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4章

第2234章

怎麼會這樣……」失去了穆紅真元屏障的保護,段浪跟董遇之頓時從半空中摔落到了地上,疼痛的感覺瞬間順著神經衝進大腦,段浪已經很久沒有感受到過這麼疼痛的感覺了,就連前幾次身受重傷的時候都沒有這次疼。

雖然心中詫異,但眼下最應該關注的應該是穆紅,剛剛還好好的怎麼突然間就消失不見了哪?

「穆紅穆紅,你沒事吧?剛才發生了什麼?」段浪在心中焦急的呼喚著。

不多時,穆紅的聲音終於傳來,不過聽起來好像很疲憊的樣子,「段浪,放棄逃跑,試著用你自己的力量去收服寶具吧,我無能為力了。」說完這句話之後便是無盡的沉寂,任憑段浪再怎麼呼喚都得不到一絲回應,這次的行動讓穆紅的魂魄損失的太多了,此時他已經被迫陷入了沉睡,不知需要多長時間他才能再次醒過來。

可就在段浪還在擔心穆紅的安危時,突然一股驚悚感席捲全身,這種感覺並非是因為受到了別人的攻擊而產生的,其實是因為段浪突然發現了意識體消失的原因。

「為什麼…我感受不到真元了…」董遇之在一旁也呆住了,修鍊了數百年的他竟然突然無法再感應到真元,這種突如其來的落差讓他幾近崩潰。

「不僅是體內的真元,連外界的真元都絲毫感受不到。」段浪磕絆的說出這一現實,按理說修仙者的身體里就算是將丹田中的真元全部耗盡,也可以在全身大小經脈處感受到微薄的真元,那是修仙者的根本,所以不可能發生改變,但此時竟然真的感受不到一絲真元,怪不得剛才摔下來的時候那麼痛。

「不可能不可能,外界的真元就像是大海里的水,就算是一部分消失,周圍的真元也會迅速補過來的,可是現在為什麼我還是感受不到真元的存在。」段浪越想越驚慌,現在的情況就如同廢掉他們全身經脈一樣,此時的段浪就相當於一個凡間的普通少年,根本和修仙者扯不上半點關係。

「嗤嗤嗤嗤,小鬼這就嚇破了膽嗎?那這樣看來你也並不怎麼樣啊。」嘲笑聲在段浪的頭頂傳下來,那琉璃骨架此時正雙手抱臂的看著段浪,骷髏上那兩個空蕩蕩的眼眶彷彿包裹著無盡的黑暗,段浪不敢過多注視,那種讓人沉迷的感覺彷彿能吸走他的靈魂。

「唉~看來都是些仗著家族勢力狐假虎威的闊綽弟子,估計沒有看得上眼的。」琉璃骨架懶散的說著,看樣子他正在為什麼事情發愁,「姑且試試吧,就這個鬼地方能來這幾個人已經不錯了。」

說完后,便扭頭望向五老峰弟子的方向,仔細打量了一下那五個核心弟子后暗暗搖頭,雖然這些人的資質都還不錯,但在琉璃骨架看來好像都缺少些什麼,此時周圍的全部真元都被他用神通去除乾淨,所以修為高低並不在考慮範圍內。

「也莫要說我沒給你們機會,現在我便要探探你們的虛實!」

琉璃骨架心中打定主意,雖然對這幾個少年都不了解,但說不定其中就會有符合自己要求的一個,既然今日遇到了一起那便讓他們也經受一次考驗,若是成功了也好選個合適的主人,上一位主人的魂魄已經快要消散了。

「來戰吧!」

琉璃骨架高喊一聲,那聲音雖不像先前穆紅那般磅礴,卻又透露著無盡的威嚴,早就徘徊在四周的無數妖獸都下意識的退後幾步,能讓黑蟒森林核心區域的妖獸產生畏懼感,這得需要多麼強大的力量啊。

此時在他身後的岩漿逐漸的開始旋轉了起來,炙熱的岩漿四下飛濺將周圍花草都燒去大半,直徑足有二三十米的巨大岩漿坑裡竟然產生了一個飛速旋轉的漩渦,而那漩渦的中心不斷地下沉,就如同地獄之門般漸漸地打開。

那琉璃骨架又化身為殘影,瞬間便來到了降妖杵的防禦之外,其中的五個五老峰弟子都被這瞬間的變故嚇了一跳,剛才發生的大戰他們可都是看在眼裡了,突然冒出的強者那般強大都被這骨架消滅掉了,他們還不得像是螻蟻一般被碾碎在腳下。

失去了真元的供應,那幾根降妖杵就相當於幾根簡單的鐵柱根本發揮不了半點防禦力,所以那琉璃骨架輕易地便將五人全都扔到了空中,他們落下時剛好都落進了岩漿漩渦之中的,最後就連段浪和董遇之都被他順帶扔了進去。

說來也是奇怪,原本溫度極高的岩漿流此時竟像水流一般冰冷,段浪真的按照穆紅說道那樣,放棄了逃跑,現在的狀況已經很明了了,對方的實力完全在自己之上,若是對方不打算放自己走的話,任憑他施展何種計策都不可能成功的,現在能做的只是順從對方的意願,段浪相信,那琉璃骨架也希望儘早為自己找到下一任主人,所以自己還有機會。

周圍不斷旋轉上升的岩漿都散發著暗暗的紅光,在自己前面被扔下來的五個人此時有的大叫,有的拚命打算調動真元,雖然所有人都知道不可能改變什麼,但心中就是不希望坐以待斃,哪怕是為了尋得心裡安慰也要拼盡全力掙扎。

董遇之現在距離段浪並不不遠,他正大叫著段浪的名字想要靠攏過去,可是太困難了,四周不斷閃爍的紅光,像是走馬燈般在段浪眼前一次次的旋轉,不知為何他的眼皮異常的沉重,過了一會濃濃的困意終於戰勝了意志,眼前變為了一片漆黑。

不知多久以後,段浪猛的坐起身了,周得心裡安慰也要拼盡全力掙扎。

董遇之現在距離段浪並不不遠,他正大叫著段浪的名字想要靠攏過去,可是太困難了,四周不斷閃爍的紅光,像是走馬燈般在段浪眼前一次次的旋轉,不知為何他的眼皮異常的沉重,過了一會濃濃的困意終於戰勝了意志,眼前變為了一片漆黑。

不知多久以後,段浪猛的坐起身了,周圍的景象像是一片戰場,這種景象段浪前世見過不下百次,所以除了疑問為何會到這裡之外並沒有太過在意那些屍體,此時他的大腦正努力的回憶先前發生的事情,他想要知道自己為何會昏迷?而董遇之此時又在哪裡?

「董遇之!你在哪?董遇之……」

段浪大聲的喊著,此時他依舊感受不到一絲真元,這種感覺就好像在水中生活里一輩子的魚突然失去了海洋的包裹,雖然各種不安和煩躁不斷刺

圍的景象像是一片戰場,這種景象段浪前世見過不下百次,所以除了疑問為何會到這裡之外並沒有太過在意那些屍體,此時他的大腦正努力的回憶先前發生的事情,他想要知道自己為何會昏迷?而董遇之此時又在哪裡?

「董遇之!你在哪?董遇之……」

段浪大聲的喊著,此時他依舊感受不到一絲真元,這種感覺就好像在水中生活里一輩子的魚突然失去了海洋的包裹,雖然各種不安和煩躁不斷刺激他的神經,但是為了能夠安全找到董遇之,然後共同逃離黑蟒森林,段浪還是努力適應這「新的世界。

呼喊聲在這片遍布屍骸的山丘中迴響,一望無際的枯骨掩埋了周圍的一切生機,段浪此時只是一心想要找到董遇之,它並沒有注意到在他身後不遠處,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魔因果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神魔因果目錄 神魔因果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234章

99.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