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6章 a00849 睥睨大唐227

第846章 a00849 睥睨大唐227

紀倩苦笑了笑道:「我怎麼不覺得我有偏見?就算你說的是真的,他可與天地同壽,那豈不是連人生的滋味都感覺不到了?小紀你別再沉淪下去了。」

小鶴兒道:「琲姐最喜歡讀書,人家聽她講過『子非魚,安知魚之樂』的故事,小倩又不是焱大哥,怎可能知道他的人生是否有滋味呢?況且,人家喜歡焱大哥,又不是有所圖謀的,就算他真把我當成妹子,我也高興,你若是體驗過那樣溫暖愜意的家庭生活,保你對名利再沒半分興趣。」

發覺到自己的好姐妹不但學識見長,對焱飛煌也早就迷到中魔的地步,紀倩心中一陣無奈,沒再說話。但她絕不會聽從小鶴兒的意見,離開長安的,因為太極夜宴接近尾聲時,李元吉已當眾澄清沒有逼婚一事,紀倩雖然心中惱怒,卻也放鬆下來,因為這代表李元吉不會再強迫她。

可是不離開長安,我該作什麼好呢?大仇家香家幾乎倒台,聽卿姐說只有香貴的大兒子還逍遙法外,另兩個兒子早不知躲到哪裡去了,想來也不會再有翻身之日。對付京兆聯的楊文干?簡直沒可能,要知長安共有三幫惡人,被稱為兩黨一聯,聯便是京兆聯,兩黨則為太子黨和貴妃黨。而且卿姐說過楊文干自會有人對付,我何必自找苦吃!

唉!

大腦開始混亂的紀倩見小鶴兒呼吸已轉平靜,無奈地嘆了口氣,望向窗外尚秀芳閨房的方向,立即輕聲罵一句焱飛煌荒yin無恥,蒙上被子睡了過去。

「阿嚏!」

焱飛煌打了個噴嚏。

如雪蓮般美麗聖潔、高貴典雅的尚秀芳以一雙無瑕玉臂緊纏焱飛煌的脖頸,如醇香美酒般的朦朧美眸透出深切的愛意,平靜地凝視著眼前這令自己傾心並託付終身的男人。

但是一個噴嚏,把氣氛全破壞掉了。

尚秀芳「撲哧」笑出聲來,看著如小孩子一樣嘴裡嘟囔個不停,不知在詛咒誰的焱飛煌,她的絕色玉容綻放出幸福的笑意,隨即將螓首貼在焱飛煌胸口,聆聽那有力的心跳,感受那寬闊的胸膛。

察覺到胸口變濕,焱飛煌輕撫她的秀髮,輕聲道:「秀芳是否不捨得走,卻又對遊歷塞外很是憧憬,因此心生矛盾了?」

尚秀芳微微點頭。

焱飛煌嘆道:「你可能會怪我不給你拿主意,實際上秀芳很有主見,我相信你很快會想明白的,而且我們又不是永遠天各一方,你遊歷夠了,回來時中原統一,我們就到山裡過些快活日子,不是最完美的結局嗎?」

頓了一頓,繼續道:「而且頡利集兵欲南下侵我中土,我不久后也要到草原走一遭,正所謂『小別勝新婚』,屆時我再與秀芳多玩幾種花樣。」

尚秀芳破涕為笑,嗔道:「沒個正經!」

接著那雙比原來更要勾人心神的大眼睛一轉,笑了笑道:「秀芳可能會幫上郎君一把呢!」

焱飛煌立即明白她的意思,道:「秀芳不該管這些俗事,更不許出賣色相,明白嗎?」

尚秀芳玉容上露出一絲天真俏皮的笑意,道:「秀芳倒想出賣色相,卻沒人敢受呢!」

焱飛煌又好氣又好笑,道:「總之一切隨意,不必刻意為之,是了,你現今模樣變化較大,出去被人發覺不妥該怎麼辦!我真是大意!」

尚秀芳嬌笑了笑道:「美仙阿姨早為人家從魯大師那裡求了張人皮面具,戴上以後,連秀芳自己都分不清哪個才是真正的自己呢!」

焱飛煌暗贊單美仙心思玲瓏縝密,尚秀芳又道:「聽美仙阿姨說,夫君最初只想與她共偕白首,後來怎會變化這麼大的?」

焱飛煌苦笑了笑道:「我的命運其實不掌握在自己手上,我隱約覺得一個眼鏡男和一個女人在無形控制著我的命運,感覺很古怪,卻很真實。」

尚秀芳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貝齒輕咬芳唇,垂首赧然道:「明日一別,少則數月,多則一年方可再見,夫君不多愛秀芳一次嗎?」

焱飛煌雙臂一緊,低頭尋上她的唇瓣。

本是懸挂中天,映射大地一片金黃的月亮都好似不敢再看屋內的場面,悄悄躲到雲朵后。

尹府。

尹祖文、許留宗、楊虛彥、楊文干四人圍坐在禁地閣樓最上層,面色陰騖。

在他們身上,看不到半分新年除夕的歡快氣氛。

許留宗率先道:「文干可有查到生春和玉山的消息?」

楊文乾眼中閃過疾厲神色,搖了搖頭。

尹祖文道:「姓侯的小賤-人不會放過他們的,文干做好最壞的打算吧!還好她沒查到你的秘密,否則香家……」

楊虛彥沉吟道:「對於接下來如何對付焱飛煌,尹師伯有何打算?」

尹祖文苦笑了笑道:「還能有什麼打算?石大哥突然消失,把我們一大攤子人留下,焱飛煌不來找我們麻煩已是難得,原本我還懷疑他的實力,但親眼見他兩招挫敗畢玄后,我什麼想法都沒了。」

楊虛彥亦嘆道:「石師突然不見,雖是無法栽贓給焱飛煌,我們依舊有信心擊殺李世民,誰知突然冒出三個高手,那金髮的西域人聽都沒聽說過,修為卻是異常高絕。現今左先生與辟先生連城門都不敢進了,否則必定給李世民暗中安排的眼線察覺到。」

許留宗道:「事情既已發生,誰都沒有辦法,虛彥該想想如何躲過李淵的『滴血認親』,要知這一關對你,對我們大家來說,異常重要。」

楊虛彥神秘一笑,道:「虛彥不但有辦法躲過此難,說不準李淵還會封我個官哩!」

話語中,竟是說不出的自信。

午夜已過。

唐皇李淵獨自坐在御書房中,愁眉深鎖。

書房中只點一盞油燈,昏黃的光線將他襯托得猶如一尊散發著詭異氣息的雕像。

「篤篤!」

兩聲細微卻清晰的敲門生響過,李淵抬起頭來。

被李淵請動做特別探子,一襲夜行衣的宇文傷推門而入。

簡單施禮后,李淵請他入座。

宇文傷清了清嗓,臉上現出一絲複雜難明的苦笑,道:「微臣不知該否恭喜皇上。」

李淵道:「說了我們之間平輩論交,老哥此話怎講?是否有特別發現?」

宇文傷點頭道:「外賓館那裡並沒有什麼異動,畢玄從未開口說過話,但暾欲谷卻大罵焱飛煌許久,還說若畢玄帶著『阿古施華亞』上陣,焱飛煌必敗無遺。」

「阿古施華亞」是畢玄曾使用過的一支狼矛的名字,乃突厥古語,意即月夜之狼,畢玄年輕時仗之衝鋒陷陣,縱橫草原從無敵手,初出道之際已被譽為『無人能把他從馬背擊下來的對手』,六十歲后才棄矛不用。不過只看宇文傷不屑的神情,當知暾欲谷只是胡說罷了,修為到了畢玄那級數,一把武器可起的作用已經極小,更遑論扭轉戰局。

李淵皺眉道:「依你老哥看,畢玄會否一蹶不振?暾欲谷的話是否屬實?」

宇文傷嘆了口氣,道:「我可以清楚地感覺到畢玄的一顆心漸轉死寂,他已是年近百歲之人,焱飛煌廢而不殺這一手實是高明,還有什麼可比一個落敗的草原精神象徵更能打擊崇尚狼性與武力的突厥人的信心與士氣?」

頓了一頓,他繼續道:「賢弟亦是個中大家,怎可能不知暾欲谷只是發泄不滿的情緒罷了。不過他卻對隨從說了一句『回到草原后,畢玄就會閉關。』這句話耐人尋味,若畢玄真的從次一蹶不振就最好,可暾欲谷口氣卻極為自信,我在納悶是否畢玄尚有后著?要知道他只是被廢掉部分功力而已,隨說信心受到的打擊更大,可一旦回復過來,應該比現今更可怕,破而後立的道理,誰都明白。」

李淵沉吟道:「就算真如你老哥后一種推測,胗也不知該高興還是難過。對了,尹國岳那裡情況如何?」

若畢玄能恢復,那必定再找焱飛煌報復,但也同時代表著突厥精神領袖重生,對突厥士氣提升作用不言而喻,這對一直飽受突厥強兵困擾的李唐來說,絕非好事,難怪宇文傷開頭會說出那樣讓人難以理解的話。

宇文傷道:「真如賢弟所猜測那樣,我探到尹國岳與另外幾人聚頭,其中兩人一個是楊虛彥,一個是楊文干,另外一人的聲音,我不熟悉。」

李淵暗自嘆了口氣一口氣,這哪裡是他所猜測的,不過從是宋師道曾暗示過他「朝中有魔門中人,還將子女安插到你的身邊,影響你的思想。」

一句話中推測出來的罷了,李淵又非蠢人,自然而然猜測到是尹祖文,想不到竟真給他猜對了。

宇文傷將所聽到的事情講出來后,道:「這些是賢弟家事,我不該多嘴,可眼下已牽連到魔門,那連貴妃實是……」

李淵長吁一口氣,大手狠拍桌面,冷然道:「朕本與舊朝太子關係良好,為保他的骨肉,甚至不惜頂撞岳大哥,豈知楊虛彥竟如此不知好歹,尹祖文不但身為魔門中人,還與楊虛彥狼狽為奸,我李淵怎可叫他們小看!」

宇文傷欣然道:「賢弟這氣勢確教人心生敬畏。」

李淵道:「辛苦老哥了,若非修為至你這般,實是無法探聽到這樣重要的消息,若沒你的幫助,李淵絕無法反客為主!」

宇文傷客氣幾句,二人相視而笑。

婠婠與白清兒頭靠頭地擠在塌上,說些體己的悄悄話。

二女皆心生感慨,她們從小斗到大,從未想過會有這樣一天如閨中密友般親熱。

焱飛煌的出現,將二女間的矛盾逐漸化去。

白清兒羨慕地道:「師姐可這樣輕鬆地潛進來,修為提升快得驚人。」

婠婠道:「你若喜歡,夫君該眼都不眨一下就為你做『爐鼎』吧?」

白清兒嘆道:「我只學美仙師姐改良后的『天魔大法』就可以了,她曾說若論威力,絲毫不比種魔大法差的。」

婠婠自慚形穢,想到自己一時推崇種魔大法的決定會害苦焱飛煌,不禁暗忖莫非我沒有師妹那般愛夫君嗎?否則怎會不心疼他呢?

白清兒哪知道婠婠在想什麼,隱約察覺到她不對勁,好奇道:「師姐怎麼了?」

婠婠壓下紛亂的心情,岔開話題道:「沒什麼,師妹想好怎樣對付尹祖文了嗎?石之軒現今已不在長安了,還是否需要我們幫忙呢?」

白清兒沉默半晌,方道:「我原本是想廢了他的武功,這些天來細細思考,覺得這樣還不夠,若能看著他從高高在上,一下子跌到深淵之底,方是最好的報仇辦法。」

婠婠玉手捏上她的臉蛋,輕笑了笑道:「你受夫君的理論影響越來越深了!」

白清兒咯咯嬌笑,同樣探手來呵婠婠的癢。

焱飛煌的理論便是殺人乃是最低級的報復方法,只有摧殘活人的意志,才是最高境界。不可否認,他的這種邪惡變態思想確具魔門風範,白清兒出身魔門,自然也對這種思想極為推崇。

打鬧一番,二女才停下,白清兒道:「有了這個思想轉變后,我就在師尊來探望我那次托她要宋二哥以岳山身份轉告李淵尹祖文的真實身份,李淵雖不會完全相信,卻一定會暗中調查,一旦屬實,尹祖文必無好結果。」

「你這小妖女,想法都這樣邪惡!」

一把熟悉的聲音響起,二女只覺芳唇同時受襲,兩人之間狹小的空間擠進一人。

熟悉的聲音與氣味,不用猜,二女也知是焱飛煌。

焱飛煌伏在塌上。

白清兒早習慣了他這樣神出鬼沒的風格,微嗔道:「每次都這樣悄無聲息的出現,要嚇死人家嗎?」

話還未說完,焱飛煌的大嘴已經湊上。

好在白清兒神智尚未全失時,婠婠的嬌嗔聲響起,焱飛煌才停住動作。只聽婠婠道:「『邪皇』大人剛剛盜了尚才女的紅丸,還不知足嗎?」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無敵屬性超人的副本諸天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無敵屬性超人的副本諸天 無敵屬性超人的副本諸天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846章 a00849 睥睨大唐227

99.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