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她是餓狼嗎?

第22章 她是餓狼嗎?

楚亦寒書房的燈一直亮著。

好像他每回生氣,都喜歡去書房。

常常在書房待上一整夜第二天上班才走。

知道楚亦寒被自己氣得不輕,蘇歌一直在想著怎麼安撫回去。

深更半夜了還坐在樓下沙發上,害得家裡傭人全不敢休息。

蘇歌已經是第五百八十次望向樓上書房了。

頸椎病都要望出來了。

他的氣消了一點了嗎?她可以上去了嗎?

她就怕自己這麼貿然去了不是撫毛,而是往槍口上撞。

到時楚亦寒要真一氣之下把她打一頓,她這小胳膊細腿的,哪兒殘了都不划算。

正在蘇歌琢磨著用一個什麼適當的理由去順毛的時候,一個傭人端著咖啡朝樓上走去。

蘇歌眼睛一亮。

「誒,你等等。」

傭人聞聲頓在樓梯上,看了蘇歌一眼,又迅速低下頭去。

家裡的傭人好像都挺怕她的。

蘇歌盡量微笑著讓自己看起來慈祥,「你這是,給四爺送的咖啡?」

「是……是的。」

傭人腦袋埋得更低了,聲音已經在發抖。

蘇歌臉上笑容微微僵住。

她笑起來更可怕了嗎?

蘇歌斂起笑,「交給我吧,我給他送去。」

「夫人……」

傭人驚恐抬起腦袋。

「怎麼,你難道怕我給四爺下毒?」

「不……不是……」

「既然不是就交給我,不然……」

蘇歌後面的話都還沒說下去,傭人臉上兩串淚珠立馬滾落了下來。

誒,現在的人都這麼不經嚇嗎?

還是不知不覺她已經在眾人眼中恐怖如斯?

蘇歌是不喜歡眼淚的,也不懂得安慰人,直接伸手把傭人手裡的托盤拿了過來。

傭人不敢不給,只是臉上的表情很絕望。

彷彿橫豎都是死。

蘇歌心底閃過一陣無奈,端著咖啡就朝楚亦寒的書房走去。

凌風一直守在楚亦寒書房門口,站得筆直,蘇歌注意了,兩個小時了他也沒動一下。

走近一看,凌風果真是睡著了。

真是天助她也。

蘇歌小心謹慎的避開凌風,然後輕輕打開書房門。

楚亦寒坐在書桌前,正低頭蹙眉認真審理文件。

暖黃的燈光打在他俊美如斯的臉上,錦上添花般又帥上了新高度。

都說認真工作的男人最迷人,他此刻雖然微蹙著眉頭,但身上散發出的那種無與倫比的氣質,看得蘇歌又情不自禁咽了咽口水。

……她怎麼回事?

怎麼老是看著楚亦寒咽口水?

她是餓狼嗎?

蘇歌一邊質疑著自己,腳下一邊不受控制的朝楚亦寒走近。

屋子裡飄散著一股咖啡的味道,楚亦寒大概以為是家裡的傭人,一直低著俊臉認真審理文件,半點也沒分神。

蘇歌輕輕把托盤放到桌子上,然後小心端出咖啡,慢慢放到楚亦寒手邊。

咖啡剛剛放下,楚亦寒驀地抬頭看了過來。

蘇歌嚇得臉色一白,下意識轉身往外走。

「站住。」

還沒走出兩步,身後響起一聲冷喝。

蘇歌被喝住之後才想起,她好不容易才找了個機會進來見楚亦寒,她跑什麼?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惹火甜妻:理事長,別太猛!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惹火甜妻:理事長,別太猛! 惹火甜妻:理事長,別太猛!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2章 她是餓狼嗎?

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