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3章

第633章

目光驚駭的看著那正被雷光閃電不停劈打的牛頭異獸,沈謙暗自驚道「難道,它這是要突破。」

事實,正是如此,

隨著雷光不停的劈打,那牛頭異獸的氣勢越來越盛,越來越可怖,

其身形,也越來越小,越來越凝實,

就在這時,沈謙只覺懷中的葉輕塵身子突然一抖,緊接著,一股炙熱的氣息頓時盪開,

隨後,只見一道紅光從葉輕塵的身體里陡然衝出,

紅光一離開葉輕塵的身體,葉輕塵那炙熱的嬌軀溫度很快的降了下來,

而那道紅光,則瞬間變大,短短的數息之間,便化作一隻橫翼數千丈的巨大飛禽,

「火神。」那紅光,正是火神,

火神一出,瞬間出現在那牛頭異獸的頭頂,而那烏雲中的雷光,瞬間劈在了火神的身上,

雷光澆築到火神的身上,讓其不禁興奮的高昂的叫了起來,

下方,那牛頭異獸見到火神攔截了它的雷光,不禁憤怒不已的嘶吼起來,

然而,橫翼千丈的火神,陡然伸出一雙巨大的腳爪,一把抓住那牛頭異獸,

看著這一幕的眾人,頓時心提了起來,

「乖乖,這……這也太厲害了吧。」徐猴子驚駭道「火神它居然這麼霸道。」

這個時候,眾人雖然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但是從火神突然出現可知,它竊取了那牛頭異獸的成果,

被火神抓著的牛頭異獸,不停的怒吼擺動著,

四方的空氣,劇烈的震動,巨大的吼響,直達雲霄,洞徹偌大的風雲山脈,驚起一隻又一隻,一頭又一頭的異獸,

然而,火神死死的抓著牛頭異獸,一邊盡情的承受著上方烏雲的無邊雷光,

隨著雷光越來越盛,火神的身軀越來越大,

而被它抓著的那牛頭異獸,開始顯出一些焦躁起來,

終於,快要到天明的時候,雷劫終於消停了,

而火神,已經是一頭橫翼萬丈的巨禽,場面十分壯觀,

遠遠看去,有如一個巨大的火雲靜立在那裡,燃燒了半邊的天空,

「啾……」一聲嘹亮的叫聲,成功竊取了牛頭異獸的火神抓著那牛頭異獸振翅一撲,飛向了風雲山脈深處,

空中,只留下一絲火氣和驚雷落寞后的安靜,

還有,獃獃的看著火神遠去的沈謙一行人,

火神閃電而出,霸道而強勢的掠奪了牛頭異獸的成果,

至少在沈謙看來,牛頭異獸打敗了那虎頭異獸,取得了可以讓那雷霆澆築的機會,

但是在最關鍵的時候,火神強勢而出,以其無比狂猛的姿態,搶去了原本屬於牛頭異獸的果實,

這讓沈謙不禁想起了當初龍之殘魂在他腦海中浮出的畫面,深海蛟鯊剛進化成為蛟龍,便遭到了[***]鳥的無情相爭,

或許,那個時候的[***]鳥,也是為了奪取屬於蛟龍的某些東西,否則,它不可能與之相爭,

不過,不管他怎麼想,眼下都不在重要了,

看著晨曦緩緩的升起,而火神已經消失在了晨曦的光輝中,向著風雲山脈的更深處的東方而去了,

沈謙低頭看了一眼正昏迷在自己懷中的葉輕塵,眼中閃過一絲濃濃的憐惜,

看向依舊驚駭的沒有回過神的徐猴子和帝一行他們,沈謙道「這裡不宜久留,兩獸相爭,必有其它的異獸注視著這裡,我們繼續待下去,只會被麻煩找上。」

點點頭,明月道「嗯,我們是要趕緊離開這裡,否則,遇到了尋蹤而來的其它異獸,情況就不妙了。」

「可是……」帝一行看了一眼被沈謙抱在懷裡的葉輕塵道「火神它……」

看向東方,晨曦的光芒披灑著整個大地,沈謙沉聲道「放心,它會回來的,因為,它知道分寸。」

抱著葉輕塵,沈謙帶著帝一行他們快速的離開這裡,

一行人離開不久之後,便有數頭氣息可怖,實力驚人的異獸橫空而來,

而那虎頭異獸的屍體,很快便被吞食一干,留下的,只有一汪血色大湖和一片狼藉不堪的戰場,

「不知道,若是那火紅巨禽對上那獨眼巨尨會是怎樣的一個結果」一道白衣勝雪的身影出現在長空之下,看了一眼下方狼藉的戰場,隨後向著沈謙他們離去的方向而去,

她的腳下,有一把長劍,承載著她的身體,

這到白衣勝雪的人影,不是別人,正是沈月,

她一直在沈謙他們的左右,只是不知用了什麼方法,並未曾讓沈謙他們所法決,

「方謙,我們已經走了很久了,不如找個地方休息一下吧。」明月擦擦額頭的汗漬,開口道「風雲山脈的天氣開始氣悶起來,葉姐姐到現在還沒有醒轉過來,應該找個清涼的地方休息一下,或許對她會好一點。」

「是啊」徐猴子道「這樣吧,我去前面看看,你們大夥在這裡休息一下。」

點點頭,沈謙歉然的看了一眼眾人道「抱歉,之前我想事情去了,忘了大家。」

「哈哈……」徐猴子大笑一聲,道「沒事,你們在這裡等一下,我去前面探探路。」

「我和你一起吧。」這時,明月開口道「多個人,也好有些照應。」

徐猴子愣了下,隨後點點頭道「好哇。」

兩人離去之後,帝一行尋了個乾淨的地方,讓沈謙坐下,道「唉……自從我們進入風雲山脈之後就是多災多難的,這一路走來,還真是經歷豐富。」

笑了笑,帝一行道「就算是在狂風灣的那大半年的時間,我也沒有這麼心驚膽顫過,當然,除了風神出現的那一次。」

確實,那一次,不止是帝一行,就連沈謙也感到心驚膽顫,

風神使出了海擊的力量,那是一種可怖的力量,讓整個狂風灣陷入了一片死寂和凄涼,

伸手拂了一下葉輕塵額頭的青絲,整理了一下她的衣服,看著葉輕塵明媚而迷人的玉顏,沈謙心底漸漸的湧起一絲暖意,

看向帝一行,沈謙道「你覺得,猴子和明月之間……」

帝一行一愣,隨後哈哈大笑道「方謙啊方謙,你這傢伙……」

頓了一下,帝一行點點頭,道「嗯,我也是這麼覺得,雖然猴子這人看上去沾染了一些胖墩那傢伙的壞脾姓,不過人心底很不錯,而且,他的潛力也不差,將來必會有所成就,至於明月,她,我有些不清,不過,若是猴子能和她走在一起,倒也是一件好事。」

當沈謙和帝一行在議論著徐猴子他們的時候,徐猴子和明月正小心謹慎的藏在一處山體之後,看著對面的一處篝火,

風雲山脈中有火,這意味著什麼,

意味著,有人,

顯然,除了帝一行他們,風雲山脈中還有其它的人,

但是,令他們驚異不解的是,怎麼會有人出現在這裡,

「明月姑娘,你先回去通知一下方謙他們,我在這裡繼續觀察一下。」徐猴子壓低聲音靠近明月道「小心點,不要被他們發現了。」

雖然那裡只有一處篝火,沒有任何人,

但是,兩人相信,有火,必然有人,

此時天色已漸漸臨進黃昏,而那篝火看起來燃起的時間並不長,顯然是認為的,

在這風雲山脈中,遇到人固然是一件喜事,但是心有分寸,這一點徐猴子和明月還是知道的,

點點頭,明月看了一眼那篝火旺盛的火堆,低聲道「嗯,你……你自己也小心點。」

說完,明月悄身退走,

看著明月,徐猴子臉上浮起一絲笑意「看不出來,她還很關心我,嘿嘿。」

目光緊緊盯著那篝火叢,不多時,徐猴子便聽到從那篝火堆的對面傳來數聲吵架聲,

「當初我可並沒有說要深入到這裡,我只是說在風雲山脈周圍轉轉,倒是你們,哼哼……」一聲怨氣沖沖的女子聲音冷哼道「現在好了,進來了,卻出不去了,我爹爹要是知道了,肯定……」

「哼……」一聲冷意的哼聲傳出「收起你的大小姐脾氣,在我面前,最好不要拿出你那一套。」

「紫芳姑娘,你這一路上總是埋怨這埋怨那的,這可不好哦」一道十分好聽的聲音道「剛剛大夥去找吃的,你也是嫌棄這嫌棄那的,要知道,我們現在可是在風雲山脈,可並不是在沈京。」

「你們都不要說了,吃點東西好好休息一下,明曰去看看之前聽到的那怒吼和雷光吧。」一道清冷的女聲打斷了這些人的爭吵道「現在大家既然已經來到了這裡,那麼就要齊心合力,若是大家繼續這樣爭吵,恐怕永遠也出不去。」

「玲瓏姐,可是,你看看,我們來的時候,是二十七個人,現在卻連十個都不到了,還有三個身上帶著重傷,我們……」說著,那名為紫芳的女子不由得哭泣了起來,

「夠了。」一聲十分低沉的冷喝傳入了正偷聽著眾人說話的徐猴子的耳中「若是你在這樣,別怪我沒有提醒你,已經死了好些隊友了,我不介意把你扔在這裡。」

「韓大柱,你敢,你不過是一個南方學院的學員,竟敢對我這麼無禮,小心我……」那紫芳的話,讓徐猴子頓時一驚,他沒有想到,竟然有南方學院的學員在這裡,

「紫芳姑娘,這一路若不是大柱他的照顧,你認為我們這些人還能活到現在嗎。」一道嘲諷的聲音道「時間不早了,你要是想發脾氣,等我們睡著了再發吧,我們可不想聽你的大小姐脾氣。」

這時,徐猴子只見有八個人走向那篝火處,

三女五男,其中有一女兩男身上帶著傷,神情有些痛楚的樣子,

另外有一個身著紅衣的女子一副氣呼呼的樣子,還有一名身著藍衣的女子神情平靜氣質高貴,

在其旁邊,還有兩名白衣男子,個個身上負劍,神情中雖然有些疲憊,但是還有一些倨傲和富家公子的氣質在裡面,

另一個,則是身形壯碩,神色平靜的粗衣男子,

這人,徐猴子雖然沒有見過面,但是他斷定,之前的那聲低沉的冷喝便是此人發出的,而他很可能就是南方學院的韓大柱,

此人,確實是韓大柱,

見到這些人出現,徐猴子急忙低下頭,小心的向著後方撤去,

然而,太過小心之下,難免出現一絲意外,

他踩到了一根枯枝,發出一聲清脆的聲響,

聽到這聲音,徐猴子就心知不妙,

果然,原本正吵著的韓大柱他們一伙人頓時警覺的看向徐猴子處,

韓大柱,還有那藍衣女子玲瓏與其餘兩名男子紛紛攻向徐猴子處,

劍光如龍,帶著毫不留情的勁道直擊藏在山體后的徐猴子,

面對這突然襲來的攻擊,徐猴子心裡一驚,急忙想要避開,

奈何,四人攻勢太猛,瞬息之間已至他的身前,

這個時候,韓大柱他們也看到了徐猴子,頓時心裡一驚,

「收手。」韓大柱反應最及時,急忙收回了自己的攻擊,

而那玲瓏也是凌空生生一轉,將自己的一擊擊向了徐猴子旁邊,

然而,其它兩名男子的實力或許不夠精鍊,一時之間根本反應不過來,兩道劍光直擊徐猴子的面門,

這個時候,徐猴子也已經來不及抽刀格擋,

突然,一道身影陡然出現到徐猴子的跟前,一聲低喝一股強勁的氣勁將兩人生生震飛,

「方謙,是你」徐猴子見到來人,驚喜的道「謝謝。」

回過頭對徐猴子點點頭,道「你沒事吧。」

「嗯」徐猴子道「我還好。」

沈謙的手裡,還抱著葉輕塵,明媚的容顏,玲瓏的嬌軀散發著淡淡的清香,

這時,明月和帝一行他們也走上前來,

南方學院有很多人,帝一行他們並不認識韓大柱,

不過,沈謙第一眼就看到了韓大柱,

而韓大柱,在沈謙出現之後,神色凝重的看著他,

「是你。」韓大柱沉聲道「你怎麼會在這裡。」

那兩名被沈謙擊飛的男子神色鐵青的看著沈謙,冷聲道「你們是什麼人。」

那玲瓏走到韓大柱跟前,低聲道「你認識他。」

點點頭,韓大柱道「他就是方謙。」

沈謙低頭看了一眼懷中的葉輕塵,隨後看向韓大柱,道「大柱,想不到,我們竟然會在這裡見面。」

眼神凝成一道線,韓大柱沉聲道「看樣子,你的實力,越來越厲害了,但是,我弟弟的仇,我一定會給他報的。」

沈謙愣了一下,心知韓大柱依舊沒有忘記他弟弟大牛的死,沉聲道「好,我等你。」

說著,沈謙掃視了一眼玲瓏他們,道「他們是什麼人。」

看了一眼沈謙懷中的葉輕塵,韓大牛臉上閃過一絲憤怒的異樣,隨後掃視了一眼玲瓏他們,看向沈謙,道「他們是我的夥伴。」

「夥伴。」沈謙淡淡的看了一眼那兩名被他震飛的男子,淡聲道「連自己的攻擊都收不住手,看來的你的夥伴還需要多加勤練一番。」

「你。」那被沈謙震飛的兩人的中一人冷聲道「口氣倒是不小,不知道,閣下是何人,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我以前是大牛的同學,不過也是他的敵人,現在的我,是北方學院的學員。」沈謙沉聲道「我身後的這些,都是我的朋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網游之聖職者的正確打開方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網游之聖職者的正確打開方式目錄 網游之聖職者的正確打開方式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33章

98.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