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我是誰,我在哪?

第1章 我是誰,我在哪?

「啊~~」

劇痛從肩膀處傳來,鑽心的疼痛讓王林悠悠醒轉。

「這是哪裡?」

眼前的景象讓王林滿臉的迷茫。

這是一個不大的房間,房間里的陳設十分的簡單,只有必需的傢具,並沒有太多的裝飾物。房間雖然有些簡陋,但卻打掃的乾淨整潔。

此時的王林,正躺在寬大的紅松木床。

「這裡怎麼有些眼熟,」王林想要從床上坐起,左肩再次傳來劇痛,疼的王林吸了一口涼氣。

「我剛剛明明是在渡九天神劫,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裡?」

面對眼前的情景,王林的黝黑的眸子中閃過迷茫的神色。

王林,在他十八歲的時候,被他的父親,九華真仙從崑崙界帶走,前往太虛界修行。

之後的千年歲月,王林憑藉著絕佳的天賦和刻苦的努力,達到了大神極境的修為。

要知道,他的父親,九華真仙,修行了整整三千年,也不過是小神極境的修為,始終無法再進一步。

當武者的修為達到大神極境之後,便有機會踏破虛空,離開太虛界,前往神界,接受萬仙敬仰。

只是,想前往神界,必須要渡過一道難關,那便是「九天神劫」。

九天神劫,號稱太虛界最強劫難,自古以來,數不清的大神極境仙尊在隕落九天神劫之下,肉身破碎,神識湮滅。

能夠渡過九天神劫的修士,百里無一!

但是,這是前往神界的唯一方法!

王林在太虛界眾仙的注視下,迎接九天神劫的到來。

只是,這九天神劫的威力實在太過強大,即便是王林那號稱「萬世不滅」的肉身,也在九天神劫的衝擊下,灰飛煙滅。

那麼,現在這副軀體是誰的?

床旁的梳妝台上,放著一面銅鏡,王林忍著左肩的疼痛,拿起那面銅鏡,對著銅鏡看了過去,頓時銅鏡中的景象驚呆。

「這,這不就是自己!」

王林驚訝的發現,銅鏡中的臉龐正是自己,只是要比印象中年輕一些。王林上下打量躺在床上這人的身體,確認這果然就是自己的軀體。

這是怎麼回事?

王林再次把目光投向房間的布局,突然意識到自己在何處,這不是自己在崑崙界的家!

重生了,難道九天神劫沒有殺死我?

這個想法讓王林十分的興奮,沒想到自己竟然能夠在九天神劫下存活下來。

「我竟然有這樣的造化!」

可是,當王林想要運轉體內真氣的時候,卻發現自己身體內原本可以粉碎星辰的真氣消失不見,不僅如此,就連他體內的原本浩如煙海的氣海,他都感知不到。

這氣海,乃是修行者儲存真氣的地方,但此時的王林卻根本感應不到氣海的存在。

這個發現讓王林有些氣餒,看來他這千年的苦修在九天神劫的衝擊下已經不復存在。

不過王林很快就調整好自己的情緒,修為沒了,並不算什麼,至少自己的性命還在,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材燒,他相信,憑藉自己的天賦和前世修鍊的經驗,這一次,不需要千年,他就可以恢復之前的修為。

心情平復下來,王林開始嘗試理清自己現在的處境。

這裡是崑崙界,那此時的他肯定還沒有跟隨他的父親前往太虛界修行,難怪此時的他體內完全感受不到氣海。

王林的父親乃是太虛界的九華真仙,在遊歷崑崙界的時候與其母親王雨柔相識,兩人一見鍾情。只是後來九華真仙因故離開太虛界,在他離開之後,王雨柔發現自己懷有身孕,但九華真仙卻遲遲未歸。

母親王雨柔所在的王家,在青陽城算是中等家族。王家並不知道九華真仙的真實身份,對於王雨柔未婚先孕之事大為震怒,認為王雨柔的做法有辱門風,將其逐出王家。

被趕出王家的王雨柔,憑藉著九華真仙偶爾提到的煉藥之法,開了一間名為「濟世堂」的藥鋪,維持著母子二人的生活。

濟世堂的九華丹物美價廉,而且王雨柔生性善良,對於沒錢買葯的窮人多是半賣半送,引起了青州城內經營丹藥生意的沈家忌恨。

在王林十六歲那年,沈家買通王雨柔的丫鬟秋菊,栽贓王林偷竊沈家重寶「聚靈珠」,逼迫王雨柔交出丹藥的配方,否則就要處死王林。

王雨柔向王家求救,但是王家作勢不管,王雨柔沒有辦法,只好交出「九華丹」藥方,母子二人被趕出青陽城。

崑崙界,修鍊者為尊。

因為王林的特殊體質,遲遲無法建立氣海,沒有辦法修鍊,母子倆受盡世人欺辱。最終,在王林十八歲生日的前夕,王雨柔鬱鬱而終,

而王林,處理好母親的後事之後,正準備結束自己的性命的時候,九華真仙從天而降,救下王林。

知道前因後果之後,九華真仙也只是一聲長嘆,帶著王林離開崑崙界。

之後,在九華真仙的幫助下,王林解開體內的封印,之後修為突飛猛進,只用了千年的時間,便達到大神極境的境界。

在這期間,他也曾踏破虛空,回到崑崙界,只是,那時的崑崙界,已經完全被蠻獸統治,少有人類活動的跡象。

「沒想到,竟然還有重來的機會,既然如此,這一世,我絕不會再讓母親受到半點委屈。」

「這一世,我要讓那些曾經欺負過我和我娘的人付出代價!」

「這一世,我要讓這崑崙界所有的人記住我王林的大名!」

王林躺在床上,暗暗發誓。

「秋菊,你來這幹什麼?」

「我給少爺送葯。」

「可是,少爺不是剛剛喝了葯睡下,怎麼你又來送葯?」

「你管的著嗎?一個小丫鬟,還敢管我?」

「你說什麼,你自己不也是丫鬟?」

正在王林思緒萬千的時候,房門外傳來了兩個少女的爭吵聲。

「啪!」

一記清脆的耳光。

「不知天高地厚的東西,還真把屋裡那廢物當少爺,一輩子丫鬟的命!」

王林的眉頭皺了起來,這個聲音讓他想起一個人。

秋菊。

就是這人害的他們母子家破人亡。

這秋菊本是孤兒,是王雨柔看其可憐,把她接回府上,雖然名為「丫鬟」,但無論是王雨柔還是王林,從來沒有把她當做「丫鬟」看待,平日里吃穿用度,與王林無異。

十二歲那年,秋菊身患重病,用遍青陽城內各家藥鋪的丹藥仍是於事無補。危急時刻,是王雨柔背著秋菊前往寒山寺求葯,這才救下秋菊一命。

王林記得,那一天的雪很大,王雨柔背著秋菊足足爬了三個時辰的山路,才把秋菊背上寒山寺。

結果王雨柔落下病根,每年冬天,只要下雪,腿腳便會酸疼不止。

沒想到,最後這秋菊竟然恩將仇報,與沈家串通,為了一己私利,害得他們母子二人家破人亡。

風雪夜,母子二人在破廟中忍受著寒冷和飢餓,那一幕幕往事,始終銘刻在王林的心裡。

「吱呀!」

房門被推開,一身墨綠色長衫,眼角有些上挑的少女手裡端著一個托盤走了進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重生之極道武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重生之極道武神目錄 重生之極道武神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章 我是誰,我在哪?

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