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9章 讓般若疑惑不解的神秘人 談及上官琳琅為哪般

第1749章 讓般若疑惑不解的神秘人 談及上官琳琅為哪般

儘管般若也在竭盡全力剋制著自己,可他那微微顫抖的身體還是泄露了他心中的不安跟緊張,般若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緩緩地吐出,而後就抬步朝著正前方走去。

儘管密道一直在變窄,可其實那只是一種視覺上的錯覺罷了,反正般若並沒有受到任何負面影響,般若儘管還是心有惴惴,但他面上卻沒有表露出任何端倪來。

眼看著般若就要拐入一個彎道,就在這時,一道鬼魅的身影,突然閃出,直接擋住了般若的去路,般若起初也被狠狠地嚇了一跳,不過很快他就穩住了自己,而且手中也幻化出自己的武器來,畢竟在冥府十九層,真的是什麼事情都可能發生,般若也不希望自己出師未捷身先死。

來人身穿一襲黑色的兜帽衫,脖間還圍著一條暗色系的圍巾,圍巾幾乎將大半張臉都遮蔽了,而且臉上還戴著一副墨鏡,從頭到腳算是『武裝』得嚴嚴實實了,想要分辨出他的容貌,估計難度真的不小。

冥煞之主般若眉頭都快要打成死結了,黑眸之中的陰翳更是讓人無從忽視,不過般若還是不敢掉以輕心,畢竟面前的人,一看就不是什麼善茬,方才般若不是沒有試著感應來人的氣息,就是想知道到底是不是熟人,可惜的是,般若還是不能認出來人來。

這樣的發現其實一度也讓般若有些鬱悶,般若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緩緩地吐出,他將手中那柄通體晶瑩剔透的長劍牢牢地握在手裡,目光看上去很是凌厲,般若一臉戒備地盯著站在暗處,並沒有再上前的來人一眼,而後嗓音清冷道,「閣下到底是誰?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般若此刻心裡同樣也充斥著N多待解的問題,為了儘快搞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般若不得不直接開門見山地『請教』起來人來。

儘管這會兒般若心裡同樣不確定,某人到底會不會正面回應自己的問題,般若深呼吸了兩三次,黑眸精光乍現,他的視線一直都落在那個將自己包裹得太過於嚴實的黑衣人身上,顯然也在等來人給自己釋疑解惑。

般若話音一落,來人身形依舊未動,那架勢彷彿他不過就是一個沒有生命力的雕塑似的,如果不是方才般若曾親眼看到某人閃身而出,恐怕他也會誤以為面前的人根本就是木偶一類的存在。

般若鷹隼如炬地盯著那個黑衣人,掌心都已經沁出了一層細細密密的汗液,表情看上去更是有些詭異,般若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緩緩地吐出,黑眸之中的陰翳更是讓人無從忽視。

「這裡也沒有旁人,你又何必故弄玄虛呢?不如直接告訴我,你到底是誰?」

般若嘗試著讓自己冷靜下來,而後再度追問起黑衣人來,般若也不喜歡讓自己處於什麼都不知道的茫然狀態。

般若話音一落,這一次,黑衣人倒是沒有再保持沉默,他微微抬了抬頭,動作看上去顯得有些機械,反正落在般若眼裡,也讓冥煞之主心中的詭異感更甚了。

般若不斷地搜刮著自己的腦海,就是想要將面前的人跟自己印象的熟人對號入座,可效果卻不怎麼明顯。

就在般若思緒百轉千回的時候,耳畔終於傳來了一道沙啞低沉的嗓音,「這裡不是你該來的地方,速速離開。」

來人說這話的時候,儘管沒有帶上任何個人情緒,也不算嚴厲,但般若還是從黑衣人口中聽出了警告之意,般若心下一沉,臉色也跟著變了又變,握著長劍的手更是寸寸收緊,儘管般若知道冥府十九層很是兇險,可般若卻不能選在這個時候離開,他心裡很清楚,這一次,他到底是沖著什麼目的而來,倘若這個時候就打道回府,豈不是前功盡棄。

而且只要一想起地擎宗跟侯卿眼下所面臨的處境,般若更加沒有理由讓自己後退一步,就算他知道眼前的人不好對付,就算他知道冥府十九層危險非常,就算他知道自己可能不是某人的對手,但般若也不可能連嘗試都沒有嘗試一下,就直接選擇……落荒而逃。

這可不是般若的個性。

般若在給自己做了牢不可破的心理建設之後,就用劍指著那個依舊沒有將道路讓出來的神秘人,語調低沉道,「抱歉,我不能離開。」

般若也沒有跟神秘人說任何廢話,他只是將自己的態度表明了,而且冥煞之主也已經做好了迎戰的準備,無論如何,今日他都不能退就對了。

就在般若打算跟神秘人直接打一架,用勝負來決定去留的時候,那個黑衣人突然低低地笑了起來,聲音跟先前有所變化,般若黑眸之中的疑惑更加明顯,眉頭都快要打成死結了。

雖說般若也很想直接追問某人,但他還是強忍著內心的疑惑,並沒有選在這個節骨眼上,打破沙鍋問到底,般若很清楚,自己此行目的到底是什麼,而且如果可以選擇,他也不是很想跟這個來歷成迷的傢伙正面杠。

不過般若覺得和平解決的可能性貌似微乎其微,但為了避免衝突加劇,般若只能靜觀其變了,反正般若也不會主動動手,就是為了避免刺激對面那個神秘人。

就在般若各種權衡的時候,耳畔再度響起了黑衣人那有些尖銳的嗓音,「冥煞之主,看來你是不見棺材不掉淚,這個地方已經很久沒有生人的氣息了,今日卻一連來了兩位,前面那個已經受到了應得的懲罰,你難道不好好考慮一下,離開此地,以避災禍嗎?」

黑衣人突然直接點明了般若的身份,而且還主動當著般若的面,提到了另一個已經撲街的闖入者,黑衣人說這話的時候,嗓音聽上去很是嘲諷,反正也讓般若心裡有些不太舒坦,但般若還是在竭盡全力剋制著自己的情緒,並沒有表露出任何端倪來。

儘管般若心裡其實已經打翻了五味瓶,越想越覺得事情不對勁,尤其是被黑衣人提及的某個同行者……

般若的神色看上去格外凝重,心裡也掀起了一陣驚濤駭浪,般若當然知道黑衣人口中所提到的某個已經受過懲罰的到底是誰,般若萬萬沒想到,那人居然會如此……不濟事。

般若薄唇緊抿地看著對他來說依舊各種神秘的黑衣人,在權衡了一番利弊之後,般若直接開門見山地追問起某人來。

「你到底是誰?你將那人弄到哪裡去了?」

般若眼下更加在意的反倒是某人的去向。

般若話音一落,神秘人只是低笑道,「般若,眼下你自身難保,還有精力理會旁人嗎?」

神秘人這話明顯是在嘲笑般若不自量力了。

般若一聽神秘人這話,臉色也跟著一變再變,他眸光微微閃爍地看著神秘人,在權衡了一番利弊之後,他就以退為進道,「我可以離開,不過你能否透露下,這個地方近期會不會將對外的通道關閉起來?」

般若深知自己不是面前這人的對手,而且某個跟他想法不謀而合的人,眼下也已經失去了戰鬥力,為了避免自己再陷入更大的麻煩之中,般若思來想去,最終還是決定先行離開,不過離開之前,般若依舊不死心,他再度試探起神秘人的口風來,般若所問的問題,其實也讓人吃驚。

般若目光幽幽地盯著把持著通道的神秘人,視線一直都落在神秘人身上,顯然也在等神秘人給自己釋疑解惑。

這一次,神秘人倒是表現得比較爽快,他眸光幽幽地打量著般若,而後語不驚人死不休道,「看來你的消息也挺靈通的,居然知道冥府十九層即將關閉的消息,可惜你了解得情況還是不太全面,能夠讓冥府十九層關閉的人寥寥無幾,而且他們之間也還沒有達成共識,所以這個月是不會關閉的,如果你還想要一探究竟,可是下次早點來。」

神秘人倒是有問必答,而且態度影算很好了。

神秘人甚至主動建議般若,讓般若下次選好時間,再來冥府十九層查探。

神秘人這樣的態度自然也讓般若心生詫異之感,儘管般若也覺得面前的人,前後態度太不一致,可般若還是在竭盡全力地剋制著自己的情緒,他眉心輕皺地打量著神秘人,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緩緩地吐出,而後就再度接話道,「你難道不是這裡的守靈人嗎?」

因神秘人攔路,而且放話警告過般若,所以般若誤以為這人跟冥府十九層有關係,且極有可能是守靈人,可如今神秘人這話一出,般若突然有些不太確定了。

為了搞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般若不得不再度追問起神秘人來。

般若這話一出,神秘人當即就哈哈大笑起來,彷彿聽到了什麼了不得的笑話似的。

神秘人這樣的態度自然也讓般若有些惱火,從他那不斷皺起的眉頭就可見一斑了。

好在神秘人也沒有浪費任何時間,很快,他再度薄唇輕啟道,「般若,你這腦洞倒是大開,你居然會認為我是這裡的守靈人,抱歉,我恐怕只能讓你失望了,我並不是什麼守靈人,而且這裡的守靈人早在三千年前就已經離開了,往日也沒什麼人會光顧這裡,如果不是上官家那個小姑娘在此沉眠千年,估計冥府十九層也不至於被眾人如此這般的關注,有時候,就是造化弄人,天意弄人。」

神秘人的話明顯也跟著變多了,而且說話的嗓音一直都在變,如果不是般若跟神秘人一直都是面對面地站著,恐怕他會以為自己是在跟不同的人對話。

這樣的情況同樣也讓般若有些無所適從,他心中的不安也跟著變得越發強烈起來,若是可以選擇,般若當然也不想跟這樣的相處,尤其是眼下他居然連面前這人的真實身份都不清楚,這意味著般若只會陷入更大的被動之中。

般若黑眸精光乍現地打量著黑衣人,思緒百轉千回,很快,般若就如此跟黑衣人說道,「你可認識上官琳琅?」

冥煞之主腦海里閃現出某個畫面,而後就當著黑衣人的面,直接提到了上官琳琅,畢竟方才也是神秘人主動提到上官琳琅的,般若才不會覺得這是什麼巧合。

為了驗證自己心中的某些想法,般若不得不再度向黑衣人求證。

般若話音一落,黑衣人黑眸精光乍現,墨鏡後面的眼睛,銳利如刀地打量著般若,而後再度輕笑出聲道,「我認不認識上官琳琅並不重要,重要的是,眼下上官一族已經成為了眾矢之的,而上官琳琅更是被人架在火上烤了,而且這樣的局面,恐怕在很長時間都不會發生任何改變,不過有些事情早在千年前就已經註定了,上官琳琅的麻煩估計只會越來越多。」

黑衣人在說起上官琳琅的時候,始終都面含笑容,可笑意卻沒有抵達眸底,而且從他方才所說的話就可以看出,他對當下魔城的局面,以及上官一族所面臨的處境都是相當了解的。

般若一聽黑衣人這話,越發懷疑起來人的身份,他眸光微微閃爍地盯著始終跟他有著一段距離的黑衣人,腦海思維高速運轉,片刻的沉默過後,般若再度追問起黑衣人來。

「你跟上官一族是不是有關係?」

般若問得很是直接,他鷹隼如炬地盯著黑衣人,片刻的沉默過後,般若又再度幽幽補充道,「我的意思是說,你是不是同樣出自上官府?要不然你怎麼會來此處,又對上官琳琅的事情了如指掌呢?」

般若腦海思維高速運轉,在排除了所有的不可能之後,無論剩下的那個可能看似多不可能,般若也深深地知道,那就是唯一合理的解釋了。

般若這話一出,神秘人眉頭狠狠地皺了皺,卻沒有第一時間正面回答,兩人之間的氣氛顯得有些詭異,就連空氣中都瀰漫著一股讓人頭皮發麻的不適感,般若跟神秘人明擺著就是在彼此試探……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冷情總裁的皇后悍妻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冷情總裁的皇后悍妻 冷情總裁的皇后悍妻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749章 讓般若疑惑不解的神秘人 談及上官琳琅為哪般

98.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