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九章 終章

第三百七十九章 終章

轟隆隆—

在眾聖的注視下,空間破碎,無窮的亂流與虛無壓蓋了家園位置,江蒼身影消失無蹤,又他們的感應中宛如堂皇烈日,剎那間出現在了無數時空外的東華界西方。

「江蒼果然是起源傳承者..」眾聖的目光或有收回,他們都知曉了江蒼的身份,是三位殿主把江蒼的消息傳遍了整個宇宙,想要讓眾聖合圍江蒼。

可看著這如今,無人。

真正的傳承者不是他們能招惹起的。

江蒼如今踏入了聖人,又基本統合了所有神通規則,就像是古代帝王的後人,正在攜千軍萬馬的規則堂皇大勢而來,收復一個個遺失的國土,在這樣的威勢中一切都是螳臂當車。

天道煌煌下。

江蒼此時此刻的行程也未有保留,包括一步跨越空間,來到輪迴世界外,也讓眾聖見禮,自己已經差一步成就天道!

而自己千百化身歸竅時已經掌管了大宇宙內的空間規則。或者說一直以來的『迷霧』,就是空間元能。

哪位元能者先成就聖人,就可以掌握。

自己如今掌握后,不管是百里距離,還是無數星辰之隔,只要自己想去,知曉的地方,即可來至。

元能,是把一種規則極致化。

如現在的輪迴世界。

江蒼一步踏出,輪迴世界屏障在自己目光的注視下如雪水般融化,顯露出來了一顆荒涼宇宙星際。

輪迴之主布下的大陣,能擋其餘大道聖人的大陣,在自己眼裡,就是一片烈陽下的積雪。

千百世的輪迴,躲躲藏藏,都在今日了結。

江蒼身影浩瀚,顯化這方宇宙內的一顆荒涼星辰高空。

星球上有一座大陣,橫越漆黑的荒土上三十萬里,青鋼石鑄造,上面雕刻滿了符文,在其中陣眼的位置,擺放著一顆黑白相間的元能,是輪迴神通。

如今不少輪迴者正在陣法大橋上躍下,身影消失無蹤,是穿越了一個個世界,這裡也喚為『輪迴之地。』

也隨著世界屏障被江蒼破開,萬千世界內的聖人也注視到了這一幕,看到了『輪迴規則』,目光中有貪婪,有好奇,有驚異,但望著世界外的江蒼身影,都化為了悄然嘆息。

這些輪迴者也在逃難,因為在江蒼成聖的那一刻,輪迴之主已經消失,不知去往了哪裡躲藏,連輪迴規則與輪迴之地都遺棄了。

輪迴之主掌握過規則,知道自己只要帶著規則神器,終有一天會被江蒼找到,一切再難翻身,不如先躲藏起來。

轟隆隆—

可隨著傳遍宇外的震響,星辰塌陷,還是有敢死之士啟動了最後的攻殺大陣,輪迴之地凝聚出了一道黑白相間的規則源力,四個世紀來的輪迴宏偉、萬千世界的本源碎片向著江蒼湧來。

江蒼探出手掌,一切宏偉在破碎,輪迴之地中的輪迴神通在鬆動,星辰平復,反抗的輪迴者與攻勢消失,被空間規則凈化。

也在這一刻。

江蒼髮現輪迴之地內的哭泣聲與求饒聲變淡,時間在倒流,自己站在了原先的時空內,輪迴之地外,世界屏障沒有碎裂。

輪迴神通也消失在了自己的手掌內。

有一位上古聖人覺察此一幕,嘆息悠悠道:「時空之主莫要自誤..」

「老朽之人莫言。」一位重甲身影站在江蒼身前,頭盔內的虛影晃動,好似聽到了那位上古聖人沒了下文,才抱拳向著江蒼一笑,又像是求和求饒道:「江道友勢必要趕盡殺絕?」

「江道友?」江蒼回身望著重甲身影,看著諸多之主,道號道稱,自己一時思緒繁多,定格在三國之前,取道號天象。

「今日江蒼執掌天象。」江蒼身邊虛無破碎,「勢必要殺死你等三位禍亂之人。」

「一切都是趙老賊與輪迴之主的陰謀!」重甲頭盔內的虛影晃動劇烈,像是被巨力撕扯,「大人!天象大人!我今日來此是求饒,是他們想挑起大宇宙內的戰亂..而趙老賊如今已被雪景總管尋到,斬去。夢幻神殿也由雪景總管掌控。大宇宙內已是一片安定,天象大人執掌天宮,我與他願為天象大人輔臣,再現東華界輝煌..」

「我已得知全部。」江蒼無動於衷,「妄言之語,還是留給愚昧者去聽吧..」

一點火光在虛無中綻放,時空碎片的餘波瀰漫虛無,時間回到了輪迴之地。

此時此刻的時空之主的身體在碎裂,眼睛位置乍現神光,正在蓄力致命一擊。

之前的一切都是假象,是時空回溯,也是雪景總管動用了夢幻神通,遮掩了江蒼的神識,想要讓時空之主殺死江蒼!

雪景總管其實就是夢幻之主!

嘩啦—

也在這一刻,時空之主眼中的神光綻放,附近的星辰泯滅,淹沒了江蒼的身軀,他的身體也開始瓦解。

少頃,又被熾白光火燃燒殆盡。

無數火焰凝聚成江蒼身影,從火焰中走出,時空之主身軀消失,僅剩一顆無面頭顱凝視著站在虛空中的江蒼,目光中有驚異,有無邊的留戀,當他的時空元能消失,才徹底明悟,無面頭顱顯化一少年,化為了解脫,

「恭喜..恭喜江道友成就蒼天,是在下愚昧,愚昧,致死才醒悟..」

聲音縹緲,傳遍大千。

此方時空內的介質崩塌,顯露出了早已被火焰焚盡的輪迴之地。

江蒼環視虛無,輪迴與時空神通被握在手中,時空之主的神識與頭顱徹底泯滅消失。

所有聖人沉默,只是把目光望向了東華界的中央,太安天宮,那裡是萬聖香火,一切因果的謎團。

只要江蒼登上帝位,就是真正的世界之主,沒有任何一個生靈可以反叛,因為那裡是規則的起源。

不過眾聖思索歸思索,江蒼以如此威勢,輕易斬殺大道規則聖人,無人敢攔。

可江蒼卻感覺自己的記憶就像是作假,如今三十三天還是迷霧一片,甚至找不到任何一點蹤跡,就像是虛無,太安天宮根本不復存在。

目光中倒影出星空圖。

江蒼望向了東華界南,是知道還有一位『故人』在干擾自己,還有一種規則沒有收回。

雪景總管,他掌握著夢幻,在先前的一戰中藏身暗處,又想攜帶神通逃離東華界外!

真到了那時,東華界將少一種世界本源,衰敗必然!

『嘩啦啦』世界屏障破碎。

眾聖見到江蒼消失在了輪迴之地,打破了東華界屏障,外面是一片真正的虛空、無任何一物的混沌『空』

上古眾聖知道那裡是眾界天主、天道的『悟場。』

相傳在混沌內能見到其餘遊歷的世界之主。

而在混沌內。

雪景主管漫無目的遊走,又忽然轉身停步,帶有感嘆,望著身後突然顯化的江蒼,表情又在一剎那間恢復了平靜,「我已知時空之主隕落,而天象大人是要趕盡殺絕嗎?其餘各界都有不少大道聖人輔佐帝王,而我東華界輪迴之主不知所蹤,如今就剩你我。若是天象大人再殺了我,怎麼管理東華界?其餘各界打來,又如何?」

「我只知攜規則本源叛逃東華界。」江蒼負手而立,「其罪當誅。」

話落,雪景總管想逃,但身影盡碎,身體內的一顆七彩夢幻化為塵埃。

頓時隨著所有規則齊聚,歸回,東華界內破碎的世界本源被修復,無數夢幻神殿中的強者從各方宇宙世界中剝離,隨風飄散,一些世界大地復甦,彷彿迎來了新生,一個個生命起源。

東華界的所有世界屏障在一瞬間打開,再無上下兩界之分,所有世人都見到了滿天光華,江蒼身影如夢幻,像是從烈日中走出,浮現萬千世界,澤惠世人。

眾聖見禮。

飛升者感恩,被江蒼化身引渡東華界。

江蒼在混沌內感望一切,好似也感受到了世界規則被全部修復,東華界的中央有一天宮,在隱隱呼喚自己,萬千眾聖香火瀰漫,是所有東華界的規則起源。

只是在這時,江蒼感悟著規則與起源時。

『嘩啦』旁邊的混沌劃出了一道裂縫,無數破碎的法則碎片湧來,一位身穿黑袍的壯漢從上個紀元前的時光中殺出!

輪迴之主!

他藏身上個紀元前的混沌時空之內,想要拚死一搏,在江蒼成就帝位的時候,暗中偷襲!

可與此同時,另一道奇光從遠方混沌中而來,穿透了輪迴之主的身軀。

棋光定格,是象棋紅色的『車。』

輪迴之主身影如碎片消散,充滿不可思議與怨恨的聲音回蕩虛無,

「蓮華界主!!」

同時遙遙時空外,隔著無數規則鎖鏈,蓮華界外的混沌中。

棋友站於一艘小船船頭,抱拳笑望江蒼道:「東華界主,還你一車,我也完成了圖騰老友的夙願,你我就此平局,再無相欠。」

江蒼接過棋子,身影顯化三十三天太安天宮,端坐帝位,目光好似透過了規則鎖鏈,看到了另一個大宇宙內的繁華,武道盛世,「多謝趙道友。」

「受天所託,忠人之事。」棋友坐於船頭,小船越划越遠,「你我又同為江海里的船兒,路上旅人..」

「一葉扁舟..」江蒼看到棋友身影消失,沉思,嚮往,神識化千,彷彿受邀,游過了東華界,游遍了天邊,兩人同為夢符界一宇內的凡夫俗子,在科舉上相遇,同三甲上榜,同朝為官,同在莊園內下棋,互有勝負,相交莫逆,路上結伴而行。

恍然,不知過了多久。

江蒼側卧太安宮帝位,似睡似醒,望著瀰漫太安天宮外的雲霧,一陣微風,煙雨縹緲,又彷彿昨日,在雲霧中看到了一個個熟悉的人,梟、武弘、滺柔,九爺、老道,他們觸手可及,近在眼前。

蒼龍寶誥..志心皈命禮..

不知哪裡傳來的悠悠誦吟..

江蒼端坐帝位,又傾聽,聽到了無數聲音從東華界內的無數時空中傳出,眾仙聖執跪禮,傳遍混沌萬界大千..

..

東華界上,太安天宮,位於元極之高,尊居三十三天上。法號蒼龍天象,道稱蒼龍元尊,顯聖千世輪迴之中,掌時空變換,日月輪轉,經百年時萬劫縱生,行東華界外,誅邪證道,福德圓滿,大悲大願,大聖大慈,眾星天主,無極元皇

東華太安

蒼龍大帝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災武紀元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災武紀元 災武紀元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百七十九章 終章

99.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