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3章 龍空見韓子夜

第1763章 龍空見韓子夜

洛靂先前也曾跟刑天提及過長孫冥羽的事,但當時刑天並沒有正面回應,眼下他跟韓子夜意外遇上,他的態度倒是出現了三百六十度的大轉彎,當即就主動追問起韓子夜來,可韓子夜同樣也不是省油的燈,就算他眼下跟刑天已經在合作了,也不代表他就完全不防備刑天。

韓子夜同樣沒有正面回應,只是給出了一個模稜兩可的答案,韓子夜說這話的時候,表情看上去顯得很是隱晦,他目光幽幽地看著距離自己不過兩步之遙的刑天,顯然也在觀察刑天的反應。

刑天面上倒是沒有顯露出任何端倪來,他只是眸光微微閃爍地打量著韓子夜,而後就再度語出驚人道,「在來通天涯之前,洛靂曾找過我,洛靂跟我說天蠶鏡破裂了,你難道不覺得此事有問題嗎?」

刑天當著韓子夜的面,又提到了天蠶鏡,說起天蠶鏡的時候,刑天的表情看上去顯得越發詭異。

一聽刑天這話,韓子夜好半晌都沒有接話,兩人之間的氣氛顯得很是詭異,就連空氣中都瀰漫著一股讓人頭皮發麻的不適感,就在這時,韓子夜的手機鈴聲有些突兀地響了起來,打斷了兩人的思緒,刑天黑眸精光乍現地瞥了韓子夜一眼,後者只是神色從容地說了一句『失陪』,而後就身法詭異一閃,不過眨眼功夫就從刑天面前消失了。

刑天眉心幾不可察地皺了皺,他耐著性子等著韓子夜,畢竟眼下他還有要緊的事,需要跟韓子夜商議。

讓我們再度將視線轉移到韓子夜這邊,打電話給韓子夜的不是旁人,正是符涯,韓子夜為了避免事情節外生枝,他只能刻意迴避刑天,畢竟刑天跟蚩尤關係密切,如果讓刑天知道他私底下跟符涯來往的話,恐怕也很容易讓刑天多想。

正是出於這樣的考量,所以韓子夜才不願意當著刑天的面,接聽符涯的電話。

韓子夜此刻心裡也有些七上八下,他也不太清楚,這會兒符涯到底是因為何事聯絡自己,不過韓子夜也沒有遲疑,很快他就直接劃過了接聽鍵。

韓子夜黑眸閃爍著銳利的寒芒,轉瞬即逝,他直接跟電話那端的符涯說道,「符涯,你找我?」

韓子夜話音剛落,電話對面就響起了符涯那有些急切的低沉嗓音,「長孫冥羽已經回來了,而且據說天蠶鏡也碎了,這件事情很是蹊蹺,我想跟你見面談,你現在有空嗎?要是有時間,就直接來吉祥街晴天酒吧,我會在那裡等你。」

符涯沒有兜圈子,他直接說出了自己的目的,就是希望韓子夜可以跟他見面談。

符涯所談之事恰好跟刑天說的事吻合了,韓子夜眉頭狠狠地皺了皺,漆黑如墨的眸子更是閃過了一抹銳利的寒芒,轉瞬即逝,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緩緩地吐出,左手用力地按捺著自己那生疼不已的眉心,黑眸之中的陰翳更是讓人無從忽視。

這會兒,韓子夜的表情倒是跟先前面對刑天時不一樣了,韓子夜腦海思維高速運轉,片刻的沉默過後,韓子夜就如此跟符涯說道,「我現在恐怕走不開,只能看看晚上了,不過符涯,就算事情真的已經演變到這樣的地步,你我見面也沒有任何意義,天蠶鏡本來就是幽冥神殿的鎮殿之寶,我們根本就無從干預,再說了,長孫冥羽遲早也會回魔城,你總不會不指望他出現吧?」

在權衡了一番利弊之後,韓子夜就跟電話對面的符涯說了這樣一番意味深長的話來,儘管韓子夜心裡也已經掀起了一陣驚濤駭浪,可他更加清楚,有些事情從來都不簡單,更不是他一人之力就可以解決的。

儘管韓子夜心裡同樣有些七上八下,可有時候有些事情同樣不是他能夠解決的,因此韓子夜只能讓自己保持冷靜,而且也希望符涯可以不要表現得太過……焦急。

韓子夜的想法倒是合理的,但這會兒符涯根本就冷靜不下來,他眉頭深鎖地看著雪白牆壁上的圓形掛鐘,略微思索了一下,而後就如此跟電話對面的韓子夜說道,「你能不能先將手邊的事情放一放?先跟我見面談談?」

符涯依舊希望韓子夜可以先來見自己,畢竟天蠶鏡碎裂的事情非同小可,符涯根本就沒辦法淡然處之。

一聽符涯這話,韓子夜的臉色也一變再變,黑眸之中的冷意更是讓人無從忽視,韓子夜想起刑天如今還在等他,所以他只能用力地咬了咬牙,而後就如此跟電話對面的符涯說道,「抱歉,符涯,我現在是真的走不開,晚些時候,我會再聯絡你,先這樣吧。」

撂下這話之後,韓子夜就直接掛斷了電話,他沒有再給符涯開口的機會,因為韓子夜心裡很清楚,一旦再跟符涯談,恐怕只會讓情況變得越來越複雜。

看著已經顯示通話結束字樣的手機,符涯心情也好不到哪裡去,眉頭更是快要打成死結了,他低啐了一句什麼,無人聽清,雖然符涯本想再聯絡韓子夜,但最終他還是改變了主意,沒有再致電給韓子夜,只是拿起自己的車鑰匙,而後就離開了家。

讓我們再度將視線轉移到韓子夜這邊,韓子夜再度出現的時候,卻沒看到刑天的身影,韓子夜神情很是疑惑,他環顧一眼四周,依舊沒發現刑天,韓子夜心中也充斥著N多待解的問題,最終韓子夜只好再拿出手機,聯絡刑天,訊號倒是通了,可刑天卻沒有接聽韓子夜電話。

刑天這樣的舉動越發讓韓子夜很是不解,但既然眼下他沒辦法聯絡上刑天,韓子夜轉念一想,最終就決定先去找符涯。

這麼一想,韓子夜便直接發了一條微信給符涯,但符涯同樣沒有第一時間回復韓子夜,韓子夜眉頭越發緊皺,他低聲呢喃了一句什麼,無人聽清,很快,韓子夜就直接撥打起符涯電話來,可人工女音卻提醒韓子夜,符涯此刻並不在服務區。

「符涯,你到底在搞什麼鬼?」

韓子夜表情很是陰鬱,整個人都都有些挫敗,誰讓符涯非要折騰出這些幺蛾子來呢?

因自己無法聯絡上符涯跟刑天,韓子夜不得不先離開通天涯,韓子夜直接回了自己的住處,可他剛進玄關,眉心就狠狠一擰,黑眸更是閃爍著銳利的寒芒,轉瞬即逝,因為韓子夜察覺到不同尋常的氣息,韓子夜掌心當即就幻化出一柄通體漆黑的長劍來,可韓子夜的動作還是慢了一步,因為頃刻間,他的脖間就已經橫了一把猩紅的長劍。

「龍空,是你。」

儘管韓子夜已經敗了,但他並沒有流露出任何懼色來,他只是目光泛冷地盯著出現在自己面前,表情看上去很是愜意的西裝男子,而後就直接說出了來人身份。

「嗯,我回來了,不過韓子夜你的實力明顯下降不少啊。」

說話間,龍空就將手中的血色長劍放下,而後就輕扯嘴角,退後兩步,目光幽幽地打量著已經將自己的佩劍收起的韓子夜,龍空話語之中的揶揄很是明顯,韓子夜不是沒有察覺,但他只是輕輕皺了皺眉頭,表情略顯無奈地掃了龍空一眼,而後就抬步朝著客廳走去。

龍空也趕緊將自己的佩劍收起,而後就跟在韓子夜身後,龍空跟韓子夜顯然是舊相識,從兩人相處的氛圍就可見一斑了。

「你想喝點什麼嗎?」

韓子夜直接追問起龍空來,彼時龍空已經選了靠窗的位置坐下,姿態很是慵懶。

韓子夜話音一落,龍空當即就搖頭道,「不用忙活了,我什麼都不要,我今日來找你,是為了什麼,你想必也清楚,我就不廢話了,你的答案究竟是什麼?」

龍空沒有顧左右而言他,他直接說明了自己此行來意,但他並沒有挑明,不過龍空相信憑藉自己跟韓子夜之間的默契,某人肯定明白了他的意思。

龍空的視線一直都落在韓子夜身上,顯然也在等韓子夜回答自己。

韓子夜眉頭輕輕地皺了皺,漆黑如墨的眸子閃過了一抹銳利的寒芒,轉瞬即逝,他動作優雅地坐下,想了想,而後就如此跟龍空說道,「我現在恐怕沒辦法脫身,所以這件事情只能往後壓了。」

一聽韓子夜這話,龍空黑眸一厲,他表情隱晦莫名地打量著韓子夜,腦海思維高速運轉,片刻的沉默過後,龍空再度跟韓子夜說道,「可你應該清楚,有些事情其實沒有你想的那麼簡單,而且我已經等了你很久了,韓子夜你該不會認為自己可以繼續硬撐一個月吧,如果你不能在限期內趕回去,到時候……」

儘管龍空說這話的時候,表情看上去依舊各種從容不迫,但從他那冷厲的眸子還是可以看出,其實此刻龍空心裡同樣沒底,而且他是真的在替韓子夜擔心,要不然龍空也不會一句招呼都不打,就提前來找韓子夜了。

龍空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緩緩地吐出,他沒有繼續往下說,但他的未盡之意,龍空相信韓子夜已經聽懂了。

韓子夜眉頭越發深鎖,他表情有些複雜地掃了龍空一眼,黑眸之中的陰翳更是讓人無從忽視,韓子夜抬步朝著落地窗走去,他背對著龍空而站,片刻的沉默過後,韓子夜就再度幽幽補充道,「我當然清楚自己到底在幹什麼,更加知道這樣做的後果是什麼,可龍空,你應該了解我,也應該懂我,我已經堅持了這麼久,總不能現在就放棄吧,如果那樣的話,我所有的努力就真的要付諸東流了,這些是我無法接受的,因此,你最好睜隻眼閉隻眼,不要讓我太難做……」

在面對龍空的時候,韓子夜絲毫都沒有隱藏自己的無措,同時也沒有隱藏自己的強勢,韓子夜當然明白龍空此番前來,不過是為了他好,也是為了提醒他留意時間。

可韓子夜不可能選在這個節骨眼離開魔城,他很清楚自己所面臨的到底是什麼處境,更加清楚自己一旦沒辦法趕在限期之內搞定一切,同樣會面臨不小的困境,可這些都沒辦法阻止韓子夜,因為在他心目之中,有些事情是他非做不可的。

既然已經有了這樣的心理覺悟,韓子夜當然不可能輕易放棄,但韓子夜心裡同樣清楚,龍空也不是一個會輕易妥協的人,所以韓子夜只能再度央求起龍空來了,就是希望龍空不要對他太上綱上線了。

對於韓子夜這樣的態度,其實龍空也沒有表露出任何類似驚詫的神情來,因為龍空跟韓子夜已經認識多年,他太了解韓子夜的個性跟為人了,他知道有些事情根本就沒有那麼簡單,他更加清楚以韓子夜對上官琳琳重視的程度,恐怕也不會輕易離開魔城。

儘管已經想通了這些彎彎繞繞,但龍空還是必須要將該有的流程都走完,思及於此,龍空就從沙發上起身,大長腿一邁,抬步朝著距離自己不過三步之遙的韓子夜走去,龍空站在韓子夜身旁,目光幽幽地打量著窗外那美輪美奐的景色,而後就薄唇輕啟道,「韓子夜,不是我非要為難你,也不是我不願意給你大開方便之門,而是因為這一次情況特殊,你如果不能在限期之內回去,我同樣也要遭受懲罰,因為我出來的時候,已經簽了軍令狀……」

龍空說這話的時候,嘴角揚起一抹淡淡的笑容,可笑容卻給人一種不小的壓力,可想而知,龍空這一次其實也承受著不小的壓力,要不然他也不會給韓子夜施加壓力了。

一聽龍空這話,韓子夜也很是驚詫,他眉頭深鎖地打量著笑容淺淺的龍空,眸光微微閃爍道,「老頭子對你都不放心嗎?居然還讓你簽軍令狀?」

很顯然,韓子夜也沒想到龍空是以這樣的狀態重返皇城的,他對龍空也有些愧疚了,畢竟如果不是他一意孤行,說不定龍空也不需要承受這樣的壓力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冷情總裁的皇后悍妻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冷情總裁的皇后悍妻 冷情總裁的皇后悍妻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763章 龍空見韓子夜

99.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