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7章 窮陰:雁門捷報

第617章 窮陰:雁門捷報

這是何意?

李世默抿了一口茶,目光驟然拉得很遠。他靠在寬大的梨木椅上,望著窗外迷濛,似乎永遠不透徹的日色,莫名顯得極為清瘦孤獨。

「如今長安剛從戰火中緩過神來,河東戰況還不清楚,大唐不知何時才能順利度過這場危機。現下西北防線破敗急需修補,神策軍與北衙禁軍都是一團亂麻也要重新打理。不管如何,這些事關係大唐穩定,關係國計民生,都必須一一上心。人死不能復生,活著的人還要繼續向前看。志通放心,我都知道的。」

他眼含笑意望著韓晟。

「多謝你們的關心。」

一番長篇大論讓韓晟心下目瞪口呆,這樣的走向他們三人連同楊秉廉裴濟從來都沒有想過。他們仨之前喝酒時商量,畢竟年輕人,寧妃娘娘又是出了名的親厚,萬一宣王殿下想不開,情緒激動,便由著他發泄出來再勸慰。

沒想到宣王殿下比他們想得還要通透?

或者說……

既然話都說到這個份上,多餘的安慰也顯得蒼白無力。面前的宣王殿下就像一隻精緻的毫髮無傷的瓷娃娃,無比妥帖地站在眾人面前——

既然毫無裂隙,又從何去修補呢?

「殿下高義,臣……」

韓晟剛一起身,李世默便招呼著他坐下。

「坐下吧,不必多禮。」

韓晟將信將疑把自己塞回椅子上。

「殿下,說到河東,河東的局勢殿下清楚嗎?雖說沒有壞消息,但也無任何捷報,實在是叫人憂心忡忡。」

河東戰局倒是尤為順利,是大唐左支右絀應付西突北燕聯合攻伐中唯一的亮色。

隆平十三年十一月十日下午,李君毅私放衛茂良出天牢,從長安出發趕往太原府及邊境雁門關。自長安城至雁門關近一千五百里,衛茂良不敢有失,率領那支小隊晝夜兼程,至十一月十八日清晨抵達雁門關。

而在衛茂良抵達雁門關的前一夜,十一月十七日,血魄暗入北燕王宮打探月汐與李若昕的消息,卻被早有埋伏的慕容彪堵了個正著。雙方在王宮血戰近半個時辰,饒是血魄師承月汐,劍法身形皆稱得上鬼魅非常,也抵不過車輪戰術輪番上陣,重傷而逃。

相應的,慕容彪也付出了一劍對穿腹腔的代價。

主帥的傷總要料理一陣子。於是,原本慕容彪與西突約定起兵的日子晚了一天,號稱十萬大軍,實際只有八萬人馬,拖延至十九日才發兵。

就是這晚了的一天,讓衛茂良做好了足夠的準備。

十一月二十三日,慕容彪率軍南下至臘河谷一帶遭遇衛茂良的伏擊,亂箭射死的,逃命被馬踩踏致死者無數。志得意滿的北燕人並沒有想到,在他們口中龜縮在雁門關以內如同懦夫的大唐騎兵竟敢主動出關,打得他們一個措手不及。

十一月二十四日,折損少說有兩成兵力的慕容彪重振旗鼓南下至桑乾河邊時,衛茂良算準了時機炸冰排水,原本打算趁著河流封凍橫穿而過的北燕騎兵被炸得人仰馬翻,沒於河中被湍急的水流沖走的兵士又是好幾千。

堂堂北燕騎兵被一條小河攔在外頭,想想也夠叫人窩火。

慕容彪坐在桑乾河邊苦想對策。

河上浮冰甚多,臨時造船行駛並不方便。更別說對於縱橫草原荒漠之間的北燕而言,找齊造船工無異於天方夜譚。

坐在河邊乾等著結冰更不知等到何時。一軍統帥被迫臨時調轉方向,往桑乾河上游溯源至樓煩關,繞過奔騰的河流再向東南折轉攻破雁門關防線。

沒想到至十一月二十六日慕容彪率領僅剩的六萬騎兵至樓煩關時,衛茂良亦早有準備,第三次伏擊徹底擊潰北燕騎兵的的前鋒。等到慕容彪歷經千辛萬苦至雁門關城門下時,八萬將士,僅剩不到五萬人。

正在氣頭上的慕容彪單騎殺到城下,騎著馬在陣前來回叫罵。

「衛茂良,你有種下來打!之前不是挺能打的嗎?你下來啊!咱們面對面的打,看看到底是你的翎驍營厲害,還是我大燕男兒勇猛!」

「躲躲藏藏算什麼好漢,也配做我慕容彪的對手,丟不丟臉!」

「你是個爺們就下來打!別在城樓上跟個娘們似的嘰嘰歪歪!」

說罷還真招呼出幾個北燕兵士,在城樓下舞起了姑娘家的花裙子。

衛茂良正緩步行走在城關樓上巡邏,牙白色的袍子在冬日暖陽下顯得格外明亮暄暖,如春日踏青郊遊一般閑適。餘光瞥見城樓下如跳樑小丑般的慕容彪,嘴角帶著如春風的笑意,自顧自搖搖頭。

「匹夫之勇。」

他嫡出的兄長衛茂忠緊跟其後,在軍中雖無一官半職,但因為跟隨衛茂良多年輾轉,旁人已將其視作衛茂良的心腹。

事實上也確實是心腹,衛茂忠是這麼自認為的。兩年前黃河決口宣王殿下主持賑災時,衛茂良暗中派兵震懾河朔,保護殿下,不就是他帶的人嘛。

他上前兩步,顯得比跟在衛茂良身後的其他將領都要與主帥親密些。

「咱們這麼龜縮在城裡不出去,會不會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陛下要是知道了,只怕也會有所責難。」

衛茂良負手,不疾不徐踱著步,語氣和他的步伐一般悠遊從容。

「有種不是逞一時的風頭,而是在本應發怒的時候能剋制住自己,不被情緒左右理性的判斷。如今北燕騎兵戰意高漲,人人恨不得一雪三次伏擊的恥辱。敵強我弱,敵眾我寡,現在下去就是自討苦吃。」

說到一半,衛茂良轉身問他。

「兄長,我之前請你帶人堅壁清野,農戶牧戶內遷至城中,都辦好了?」

「都準備好了。」

「那就沒問題了,他們長途奔襲,輜重本就不多。過幾日糧草將盡又在附近農戶家搶不到糧食,戰意消退,軍心自然渙散,到時候咱們再打一個措手不及。至於陛下的責難——」

他淺笑,再猛烈的風到了衛茂良身邊都化作春意拂面。

「將在外君令有所不受。傳令下去,嚴禁任何人向長安傳遞任何消息。咱們要送,就送最後的捷報。」

我真是太愛衛茂良了(爆哭o(╥﹏╥)o)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風雲亂——亂世桃花逆水流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風雲亂——亂世桃花逆水流 風雲亂——亂世桃花逆水流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17章 窮陰:雁門捷報

99.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