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鏡湖道院的決選

第七章 鏡湖道院的決選

孟川忍不住再度嘗試,一瞬間身心技三者合一,人隨著刀光在破空前行,只見練武場中留下一個又一個殘影,一道又一道驚艷的刀光。

快!飄忽!

這是秘技『三秋葉』的特色。

身法快且飄忽!刀法也快且飄忽!

連續施展十餘次,孟川才停下,難以壓抑自身的激動:「三秋葉,一葉落盡三秋!我終於悟出了!我終於悟出了!

「我終於達到了刀法的第一個大境界——合一境!」

「我孟川,有望成為神魔!」

孟川真的很激動。

十一歲那年修鍊落葉刀。

四年了。

這四年他從未懈怠,拚命修鍊著,是因為他很清楚,在刀法基礎階段表現優秀的有很多,哪個道院都有一些。八大道院加起來就更多了,這種優秀的修行者……九成九都會卡在『合一境』的門檻前很久,逐漸變得平庸,此生能成無漏境就不錯了。

可這從來不是孟川的目標,他要成神魔!他如此刻苦,如此鑽研,只有一個目標——神魔!

他忘不了,六歲時被綁在父親的背上,父親邊逃邊抵抗妖族,在危急時刻,母親更是主動殺過去,拖延住了妖怪。

都是為了他這個兒子能逃掉!

在父親背上,遙遙看到母親被更多妖怪淹沒,當時的孟川哭的撕心裂肺,父親流著淚卻不回頭拚命逃著。終於……孟川活下來了。

「修行必須越早越好,凡人肉身,二十歲達到巔峰,隨後以緩慢速度下滑。」

孟川暗道,「如今東寧府第一天才『梅元知』,就是十五歲悟出秘技,就在一個月前,他二十歲悟出『冰勢』。甚至都能居住在玉陽宮內,在玉陽宮內修行。」

梅元知,本是東寧府普通家庭出身,他母親是婢女,父親也只是一位脫胎境罷了。

可梅元知十五歲悟出秘技,震驚道院,道院立即大力栽培,神魔家族們也想要將家族嫡女許給他,可梅元知一心修行,根本不被神魔家族所誘惑……終於,今年正月十二那天,梅元知悟出了『冰勢』。險險的在二十歲的年紀悟出了『勢』,他今年自然有機會去搏一搏,有些許希望進入最古老的修行之地『元初山』。

按照元初山的規矩,參加入門考驗,不得超過二十歲。

若是二十歲時還悟不出勢,連參加入門考驗的資格都沒有!

「我達到合一境,這才是跨出第一步。還有『刀勢』『凝丹』諸多門檻,不能鬆懈。」孟川默默道,環顧四周,練武場內很安靜只有自己一人,那些樹木花草都已經一片綠色。

「真巧。」孟川反應過來,「今天二月二十七,我竟然在道院內部決選名額的前一天突破。」

世間事,有時候就是這麼巧。

……

第二天,清晨。

孟川、柳七月在吃早飯。

如今整個孟家都在傾力栽培著後輩子弟,都請外面的無漏境來給孟川陪練了。悟出刀勢的無漏境強者『孟大江』自然要發揮用處,他最近都常住祖宅,教導族內大批小輩們。至於孟川……他得到父親指點的機會太多了,父親的那一套他早就熟悉了。

而七月的父親『柳夜白』卻神秘的很,一年大多時間都在外。

「阿川,今天我們道院決選名額,你們也是今天吧。」柳七月得意道,「我可已經拿到名額了。」

「我今年也會拿到。」孟川微笑道。

「這麼有把握?」柳七月笑道,「洗髓境都還沒圓滿,就有把握奪得道院內前三?」

「如果我贏了怎麼辦?」孟川問道。

柳七月仔細看著孟川,隨即嘿嘿笑道:「如果你贏了,我給你做一個月的晚飯。可如果你沒能奪得名額,嘿嘿嘿,你得將你的駿馬圖給我!敢不敢賭?」

孟川笑了。

他的畫技早超越在東寧府找到的最好的畫師了,當然也有畫師比較少的緣故。

駿馬圖,是孟川如今最高成就,畫的一幅長卷畫,畫了足足一百匹不同神態的馬,前後耗費了一年多時間,柳七月自從看過一次就一直眼饞。連雲青萍看過一次,都說願意出三千兩加她的兩塊寶玉來換。孟川都捨不得換。

「我輸了就要賠上駿馬圖,贏了你才做一個月晚飯,是不是不太公平?」孟川猶豫道。

「一個月呢!你到底敢不敢?」柳七月盯著孟川。

「平常讓你做一次飯都難,行,就賭這一次。」孟川咬牙道,「到時候輸了,可別後悔。」

「你輸了也別後悔!」柳七月放下碗筷,便起身離去,「我去道院了,今天中午,你可別嚇得不敢回來。」

「放心。」孟川倒是慢悠悠喝著粥,七月妹妹願意給自己連續做一個月飯吃,怎麼能拒絕呢?

吃了許久后,孟川才擦拭了下嘴角,悠然朝道院走去。

******

鏡湖道院。

孟川來到道院后,就發現熙熙攘攘很多弟子們都來到了擂台區。

「孟師兄一定能贏。」

「孟師兄,你一定能奪得前三。」

不少師弟師妹們都興奮的很,他們都知道今天是決選名額,道院也有意讓他們看一看山水樓的師兄師姐們的比試。因為偶爾願意指點師弟師妹,倒是不少師弟師妹們挺支持孟川。

「雖然我也想孟川師兄贏,不過說實話,洗髓境十大弟子的歷次比試中,孟師兄並無優勢。他奪得前三希望真不大。」

「萬莽師兄、白貫師兄,最近數次十大弟子比試,第一都是他們倆中決出。他們倆是肯定占名額的。」許多師弟師妹們都在議論紛紛,他們有盲目支持的,也有清醒分析的。可都有一個共同點——都期待著戰鬥的開始。

擂台周圍十丈被隔開,觀看弟子們不得靠近。

孟川他們一個個到了便先等著,也有教諭檢查他們的兵器,確定都是未開鋒。

抱著酒罈,滿身酒氣的瘦小男子走了過來。

「院長。」

「院長。」

所有弟子們都恭敬的很,山水樓二十二位弟子也都恭敬行禮。這位便是鏡湖道院的院長『葛鈺』,葛鈺名聲並不好,貪財嗜酒,做事肆無忌憚。

「好,人都齊了。」葛鈺臉雖然紅通通的,酒氣瀰漫,可所有弟子都乖的很,那些教諭、助教們都不敢嘀咕。東寧府第一快刀,那是實打實殺出來的。

「脫胎境弟子一共就六位,選起來快。」葛鈺說道,「你們六個先比一比,選出前三。」

「稟院長。」

一名青年躬身行禮,「我和張兄都是剛成脫胎境不久,還是脫胎境初期,自認實力淺薄,放棄此次爭奪。」

「稟院長,我昨晚已經挑戰過,三戰全敗。」一名強壯黝黑青年說道。

「哦?」

葛鈺聽了點頭,他也清楚弟子們實力,「好,既然如此,這次前往玉陽宮斬妖盛會,便是吳琦和魏家兄弟。」

「是。」吳琦他們三位脫胎境都恭敬應道。

吳琦,是脫胎境圓滿。

魏家兄弟,也是脫胎境後期,他們實力優勢也的確大。

「山水樓洗髓境弟子共有十六位。」葛鈺看向孟川他們一個個,「你們每一個都可以去爭一爭,我說下規矩,有把握的可以直接上擂台!迎接其他同門的挑戰,只要連勝五場,就可以獲得一個名額。還有……你們只要敗了兩次,便不可再參加爭奪。」

「好,現在開始吧。」葛鈺說著抱著酒罈就喝了一大口。

十六位洗髓境弟子們安靜了下。

上擂台,連勝五場就得到名額?那麼,第一個上擂台的最吃虧!

如果決出兩個名額后,沒了兩個強勁對手,再去爭,把握就大多了。

「誰第一個上?」山水樓洗髓境弟子們大多將目光投向了其中兩人,一個是身體壯碩笑眯眯的『萬莽』,另一個是冷峻無比的『白貫』,十大弟子的比試,一般第一都是他們倆決出。

「你上不上?」萬莽開口笑眯眯看著白貫。

「你想上,你可以上。」白貫冷聲道。

此刻——

一道身影卻是一邁步,就上了擂台,正是孟川。

孟川目光一掃下方有些驚愕的同門,開口道:「第一個名額,就先歸我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滄元圖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滄元圖 滄元圖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章 鏡湖道院的決選

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