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0章 跟蚩尤產生爭議的刑天 蚩疆到訪九黎之都

第1760章 跟蚩尤產生爭議的刑天 蚩疆到訪九黎之都

刑天曾經設想過各種可能,卻唯獨沒想到會是匿名包裹,他眉頭狠狠地皺了皺,漆黑如墨的眸子閃過了一抹銳利的寒芒,轉瞬即逝,刑天一臉震驚地看著表情很是詭異的蚩尤,整個人都有些不好了。

「是不是覺得很意外?居然連我都不知道,嗯?」

斜倚著沙發,坐姿很是慵懶的蚩尤,輕扯薄唇笑了笑,而後再度開口,追問起神色隱晦莫名的刑天來,蚩尤的出聲打斷了刑天的出神,刑天黑眸精光乍現,他對著刑天點頭道,「的確挺驚訝,匿名包裹怎麼可能會送到我們九黎之都這邊,而且你還任何線索都追查不到。」

刑天不可能不覺得奇怪,畢竟此事無論怎麼想,都讓人覺得很是古怪。

正所謂事出反常必有妖,在刑天看來,九黎之都可是蚩尤的地盤,如果連蚩尤都搞不清楚,或許問題就真的大條了。

如今魔城的局面本來就很是複雜,倘若再裹挾這些,其實只會讓局勢變得越發糟糕。

就在刑天思緒百轉千回的時候,耳邊響起了蚩尤那似笑非笑的低沉嗓音,只見蚩尤手指有一下,沒一下地叩擊著沙發扶手,黑眸之中的陰翳更是讓人無從忽視,他的表情看上去顯得很是古怪,不過蚩尤再度主動爆了另一個驚天內幕。

「刑天,我覺得三大創世神應該產生了不小的分歧,而且分歧雙方極有可能是伏羲跟女媧,盤古的態度暫時不好確定,倘若盤古站在女媧一邊,那麼之後伏羲恐怕會跟他們分道揚鑣,倘若盤古選擇支持伏羲的話,那麼女媧估計就要輸了。」

蚩尤並沒有正面回應楠木盒的事,而是突然將話題轉移到三大創世神身上,而且在提及三大創世神的時候,蚩尤的表情看上去顯得很是凝重,黑眸之中的陰翳更是讓人有些後背生寒,甚至不敢跟他對視。

刑天一開始也有些雲里霧裡,他皺著眉頭,表情狐疑地打量著蚩尤,嗓音低沉道,「你這個消息又是從何而來,為什麼會覺得三大創世神之間有矛盾,蚩尤我不太明白?」

刑天也沒有刻意隱瞞,正是因為他琢磨不透,索性就將問題再度拋給了蚩尤,就是希望自己可以從蚩尤這裡,弄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

刑天的視線一直都落在蚩尤什麼,他明顯還在等著蚩尤給他釋疑解惑,可就在這時候,蚩尤的手機鈴聲有些突兀地響了起來,打斷了兩人的思緒,刑天眉心幾不可察地皺了皺,不過他並沒有再出聲,只不過視線還是牢牢地鎖定在蚩尤身上。

蚩尤從口袋裡掏出手機,定睛一看,來電顯示居然是蚩疆,這個時候蚩疆突然打電話給自己,其實也打了蚩尤一個措手不及,儘管蚩尤心裡也充斥著N多待解的問題,但他並沒有不接蚩疆的電話,因為對蚩尤來說,他同樣也想知道蚩疆這會兒找自己,究竟是為了什麼。

「蚩疆的電話。」

蚩尤並沒有刻意隱瞞刑天,他微微抬眸,目光淡淡地瞥了神色很是疑惑的刑天一眼,而後就直接說出了蚩疆名字。

聽到蚩疆名字的時候,刑天其實也有些疑惑不解,從他那頻頻皺起的眉頭就可見一斑了,但他並沒有選在這個時候,打破砂鍋問到底,只是安安靜靜地打量著蚩尤,顯然也在等蚩尤跟蚩疆通話,而後才能知道蚩疆聯絡蚩尤到底是出於什麼原因……

蚩尤也沒有再遲疑,他直接劃過接聽鍵,而後就跟電話對面的蚩疆說道,「蚩疆,你回魔城了嗎?」

蚩尤所問的第一個問題,就是這個,畢竟蚩疆也許久沒露面了,更別提會給蚩尤打電話。

就在蚩尤思緒百轉千回的時候,耳邊響起了蚩疆的清冷話語,「對,我已經回來了,我想跟你見一面,不知道你有沒有時間?」

蚩疆也沒有顧左右而言他,而是直接說起了自己來電的真實意圖,一聽蚩疆這話,蚩尤黑眸閃爍著銳利的寒芒,轉瞬即逝,他稍微沉默了一下,而後就如此跟電話對面的蚩疆說道,「我如今就在九黎之都,你要是有空,現在過來都行,正好刑天也在。」

蚩尤並沒有拒絕蚩疆,說這話的時候,他還抬頭看了一眼站在兩步之外的刑天。

蚩尤讓蚩疆立刻過來,就是希望三人可以一起見個面。

蚩尤這話讓刑天眉心輕輕地皺了皺,俊臉表情看上去也有些不太自在,因為上一次,其實蚩疆跟刑天之間也發生過一些不愉快,兩人甚至狠狠地吵了一架,就算當時有蚩尤勸架,但還是給彼此留下了不太好的印象。

可這會兒,蚩尤卻特意讓蚩疆來九黎之都,而且告訴蚩疆,刑天也在,估計也是想要讓兩人握手言和吧,就在刑天思緒百轉千回的時候,耳邊再度響起了蚩尤得低笑聲,他如此跟電話那端的蚩疆說道,「行了,這些你就不需要操心了,你直接過來就好,我跟刑天會等你。」

說完這話,蚩尤就直接掛斷了蚩疆的電話,蚩尤貌似因為蚩疆的電話,整個人心情有所好轉,至少不像先前那麼焦躁了,至於原因,刑天也不清楚,只是覺得某人表現得有些不太一樣。

很快,蚩尤就將手機丟到一旁,而後就如此跟表情很是疑惑不解的刑天說道,「蚩疆已經回魔城了,他說自己無意間發現了北歐神庭的秘密,想過來跟我們談談,不過他心裡也有些顧慮,嗯,沒錯,就是你想的那樣,跟你有關係,不過我讓他不用有心理包袱,大家都是朋友,沒必要為了先前的事情耿耿於懷,刑天,你就當給我一個面子,不要跟蚩疆計較了,好嗎?」

蚩尤直接將自己所了解的情況,都說給蚩疆聽,說起此事的時候,蚩尤薄唇含笑,黑眸之中的揶揄看上去也很是明顯,面對這樣的蚩尤,刑天當即就狠狠地皺了皺眉頭,表情看上去還是有些不太自在,他冷哼了一聲,而後沒好氣道,「我才不是那種小家子氣的人,不至於為了那些細枝末節的事,記恨蚩疆,他要來就來,我也不至於不顧大局,你沒必要拿此事嘲笑我……」

一聽刑天這話,蚩尤當即就笑著搖頭道,「你誤會我了,我哪裡敢嘲笑你,算了,這件事情就此翻篇吧,你先把楠木盒收起來,等下蚩疆來了,讓他看到,我怕他會多想。」

蚩尤的表情看上去顯得很是詭異,他的視線再度落在楠木盒上面,讓刑天先把楠木盒收好,一聽蚩尤這話,刑天當即就皺眉道,「我以為你會想讓蚩疆知道這件事,沒想到,你居然還防著他,他好歹也是如今的魔族之主,你真的不需要他出面嗎?」

很顯然,刑天也有些驚訝,畢竟他以為蚩尤之所以答應讓蚩疆來九黎之都,就是跟這個楠木盒裡面的東西有關,卻沒有想到,蚩尤壓根就不打算將此事透露給蚩疆。

刑天這會兒也有些看不透自己面前的蚩尤了,刑天的視線一直都落在蚩尤身上,顯然也在等蚩尤正面回應自己的問題。

不過這一次,蚩尤卻沒有正式回應,只是表情略顯高深莫測地打量著刑天,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誰也不知道這一刻,蚩尤到底在權衡著什麼,更加不知道他究竟有什麼計劃。

不過好在刑天已經適應了這樣的蚩尤,所以他也不會覺得蚩尤是因為不信任自己,這才選擇隱瞞的。

就在刑天思緒百轉千回的時候,蚩尤已經從沙發上起身,他目光幽幽地盯著刑天,微微勾了勾薄唇,嘴角揚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可笑意卻沒有抵達眸底。

很快,蚩尤就如此跟刑天說道,「刑天,我不讓蚩疆知道此事,其實是為了魔族好,你應該知道眼下地擎宗陷入了新一輪的麻煩,但其實地擎宗之所以會面臨這樣的處境,在很大程度上,其實跟侯卿有關係,如果侯卿不是非要跟上官琳琅扯到一塊兒,也不至於讓地擎宗面臨這樣的麻煩了,可侯卿就是一頭倔驢,他個性太強硬了,也不願意改變自己,所以最終只能面臨這樣的局面,不過侯卿除了是地擎宗的宗主,同時也是冥煞四大老祖之一,這一層關係,也有助於地擎宗脫困,只不過尚且需要一點時間罷了,這個時候,地擎宗算是正面吸引了火力,也就給我們創造了機會跟時間,先前魔靈族的事可沒有那麼容易翻篇,如今又有了楠木盒裡面的證據,我就不相信,我沒辦法給太薇伸張正義,有些人以為我們魔族就是可以讓人揉圓搓扁的,他們未免也太小瞧我們了。」

在沉默了一會兒之後,蚩尤就當著刑天的面,直接說出了這樣一番意有所指的話來,而且還直接提到了地擎宗跟冥煞,在蚩尤看來,侯卿其實是在替上官琳琅強出頭,更是為了上官琳琅才讓地擎宗正面迎接了來自三大創世神的火力,可同樣也因為侯卿的雙重身份,所以地擎宗到現在也只是面臨了不小的麻煩,卻沒有真正出現太大的危機。

既然蚩尤可以想到這一層,沒道理作為地擎宗宗主的侯卿卻不清楚,恐怕當初侯卿之所以選擇正面迎戰,說不定也是權衡過這些利弊,這才決定挺身而出的吧。

蚩尤這話一出,刑天眉頭就狠狠地皺了皺,漆黑如墨的眸子更是閃過了一抹銳利的寒芒,轉瞬即逝,刑天沒有第一時間就接蚩尤的話茬,因為對蚩尤來說,有些事情遠遠沒有他想象的那麼簡單,更甚者,刑天同樣覺得事情有些詭異。

刑天目光幽幽地打量著蚩尤,腦海思維高速運轉,片刻的沉默過後,刑天就如此跟蚩尤說道,「我從來都不知道,原來事情還可以跟著變得這麼複雜,更加沒想到,你居然暗中在調查此事,蚩尤,看來你同樣也隱瞞了我一些東西,先前你可從來都沒有說過……」

刑天其實也不想跟蚩尤起衝突,但這會兒,刑天還是有些忍不住了,因為今日蚩尤的行為在刑天眼裡,同樣代表著不合理,既然不合理,刑天也就不可能繼續選擇隱忍了。

面對咄咄逼人的刑天,蚩尤並沒有表露出任何類似不悅的表情來,他只是目光幽幽地盯著神色幾分冰凍的刑天,而後就再度輕啟薄唇道,「刑天,你可能誤會我了,我不會非要刻意隱瞞,也不是不信任你,我也是這兩日才想通這些關鍵,加上今日看到這個匿名包裹,這才將地擎宗的事跟上官琳琅的事結合在一起,最終倒推才得出了這樣的結論,而且我本來就打算把這些事情都跟你明說,你是我最為信任的人,是自己人,我怎麼可能會防備你呢?」

蚩尤表情很是認真地打量著刑天,而後就當著刑天的面,說了這樣一番話。

蚩尤的眼神沒有絲毫的閃躲,沒有半點弄虛作假,他神色坦蕩地迎著刑天的表情,顯然是在等刑天回應自己,蚩尤可不希望因為這些事就讓刑天開始對他不滿,甚至覺得自己一直在防範他,那樣反倒會讓蚩尤有些頭大……

刑天並沒有第一時間正面回應蚩尤,他目光幽幽地打量著蚩尤,黑眸精光乍現,就在這時,兩人都察覺到來自於蚩疆的氣息,所以當即就調整好各自的表情,刑天也沒有再表露出任何對蚩尤的不滿,只是抱著膀子,安安靜靜地站在一旁,顯然也在等蚩疆……粉墨登場。

很快,蚩疆就身法詭異一閃,而後出現在蚩尤跟刑天兩人面前,蚩疆的視線掃過蚩尤跟刑天,主動跟兩人打起招呼來。

蚩尤跟刑天都有回應蚩疆,蚩疆也沒有發現任何不對勁的地方,他抬步朝著靠窗的單人沙發椅走去,動作優雅地坐下,而後就直接開門見山道,「琉璃閣那邊發現了火神洛基的令牌,這件事情眼下已經鬧得沸沸揚揚,你們兩人應該都聽說了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冷情總裁的皇后悍妻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冷情總裁的皇后悍妻 冷情總裁的皇后悍妻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760章 跟蚩尤產生爭議的刑天 蚩疆到訪九黎之都

99.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