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大喜之日的變故(上)

第1章 大喜之日的變故(上)

「琳琅,今日大婚過後,你可就是母儀天下的皇后了,日後行事萬萬不可魯莽衝動,皇家的顏面也不容有損,你要知道如今對你的皇后之位虎視眈眈的也還大有人在。哎,你這個性子,其實為娘真心覺得你並不適合生活在高牆之中,那裡面的規矩太多了,一不留神就可能被人抓住把柄再丟了小命。」

上官夫人滿面愁容地看著自家那個穿著鳳冠霞帔光彩照人的女兒上官琳琅,不知為何在這大喜的日子裡,上官夫人非但沒感到一絲喜氣,反而心中隱隱惴惴不安,總覺得有哪裡不對勁,可是卻又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好了,娘你就放心吧,我又不是三歲的小孩,知道什麼能做,什麼不能做,我不會那麼輕易就讓人抓住錯處的,再說了我好歹還是三軍統帥,行軍打仗這些年你可曾見我出過差錯?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我武功高強,世間沒有幾人是我對手,要想對付我,他們還得掂量掂量自己夠不夠分量。」

上官琳琅走近上官夫人,拽著她的胳膊一邊撒嬌,一邊溫聲細語地安慰起她來,想著今日總算要嫁給自己的心上人--御龍國年輕有為的皇帝韓子夜,上官琳琅就興奮得無法自已。

「好了,夫人,我看你就是捨不得琳琅才會如此失態。皇宮又不是龍潭虎穴,再說了,韓子夜也曾經公開承諾過,他的皇后之位非我們的女兒莫屬。我們上官家為了保住他的皇位這些年可沒少出力,他斷然不會負了我們的女兒的,你且安心。」

鎮國將軍上官皓天本就是一介武夫,說話也是直來直去,一點都不知道拐彎,他當即就一拍胸脯,對著他那位多愁善感的夫人信誓旦旦地保證道。

「將軍你在外可要時刻注意自己的言行,陛下畢竟是一國之君,雖然他對我們多番禮遇,可是我們也不能逾越,怎可直呼其名呢?你們兩父女呀就是行軍打仗久了,一言一行都是粗鄙不堪,女兒也是被你教成這幅德行的,好好的女兒家非要那麼勇猛作甚?」

這麼一打岔上官夫人內心的憂慮倒是沖淡了不少,她逮著機會便開始數落起自家不省心的兩人來。上官琳琅跟上官皓天彼此對視了一眼,都無語地撇了撇嘴,然後裝出一副虛心受教的模樣來。

「夫人,老爺,小姐,皇上來了,正在前廳。」上官琳琅的奶娘徐氏突然一溜小跑來到了小姐的閨房,對著屋內的三人恭敬行禮道。

「哇哦,子夜哥哥來了,娘,我先過去見下子夜哥哥,待會再回來聽你念叨。」上官琳琅一聽說韓子夜來到了將軍府,便抓起長長的裙角就開始往前廳跑去,一眨眼功夫就沒了人影,那猴急的樣子看得上官夫人連連搖頭。

「你瞧瞧這就是你的好女兒,絲毫都不知矜持為何物,這都是你縱容的。她這哪裡有半點皇後端庄穩重的樣子,皇太后那關我都替她揪著心。」上官夫人見上官琳琅跑掉了,只好把槍口再次對住了上官皓天。

「好了,夫人,皇家也並非那麼不明事理,我們的女兒本就並非一般閨秀,如果她也是大門不出二門不邁,韓子夜怎麼會心儀她呢?這是她的優點,並非一無是處。我相信皇太後日后也能看得到我們琳琅的好的,她為人坦坦蕩蕩,待人也一片赤誠比那些一肚子壞水的丫頭可強了不止百倍。」

在鎮國將軍上官皓天的心裡自家的女兒那可是他的心肝寶貝,無論她如何特立獨行,將軍都只認為那是上官琳琅的真性情,因此他一再地在上官夫人面前給自家女兒說好話。

「對,對,對,就你女兒最好。」上官夫人懶得再跟自家這一根筋的夫君念叨,反正就算她把嘴說干,上官皓天也依舊站在琳琅那一邊就對了,這些年來這兩父女沒少在自己面前幫彼此打掩護。

「夫人你可冤枉為夫了,在我的心裡你還是第一位的,女兒再好也終歸要嫁人的。」上官皓天看自家夫人總算不再念叨他們兩父女了,便跟她開起了玩笑。

當上官家一片其樂融融的時候,韓子夜一人靜靜地站在前廳,不知心裡在琢磨些什麼。這位少年天子身上有一種強烈的孤寂感,彷彿要將旁人摒棄在自己的世界之外。

「子夜哥哥,你來了。」上官琳琅隔老遠就看到了背對她站立的韓子夜,她一邊跑一邊高興地沖著屋內之人喚道。

聽到這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聲音,韓子夜整個人突然僵硬了一下,他左右突然緊握成拳,好似在做著什麼艱難的決定,不一會兒他又把拳頭鬆開,自己又變成了往日那種雲淡風輕的樣子。

「琳琅,你來了,跑這麼快作甚?你瞧額頭上都出了一層薄汗。」韓子夜眼神寵溺地看著自己跟前一身火紅嫁衣的絕美女子。

「我想要趕快見到你啊,人家好想你,子夜哥哥,你會不會怪我不矜持啊,我娘方才還在數落我,沒個正形。子夜哥哥,你說日後你會討厭我嗎?」

上官琳琅毫不扭捏伸手就自然而然地抱住了眼前的韓子夜,然後一臉嚴肅地問起他來,被上官夫人念叨久了,她也有些害怕自己若不是韓子夜心儀的女子她該怎麼辦?她已經愛了韓子夜這麼些年了,早已習慣了他,她從未曾想過如果有一天自己無法與之相守她的世界會變成何種樣子。

「小傻瓜,你就是你,無須刻意學她人,如果哪天連你都成了矯揉造作的人,想必我更受不了。」韓子夜沉默了半晌,然後伸出手來揉了揉上官琳琅的秀髮,然後柔聲回道。

「我就說嘛,子夜哥哥才不是膚淺之人,怎麼可能嫌棄我呢?不過我們不是稍後就大婚了嗎?你怎麼這時候還跑來我們府上,若是按照我娘的說法,這是於理不合的。新娘新郎提早見面,怕是不吉利的啊。」

得到了韓子夜的保證,上官琳琅心裡就跟吃了蜜一樣甜,她轉念想起她娘在她耳邊念叨的那些話,突然秀眉一皺,然後就直截了當地問起了韓子夜。

韓子夜從來沒有想過,向來視禮法於無物的上官琳琅居然會在意禮數這樣的小事,他心中暗暗冷笑了一番,不過面上倒是依舊不顯,他並沒有就上官琳琅的這個問題作答,反而岔開話題問道「琳琅想不想去一個好玩的地方,那是子夜哥哥特意尋找給你的,你肯定會喜歡的。」

「子夜哥哥,大婚的時辰很快就要到了,不然我們先等拜完堂后再去行不行?」

其實上官琳琅一聽說有好玩的地方,早就動了心,可是一想起自家娘親耳提面命的那些話,她又有些躊躇不前,如果讓自家娘親知道她不顧大婚將至還跟著韓子夜到處亂跑,恐怕自己又要被念得滿頭包。

韓子夜的計劃里倒從未曾想過上官琳琅會斷然拒絕自己的提議,他眸內一抹幽光閃過,然後瞬速收斂了心神,彷彿這種異樣從未出現過。

「我倒是不知道原來琳琅這麼急著嫁給我啊,哈哈哈,既然如此,那就等我們大婚過後,我便帶你前去。記住這可是你我兩人之間的秘密,琳琅可不許透露給任何人,包括上官叔叔跟嬸嬸知道嗎?不然子夜哥哥可要不開心了。」韓子夜輕輕撫摸上官琳琅的秀髮,然後打起趣來。

「對呀,我日日夜夜心心念念都盼望著能有朝一日嫁給子夜哥哥為妻了,這個天底下我只想嫁給子夜哥哥一人而已,你就不要取笑我了。我保證我不會把我們之間的小秘密透露給任何人,我現在也很期待那個秘密所在了。」上官琳琅小臉紅紅地回答道。

上官琳琅突然的表白倒是讓韓子夜有些怔住了,他內心突然起了一絲波動,不過很快他就調整好了自己的狀態,他不允許自己動情,尤其是對這個手握重兵的三軍女統帥動心,上官琳琅的存在對他而言何嘗又不是一種侮辱。

既然她這麼想嫁給自己,韓子夜倒是可以好心成全她,誰讓這極有可能是上官琳琅的遺願了,因為他一定會送她下地獄的,他們兩人從一開始就沒有相親相愛的可能,唯有相殺的局面。這根刺在自己喉頭的刺,他一定會拔除的,一定會,就算了為了自己皇位的穩定,上官琳琅也一定要死。

「那子夜哥哥先回去準備大婚了,晚些時候再見,琳琅。」

說完,韓子夜便頭也不回地離開了,上官琳琅還沒來得及拉住他的衣袖就只看到韓子夜的背影離自己越來越遠,越來越遠。不知為何從來不知道多愁善感為何物的小人兒突然間內心有些惆悵,隱約覺得自己貌似要失去什麼珍貴的東西,她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韓子夜消失在自己的視線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冷情總裁的皇后悍妻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冷情總裁的皇后悍妻 冷情總裁的皇后悍妻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章 大喜之日的變故(上)

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