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集 第十八章 傳遍全城

第二集 第十八章 傳遍全城

看著眼前血手趙燦的屍體,孟川則是從腰帶內取出一枚小哨子,含在嘴裡吹動。

在真氣融入下,哨子聲音刺耳無比,傳向四面八方,周圍數里內都能聽見。這哨子是用來召集周圍孟家人馬的,只有家族內地位較高的上百人擁有這哨子,而尋常普通族人只有制式的求救煙花筒,在關鍵時刻,可以拉動求救煙花筒,令四方族人救援。

「嗖嗖嗖。」很快一道道身影接連趕到。

「孟川少爺?」這些趕到的身影,大多是為孟家效勞的高手們,少部分是孟氏族人。

孟家家大業大,雇傭的高手也頗多。

「這是血雲盜二當家『血手趙燦』的屍體。」孟川指著眼前這具屍體,「還有一具血雲盜的屍體在碧雲樓。你們收拾下吧。」

「是。」一眾人等都齊聲應道。

孟川點點頭,便轉身離去。

這時候聚集在這的一群人才開始議論紛紛。

「王老哥,你帶些人去碧雲樓一趟,處理血雲盜的那具屍體。還有打聽清楚孟川少爺在碧雲樓做了哪些事。」一位老者吩咐道,這老者是孟家的九位外務大管事之一,在孟家也頗有些地位,連續三代人都為孟家效勞。能被孟家重用的外姓人,自然都是人才。

反而孟氏族人,若是庸碌無能,最多勉強餓不死,地位都遠不及外務大管事。

「是。」立即有十餘人前往碧雲樓。

「血手趙燦,無漏境高手。」這老者看著地面上的屍體,驚嘆道,「孟川少爺真是越加厲害了。」

「孟川少爺還是脫胎境,就能越階斬殺,定是達到合一境巔峰,離悟出『刀勢』也不遠了。」周圍其他人也都驚嘆著。

……

孟川刀斬血雲盜兩名大盜,其中更有血手趙燦這等凶人。這消息傳播起來自然快,碧雲樓本就是人來人往的地方,太多有心人關注了。甚至之前就有一些人想要追看『孟川戰血手趙燦』,只是身法速度不行被擺脫掉了。

可後來孟川吹哨子,除了孟家人馬,也吸引那些好奇的人趕往旁觀,不少人親眼看到血手趙燦屍體。

******

另一處青樓,一處雅間內,

雲符安正和好友閑聊著,身旁也各有一名美姬伺候著。這時候雅間門開了,另一名中年人笑吟吟走了進來。

「張兄,我倆等你可等了快半個時辰了。」雲符安笑道,「你可得罰酒三杯。」

「你們也知道我家那母老虎,沒辦法,到現在才偷偷出來。」中年人笑著坐下,直接仰頭喝了一杯,將酒杯一放,旁邊立即有美姬倒酒,這中年人頗為興奮接著道,「有一件大消息得和你倆說說。」

「什麼大消息?」另一位富態男子摟著美姬,隨意問道。

「大概一個時辰前,在碧雲樓發生了一件大事。」這中年人說道,「那孟家的孟川去了碧雲樓……」說著還看了雲符安一眼。

雲符安眼皮一跳。

「他去碧雲樓也算大事?」富態男子則是笑道,「服兵役能活著回來的也就大概一半,回來的不少還是殘疾。在去服兵役前,去青樓自然常見。」

「他去碧雲樓,可不是為了裡面的女子,而是為了兩個男人。」中年人得意道,這令雲符安、富態男子都一愣。

中年人繼續說道,「那是血雲盜的兩名大盜,孟川去碧雲樓,先殺一名大盜。又追殺另一名兇悍的大盜——血手趙燦。」

「血手趙燦?」雲符安、富態男子都一驚。

「當場斷了血手趙燦一臂,血手趙燦立即倉皇而逃,孟川也追殺了出去,據說追殺了一里地,將那血手趙燦給斬殺了。」中年人驚嘆說道,「了不起,了不起啊。」

雲符安忍不住道:「他能殺血手趙燦?血手趙燦可是無漏境實力,孟川我估摸著最多脫胎境後期吧。」

「會不會悟出勢?」中男人猜測道。

「不可能。」

雲符安立即道,「如果真悟出了勢,碧雲樓那麼多人,一眼就看出來了。恐怕消息早就傳遍全城了。」

「對,不可能悟出勢。」富態男子也道,「他去年才達到合一境。哪有這麼快。若真悟出勢……在碧雲樓內他就足以殺死血手趙燦了。而事實上,擅長身法速度的孟川,卻追殺了趙燦一里地才殺死,說明彼此差距不是太大。」

「白兄說的有理。」雲符安點頭。

「你們兩家應該也都知道,孟仙姑重傷只能再撐幾年罷了。」富態男子笑道,「如今出了一個十五歲悟出秘技的孟川,一定會拼了命的栽培。以孟仙姑八十年神魔的積累,傾力栽培下,這孟川的神魔根基一定很強。雖是脫胎境後期,可論肉身怕是和血手趙燦差不了太多。他實力能壓制血手趙燦,顯然刀法境界更高,應該達到合一境巔峰了。說不定過上兩三年就能悟出勢。」

「兩三年內悟出勢?」雲符安嗤笑一聲,「白兄,我承認他是天才。可刀法突破沒那麼容易,說不定他過了二十歲才悟出勢。」

「不可小覷。」

富態男子搖頭,「我白家打聽到的消息,孟川每天拔刀劈連弩箭矢,就連劈八千次。據說還有其他修鍊……的確不是一般的勤奮。」

「是是是,是勤奮。可勤奮若是有用,神魔就不會這麼少了。」雲符安依舊在說著,若是婚約沒解除,他自然樂得看孟川越厲害越好。可解除婚約,他就希望這孟川越沒出息就越好。人,大多如此。若是雲符安這時候還能平常心待之……雲家三雄就變成雲家四雄了。

……

消息引起外界陣陣風波,這孟氏族內更是沸騰了,一片議論紛紛。

鏡湖孟府。

「川兒,你這和七月出去吃飯,回來路上就一個人溜了,跑去殺了血雲盜兩名大盜?」孟大江看著自家兒子,都不知道說什麼好。

「爹,你知道我能感應到一里內氣息的。」孟川說道,「我遙遙感應到了那兩股血腥氣息,那氣息比衙門專門砍頭的劊子手血腥氣都濃,我才仔細去探查一二,在十丈範圍內,我聽到他們的對話,又發現那血手趙燦的一些易容手段,很輕易就知道他的真實身份。兩名血雲盜大盜,本就該殺。血手趙燦,更不能留。」

孟大江微微點頭。

「爹你放心,我沒有施展刀勢,僅僅展現比血手趙燦強些的實力。等沒人的時候,我才一刀殺了他。」孟川說道,能感應周圍一里,他很清楚周圍有沒有其他人。

「行吧。」

孟大江笑著點頭,「如今外界都說你的刀法達到合一境巔峰,離悟出刀勢都不遠了。明年年中,公開你悟出刀勢的事……也算水到渠成。對了,衙門已經派人驗證過了,那的確是血手趙燦。另一名死去的,查看身上紋身,也確定是血雲盜的一名盜匪。」

「他們身上帶的金錢寶物,還有兵器都算做銀兩,再加上朝廷的懸賞金,一共一萬六千兩。」孟大江從懷裡拿出一疊銀票,「這是家族剛派人送來,你的戰利品,歸你。」

「那趙燦死前求饒拿出了不少錢財了。」孟川笑道,「爹,你不用給我。」

「你的戰利品自然歸你。你也長大了,這些該你自己處置。」孟大江遞過去。

孟川只能接過。

幾萬兩銀子……像周家那等富商家族,整個家族財富也就如此。對血雲盜也算一筆大額錢財。

可對神魔家族孟家而言,真的並不在意。

……

回到屋子依靠在床上,在夜光下,孟川翻看了這厚厚一疊銀票,算上之前從血手趙燦那得到的,一共有五萬多兩銀票了。

「我長這麼大,身上最多也就五千兩銀票。」孟川暗嘆,雖然他名氣大受家族重視,可本身不賺金錢。都是家族按月給少許,還有父親給一些零用。他花錢不多,長期積累,也才積累到五千兩。和很多大富商比起來都差的遠。

今天一下子就得了這麼多。

看了看,便隨手放到一邊,跟著目光落在那被棉布包裹著的黑鐵片。

事實上相對於那些銀票,他對神魔之物更好奇,只是也沒抱多大期待。畢竟太破了。

「這殘破的黑鐵片。」孟川從中拿起那塊黑鐵片,無比霸道的神魔氣息從這黑鐵片上瀰漫開,讓孟川越加仔細看著。雖然沒有點蠟燭,只有窗外的月光……可孟川的『觀看』可不單單是靠眼睛,那無形的感應滲透在黑鐵片細微的每一處的。

隨著感應,這殘破黑鐵片卻有無形的吸引力,牽引著孟川的感應。

孟川頓時感覺自己的意識一下子就被吸引進了黑鐵片中。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滄元圖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滄元圖 滄元圖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集 第十八章 傳遍全城

5.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