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1章 符涯聯絡侯卿

第1751章 符涯聯絡侯卿

侯卿一看復萌居然一臉呆愣地看著自己,眉頭也跟著狠狠地皺了皺,漆黑如墨的眸子更是閃過了一抹銳利的寒芒,轉瞬即逝,他臉色不善地瞪著復萌,語調微微拔高道,「復萌,我的話你究竟聽到沒有?」

侯卿的出聲打斷了復萌的出神,復萌總算醒過神來,高大的身軀更是難以抑制地抖了抖,他一臉忐忑地打量著侯卿,而後就各種小心翼翼道,「宗主,葬月弓也許,大概,可能不見了。」

明明這話很簡短,也很簡單,可復萌卻覺得自己已經用盡了所有的力氣,而且他越說越小聲,如果面前有一堆沙子,相信我,復萌一定會將自己的腦袋埋進沙子裡面的。

復萌這話一出,侯卿臉色當即就變了,周身更是被駭人的冷意縈繞著,明顯是一副不好招惹的模樣。

復萌一看侯卿這樣,壓力更是驟然增大了不少,他一臉驚恐地看著面色越發陰沉的侯卿,而後磕磕巴巴道,「宗,宗主,屬下也不清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屬下這幾日一直都在忙活著議事堂的事,真的絲毫都不曾懈怠過,可……可我今天清晨去藏寶閣查看的時候,卻沒見到葬月弓,我本來想著等您回來,再跟您彙報此事。」

原本復萌還各種困頓,可這會兒被侯卿這麼一嚇,復萌原先的疲憊就一掃而空了,他忙不迭地向侯卿解釋,就是希望侯卿不要無緣無故地遷怒自己。

復萌此刻心中的怨念也不小,要知道他這段日子也算是吃了不少的苦頭,原本以為侯卿回來,他就能跟著輕鬆一點,誰曾想到,侯卿一回來,第一件事問的就是葬月弓的事,愣是讓復萌,連個腹稿都沒時間打,復萌不免也有些痛苦,但他還是強行打起精神來,再度跟侯卿解釋,就是希望侯卿不要責怪自己。

復萌各種心有惴惴的時候,侯卿眸光淡淡地瞥了他一眼,而後就抬步朝著主位走去,當侯卿跟復萌之間的距離漸漸變遠時,復萌頓時覺得空氣貌似沒有先前那麼稀薄了,可他還是一如既往地緊張。

不過復萌還是趕緊轉過身,畢恭畢敬地朝著侯卿站著,腦袋更是垂得低低的,整個人看上去都顯得格外謹慎,那架勢彷彿生怕自己又再度招惹了侯卿似的。

侯卿不是沒有察覺到復萌的緊張情緒,可他還是不斷地剋制著自己的情緒,侯卿手指輕輕叩擊著椅子扶手,眉眼之間的冷意卻讓人無從忽視,片刻的沉默過後,侯卿就薄唇輕啟,如此跟心裡七上八下的復萌說道,「你是說你今日清晨才發現葬月弓不見的?」

侯卿說話的語氣已經平靜了很多,臉色看上去也沒有之前那麼難看了,似乎情緒有所平復。

侯卿明顯對此事更為在意,要不然也不會再度追問起複萌來,侯卿這話一出,復萌當即就點頭道,「對,就是今天清晨發現的。」

復萌點頭如搗蒜,一再向侯卿保證,他沒有胡說八道。

一聽復萌這話,侯卿眉頭越發深鎖,他從口袋裡掏出手機,翻閱起通訊錄來,顯然是想要找誰的號碼,復萌自然也知道此事非同小可,所以更加不敢出聲,唯恐會幹擾了侯卿的思緒,不過這會兒,其實復萌腦海里也充斥著N多待解的問題,他完全不知道事情到底是哪一個環節出了問題,為什麼好端端地葬月弓就不見了呢?

就在復萌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侯卿突然將手機擱在一旁的方桌上,鷹隼如炬地盯著距離自己不過四步之遙的復萌,突然話鋒一轉道,「蒙放這段日子可曾回來過?」

侯卿突然話鋒一轉,當著復萌的面,將話題轉移到蒙放身上,說起蒙放的時候,侯卿的表情看上去越發嚴肅,顯然是在權衡著什麼。

猛不丁地從自家宗主口中聽到了蒙放的名字,其實復萌也有些疑惑不解,他伸手撓了撓頭,略微思索了一下,而後就如此跟侯卿說道,「宗主,屬下也好些日子沒見過蒙放了,他根本就不曾回來過。」

復萌先是當著侯卿的面,說了這樣一句,而後就再度幽幽補充道,「對,我確定他沒有回來過。」

說這話的時候,復萌看上去很是篤定,顯然是言之鑿鑿了。

復萌這些天都沒有離開過地擎宗,他相信一旦蒙放出現過,自己斷然不可能任何感覺都沒有,這麼一想,復萌便斬釘截鐵地回復起侯卿來。

此刻,復萌也很是納悶,不知道侯卿為什麼突然追問起蒙放來,作為侯卿的徒弟,復萌不可能不了解自家宗主,一旦事情真的跟蒙放沒有絲毫關係,想必這個時候,侯卿也不會再追問這些。

就在復萌各種頭腦風暴的時候,耳邊再度響起了侯卿的清冷嗓音。

「看來蒙放這次採用了障眼法,這才將你給忽悠了。」

侯卿說完這話,就站起身來,他目光幽深如古井寒潭般地打量了臉色一變再變的復萌一眼,而後就大長腿一邁,徑直朝著議事廳的房門走去,顯然是打算離開。

儘管復萌不知道侯卿何以篤定葬月弓的事情就跟蒙放有關,他還是趕緊抬步跟上,各種小心翼翼地追問起侯卿來,「宗主,難道真的是蒙放拿走了葬月弓嗎?可他為什麼要這樣做,而且他到底,到底採用了什麼障眼法,我~我是真的一點異樣都沒有察覺到。」

復萌這會兒腦海里也充斥著不少的問題,不管怎麼想,他都覺得這件事情不對勁,為了搞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復萌不得不再度追問起侯卿來。

雖說復萌還是有些憷侯卿,但為了追尋真相,復萌也只能不斷地給自己重新做牢不可破的心理建設了。

復萌這話一出,侯卿眉頭輕輕地皺了皺,漆黑如墨的眸子更是閃過了一抹銳利的寒芒,轉瞬即逝,侯卿扭頭看了復萌一眼,後者當即就心頭一凜,不過復萌向來臉皮也比較厚,立刻就沖著自家宗主笑了笑,儘管笑容看上去顯得太不自然,表情也尤為僵硬,可復萌還是硬著頭皮,迎著侯卿的視線。

好在侯卿很快就將自己的視線轉移開了,他繼續目不斜視地朝著長廊盡頭走去,復萌則是不遠不近地跟在侯卿身後,畢竟他家宗主都回來了,自己總不能不陪在身旁吧,更何況這會兒復萌也還有好多事情要向自家宗主彙報。

兩人一前一後地走著,最終兩人都來到了藏寶閣。

侯卿突然停下腳步,復萌也跟著停了下來,他表情很是疑惑地打量著侯卿那張完美的側臉,思緒翻湧,片刻之後,侯卿就如此跟身旁的復萌說道,「你留在這裡,我叫你,你再進來。」

侯卿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緩緩地吐出,而後就如此叮囑起複萌來,儘管復萌也不知道侯卿為什麼會做出這樣的決定,但他還是對著侯卿點了點頭,而後表情很是誠懇道,「好。」

侯卿表情幽深如古井寒潭般地掃了復萌一眼,黑眸精光乍現,誰也不知道這會兒侯卿到底在琢磨什麼,復萌也有些百思不得其解,不過很快,侯卿就抬步走進了藏寶閣,而後當著復萌的面,將藏寶閣那扇厚重的硃紅色大門關了起來,房門關緊的那一剎那,復萌的視線也被遮蔽起來。

復萌低垂著腦袋,看了一眼自家腳下,而後踢踏了一下,此刻復萌也不知道自家宗主葫蘆里賣的到底是什麼葯,為什麼突然做出了這樣的決定。

讓我們再度將視線轉移到了侯卿這邊,侯卿進入藏寶閣之後,就直接朝著南翼走去,很顯然,他的目的很是明確,侯卿俊臉格外緊繃,表情看上去也顯得很是詭異。

就在這時,候卿身上的手機突然震動起來,侯卿黑眸精光乍現,他立刻停下腳步,將手機從口袋裡面掏出來,定睛一看,聯絡他的不是旁人,正是符涯。

侯卿黑眸閃爍著銳利的寒芒,轉瞬即逝,他起初是打算直接掛掉電話,可最終他還是改變了主意,侯卿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緩緩地吐出,而後就直接劃過手機接聽鍵,不過侯卿卻沒有第一時間開口,只是等著電話對面的人開口。

好在符涯並沒有跟侯卿比拼耐力,他直接開門見山道,「侯卿,你現在在哪裡?我想見你。」

符涯也沒有浪費任何時間,他表情很是隱晦莫名地打量著虛空某處,直接將自己的來電之意都說給電話對面的侯卿聽。

一聽符涯這話,侯卿當即就眉頭輕皺道,「我現在恐怕沒時間見你。」

侯卿沒有絲毫的遲疑,直接將自己的心裡話說了出來,表情看上去也顯得很是詭異。

侯卿話音一落,符涯臉色就跟著一變再變,漆黑如墨的眸子更是閃過了一抹銳利的寒芒,轉瞬即逝,儘管符涯心情很是不悅,但他還是在竭盡全力地剋制著自己的情緒,並沒有選在這個節骨眼上跟侯卿起任何正面衝突。

很快,符涯就再度跟侯卿說道,「那你什麼時候有空,我也可以去找你,侯卿,我想跟你談談,我希望你可以抽點時間給我。」

符涯再度強調了自己的意願,畢竟這件事情對符涯來說真的很重要。

一聽符涯這話,侯卿黑眸精光乍現道,「如果你是為了小祭司的事情而來,那麼我只能跟你說抱歉了,我雖然跟她有過一面之緣,但我並不了解任何內幕,所以我也愛莫能助。」

侯卿並不是傻子,他自然也能夠猜到,符涯到底是因為什麼原因,這才選擇聯絡自己的。

為了避免麻煩,而且侯卿也不算是說假話,他索性將問題都攤開,直接跟電話對面的符涯說了這樣一番話,而且還主動提到了小祭司,不過說起小祭司的時候,侯卿的表情看上去也顯得很是詭異。

侯卿這話一出,符涯臉色也跟著一變再變,黑眸之中的陰翳更是讓人無從忽視,連帶著捏著手機的手更是寸寸收緊,不過符涯還是在竭盡全力剋制著自己的情緒,因為他知道有些事情沒有那麼簡單。

在給自己做好了各種牢不可破的心理建設之後,符涯如此跟侯卿說道,「上次我給般若打過電話,我也從般若那裡知道你在博物館見到小祭司的事,這件事情的確對我來說尤為重要,所以我也確實想跟你見面,但這次我約你卻不擔當只是為了打探小祭司的下落,更是為了冥府十九層的事,我想那個地方你應該不陌生才對,當年上官琳琅也是被關押在那裡……」

符涯突然跟侯卿提到了上官琳琅,而且還特別cue到了冥府十九層,本來侯卿都打算直接找個借口,而後就打發掉符涯,卻沒想到符涯突然跟自己提到了上官琳琅。

侯卿思緒翻湧,眉頭更是狠狠地皺了皺,漆黑如墨的眸子閃過了一抹銳利的寒芒,轉瞬即逝,他眸光幽幽地看著南翼,而後就輕啟薄唇道,「符涯,你到底想說什麼?」

侯卿是一個直爽的人,他也不願意再浪費任何時間,索性開門見山地追問起侯卿來,為的就是搞清楚某些事情的來龍去脈。

侯卿話音一落,符涯當即就表情高深莫測地笑了起來,他抬步朝著落地窗走去,目光幽幽地打量著窗外那美輪美奐的景色,腦海思維高速運轉,片刻的遲疑之後,侯卿耳邊就響起了符涯的清冷嗓音,符涯是如此跟侯卿說的,「兩天前,我收到可靠的情報,冥府十九層也許在月底的時候,就會將對外通道關閉起來,上官琳琅曾經待過那裡,那個地方到底凶不兇險,就算我不說,你們也心知肚明,我只是想奉勸你一句,倘若你對冥府十九層有別的想法,最好趕通道關閉之前,不然的話,估計就只能望洋興嘆了……」

符涯沒有再顧左右而言他,而是直接開門見山地說出了自己的心裡話,符涯說這話的時候,表情看上去尤為嚴肅……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冷情總裁的皇后悍妻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冷情總裁的皇后悍妻 冷情總裁的皇后悍妻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751章 符涯聯絡侯卿

9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