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9章

第659章

「不過,對於我們來說,劉預越是犯錯,那就越是一件好事。」

「只要他挖掘運河,沿途百姓不死傷逃亡個一兩成,那就絕對不能畢竟全功!」

司馬睿一聽,立刻就是在心中盤算了起來。

最後,父子二人得出結論。

那就是劉預修建這條運河,絕對是勞民傷財的玩意。

「修建一條運河,難道是想要把自己的國本掏空嗎?」司馬睿一直都沒有搞懂劉預的心思。

「父親,且不去管劉預如何,咱們應該怎麼辦?」司馬紹問道。

「什麼怎麼辦?」皇帝司馬睿先是一愣。

「劉預在如此事情上,一向都是不糊塗的嗎,怎麼這一次,偏偏如此,這說明是天意啊。」司馬紹手指天上說道。

「天意?難道,真的是天意?」司馬睿頓時陷入了迷茫中。

作為衣冠南渡的一員,司馬皇室在江東的地位並沒有高多少。

只不過北方士族之間,再加上跟江東士族之見的關係,還需要司馬睿這個皇帝的。

司馬睿也已經是好久沒有聽到『天意』這兩個字了。

「父親,咱們在江東,且看劉預是如何作死的吧。」

「至於交州、林邑一帶的事情,也就不要太著急了,且看看北面的情況再說。」

皇太子司馬紹的這幾句話一出,司馬睿立刻就是明白了兒子為何如此高興了。

這個事情,其實還是要從自己正在經歷的處境有關。

面對氣勢洶洶北方劉預,司馬睿早就打算在南方謀劃一個退路,算是自己率領家眷去做富家翁的地方。

原本設想的是扶南或者是林邑,但是經過司馬紹派人去查看后,得出的結論是風險很大。

不僅僅是異域蠻夷的危險,更加危險的事情是當地的瘴癘。

更難的地方,是當地肆無忌憚的瘴癘瘧疾。

正常人去一遭,都是九死一生似的。

更何況,司馬睿還想要拖家帶口去呢。

「只要劉預在北面開工,咱們就派人去邊境上少拱火,一聽要讓他們不得安寧。」司馬紹恨恨的說道。

最近幾年,劉預手下的漢軍彷彿一夜之間脫胎換骨了,不僅是種田耕戰一把好手,還都利用邊境優勢大賺軍功。

司馬紹覺得必須要出一口惡氣。

那就是趁著北方軍民休息,趕緊去打一波就好了。

隨後,父子二人都已經籌劃好了。

到時候,一定要盡收臣節,絕對不會讓人看到的。

正在此時,門外的小黃門進來稟報。

「啟稟陛下,江州刺史陶侃,已經到了宮外候著了。」小黃門尖著嗓子說道。

「陶侃來了,快去請!」司馬睿立刻起身整理衣冠,一看就是嚴肅認真的樣子。

很快,一名精神矍鑠的中年走了進來。

「臣陶侃參見陛下!」

陶侃立時就要行大禮,被旁邊的皇帝司馬睿揮揮手給免了。

「陶卿,朕召你來,原本就是想讓你快馬加鞭去赴任的,怕離開的太久了,會有些生疏,但是,現在卻似乎又要回去了。。。」

作為司馬睿父子最信得過,又很有能力的人。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五胡之血時代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五胡之血時代 五胡之血時代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59章

98.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