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 報應

第208章 報應

「把往生無相塔圖紙交出,遲早將是阻礙。吾觀斗姆雖言行強硬,卻尚非所向無敵。靖宇宗源固守一隅,諒祂不欲被人坐收漁利,何故拱手相讓?」

「不然。第一,吾擔心好友。」

蓄勢許久未能盡其全功,反將一張底牌交出。縱獲天下名譽聲望,在籌謀許久的問奈何眼內,仍比不得實質收益。

然而,慮及靈霄燭幽堅持必有其道理,問奈何當世斟酌片刻還是先應准,乾脆交出圖紙后便與好友一起返回無常天,細談今後計劃排設。

輕輕推開手邊茶盞,問奈何聞言輕咦,詫異莫名道:「有何可擔心之處?」

「縱觀汝等之斗,吾可確認往生無相塔對付神魔一流難以奏效,至多為汝多添一份勝算。可——」

靈霄燭幽頓了頓,眉心稍緊續道,「過於強大的外力,是否會損及好友音魂?」

「……弊端難免。不過,就算音魂損毀,虛無欲侵蝕吾神魂,亦非旦夕可成。」

「但你我所求,實乃萬代之功。」

無論八歧邪神抑或問奈何,此時縱有凌駕於人的實力,卻各有隱患難以全力以赴。問奈何理會靈霄燭幽話意,略作思考做出應答:「無妨,斗姆首敵不在你我,而在天下。」

「唔。」

「為何沉吟?」

「交戰之時,吾曾見不少雷霆莫名轟墜德風古道方位。但,暗樁回信,除了聖無殛與梵天,德風古道近來並無外人。」

問奈何奇道:「哦……聯繫日前南武林傳聞,你懷疑德風古道內藏污納垢,方會引起天憲注意?」

靈霄燭幽頷首道:「令人納悶的是,藺天刑或有護短之嫌,但絕不會縱容大惡之徒。」

「若非斗姆欺世盜名,那昊正五道內定有大患。」

照斗姆之前的行徑看,問奈何不難推測星神不屑撒謊。那德風古道中藏著的隱患,將來便必遭針對。

像是想起了有趣的事,問奈何忽似幸災樂禍地笑了笑,道:「會被天憲撲殺的邪魔,應瞞不過藺天刑的感知。說不定,他是刻意隱瞞了真相。」

靈霄燭幽贊同道:「會讓皇儒這樣做的人,很少。」

「多數人來歷一清二楚,就算玉離經是魔鬼混血,也並無大害。那麼,五道之中,應該只剩……俠儒無蹤?」

「不必胡亂猜測。具體如何,靜觀其變即可。但,藺天刑若向當年一樣一意孤行,恐陷儒門入危。」

無論如何,天憲已經鎖定的重罪邪魔,必然會引起斗姆留意。不管隱藏的禍害到底是外道邪魔,又或儒門內鬼,只需要看梵天接下來,究竟是偏向取信斗姆,還是與藺天刑同一陣線。

在八歧邪神未除的前提下,皇儒無上如執意包庇,在靈霄燭幽看來未免無智。梵天或許能夠體諒內情,但再招惹斗姆顯然是愚行一樁。

閉目深思少頃,靈霄燭幽忽而一嘆,雖不欲夏戡玄過往心血白費,卻也不會做出不理性的決斷。

問奈何一看靈霄燭幽神情,索性代為拍板:「有關八歧與斗姆的輿論導向,必須由吾方掌控。此事棋邪縱橫子可作引導。文載龍淵的應掌門,也可暗中聯絡推動。至於德風古道存亡,已非你我該關注的重點。」

「嗯。」

有兩三位三教頂先天的人物在,德風古道也不至於毫無抵抗之能。靈霄燭幽認同了問奈何安排,突地內心生疑問。

「斗姆下一步會做什麼?」

————————————————————————————

索取了往生無相塔的圖紙,斗姆卻不具備造物的專長。然而超出時代局限的認知,先天比大多數人類來得透徹。

而雖未能一舉擊潰八歧邪神,斗姆卻一點都不急躁,拿了圖紙,在金甌王朝舊地、或者稱之為六庭館治下的千百里方圓地界,喧賓奪主地從空中畫了一個圈,竟準備以此為起始,將這片土地當作天憲的實驗田。

畢竟在斗姆認知當中,有聞人然潛移默化的改造,他家附近的黎民百姓,還算比較容易接受新事物……

此時此刻,將鬼族女帝后魃逼入絕境的聞人然,尚不清楚老家要被偷了這回事,望著對面「無端」傷上加傷,被天憲裁決的魙天下,一點沒受雙神之斗的影響,辣手無情地一挽劍花,竟與天憲氣息遙相呼應,使得縱天鬼脊全然發揮不了鬼煞邪威,便被劫劍徹底壓制。

「……你……朕,豈會敗於男人?!」

傷處鬼氣止不住外瀉,魙天下奮盡全力欲抑沉傷,卻覺天外雷霆於體內劫劍劍氣,相互串聯絞糅一體,令她難以調動充足鬼元。

心知生路無門,魙天下狡思一轉,竟當著聞人然的面,剛烈至極的一掌猛拍額心,將整個身體炸得粉碎,縱天鬼脊也不見去向。帝龍胤見狀頓時悲痛哀嚎,猛然爆發雙龍皇血脈,反將受到天憲牽連的刀無極震退三舍,不顧一切直衝聞人然而去。

不想女帝旱魃剛烈如斯,聞人然卻也無暇思考,反手一劍擋住帝龍刃,霎時火星四濺。

但,視為母后的人慘烈而死,帝龍胤赫然激怒攻心,全不顧防守自身,怒發張揚間帝龍刃引龍歸天,融合戰星之力破風穿刺,當頭直下聞人然天靈,足可重創當世絕頂。

「破妖滅神·斬魔之極!」

「無鋒·隱神。」

有感帝龍胤實力更勝魙天下,聞人然續戰無懼,不假思索使出久年未用的暗殺極招,掌中丹青見突兀消失,盡化一點寒芒隱於虛空,不知遊離何處。

須臾強招暗施,聞人然飽運劍元,轉以原地防守。緊隨其後,就在帝龍殺招臨門之際,聞人然倏然高舉五指攥緊帝龍刃,悍以龍靈氣甲生接斬魔之式,任憑龍皇戰星雄威消磨護身之氣,猶自不改眉色!

一時間,彪勇龍氣將聞人然向後疾推,卻在瞥及聞人然滴血虎口時,帝龍胤莫名警醒。帝龍胤一身龍皇血脈,居然是與龍神、魔龍氣息絞纏一處,導致自身護甲盡成虛設。

心口一陣劇痛,辛虧甲破偏向令丹青見錯過死穴,戰星低頭頃刻,驀然愕見丹青見穿胸而過,剎那疏失便已受創。

「以龍克龍,果真有效。」

瞧了眼龍靈氣甲快速修補掌心傷口,聞人然先是一奇,然後對帝龍胤道:「可惜了,空有絕世武力,腦筋不大靈光。師兄都提醒過,我們有破龍甲的辦法。但凡你能動點腦子,也不會和我硬拼這一招。」

「殺害女帝,帝龍胤與你勢不兩立。」

「你之前沒聽我師兄的話?」

「吾、乃,鬼獄皇少·帝龍胤!」

「還在復讀機?不知所謂……和你交流太費勁了。」

意識到魙天下剛死,帝龍胤此刻心緒不寧,純粹是自說自話。聞人然也懶得和他多說。

而縱帝龍胤欲勉力再戰,刀無極已在兩人剛剛交手時蓄勢完滿,邪天刀龍雙重威能瞬間爆發,皇極天斬一刀由后灌體,竟似霸道雷罡崩散開來,箍鎖奇經八脈。

任憑帝龍胤戰力驚人,卻哪擋得了兩人連環極招,一口淤血鬱結難抒,只得扶著退化的黑龍矛強撐不倒。

看著刀無極收刀走近,聞人然輕贊一聲:「好默契。」

「無鋒隱神斬……那一剎那,我甚至有些擔心,你會錯手殺了他。」

「剛巧給你當口糧?」

「……」

「開個玩笑。」

聞人然想了想說,「他的龍皇之氣,精純不下天尊,何況還是兩道?就算破了甲,他有戰星之力護體,也不是那麼容易殺的。」

「嗯,帝龍胤就交我處置。不過,你不認為魙天下之死別有蹊蹺?」

「大略有什麼復活手段吧?」

聞人然並不信一個女魔頭會輕易捨命自刎,只是被帝龍胤打斷了後續斬草除根。

然而,在場的兩人卻都沒猜到,此時的女帝並沒能如願復生,反而落入了另外一個絕境。

幽幽鬼氣瀰漫,及目黑暗森然。撐著明黃的綢傘,遠遠目睹魙天下自盡的人覺,竟是先行一步闖入鬼獄,早早在鬼族養魔再生之池守株待兔。

一腳踩在池邊,非常君憶起年幼被鬼族追殺的舊事,恨意深意兼具,盯著鬼魂回歸的深潭,冷漠至極道。

「魙天下,你說,吾該怎樣報答你?」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秀天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秀天帝目錄 我,秀天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08章 報應

99.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