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前途暗淡的反賊

第1章 前途暗淡的反賊

「軍侯又活了!!??」

「哎呀,詐屍了!」

「哎呀!眼皮動了,動了!」

「醒了醒了!四郎你可算是醒了!」

一陣陣嘈雜慌亂的話音傳入了大劉的耳中,大劉感到渾身上下都是一陣陣地劇烈痛疼,腦海中的意識也都是混沌不清。

他想要睜開眼睛,看看到底自己是怎麼了。

大劉忍著劇痛,勉強的微微睜開了眼睛,他只看到七八個腦袋圍在自己的臉前,眾人皆是慶幸和關切之情。

看到這些既熟悉又陌生的臉孔,大劉忍著劇烈的頭痛,微弱的說了一聲。

「這是哪裡,扶我起來~~~~」

話還沒有說完,更強烈的頭痛襲來,大劉就昏了過去。

~~~~~~~~~~~~~~~~~~~~~~~~~~

當大劉再次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變成了一個叫劉預的西晉時代的古人。

更加準確的說法是,變成了一個剛剛參加劉伯根叛亂的反賊,而且前途暗淡的反賊。

已經融合了兩世記憶劉預知道,對於這次發起於西晉青州東萊郡的劉伯根叛亂,《資治通鑒》上只有兩句短短的記載。

「(公元306年,西晉惠帝永興三年)三月,惤令劉柏根反,眾以萬數,自稱惤公。王彌帥家僮從之,柏根以彌為長史,彌從父弟桑為東中郎將。柏根寇臨淄,青州都督高密王略使劉暾將兵拒之;暾兵敗,奔洛陽,略走保聊城。王浚遣將討柏根,斬之。」

劉預悲哀的發現,他不再是那個守著圖書館的事業編製,將要安安穩穩度過一生的現代人了。

他已經完全捲入了這場失敗的叛亂,成了一名註定前途暗淡的反賊。

本來這個劉預完全沒有必要捲入這場叛亂。

劉預,字季興,是一名大晉王朝司馬家皇帝的子民,他生活在青州東萊郡惤(jian)縣,一個剛滿二十歲的青年。

他祖上是漢光武帝的哥哥齊武王劉縯(演),歷經漢、魏,等到了如今晉朝的時候,劉預家族的這一支劉氏因為幾次戰亂遷徙,已經是普普通通的寒門之家。

這支家族雖然是寒門,但卻是妥妥的「有產階級」,並不是那種吃不上飯的佃農貧戶。

劉預從小就有條件跟隨儒士讀書學經,長大後身長八尺魁梧彪悍,好騎射刀槍。

西晉時代,用清談論玄的方法來揚名天下高官厚祿,這是上等士族門閥的特權,像劉預這種寒門子弟,一般情況下,只能做一輩子上等士族的手下跟班。

所以劉預的理想就是遊俠四方,憑藉一身武藝揚名天下。

永興二年,劉預在家鄉惤縣城裡與人賭博,發生爭鬥,劉預一人赤手空拳打倒了十人,並且打死了一人,在整個惤縣城裡聲名大振。

辦理這個毆鬥案件的官員,就是惤縣令劉伯根。

劉伯根家族雖然不是頂級的世家門閥,但卻是頗有實力聲望的東萊郡的望族,是當年漢高帝劉邦的兒子齊王劉肥之後,劉預的這一支與他們可以算是已經隔了將近二十代的遠親了。

本來的劉預忐忑不安,覺得自己打死人,肯定不死也要脫層皮的。

哪想到結果卻是劇情反轉。

一番過堂對質,劉伯根對於劉預的勇猛強悍很是欣賞,至於死的那個賭徒,連寒門都夠不著邊兒的蒼頭黔首罷了。

劉伯根隨意的把這幾個原告判了個聚賭誣告的罪名,打了一頓鞭子攆了出去。

劉伯根做禮賢下士狀與劉預,和他序論宗族,魏晉時代的家譜記敘明晰,一頓比對下來,兩人竟然還是同輩,於是便兄弟相稱。

自此之後,劉預自覺領悟到了「士為知己者死」的真諦。

~~~~~~~~~~~~~~~~~~

第二年,也就是晉永興三年,三月。

因為司馬氏的八王之亂,整個中原大地戰亂頻繁,偏居青州角落裡的東萊郡湧入了大量逃難的流民。

惤縣令劉伯根原本就信奉天師道,很快就借著天師道的名號招納了大量流民和亡命徒,集結了一萬多人在惤縣扯旗造反了。

受到劉伯根共聚造反大業邀請的劉預,此時剛剛二十歲,劉預不顧兄長的勸阻,發誓要報答劉伯根的知遇之恩。

果斷的跨馬提槍,帶領著幾個要好的隨從摯友追隨劉伯根,加入到了造反這一很有前途的事業當中了。

劉伯根任命劉預為前曲軍侯,統領五百人作為前鋒。

在東萊郡另外一大豪強「飛豹」王彌率領宗族部曲投靠劉伯根后,劉伯根率軍東進攻打東萊郡治所黃縣,這一戰劉預就憑藉先登之功勇冠全軍。

第二戰,西進攻打曲成縣,劉預又率領十幾個騎兵,在城下突擊晉軍,斬殺敵主將曲成縣尉,又立下首功。

一時之間,劉預成為了東萊叛軍中的第一勇將、頭號猛男!

可惜刀箭無眼,好遠不長久。

叛軍隨後南下進攻當利縣,在攻城時劉預被守軍的毒箭射中,回到營中后就高燒昏迷了,劉伯根找來了眾多醫士都是束手無策,眼看著劉預就咽氣了。

就在此時,一個現代人的意識因為遭遇空難,破碎虛空的靈魂穿越千年趁著古人劉預虛弱完成了奪舍。

一個帶著現代人靈魂的武夫劉預復活了!

~~~~~~~~

三天後,當利縣府的一處偏院里,劉預躺在一張軟塌上懶懶的曬著太陽。

劉預現在已經是擁有兩世的記憶,身上的傷也已經基本痊癒。

忽然,一陣小跑的腳步聲傳來,僕人阿蒙從門外跑了進來。

「四郎,四郎,惤公可能要封你做大官了!」阿蒙一臉喜色。

「大官?什麼樣的大官?」

劉預聽了這個消息其實一點都不高興,因為他知道,劉伯根這是一艘破船啊。

根據劉預前世的記憶,西晉末年發生在青州的劉伯根之亂,大概只有半年就被鎮壓了,自稱惤公的劉伯根也被殺死在臨淄城下。

劉伯根手下的王彌、曹嶷等人率領殘部逃脫,跑到了半島東部的山裡當了土匪。

在如今的劉預看來,再跟著劉伯根繼續混下去是一條死路,不是跟著與劉伯根一樣死在臨淄,就是跟著王彌以後成為匈奴劉淵的走狗,成為禍亂中原製造永嘉之亂的劊子手。

就在劉預苦苦思索如何擺脫這悲催的命運的時候。

幾個佩劍戎裝的軍士走了進來。

「軍侯,小人奉惤公之命請軍侯去廳堂議事。」

領頭的一個小頭目恭恭敬敬的說道。

劉預本來就在東萊軍堪稱勇武第一人,軍中的士卒兵將都知道這是連下三城的劉伯根麾下第一勇將。

而且更令人震驚的是三天前的劉預本來已經毒發氣絕,身亡多時了,可後來竟然死而復生。

如今的東萊軍眾人都在傳言劉預是凶神惡煞的殺星降世,死了之後連冥府惡鬼都不敢收,又得了道陵老祖師照拂,才能再度還陽續命。

很快,在僕從的幫助下,劉預換好了衣服,跟隨劉伯根的衛兵前去。

劉預跟著他們就到了原本的縣令屬衙,等到了廳堂門外,還沒有進去,劉預就遠遠的聽到了裡面傳來了陣陣的眾人談笑聲。

「稟報惤公,前曲軍侯劉預到!」

劉伯根的衛兵在門口大聲的報上了名號。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五胡之血時代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五胡之血時代 五胡之血時代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章 前途暗淡的反賊

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