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2章 (449)番外篇·阿念 (二)

第452章 (449)番外篇·阿念 (二)

「難怪她會兩百多年未出,竟是靈媧與紫昊誆她飲了忘情露。可恨我近不得她身,讓她白白遭受這等恥辱。」

葉冥暄又問了阿念司命殿可還查到了什麼,先前葉冥暄告訴阿念,勿須真正去查神史,只要讓父帝得知他為母后查閱便可。倘若父帝事後獨身去了司命殿,那才是真正能幫阿念找到答案的時候。

阿念也將他聽到的有關父帝與司命的談話內容告訴給了葉冥暄,這便更讓靈霞元君驚疑。看來,也是自己誤會了羽霓,因為很多事都是她的無可抉擇,甚至似乎很多事她自己都不知曉。

葉冥暄一拈指,阿念頭頂生出一朵往生花緩緩飛落在葉冥暄的手中。

阿念怒斥:你在我身上放了什麼?

葉冥暄輕聲說道:我本是用我的一絲神識護送你,結果忘了收回。

葉冥暄心裡想到,忘了收回,偏偏起了大用處。

將手中的往生花放入體內,霎時耳邊傳來說話聲。那內容,正是羽霓與錦翟的談話內容,葉冥暄緊抿雙唇,雙手已經捏成拳狀。幾百年了,熟悉的聲音再次縈繞耳旁,只是事已至此,有些思念也就能放在心中罷了。

阿念與靈霞元君不知道葉冥暄為何臉色變了,那往生花是葉冥暄神識所化,因而他耳旁的聲音也就自己能夠聽見。

直到紫昊與司命的談話時,才見葉冥暄深深吸了一口氣。

只是越聽越讓他眉頭皺的更深,紫昊到底隱藏了什麼?他那樣在意和緊張,甚至要毀掉那些內容,看來這事的確很重要。

葉冥暄想了想,回頭看著靈霞元君道:你速去西荒妖界,或是丹穴山一趟,務必讓妖帝來一趟天東境。

靈霞元君看著葉冥暄,雖不知是為何事,但她知道,看葉冥暄的神情這事必然對他很重要,更是不能延緩的。

靈霞轉身離開,阿念看著葉冥暄:你真能幫我么?

葉冥暄撫摸著阿念的臉微微頷首,這臉,太像他的丫頭。

葉冥暄手指一動:阿念先睡一會兒吧。

阿念隨即乖乖閉眼,葉冥暄輕輕地將阿念放在玉石上,眼睛不眨地看著阿念。

倘若不是因為靈媧改了天命,若不是為了天道運轉,若不是為了不忍天下生靈塗炭,或許阿念便是丫頭與他的孩子。

阿念,阿念,你的出現確實給了紫昊希望,卻也送了丫頭一根牢牢的枷鎖,將她徹徹底底鎖在了紫昊身旁。

百年不變,千年不變,可是因為有阿念在,葉冥暄的丫頭遲早會軟了新變化。

葉冥暄其實很不希望羽霓忘了他,可又不得不希望她忘了他,因為她放下了,他才能安心。她若放不下,他便會一直為她擔憂心疼。

靈霞元君傳了音來,葉冥暄轉身離去,讓靈霞元君會泰峰守著阿念。

幻聆看著葉冥暄有些驚詫:您老怎的突然就想起了我來?

葉冥暄不想與她開玩笑,畢竟此刻心情很複雜。

葉冥暄兩眼直勾勾地盯著幻境,沉聲問:三百年前,靈媧是否給阿霓喝過忘情露?

幻聆臉色突變,片刻又說:你不也勸她飲下忘情露么?

葉冥暄不想聽幻聆多說什麼,一揮袖將錦翟與羽霓的談話浮現耳旁。

幻聆驚異,葉冥暄是如何偷聽了阿霓與錦翟的談話?他們之間已無緣分所以葉冥暄是不可能靠近天宮的。

葉冥暄又道:你知道什麼,便說什麼。你該知道,治理冥界數年,我的脾氣向來不好。

幻聆知道葉冥暄沒有和她開玩笑,吞了吞口水,認真看著葉冥暄的神情,幻聆知道這事的確不能隱瞞了。

幻聆深吸一口氣:據我所知,靈媧母神當日騙阿霓飲下忘情露,此後阿霓對你的過往一概不知,更是將紫昊當成了你。阿霓有了喜孕后許是阿念本就身賦極強的靈力,又許是在母體中吸收太多靈力,導致忘情露的功效壓不住阿霓對記憶的喚醒。紫昊擔心阿霓記起過往,便每當阿霓夢魘后誆她飲下忘情露,後來阿霓揭露夋巋罪行,改記神史記錄與撤除夋巋神籍時,激發了潛在靈力,使得忘情露的功效受到影響。直到阿霓分娩阿念時徹底衝破了忘情露的封印,重新恢復記憶。

幻聆看著葉冥暄,眉眼皆是擔憂,試探性地問葉冥暄可還好。

葉冥暄沉默了多久,幻聆也跟著沉默了多久,也不知二者相視了多久,葉冥暄便說:你去天宮一趟,問阿霓借一借無極天書。

幻聆問:那無極天書不是你的法寶么?

葉冥暄直勾勾地看著幻聆,幻聆僵硬地哈哈笑了兩聲,葉冥暄這才輕聲說道:一直是她的。

幻聆除了心疼他二者的感情外,便是心疼阿念了。

幻聆去天宮找了羽霓,言說自己要查些事,但這事,以羽霓的修為卻無法查閱。

羽霓並未多說什麼,伸手幻出無極天書遞給幻聆,笑問:他如今,可還好?

幻聆點頭,沒有說話。

羽霓又問:幾百年了,應該也放下了罷?

幻聆再次點頭,微微一笑:你若放下,他便放下。

羽霓看著殿外,玩弄著茶杯:我放下了。

幻聆也笑著會:好!

真就放下了么?

幻聆看著殿內的羽霓,嘆了一口氣,看著手中的無極天書。

應該放下了罷,倘若他們真能騙得了彼此!

葉冥暄撫摸著手裡的無極天書,又抬頭望著天空,喉結滾動,雙眼泛紅。

終於兩滴淚落下,葉冥暄忙道:事後你再還給她。

不等幻聆回話,葉冥暄便一揮袖入了泰峰。幻聆看著葉冥暄離開的地方,不由得閃過几絲惆悵。當年在人族時,那樣瀟洒恣意的葉冥暄再也回不來了。

靈霞元君喊了聲「師父」,葉冥暄手指放在嘴邊示意她莫要出聲,以免驚醒了熟睡中的阿念。

打開無極天書,尋到當年紫昊與羽霓繼位天帝天後那日,靈霞元君好奇葉冥暄為何偏偏要查看那日。

等到事情真相出現眼前是,靈霞捂著嘴滿眼驚異,又回頭擔憂地看著葉冥暄。葉冥暄步伐沉重地走近了些,望著眼前的內容,胸口起伏跌宕。

內容上寫:帝后情深,有子有孫,前世過往,一筆勾銷。此後數年,夫妻同心,恩愛不移,天道若更,萬物皆毀。

葉冥暄看著眼前的內容,眼裡幾乎噴出火焰,雙手捏拳,指甲深深的嵌入掌心。

靈霞元君很是不敢置信的喃喃輕語:難怪阿念會出生的這般早,原是天帝更改了天道。莫非繼位那日天帝放棄了更改月神的天命,卻改了他與天後的姻緣?天後一心更改鳳凰族的天命,卻忘了天帝也是有更改天命的心。

所以,羽霓遲早會對紫昊回心轉意的,按照天道安排,又恰逢靈媧母神騙著羽霓飲下忘情露,因而阿念也就此時順應天道而出生。

當初靈媧母神偷偷在羽霓體內用了計謀,使得葉冥暄與羽霓無法身孕子嗣。凡間一趟,又騙羽霓與葉冥暄吃了絕育的仙丹。如此一來,羽霓與葉冥暄若無子嗣牽絆,往後又無緣分,雙方遲早會放下對彼此的情感。

而後在騙羽霓飲下忘情露,那時只怕就恢復了羽霓孕育之能。羽霓對紫昊回心轉意,便更能達到帝后情深的效果,如此更能同心維護天下安平,更能保護人族無虞。

若說厲害的,當屬靈媧母神莫屬。既讓夋巋自食惡果,也讓人族安平,還能撫慰了對鳳凰族的愧疚之意。

葉冥暄一口血噴出,靈霞元君驚恐萬狀,趕忙上前攙扶葉冥暄。

葉冥暄蹣跚地走到阿念身旁,撫摸著阿念的臉,一滴淚,兩滴淚落在阿念的臉上,將阿念給驚醒了過來。

阿念揉揉臉,一臉茫然地看著葉冥暄。

葉冥暄輕聲說道:阿念,往後有空,能否來此陪我了?

阿念偏著頭問:那我有何好處?

葉冥暄伸手幻出一朵往生花遞給阿念:我會幫你完成心愿。

阿念眨著眼睛,葉冥暄又道:阿念將這個交給母后,若是我沒騙阿念,那阿念便來拜我為師父,我授你道法仙術。怎樣也不吃虧,如何?

阿念想了想,便一把抓住葉冥暄手中的往生花,重重地點頭:一言為定。

葉冥暄笑道:好,一言為定!

阿念收起往生花,想著葉冥暄的話,心裡閃過几絲甜蜜來。只要能讓父帝母后和好如初,即便對自己有害那也認了。

葉冥暄想著,總能通過阿念知曉她過的可否安好。何況,阿念是她的孩子,那他便會傾盡所有讓阿念得到時間最好的關愛。

葉冥暄又說:阿念,不可告訴任何人你來過這裡,包括母后。母后若問,你只說是靈霞元君所給。

靈霞元君護送阿念離開后,葉冥暄消除了他所查的內容,既然註定彼此無緣分,倒不如讓她徹底放下,只有放下過往,才能接受將來。自己答應了阿念,便不能食言。有些事,她不知道反而更好,這樣才能安好無恙。

收起無極天書找到幻聆,並讓幻聆送還給羽霓。

羽霓拿著往生花時,也的確傷懷了許久,得知是靈霞元君所給,便運用神識聽了裡面的內容。

只聽得葉冥暄輕聲說道:阿念以為是自己的存在才讓父母離心,偷下天宮遇險時得我所救。他哭的很是傷心,以為自己爹不疼,娘不愛,故而連個名字也沒。丫頭,得知你安好,我也就心安。阿念無辜,我也於心不忍。我不該勸你的,可我們必須放下了。

紫昊得知阿念離開天宮,好在平安歸來,只因現在天后宮,紫昊不敢入得殿內。只是在殿外輕聲問話,生怕又惹來羽霓的不悅。

紫昊道:阿念回來了便好。阿霓,他今日便留在你這吧!

三百多年了,他們各居自己的宮殿中,至今也沒有真正面對面說過話。那次出了殿,也是託了阿念三百歲生辰的福,哪知從人族回來后,羽霓又把自己獨自關了起來。

紫昊轉身之時,羽霓開了門,紫昊驚異之中又帶了希望。

只聽羽霓說:阿念也該有個名字了。

紫昊驚異,阿念歡喜。

羽霓示意紫昊入殿,紫昊尚有遲疑,卻是阿念上前將他拉入殿內。

羽霓信手一揮,筆墨在案,飛揚之下如流雲,如春風般赫然「辰禊」兩字出現在宣紙上。

辰禊?

羽霓頷首:那日去了人族回來后,我便想好了名字。

紫昊看著羽霓,他焉有不知此名的意義?

辰作三月之稱,阿念生辰不在三月。

羽霓道:人族禊祓之禮乃重要祭事,洗滌污穢,祓除不祥便是我對他的祝福。

辰禊,亦有三月初三的寓意。

紫昊或許也知道的,只是這三月初三實在發生了許多事,即便她說的是與葉冥暄成親之禮的日子,他也不再計較了。

她能放下過往,接受將來便是最好了。

何況,三月初三也是她的生辰。

阿念聽罷很開心,雖說這名字來的太隨便了些,但總歸有了名字。況且,人間遊玩也是他三百年來最開心的事,雖然名字隨意了點,但他卻很喜歡。

或許母后也懷念那次人族遊玩,因而取了這名字。這到底是個好兆頭,似乎不久后,父帝母后也就言歸於好了。

阿念信守承諾去了泰峰,在他看來,是葉冥暄幫他完成了心愿。他歡喜地告訴葉冥暄,母後為他取了名字,叫:辰禊。

葉冥暄將二字來回念著,辰禊,三月禊日,便是三月初三的意思!

葉冥暄哽咽!

阿念跪在地上,畢恭畢敬喊了聲:師父!

羽霓知道阿念拜了葉冥暄為師父,如今羽霓與紫昊至少沒有再避而不談,遇到人族公事時總還會商量幾聲。但在阿念看來,這便是好兆頭。

阿念越加喜歡葉冥暄,因為他覺著葉冥暄就是自己的福星。所以,葉冥暄說,倘若父帝知曉了他們的關係,或許往後阿念便再也不能來泰峰了。

在阿念看來,他不能再去泰峰就意味著父帝母后往後便會再離心。

回到天宮時,母后偶爾會問:今日師父可安好?

阿念會笑著回道:師父一切安好!

回到泰峰時,葉冥暄會問:母后可還安好?

阿念仍舊笑著回道:母后很好!

阿念認為,這就是長輩之間的一種禮貌問候。只是師父從不問候父帝,或許是父帝也從未問候過師父吧。

所以後來阿念會著重再回一句:父帝又尋了新花樣逗母后歡心,母后如今很安好!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情深緣淺之鳳凰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情深緣淺之鳳凰劫 情深緣淺之鳳凰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52章 (449)番外篇·阿念 (二)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