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8章 第八十四火車

第518章 第八十四火車

「你的寬恕讓我無地自容!」科爾特斯重新站了起來。小心的坐在了下首的椅子上。「剛才那位先生長得可真漂亮!在那之前我還以為東方人都是小眼睛,臉平鼻子塌呢!」

「哈!哈!」巴爾沃梅微微的笑了起來「誰知道!或許他們中有些人也是遠古某些民族和中國人結合而繁衍的後代呢。就象葡萄牙人說得那些印度人一樣!這位楚先生將是大美駐歐洲的全權代表,是一位真正的紳士和貴族。科爾特斯先生!您具體有什麼事嗎?」

「主教大人!我個人有個想法,想請您幫個忙,,,,」

「你想去尋找那個黃金之國?哎!這個可能已經不存在了。」巴爾沃梅有些遺憾的望著科爾特斯。

「什麼?」科爾特斯有了一種不好的感覺

「你不知道!噢!也對!你被關在這裡已經快二年了。大明的南海王二年前,就在大美出兵阿茲特克時,他揮兵攻佔了南方的黃金之國印卡。五千多人用了一個月滅亡了一個千萬級的國家。到是跟你有得一比。科爾特斯先生!不如跟我回國吧。你的父親馬丁還墊記著你呢?科爾特斯先生?你再想什麼,,,,」

巴爾沃梅發現科爾特斯徹底的呆住了,連忙喊了幾聲,沒想到科爾特斯的猛得站了起來,為什麼?為什麼又是這些人!難道自己一輩子都要給這些人做背景板嗎?科爾特斯紅著眼睛抬起了頭「謝謝你!巴爾沃梅先生,我還是想去委內瑞拉,南方那麼大,他們不可能那都佔領了,,,,」

萊昂望著走遠的科爾特斯終於轉過頭,不由的贊道「真是個百折不彎的傢伙!」巴爾沃梅站在門口也難得點了點頭「是啊!只有這種永不服輸的性格,才能讓他差一點就成功了。」

巴爾沃梅抬頭望了一眼自己呆著的這個屋子,原本它應該是西班牙的。「哎!如果沒有大美,其實他已經成功了。不是嗎?萊昂碩士!」

「是的!您說得沒錯!主教大人!這也是我願意出錢的原因。我想他下一次不會還這麼倒霉!」萊昂又轉過頭「那麼船的事就要麻煩主教大人了。」

「沒事!反正我也入了股。大美願意把俘虜的船都還給我們,四五條船和一些物質到是不用花什麼錢。再加上他又不是一無所有,希望他成功吧。不管別的,只要他能在委內端拉站穩腳步,對帝國加強與大美的貿易就一種有利的幫助,帝國在這裡也需要一個穩定的殖民地。委內瑞拉離巴拿馬和古巴都不算遠,而且原本的庫馬納因為珍珠已經陷入到了飄搖之中,經過了這場大戰願意還留在附近的人只會越來越少,正好讓他去闖一闖。你順便在俘虜中幫他也宣傳一下,我會給國王陛下見意由他出任委內瑞拉的總督的。」

「如果能這樣,那他的把握就更大了!」

楚夢春早就發現了坐在外間的科爾特斯,只是在心裏面微微的驚了一下,便恢復了自然,一個過氣的英雄,在大勢面前又會有多大的作為。他緩步走了出去,上了馬車!才抬頭問道「卡斯蒂略!你真得要同我一起去歐洲嗎?我們雖然會去訪問那裡,但大使館不一定就會放在西班牙的。」

坐在馬車前面的卡斯蒂略回過頭「當然了先生!明心說是您救了她和孩子的命。無論如何我們都應該跟著您,在說您不一樣需要馬車夫和一個管家嗎?」

「哎!隨你們吧!再過五天我們就要出發了。這幾天你和明心就不用跟著我了,我想一個人靜一靜!」楚夢春望著遠處的雪山,不知道她呆得地方還好嗎?

在特皮克城南的一間酒店內,幾位剛剛從諸王之城回來的山西商人們正聚集在一起,一邊看著外邊的景色一邊談著最新的消息。

「剛剛在碼頭上聽人說,這裡的焦煤的價格又漲了!你說為什麼我們老家要離這裡這麼遠呢!白看著那些福建人一船船的把煤拉過來,變成現銀。」張允齡看著碼頭上停著的幾艘運煤船羨慕的說道。

「是啊!這生意可是個長久的生意。這邊人工高,聽說燒焦煤燒不過來。不過我們也不錯!夏王下的單子夠咱們吃得了。哥!從這裡買完糖,我們還去那兒?」一邊的沈廷珍問道。

王文顯往北邊指了一上「去新城!那裡的葡萄酒便宜,然後再到武鎮買些銅錢,正好當壓艙的,帶到日本去。這一趟回去怎麼著也十幾倍的利了!」

「那是!」其它幾個人也高興的笑了起來,一年的時間上百萬兩的銀子,讓誰不得意呢!幾個人相互敬著酒,就聽見門被人猛得推開了,有人慌慌張張的闖了進來,手上還拿著塊東西!

「原來是瑤弟!怎麼了?跑得一身汗珠。」

「哥!你看!我在市場上發現了什麼?」只見王瑤把東西往桌子上一放,『咣當『一聲!王文顯先是一愣,又重新把那東西拿了起來,用手上的鐵勺子敲了敲,吸了口氣

「這是鋼?在那兒買的?」

「就在這兒!哥!聽說是這邊新建的鋼廠生產的,離這裡不過一百公里,就在我們回來的路上,當時我還在想那兒怎麼也有個碼頭。沒想到!沒想到福建那幫人的煤船都是往那邊去的!」王瑤說道

「這價格怎麼樣?」

王瑤伸了一個指頭!王文顯吃了一驚。隨即戀戀不捨的把鋼塊又放了下來,眼睛盯著鋼塊搖了搖頭「好買賣啊!可惜了!」

「怎麼了?哥!」

「我說那些福建佬怎麼會跑這麼遠做那二倍的生意,就是到南洋也比這邊近多了啊。原來是這樣!他們不會放過這生意的。哎!算了吧,天下沒有做盡的生意。」幾個人一聽都點了點頭。

王瑤擺了擺手「那也說不準,哥!我們船上正好需要壓艙的,這鋼可比銅好多了!」

「我知道!可誰會把這東西往外買,光製作兵器怕都用光了。」大明的鐵產量一年大約二三億斤,按大美的演算法差不多十六萬噸,可能有多少鋼?俗話說得好,百鍊成鋼!這東西可是戰略物質,誰會亂買!大明那邊連鐵都控制著,老百姓要隨便都能買到鋼鐵,那不造反的人更多了。

「那可不一定!哥!我在碼頭上打聽了!他們現在在造什麼鐵軌!五十公斤一米的東西,那可是往地上鋪的。說跑什麼火車!你們想想那鐵都可以往地上鋪了,為什麼不會沒富裕的鋼往外買?」

「火車?那是什麼鬼東西!著火的車?能幹什麼?」

王艮在武鎮呆了一個星期後終於出了移民局的管理所!早有接待的在外邊等候,雙方交接了一下,便和幾位要去漢唐城復職的官員們一起坐著馬車上了路。一路上眾人一邊欣賞著沿路的風光,一邊相互的攀談了起來。這樣走走停停,一路下來,大夥到熟悉了不少。沒想到同行的官員還有從大明過來的移民,那人姓候單字一個直字,王艮還想再仔細訊問一二,那人卻是笑而不答。王艮知道大概有什麼話不好說,便轉了話題,可巧看著沿路上每隔一段,就有人千把人穿著統一的衣服在平整拓寬道路,有的地方還在架橋,不過奇怪的是無論是在平整好的路上,還是架好的橋上,眾人又堆上了一堆堆的石子。讓王艮看著新奇。

「候兄!這是些什麼人?他們在幹什麼?這樣不把修好的路又毀了嗎?」

「王賢弟問這些人?他們都是戰俘!二年前他們隨西人入侵了阿茲特克,就抓過來了。為了不傷天和,所以就沒殺他們,每人都判了十年,正好趕過來修鐵路!」

「鐵路?」

「對!我也是聽別人說了一二!聽說是用鐵軌鋪成,上面跑機車的。一小時能跑三四十公里!」

「一小時三四十公里!那不是一天就四五百公里了,還真有一日千里的物件啊!」站在後面的吳朴微微換算了一下,不由的驚叫起來。其它的書生們也是驚奇,於是一群人站在用石子鋪好的鐵路旁,仔細的來回看了一看。都是一腦袋的漿糊,看不明白啊。除了石子還是石子,到是王艮看完后回過身來,指著石子問道「候兄!既然你們要用鐵軌鋪路,又墊著石子,這是幹什麼用的?」

候直連忙擺了擺手「王賢弟!這個我也不懂!您要問,還是問這裡的工程師吧!」

「工程師?」王艮又嘆了口氣,說起來大家都是同文同種,可自從來到大美,王艮感覺自己好象來了一個似是而非的國度,這裡的新詞太多,讓他不得不經常問問。

幾個人圍在這裡還是沒看出個所以然,就聽見前面沿著路走過來一群人。中間是一個三十五六的中年人,四周到是圍了一圈的年輕人。那中年人指著鐵路正說著什麼,王艮發現一邊的候直看到后匆匆忙忙的直接就走了過去。

「這人什麼官職!怎麼連六品的知縣見到了也急急忙忙的!」原來候直因為疫病管控得利,而且本鎮發展得也不錯,剛剛被政府升了職,已經準備調到別處當縣長去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1490湯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1490湯目錄 1490湯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18章 第八十四火車

99.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