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秘技『三秋葉』

第八章 秘技『三秋葉』

孟川做的這一出的確讓山水樓其他洗髓境弟子們都有些驚愕,在山水樓,孟川並不顯眼,又是年齡較小的一個,雖說他父親是下一任孟家族長,可孟川並無傲氣。同門們對孟川的印象還是挺好的,可這次卻搶先上了擂台,還說「第一個名額,就先歸我了。」

實在是不將他們放在眼裡啊。

「孟師兄上去了?」

「他怎麼第一個上去?」

「等決出兩個名額,再上去也不晚啊。」遠處熙熙攘攘圍觀的師弟師妹們更吃驚。

連喝酒的院長葛鈺也有些驚訝,他貪財好酒,從東寧府第一酒樓主人『孟大江』那可敲了不少好處,對孟大江的兒子他也挺喜歡,除了因為孟川不仗著家族背景鬧騰,主要是孟大江給的好處夠多。

「趕緊,誰要挑戰孟川,趕緊上。」葛鈺催促道。

「我來。」

面容冷峻的白貫一邁步就飛竄上了擂台,他看向孟川的目光帶著冷意,冷笑道,「孟川,你想要拿第一個名額,得先問過我。」

他數次獲得洗髓境十大弟子第一,僅僅被萬莽擊敗過一次。

在山水樓洗髓境當中,只有天生神力的萬莽讓他警惕,其他同門都不放在他眼裡。孟川第一個上來,他白貫可以旁觀。可孟川說出『第一個名額就先歸我了』,他就得好好教訓孟川了。

「請。」孟川直接道。

「倒是乾脆。」

白貫拔出了背著的兩柄長劍,長劍都沒有開鋒。同門比試,都是使用未開鋒的兵器。

白貫左手右手各持著一柄長劍,盯著孟川,開口道:「你和我交手過七次,沒有一次扛過我十招。」

「雙劍之術的確厲害。」孟川點頭稱讚。

白貫之所以厲害,連天生神力的萬莽也只是僥倖贏過一次,就是因為雙劍之術!真正的雙劍高手,需要能一心兩用,兩柄劍彷彿兩名高手施展,彼此配合……和這樣的劍客對戰,就彷彿面對配合完美的兩名劍客圍攻。所有山水樓其他洗髓境弟子們一一失敗。

「你敢第一個上來,我佩服你的膽量。所以我會使用殺招『斷心腸』,讓你輸得心服口服。」自傲自信的白貫直接說出將要施展的招數,為了教訓孟川,他要用絕招碾壓孟川。

「儘管施展。」孟川沒著急,都悟出秘技達到另一層境界,自然沒必要搶先出手。還是讓對方有機會施展出完整招數吧。

嗖。

白貫動了。

他手持雙劍迅速飛速移動,即便有把握他還是全力以赴,直接沖向孟川。他的身法很詭異,一會兒在左邊,一會兒在右邊,變幻莫測難以判定他真實位置。

幾乎眨眼功夫,就逼近到了擂台另一邊的孟川面前。

「殺。」白貫朝孟川咧嘴一笑,雙劍一閃就施展出殺招『斷心腸』,在他看來,即便沒開鋒,孟川中了這一招也得受傷。

兩道劍光從兩個方向,劃過了孟川的身體。

「嗯?」白貫難以置信瞪大眼睛,因為他清晰感覺到,他劃了個空。

跟著就感覺到了脖子一涼。

他轉頭看去。

孟川站在他的身後位置,手持著刀,刀放在白貫的脖子上。

「怎麼會,怎麼會這麼快?」白貫難以置信,「我完全沒看清。」

都不知道怎麼回事,明明在眼前的敵人,就到了身後,連刀都放在自己脖子上了。

顯然殺自己,真的如殺一雞子。

原本悠然抱著酒罈,喝酒愜意看著的院長葛鈺卻愣住了,他瞪大眼難以置信看著這一幕,甚至手中的酒罈都滑落下去,摔碎在地上,酒水流的一地。可葛鈺院長看都沒看酒水一眼,他的目光完全在孟川身上。

「秘技三秋葉,秘技三秋葉,我葛鈺也教出這樣的弟子了?」葛鈺喃喃自語,他當院長十五年還沒教出一個有望神魔的天才。

教諭們、助教們也看蒙了,他們眼光毒辣都一眼看出孟川施展了什麼招數,明白這意味著什麼。

「是秘技三秋葉。」

「落葉刀秘技『三秋葉』!我鏡湖道院竟然也出一個悟出秘技的弟子了,孟川他今年才十五歲。十五歲就掌握秘技,這竟然是真的!」

「我鏡湖道院,出了一個十五歲掌握秘技的弟子!」

「是我鏡湖道院!哈哈……」

這些一輩子都獻身在道院的教諭們激動無比,這是他們最光榮的時刻,整個道院教導那麼多弟子,最終的目的就是培養出真正的天才,將來能成為神魔。

如今,鏡湖道院出了這麼一個天才,教諭們怎麼能不激動,怎麼能不瘋狂?

如果說院長教諭他們都激動的話,那觀看到這一幕的數千名弟子們就完全瘋狂了。

「我的老天爺!」

「我沒看錯吧?」

「這是……」

「我看到兩個孟師兄,一個在白師兄眼前,一個在白師兄身後?」

「秘技三秋葉!這是落葉刀的秘技『三秋葉』!院長給我們講課時施展過。」

「是秘技三秋葉!」

各種議論轟然一片,連山水樓弟子也同樣驚呆。

這一刻,上至院長,下至普通弟子們都激動議論著,誰都清楚十五歲就悟出秘技意味著什麼!

「嗖。」在圍觀的熙熙攘攘弟子當中,忽然有一名弟子嗖的朝外奔跑去。

「對,快回祖宅,快去稟報族裡。」

「快,趕回去報喜!」

在鏡湖道院是有好些孟家子弟的,當第一個孟家子弟飛奔著往外跑時,頓時接二連三的孟家子弟施展輕功飛奔沖向家族。他們要將這天大的好消息傳回族裡!他們與有榮焉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他們回去報喜,家族大喜下也會賞賜他們。

報喜,給喜錢,本就應該啊。特別還是這般天大的喜訊。

嗖嗖嗖嗖……一個個孟家子弟,簡直比著輕功般,都狂奔著。

「秘技三秋葉?」擂台上的白貫卻反而沒有看清,聽到周圍議論紛紛,回憶剛才孟川的招數,他才明白對方施展出了秘技三秋葉。

「你悟出了秘技?」

白貫表情複雜地看著孟川。

「困在瓶頸兩年,終於悟出。」孟川點頭。

白貫又嫉妒又羨慕,他何嘗不是困在瓶頸?他能一心兩用施展雙劍,戰力遠超同輩,可他依舊卡在頂尖劍法大成的瓶頸。他也渴望悟出秘技。

「難怪你會第一個上來,是了,如今的你,和我們完全不一樣了。」白貫自嘲一笑,便走下擂台。

這時候沒誰注意白貫。

大家目光都在那位看起來還顯得有些稚嫩的十五歲少年『孟川』身上,山水樓弟子們臉上又震驚又羨慕,包括那六位脫胎境弟子都同樣羨慕的很,因為他們都沒悟出秘技!其實絕大多數脫胎境都悟不出秘技,一輩子困在這一境界。

悟出秘技,才能成就無漏境。

「哈哈哈。」身上沾滿酒水的院長葛鈺卻是大笑,連大聲道,「我當初傳你落葉刀,可真是傳對了。吳琦!」

吳琦一愣,還是恭敬道:「弟子在!」

他是鏡湖道院六位脫胎境弟子中毋庸置疑最強的,今年十九歲,脫胎境圓滿。

「你上去,和孟川打一場!」葛鈺眼中放光,直接下令道。

「我和吳琦打一場?」擂台上的孟川也轉頭看過來,吳琦是脫胎境圓滿,鏡湖道院最強弟子,當代的大師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滄元圖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滄元圖 滄元圖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八章 秘技『三秋葉』

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