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家族的希望

第十章 家族的希望

衝進來的這些孟家子弟個個奔跑著高聲喊著,激動的很。一下子就吸引住了祖宅大量族人,族人們個個愣愣聽著,什麼?沒聽錯?孟川悟出秘技了?

「給我站住。」一名族人一把抓住跑的飛快的少年,連道,「給我說清楚,到底怎麼回事?」

「叔,是孟川哥。」那名少年年僅十三歲,此刻也歡喜連道,「今天是我鏡湖道院決選名額的日子,孟川哥上擂台比試,施展出了落葉刀秘技『三秋葉』。連院長、教諭他們都很激動呢。」

「落葉刀秘技三秋葉?」這族人壯漢眼睛瞪得滾圓,「孟川他今年才十五吧,十五歲就悟出秘技?」

只見整個祖宅,一處處族人們圍著那些少年們詢問,都激動喧嘩起來。

一名光頭乾瘦老者眯著眼在一旁聽著,聽著那些少年們七嘴八舌說著,眼睛亮了,忍不住喃喃低語:「老天保佑,老天保佑我孟家。」

「三長老,天大的喜事,孟川他悟出秘技了。」有族人跑來說道。

「知道了!」光頭乾瘦老者依舊冷著一副臉,轉頭便離去。

他是孟家眾長老中最嚴酷的一個,只是轉頭離去的光頭乾瘦老者,嘴角卻微微上翹。

……

孟家祖宅佔地很大,畢竟生活著超過兩千族人。

在祖宅的其中一處練武場。

一群少年們正在練著刀劍斧槍等兵器,胖乎乎的孟大江坐在一旁看著。

「嗯,外面怎麼這麼吵?」孟大江微微皺眉,跟著就有吵雜聲在朝這裡靠近,以他無漏境強者的實力,也能夠聽到吵雜聲音當中的『孟川』『悟出秘技』等字眼。

孟大江渾身一個激靈。

彷彿大冬天被澆了一桶冷水,他甚至腦袋有些發矇。

「是我聽錯了?」孟大江有些忐忑,可還是情不自禁站了起來連朝練武場入口走了過來。

「大江,大江。」一位儒雅老者和一眾族人一同過來,儒雅老者滿臉通紅,激動歡喜。

「五叔。」孟大江連迎上去,「怎麼了?」

「大喜事,大喜事。」儒雅老者激動的很。

「哦?」孟大江又激動又忐忑,雖有所猜測,可還是想要完完整整聽明白。

儒雅老者連道:「族內在鏡湖道院的一些小輩們回來報信,說是你兒子孟川在道院決選名額時,施展了秘技三秋葉。那可是院長、教諭還有數千名弟子親眼所見的。絕不會假。哈哈哈……真是老天保佑我孟家,保佑我孟家啊。」

「川兒施展出了秘技三秋葉?」孟大江只覺得腦袋發熱,心中也是滾燙。

那是他的兒子!

「大江,你兒子厲害啊。」

「我孟家要更興盛了,怕是要一門雙神魔。」這些族人們激動說著,除了族長和長老,尋常族人們並不知道孟仙姑重傷的事。

「兩位長老,仙姑讓你們過去。」有族人來傳令。

「我們這就來。」

孟大江、儒雅老者都連過去,只是此刻的孟大江走路都覺得是飄著的。

……

孟仙姑和族長孟炎平原本在下棋,如今也停下來了,院子中聚集了八位長老,長老們個個都激動萬分,還有長老不在祖宅,還不知曉這天大的好消息。

「那群小子個個跑的飛快。」光頭乾瘦老者頗為振奮,「都在說孟川施展秘技三秋葉的事。」

「這下好了,十五歲就悟出秘技……這份天資,不亞於那梅元知啊。」

「大江,你可生出了個好兒子。」

「大江有教導之功。」

這群家族長老們都激動說著。孟大江樂呵呵傻笑著,他覺得這是他最近這些年最開心的一天。

「知曉這消息,我就是死都閉眼了。」

「老天保佑我孟家啊。」

長老們一直怕家族會衰敗,雖說他們好些離壽命大限不遠,可他們還是希望家族能夠興盛。

家族興盛,他們的兄弟族人,他們的子女孫女們就能過的好。漫長歲月,他們早就和家族融為一體。

「看你們一個個。」坐在那的孟仙姑微笑道,「孟川這孩子能悟出秘技,的確是一件喜事,但是你們還是高興的太早了。」

眾長老們一愣。

孟仙姑說道:「孟川現在才跨出第一步,離成神魔還遠得很,他還得悟出刀勢,還得凝丹,以及最後的生死關!這是三個大門檻……現在別把他捧得太高,讓他忘乎所以。他需要做的,是更認真修行。最好在二十歲前悟出刀勢。那樣還有三分希望進入元初山,若是能進元初山,那肯定能成神魔。」

「元初山!」族長孟炎平以及眾長老們都眼睛一亮。

那是整個天下最古老的修行之地。

神秘而強大。

東寧府最近百餘年只有一個張家老祖,成功進入元初山,張家也成為東寧府五大神魔家族之首。

「若是進不了元初山,那孟川的修行路就會艱難。」孟仙姑說道,「當初我十六歲悟出秘技,二十二歲才悟出勢,進不了元初山,只能算是元初山外門弟子。歷經九死一生,才僥倖成為神魔。當初和我一支小隊的,天賦都和我相當,可僅有我一人成了神魔,其他都死了。」

「孟川,不但有刀勢、凝丹、生死關這三大門檻。還必須得在二十歲前悟出刀勢這另一個修行速度門檻。」孟仙姑鄭重道。

在場長老們也冷靜下來。

成神魔真的很難。

現在的孟川,說起來,只是一個有望神魔的苗子。讓家族看到希望而已。

「大江。」孟仙姑吩咐道,「你去鏡湖道院接孟川,好好準備玉陽宮斬妖盛會。等斬妖盛會過後,孟川應該也冷靜了,再帶來見我。」

「是。」孟大江恭敬道。

「你們也都退下吧。」孟仙姑吩咐,「記住,別吹捧孟川太過,讓他變得驕縱,那是毀了他。」

「是。」眾長老齊聲鄭重應道。

誰敢毀掉孟川,那是整個孟家不共戴天的敵人!

很快,長老們都已離去,這院子內又只剩下孟仙姑和族長姐弟倆。

「三姐,你都快嚇住他們了。」族長孟炎平笑道,「我知道你高興的很。」

「當然高興。」孟仙姑這才慨嘆道,「我成神魔近八十年,在元初山積累下大量功勞,也有諸多好友!若是家族沒有一個好苗子,我積累再多都糟蹋了。如今孟川天賦頗高,我再全力幫他,他一定會比我當初要走的順得多。」

「嗯,他一定能成神魔。」孟炎平說道。

「會的!」孟仙姑眼神中滿是期待。

******

鏡湖道院,孟川正在往外走,一路上周圍道院弟子們都接連喊著:「孟師兄。」都無比的熱情。

孟川微微點頭回應,繼續往外走。

「嗯?」

剛走到正門口,就看到道院大門外正站這一群人,為首的正是胖乎乎的孟大江,一旁還有光頭乾瘦老者、儒雅老者等數位家族長老。

「爹,長老。」孟川走過去。

「你這小子。」孟大江伸手揉了揉孟川腦袋,笑道,「還真嚇得你爹一跳。」

被爹揉著腦袋,孟川只能乖乖忍著,看起來有些可憐兮兮,實際上心情卻格外的好。

「哈哈,連我們都被嚇住了。」

「孟川,做的不錯。」幾位家族長老們都笑著說著,顯然愉悅的很。

「走,回家。」孟大江開心說道,有子如此,還有何求?

「嗯。」

孟川應著,跟著父親他們一同回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滄元圖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滄元圖 滄元圖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章 家族的希望

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