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章 住店

第198章 住店

見到了人類文明的痕迹,庄星彥加快腳步順著山路走了下去,他雖然不懂風水,倒也能看出這村落的位置依山傍水,不失為一處寶地。

漸漸山路不再那麼陡峭,變得平緩起來,人類活動的痕迹也顯露了出來,庄星彥復行數十步,已經來到了村莊的內部。

這村莊說大不大,說小不小,街道兩邊賣布賣鞋的都有,庄星彥甚至還看到了一家怡紅樓,但來了生人,來往的村民都表露出好奇的意思,路過庄星彥的身旁都忍不住瞥他幾眼。

一來是好久沒有生人來到這處小村莊,二來是庄星彥身材容貌不凡,身上穿的衣物更是造夢空間配發的精品,自然精神。

可庄星彥卻沒有和他們聊天的意思,在上個世界打拚還沒好好休息,他現在迫切的需要睡眠。

向這裡的村民打聽了這裡客棧的位置,村民不僅淳樸友好地告訴庄星彥這兒有倆客棧都在東邊,靠得很近,但是叮囑他千萬不要走錯,一定要住那牌面更大的那家。

「為什麼呀?」秉著不懂就問的原則,庄星彥看著面前這位言之鑿鑿的大姐,有些好奇。

「嗨呀,另外那家啊,不是給活人住的!」

庄星彥便尋了過去,遠遠的還望見其他房屋,但他現在迫切需要休息,沒有精力調查。

這兒的客棧掛了個牌匾叫什麼齊福客棧,旁邊兩處對聯都被雨水侵蝕的分辨不出上面的文字,只能勉強看出「春」「福」「旺」等等常見的幾個字。

一進門,庄星彥就聞到了濃重的煙火氣息,雖然臨近日暮時分,但是店裡的火爆程度絲毫不減。

客棧共分上下兩層,二樓是雅座,具體情形被擋住咯,只能窺見一隅,而一樓的食客穿著顯然普通的許多,桌上也就一人一盤菜的分量,庄星彥這生面孔進來也吸引了他們的注意力,許多人紛紛停下筷子,目睹著庄星彥。

店裡小二眼神尖又會來事兒,看得庄星彥衣著不凡,氣質也是上等,把那抹布往肩上一搭便堆著笑迎了上來,一邊勤快地彎腰伸手把庄星彥往裡面請,一邊笑著問道:「這位爺是新面孔吧,您是住店還是打尖呢?」

「麻煩先給我上點吃的吧,分量你看著做,夠兩人份的吃就行了。」

「好——嘞。」小二拖長語調應了一聲,本來想把庄星彥請上二樓雅座的,庄星彥表示自己累,於是一彎腰把庄星彥請到了一樓空桌子旁,裝模作樣地用抹布簡單掠過桌子,便奔后廚去催菜了。

庄星彥撐著額頭打瞌睡,但是卻暗地裡抽抽鼻子,目光在旁人的桌子上掃了掃,他在阿斯加德雖然吃得食材皆是上品,但卻不是東方人吃慣了的玩意兒,此刻聞到米飯的香味,饞蟲被勾了起來,原本的睡意居然消了幾分。

旁邊原本注意到庄星彥的食客們看到他一個人打瞌睡也覺得無趣,此刻也失去了興趣,紛紛又動起筷子,邊聊邊大快朵頤了起來。

「許哥,你聽說了沒,前兩天張嬸那閨女在外面瘋,結果中邪了嗎?」這說話的是個漢子,食物含在嘴裡含糊不清地說道。

那被叫許哥的人來了興趣,追問下文,那漢子還故意吊著他胃口,徒手又抓了一根雞腿,塞進自己油漬漬的嘴裡。

「唔唔張嬸找了好幾個大夫,還請了一個城裡的大夫出診,吃了不知道多少種葯,一點好轉都沒有。」

「慢點吃慢點吃,又沒人跟你搶。後來呢?」許哥喝了一口酒問道。

那漢子把雞腿吃完丟下骨頭,擺擺手得意地說道:「幾個大夫看了都沒有用,最後實在沒辦法了,有人說是不是中邪了,就給送到九叔的道堂給看了看,你猜怎麼著,嘿,真是神了,那閨女原本瘋瘋傻傻的,喝了九叔的一道符水,就清醒了!」

「真有這麼神!」許哥也夾了一口菜,語氣中不盡然相信。

「那當然了,九叔那可是本事大得狠。」言語之中,能感覺這漢子對九叔很崇拜。

「客官,您的菜來嘍——」庄星彥正聽著,小二就端著菜溜達了過來。

還真別說,雖然這小山村不大,但是就這菜式的賣相,還挺不賴的。

小二一共給他上了4個菜,兩葷兩素,分別是紅燒魚、回鍋肉、蒜蓉茄子和清炒冬瓜,外加滿滿一碗米飯。

庄星彥頓時食指大動,開動了起來。但是他吃的同時也在留神周圍人的交談,可惜漢子那桌吃完結賬走人了,剩下幾桌壓低聲音小聲交談,雖然庄星彥的身體素質可以聽清楚他們在說什麼,可他們談的也只不過是誰家小母狗又生了8個仔,東邊王寡婦家的牆頭又垮了一塊。

幾個可能有用的信息就是鎮長家裡出國留學的女兒,這幾天就要回來玩,還有就是幾家獵戶的男人在山裡撞見鬼了倉皇逃了回來。

要說這家掌柜的一直在櫃檯撥動他的算盤沒有出來,但是那眼神可是滴流滴流轉得飛快,他趁人不注意把小二叫了回來,囑咐他盯緊庄星彥,就連這話也被庄星彥聽見了。

「不會吧掌柜的,這位客官說話和打扮都不像是想吃霸王餐的啊!」小二斜著身子悄悄扭頭瞅了一眼正在吃魚的庄星彥。

「你懂甚麼,一人吃兩個人的飯菜,故意穿的好衣服然後賒賬再也不出現,我在城裡開店的時候見多了這種人,你小子給我好好學著點。」掌柜的一拍小二的頭,呵斥道。

「誒!」小二點頭答應,身子也時常往庄星彥這裡靠了點。

庄星彥聽得好笑,不說別的,好在造夢空間這回兒總算大方了一回,給足了庄星彥使用的貨幣,一摸口袋,居然是一口袋的沉甸甸的大洋。

既然他吃得也差不多,便招手把小二喚了過來,雖說庄星彥對於這時候的金錢也沒什麼概念,正好看到之前一桌人結賬,便有模有樣的隨手掏了個大概,打發小二道了句不用找了。

「你們這空房給我來一間吧,我可能要在你們這兒住一陣子了。」小二之前問住店還是打尖,那指定是有空房了,於是庄星彥往四處看了一眼,還多拿了幾塊大洋預付了住房的定金。

要說這掌柜的也是個人精,之前還以為庄星彥口袋裡鼓鼓囊囊的冒充有錢人,誰知道居然掏出來全是真傢伙,連忙親自走出櫃檯,板著臉把小二趕走,然後回頭笑眯眯地接待庄星彥。

「哎呀,嘿嘿嘿,這位客官,我們這裡的客房自然是有的,您這氣度可配得上我們這兒最高檔的西洋房間,您樓上請。」這時候的人普遍有點崇洋媚外,說出這話來一點也不出人意料。

誰知道庄星彥卻根本無所謂這個房那個房的,揮揮手表示帶路就好。

這掌柜心中一喜,看來自己這是找到大主顧了,連忙請庄星彥跟隨他走上木質樓梯上了二樓。

庄星彥跟在後面打量了掌柜的一番,棕黃色的褂子印著幾枚金錢狀的花紋,身高倒是不高,再加上有點駝背顯得他更矮了,不過兩撇小鬍子看出來時常打理,眼角里偶爾透露出的市儈表現出這是個十足的生意人。

「對了掌柜的,我怎麼聽說這裡還有家客棧啊。」庄星彥這時候看到二樓的雅座被幾處屏風隔開,別有幾番風味,看似隨意地問道。

掌柜的身體一顫,勉強笑道:「哪有啊,客官你可別聽人胡說八道。」

「真的嗎,我可聽說那客棧不是給活人住的。」庄星彥語氣平淡,反倒是掌柜的連忙把他拉到迴廊,在思考要不要告訴他事實,會不會把自己的大主顧嚇跑,直到庄星彥又給他塞了幾枚大洋才改變了他的主意。

「客官你是從外面來的,你不知道,真是晦氣,也不知道為什麼要把那停屍客棧蓋在咱們任家鎮里。」掌柜的吹了一下大洋,放在耳朵邊聽了聽,心滿意足地把它們收進口袋。

「停屍客棧,那是幹嘛的,屍體又用不著睡覺?」庄星彥打了個哈氣,完全沒有被嚇到的意思。

「是啊,屍體自然是用不著睡覺,但是每隔幾個月,就會有趕屍人從咱們這兒經過,把那些屍體停靠在停屍客棧里,存放個幾天歇腳。」掌柜的繼續領著庄星彥走著,這客棧的二樓分為東西兩邊,東邊給人吃飯,西邊是住宿的地方。

「你們親眼見過趕屍人嗎?」

「那哪兒能啊,一到那幾天,每家每戶的家門緊閉,我這小店都沒生意做了,再說了,誰還會有興趣去見死人呀,那可是會粘上晦氣的!啊,我們到了!」掌柜的拿出鑰匙找了一陣子,打開門把鑰匙放在庄星彥手裡,笑道,「客官,您有什麼吩咐就跟我們小二說啊。」見庄星彥疲倦了,很識相地就退了出去帶上了門。

重重撲到床上,庄星彥久違地放鬆了下來,隨後睡意就鋪天蓋地地涌了上來。

「先睡一覺,明天好好調查一下這個小鎮。」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該死的無限流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該死的無限流目錄 該死的無限流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98章 住店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