一下,手就被人握住。

是一隻溫厚有力的大手,握住她的動作很輕,輕得只要她再稍稍動一下,就能從他的手心滑落出來。

蘇歌瞬間不敢動了。

亦寒……

握住她的人,是楚亦寒!

這是他和她一貫的接觸方式,每次的觸碰都小心謹慎,像一條極其容易斷裂的絲線,脆弱得不堪一擊。

那是因為,他每一次的接近,她都厭惡至極。

只要他碰她一下,她就能發瘋似的對他破口大罵,並且砸爛楚家所有值錢的東西。

他每次都是一句話不說,皺著眉頭靜靜坐在沙發上,等她發瘋完,確認她沒傷到自己,才離開楚家。

每一次她發瘋之後,他對她的觸碰都會變得格外小心,能不碰她就盡量不會碰她。

她記得,他已經很多年不碰她了。

這樣輕輕的觸碰,都是和楚亦寒在一起頭幾年的時候吧?

不,不對,她被溫立軒一槍爆了頭,不是應該死了嗎?

而楚亦寒……

蘇歌身體突然劇烈抖動了一下。

「夫人醒了,醒了。」耀目的陽光刺得蘇歌眼淚嘩嘩往下掉,幾個醫生卻高興得大叫。

吳管家走過來看了眼,臉上沒有太多喜悅,只是在向蘇歌睜開眼時就默默退避到一旁的矜貴男人稟報的時候,臉上帶著喜色,「四爺,夫人醒了,夫人沒事了。」

整間屋子,除了幾個醫生,楚家的人都沒有一個是真正高興的。

蘇歌對於楚家而言,就是噩夢般的存在。

自從她來楚家,楚家就沒有一天安寧日子。

她就是一個行走的炸藥包,沒人知道她什麼時候就要炸一次。

原本楚家的人都以為她是有瘋病,可醫生來檢查過幾次,說她一點病沒有,精神完全正常。

沒病還喜歡發瘋,這樣的人誰不恨?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惹火甜妻:理事長,別太猛!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惹火甜妻:理事長,別太猛! 惹火甜妻:理事長,別太猛!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章 燒了三天

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