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就算扯平了吧

第20章 就算扯平了吧

他身上的燙傷明明已經好了。

也是,昨天那湯從廚房端上桌的時候已經降了不少溫度了,當時他身上雖然紅了一大片看起來很嚴重,事實上並沒那麼嚴重。

所以只是一天的時間就完全沒任何痕迹了。

既然都已經完全好了,他為什麼還要讓她去看?

哼,男人果然都是喜歡騙人的大豬蹄子。

「你不也騙我了么?」

楚亦寒看著她,臉色陰沉不少。

蘇歌稍有些莫名其妙,「我騙你什麼了?」

「你腰上受傷了,還騙我沒事?」

蘇歌想了想,昨天他讓凌特助道歉的時候,她好像是說了句沒事。

這也算騙他嗎?

這人怎麼記得那麼清楚啊……

「那我們就算扯平了吧……」蘇歌皺著小臉坐下,腰上被楚亦寒捏了一把,這會兒又開始疼了。

楚亦寒一直眨也不眨盯著她。

「沒什麼要緊的,我已經上了葯,最多兩天就好了。」蘇歌怕他擔心,自己解釋了一下。

「家裡的下人都是擺設?」

還需要這個女人自己上藥?

蘇歌覺得他在遷怒下人,下意識道,「我不喜歡別人碰我。」

說完她就看向楚亦寒,楚亦寒沉著臉,神色有些複雜。

蘇歌想到之前他碰自己時的巨大反應,一下子很尷尬。

雖然以前是極度厭惡他碰自己,可自從和他和解后,她也讓他碰了……

他還生氣嗎?

楚亦寒看向她的眼神漸漸帶著幾分疑慮和古怪。

蘇歌張了張嘴還想解釋兩句什麼,又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現在的她和之前的她比起來,確實很反常吧?

他奇怪也是正常的。

她突然變了個人,他不奇怪才不正常呢。

怎麼樣才能讓她的改變變得不奇怪呢?

蘇歌突然想到這個問題,眸中光芒變了下,咬咬唇,轉開目光。

楚亦寒看著她這副明顯別有用心的樣子,黑眸深了深,什麼話也沒說,起身就走了。

他剛一走蘇歌就跟泄了氣的皮球似的栽在沙發上。

這招果然有效……

可是,她不捨得再去傷害他怎麼辦?

哪怕一時半會兒都不捨得……

可她不能讓他對自己的懷疑越來越深。

她不想成為他眼中別有用心的人。

因為,她需要他的信任。

曾經作下的孽太多,她想繼續學醫好好救人。

可楚亦寒現在不讓她去上學,她需要得到他信任后,找個機會好好跟他說,讓他答應自己重回學校。

目前看來得等到楚老爺子八十壽宴之後說。

還是先讓楚亦寒同意她去參加壽宴。

離楚老爺子壽宴時間已經沒兩天了。

晚餐吃到一半,蘇歌抬眸小心翼翼的看著楚亦寒,「我想……參加你爺爺的壽宴。」

楚亦寒進餐的動作微微頓住。

「你難道,永遠不讓我見你的家人嗎?你希望我們兩一直這樣下去嗎?」

蘇歌垂下眼瞼,漠然的臉上眼底卻隱藏著沉痛,「我跟你和解,是因為,我認命了。」

說出認命兩個字的時候,蘇歌語氣似乎充滿了無奈,眼底的沉痛卻更深了。

對不起,這是最好的契機。

楚亦寒握著餐具的手在隱隱發抖。

突然「啪」的一聲,餐具重重砸到桌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惹火甜妻:理事長,別太猛!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惹火甜妻:理事長,別太猛! 惹火甜妻:理事長,別太猛!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0章 就算扯平了吧

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