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第一批撤離者

第138章 第一批撤離者

列士登堡內,待到群臣都告退,昏暗的大殿里,只剩國王父子二人。

國王徽徳正值壯年,對帝國事務一直兢兢業業,想要勵精圖治,帝國也不可不謂之強盛,可誰想此刻卻被圍困在帝都之中,危在旦夕。

這都是為什麼?

徽徳喟然一嘆,看向自己英姿勃發的兒子,目光深沉。

「父王,不要過於擔憂,魔族的陰謀絕不會得逞!我還有五百親衛,我馬上帶著他們和城衛軍一起防守城門。」

雷因親王手握佩劍,聲音低沉。

眼看兒子如此勇武,徽徳目光中充滿了欣慰,不過還是輕搖了搖頭。

「你不能留在恩薩,我們皇族有傳送法陣,帶著你的母親和弟弟,立即離開帝都。」

國王徽徳此刻最放心不下的還是自己的幾個孩子。

利利安公主大婚後便和新婚丈夫哈布·梅塔南下度假,二王子穆圖在參加完公主的婚事後也離開了帝都恩薩,此刻恩薩城中只剩大王子雷因,和還在襁褓中的三王子洛林兩人。

「父王,您呢?難道不和我們一起嗎?」雷因察覺到了父親沒有說出的話。

徽徳嘆了口氣,目光緩緩的掃過周邊的一切,輕言道:

「我不會離開恩薩。」

雷因的瞳孔驟然緊鎖,一股難以名狀的悲壯之情湧上心頭。

「我不走!事情還沒到這個地步,我們一定會擊退魔族!」雷因激動的大聲道。

徽徳看著自己的兒子,目光中有慈愛,有安慰,更多的是威嚴。

「你要牢記自己的身份,帝國的未來在你手中,不能讓自己置於險境。」

「可父王您……」

「我即為國君,自當與臣民共抗外敵。」

徽徳目光飄忽不定,聲音卻沉沉穩穩。

城外的轟鳴聲越來越大,回蕩在列士登堡內,父子二人心頭都無比的沉重。

這時一個侍衛走了進來,報告道:「陛下,聖爾德學院院長曼斯·勃魯寧大人求見。」

「讓他進來。」

曼斯·勃魯寧走進大殿,躬身向國王和親王行禮。

「曼斯大人這時候前來,是為了什麼事?」雷因緊盯著面前的曼斯,提前詢問道,心中隱隱有所猜測。

「陛下,親王大人,城外敵人勢大,我們應該提早做些準備才是,我代表聖爾德學院和聖蘭克學院請求陛下,如果事情危急,請優先保全學院的學生,他們是帝國的未來。」曼斯·勃魯寧沉聲道。

作為聖爾德學院的院長,當他接到阿瑟來信的那一刻,他就已經意識到了這件事的危機,開始計劃保全學院的方法,此刻他已經安排了大半。

「聖蘭克的貝托·克斯院長怎麼沒來?」徽徳開口問道。

「他正在安排聖蘭克學院的撤離事宜。」曼斯·勃魯寧沉聲道。

撤離事宜……

「哼!」

「帝都正處在危機之中,你們不想著抵抗外敵,倒先計劃起了逃離,你們對得起前線的將士嗎!」

雷因親王滿臉怒氣,厲聲喝道。

曼斯·勃魯寧面色絲毫不變,看了眼同樣面沉似水的國王,不緊不慢的解釋道:

「親王殿下,前線將士的勇武我們也很欽佩,但諸位各司其職,學院的學子們不善軍事,上了戰場也沒多大用,還不如留著有用之身將來為帝國效力。」

「關於這件事,我早有考慮。」這時國王徽徳打斷兩人的爭論,「將所有的精英學子集中在一起,倘若事情危機,駐守在帝都的三千玫瑰騎士會帶他們突圍。」

玫瑰騎士直屬皇室,這三千騎士在恩薩城內一直沒有動用過。

得到國王的許諾,曼斯·勃魯寧就告辭了,學院還有很多事需要安排。

而此刻的帝都,各方勢力都在為自己準備著後路。

魔法師公會裡,一個空曠的殿堂里,大批庫存的魔晶已經擺在了一起,一些重要的資料和煉金器械也都被帶到了這裡。

殿堂里站著數十個魔法師,大部分都是年輕人,魔法師公會的法陣天才波爾森·唐尼也在其中。

波爾森·唐尼一身火紅的法袍,棕黃的頭髮雜亂不堪,臉上還有一些焦黑的污漬,他剛才正在實驗一個新創建的聚靈法陣,還未完成就被拉了過來。

他雖然痴迷研究法陣,對周邊的一切都不在意,但並不代表他傻,看這陣勢,他就知道這次是真出大事了。

「為什麼要把我們聚集在這裡?」波爾森·唐尼悄悄捅了捅身旁的少年。

「帝都被圍,形勢危急,公會準備將我們傳送出城。」少年輕聲道,絲毫不意外波爾森·唐尼不知道這件事。

聽了同伴的話,波爾森·唐尼皺起了眉頭,開始打量起周邊的環境來。

低頭看到腳底下的魔紋,波爾森·唐尼眼中一亮。

這……竟是個大型的傳送陣!

所有人都知道魔法師公會內有傳送陣,可自己早已將那個小型傳送陣研究透徹了,絕不是眼下這個,這個他竟然聽都沒聽過,顯然是公會的隱秘,這次迫不得已才暴露出來。

要知道一個傳送陣想要擴增傳送人數,並不是簡單的將陣法刻畫的更大,或者堆積更多的傳送能量就能做到,這需要對魔紋進行一個全新的設計。

痴迷於此道的波爾森·唐尼,不再管其它事,埋頭研究了起來。

傳送陣只是最基本的一種法陣,據傳帝國全境曾經遍布傳送陣,可以迅捷的互通往來,各地交流頻繁,可一切都毀於黑暗動亂。

現在帝國的傳送陣大都是根據古時的一些遺存修復而來,耗費巨大,除了特別重要的事務,一般並不輕易使用。

整個帝都只有皇室和魔法師公會掌握有對外的傳送陣,哪怕強如神廷都沒有。

大殿里波爾森·唐尼緊盯著腳下的魔紋,順著魔紋在人群中走來走去,忘乎所以的研究著法陣,完全忘了即將到來的危險。

其他人就沒有這麼淡定了,紛紛竊竊私語,焦慮恐懼寫在每個人的臉上。

不大一會,一個老者在眾人的擁簇中走了進來,雖然只穿了一件普通的棕色法袍,但老者舉手投足間流露出的威嚴令人不敢直視。

約翰·溫格蘭頓。

「魔法師公會會長!」

眾人紛紛行禮。

約翰·溫格蘭頓平靜的目光望向大殿,目光掃過一個個年輕的魔法師,將他們的模樣記在心中,他知道這些人正是魔法師公會的未來所在。

作為帝國魔法師公會的總會長,他極少露面,大殿里的絕大多數人還都是第一次見到他,這群年輕的魔法師們對這位位高權重的傳奇魔法師充滿了敬畏。

整個大殿鴉雀無聲,所有人都靜靜的看著他,等待著聆聽他的教誨。

約翰·溫格蘭頓神色嚴肅,沉聲說:「帝都現在正處在危機當中,此時此刻,你們有很多魔法師長輩正在戰場上堅守著,奮戰著,他們是我們所有魔法師的榮耀,

你們要謹記這一切!

我知道你們每個人也都有一腔熱血,也想上陣殺敵,但是我們不允許,魔法師長輩們不允許,只要我們還沒死絕,那就還輪不到你們上戰場,你們的任務不是戰鬥,而是學習。」

指了指堆在大殿的資料,約翰·溫格蘭頓繼續道:

「這裡是我們魔法師公會千年以來的所有典藏,是無數先輩的心血結晶,你們作為公會內最傑出的一批人,一定要將我們魔法師發揚光大!」

聽了會長的一番話,大殿里的眾人振奮非常,很多人眼含熱淚也意識到了什麼。

這將是一次離別,也許是生與死的告別。

在場的每個年輕魔法師都有自己的師長,現在師長要留下奮戰,而他們則將為了未來而被提前送出險境。

約翰·溫格蘭頓示意手下可以開始了。

眾人都默默的走到傳送陣中,抱起地上的書籍資料和煉金物品,以免傳送途中發生意外。

傳送陣瞬間被激活,地板上的魔紋亮起構成一個巨大的六芒星。

正在研究傳送陣魔紋的波爾森·唐尼這才發現周圍的變化。

「我不走,我要在這裡把魔紋研究清楚!」

說著就往人群外走。

一位有些蒼老的中年法師當即怒喝道:「小唐尼,快回去!」

倔強的波爾森·唐尼置若罔聞,繼續往外擠,法陣的魔紋他還沒研究明白呢,不過也看出了一些,這個法陣一旦激活使用,短時間內恐怕無法再使用第二次。

離開可就再也看不到了,至於危險,管它幹嘛,不研究清楚自己連覺都睡不好。

「你這傢伙……」中年法師氣急,卻無可奈何。

見了這一幕,旁邊的約翰·溫格蘭頓笑了,對於這個公會內有名的法陣天才,他還是有些印象的。

「波爾森·唐尼,快回去,你想研究的法陣魔紋那裡面都有,並且還有更多你沒見過的高級法陣,錯過了可就再也看不到了。」

約翰·溫格蘭頓指著一堆抱著魔法書籍的人笑道。

「真的?」波爾森·唐尼眼前一亮,「謝謝大人。」

說完就擠過去拿起書籍資料翻了起來。

六芒星愈發明亮,光芒一閃眾人被傳送出城。

約翰·溫格蘭頓帶著一群中老年法師靜靜的看著眾人離去。

恩薩城防未破,危險還並不緊迫,魔法師公會就率先將自己的人才和資料轉移,究竟是謹慎過度,還是事先知道些什麼?

就連公會內部也有很多魔法師對約翰·溫格蘭頓的這個決定感到詫異。

但無論如何,帝都之變正式拉開了帷幕。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玫瑰與號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玫瑰與號角目錄 玫瑰與號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38章 第一批撤離者

99.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