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7章 一朝風卷平波起(廿二)

第777章 一朝風卷平波起(廿二)

果然,沒過兩天,宰相趙普稱病請辭,罷相出為平盧行署專員。

其後,調秀州刺史劉松鶴入京。

與宰相去職一同發生的,是殿前司、近衛司都指揮使交替。

潘美執掌殿前司,近衛司則由包牯牛接掌,同時偃師警備區都指揮使朱憲升任近衛司副都指揮使兼北城近衛司都指揮使,党進回京接任偃師警備區都指揮使一職。

樞密院里,石守信擔任軍備司正,呂端擔任選閱司正。

尚書省這邊,劉熙古卸下吏部尚書一職,左侍郎李文淵代掌部事。

一如之前魏仁浦病逝時,趙普病退後,陳佑沒有立刻拿出接任人選。

但詭異的是,其餘宰相也沒行動。

只有一個郭振四處活動,想要進入樞密院。

或許這就是默契局,郭振轉了一圈,愣是沒有得到一個保證。

到這一步,他再遲鈍也明白過來,有人要拿這個位置來作法!

仔細考慮一番,他尋到了已經卸職即將離京的趙普。

誰也不知道兩人談了什麼,趙普很快出京,郭振回家后也沒其它動靜,就好像他得到的是「一動不如一靜」的計策。

十月戊子,一個令人震驚的消息傳開:朝廷正在討論「限田」和「最低薪酬」等事宜!

所謂限田,早就在西海改革中施行,規定每一口人最多能持有多少耕地。

而最低薪酬,也在西海和日本施行了,朝廷當時規定西海和日本工商業主,雇傭工人、僕役,所支付的傭金不得低於限額。

由此使得兩地工商業主成本大增,中原出產,只要規模上去,哪怕加上渡海運費,也比當地便宜。導致兩地原始工業直接胎死腹中,倒是商業依託於中原物產和當地特產,雖然沒有根基,但也十分繁榮。

但凡僱工的,哪怕沒見識過西海、日本工商業主的慘狀,也能明白工人薪酬高,自己能賺的就少。

那些工商業主本來還指望更好的盤剝工人,一聽可能要給工人更高的薪酬,瞬間就炸開了鍋。

被「限田」波及到的地主們同樣難以接受。

本來按照持有農田等級和數量階梯式收稅已經讓他們損失一大波了,現在還要徹底限制單人持有農田的數量,這不是要挖他們的根嗎!

「陳將明瘋了。」

坐在自家客廳,胡承約說話絲毫不客氣。

石熙載只是笑,沒有應聲。

倒是王康源言辭辛辣地評論一句:「他陳江陵想做聖人,卻忘了這天下已非是炎漢天下。」

胡承約搖頭:「要真照他說的做,怕是要天下大亂。」

「天下將亂,必有妖孽。」

王康源接了一句,緊接著面露無奈:「便是相公有心,在朝堂之上也是無法。」

朝堂之上,六位宰相,巴寧泰基本不會提出反對意見,皇甫楠同陳佑是盟友,薛崇是李明卿故友,通常也會站在陳佑這邊,劉熙古才被陳佑提拔上來。

就連胡承約本人,也是陳佑故舊,雖然有過衝突,但總體上來說還是站在陳佑一邊的次數比較多。

什麼叫權相,這就叫權相!

不過人心都會變的。

尤其是魏仁浦去世之後,史館大學士就這麼空了下來,並沒有讓身為集賢相的胡承約頂上去。

當初魏仁浦就是甫一拜相,便越過老資歷的胡承約擔任史館大學士。

如今眼看著劉熙古也要如此,胡承約著實難以接受。

石熙載正是看透了這一點,沒把胡、王口中的艱難形勢看得多麼嚴重。

胡承約一扭頭看到石熙載的神情,當即心中一動,開口問道:「凝績可是另有看法?」

聽到問話,石熙載點頭回應:「相公慧眼。」

隨後,他笑著道:「相公以為,劉寧陵拜相,兩位副樞竟無意乎?」

胡承約有些意外,不由挑眉:「凝績何出此言?」

「薛相公心憂百姓。」石熙載收斂笑容,「嘗言工商之業增國租稅、廣民生息,不當苛待。」

「唔……嗯。」

胡承約看著石熙載,微微點頭,若有所思。

他此時有些好奇,石熙載究竟是怎麼同薛崇聯繫上的。

旁邊王康源就沒在意那麼多,聽到石熙載的話后,嘴角浮現笑容:「若凝績所言屬實,則謀劃成功可能性大增。」

石熙載回了一句:「重點就在於選誰。」

沉默一陣,胡承約給出一個人選:「就梁尚同吧。」

胡承約之前針對過梁關山,如果這一次梁關山依然要爭相位,就能順理成章地繼續反對。

而且,糧價事宜尚未結束,又有薛居正這個對手在,選擇梁關山再合適不過。

王康源稍一思忖便出聲附和。

石熙載也道:「那我這就去聯繫薛相公。」

……

「義淳尋某是為何事?」

下了馬車,皇甫楠見到站在門口迎接的劉熙古,直接就開口詢問。

「非是什麼要緊事。」劉熙古笑著抓住皇甫楠的胳膊,兩人一同進門。

待分了主客坐下,劉熙古才說道:「請皇甫兄來,的確是有事相商。」

「何事?」皇甫楠自顧自倒了一壺酒,開口就問,「莫不是宰相事宜?」

「正是!」

兩人舉杯遙祝。

滿飲一杯后,皇甫楠率先開口:「義淳你已經是宰相,又何必關注?」

「非是為我,乃是為了梁尚同。」

皇甫楠停住筷子:「此話怎講?」

「皇甫兄以為,梁尚同可拜相否?」

皇甫楠眨眨眼,突然大笑道:「義淳啊義淳,宰相之屬豈是我能決定!」

「朝堂宰相就這麼多,皇甫兄若是執意不可,其他幾位也就難說了。」

「呵!」

皇甫楠輕笑搖頭:「不是我不支持,只是,梁尚同遭胡德儉算計,在糧價一事上失分太多。」

哪怕是劉熙古,也不得不承認皇甫楠說的有理。

不過他早有準備。

「中書令有意叫梁尚同入樞密院。」

「哦?是么。」

皇甫楠將酒盞倒滿,然後道:「如此,非是不可,只是,這糧價……」

「薛居正畢竟只是一個參政,有些事不是他能插手的。」

劉熙古這話基本上意味著他要擋下胡承約的壓力,讓梁關山有輾轉騰挪的空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欺世盜國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欺世盜國 欺世盜國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77章 一朝風卷平波起(廿二)

99.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