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7章 內心焦灼的洛軒昂 富英豪試探洛軒昂

第1567章 內心焦灼的洛軒昂 富英豪試探洛軒昂

蘇陌嵐也不知道洛軒昂到底接的是誰的電話,他更加不清楚,打電話給洛軒昂的人究竟跟洛軒昂說了什麼,反正洛軒昂從隔間出來的時候,臉色明顯不太好看,不明所以的蘇陌嵐不是沒有追問洛軒昂,可洛軒昂卻避重就輕,而且明顯不太願意解釋,蘇陌嵐只好就此作罷,他也不想當一個讓人反感的人。

很快,洛軒昂就找了一個借口,打發蘇陌嵐離開,儘管蘇陌嵐此刻心裡同樣充斥著N多待解的問題,但他並沒有追問洛軒昂什麼,在跟洛軒昂打過招呼后,蘇陌嵐就從洛軒昂的住處離開了。

蘇陌嵐離開之後,洛軒昂不斷地在客廳里來來回回地踱步,神色看上去幾分冰凍,眉頭都快要打成死結了,很顯然,此刻洛軒昂心裡依舊七上八下,心情更是好不到哪裡去,儘管洛軒昂一而再,再而三地剋制著自己的情緒,但貌似效果不佳。

就在洛軒昂思緒百轉千回的時候,那個被他隨意丟在沙發上的手機鈴聲有些突兀地響了起來,打斷了洛軒昂的思緒,洛軒昂黑眸一厲,表情看上去透著幾分抗拒,很顯然,這會兒洛軒昂其實並不是很想接聽外界的電話。

儘管洛軒昂情緒不佳,但他還是沒有遲疑太久,很快,洛軒昂就抬步朝著沙發走去,他彎腰俯身,拿起擱在沙發上的手機,黑眸閃爍著銳利的寒芒,轉瞬即逝。

洛軒昂看到來電顯示的時候,眉頭越發狠狠地皺了皺,俊臉表情更是各種緊繃,洛軒昂本來都有些不願意接聽某人電話,但轉念一想,洛軒昂還是改變了主意,因為他心裡很清楚,一旦自己迴避,可能之後只會讓自己陷入更大的被動之中,這麼一想,洛軒昂就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緩緩地吐出,而後就直接劃過接聽鍵,跟電話對面的人語氣生硬道,「今日究竟刮的什麼風,你居然會聯絡我?真是讓我意外,意外得很吶。」

洛軒昂說這話的時候,絲毫都沒有隱藏自己對某人的不滿,當然洛軒昂之前都是在F國發展,所以他的確也可以如此硬氣,畢竟他所依託的並不是A國。

洛軒昂的態度並沒有讓來人心生不悅,來人只是輕扯薄唇笑了笑,而後就四兩撥千斤道,「洛軒昂,我們其實也很久沒見了,我今日打電話給你,只是想跟老朋友敘敘舊,就是不知道你願不願意賞臉了。」

打電話給洛軒昂的不是旁人,正是富英豪,只不過富英豪突然主動聯絡洛軒昂,甚至用這種熟稔的語氣跟洛軒昂說話,就容易讓人意外了,在某種程度上來說,其實洛軒昂跟富英豪之間不該有任何聯繫才對,但今日富英豪主動打電話給洛軒昂,甚至還邀洛軒昂見面,就可以看出,他們之間關係……並不一般,至少絕對不是什麼陌生人就對了。

一聽富英豪這話,洛軒昂當即就冷笑道,「你恐怕是黃鼠狼給雞拜年,不安好心吧,這個時候,我不覺得我們有什麼理由,非要見面,而且我也沒空去見你。」

洛軒昂依舊沒有給富英豪任何好臉色,哪怕富英豪在A國地位崇高,可洛軒昂也不需要憷富英豪,畢竟他又不是指望著A國吃飯,再加上洛軒昂本來也對富英豪沒有什麼好印象,他越發不願意跟富英豪扯上別的複雜關係,以免讓事情變得越發棘手。

而且之前雅風在電話裡面跟洛軒昂提及的事情,同樣也讓洛軒昂心裡很是膈應,他越發就不會給富英豪任何面子了,這個時候,不管富英豪究竟是出於什麼目的,非要見自己,洛軒昂都不會讓富英豪如願以償,因為他不是傻子,他很清楚,自己眼下所面臨的處境到底是什麼樣的。

富英豪一聽洛軒昂這話,臉色當即也跟著變了,眉頭更是狠狠地皺起,黑眸之中的陰翳更是讓人無從忽視,很顯然,富英豪也被洛軒昂屢次三番的挑釁給惹惱了,不過富英豪還是在竭盡全力地剋制著自己的情緒,因為他心裡很清楚,有些事情對他來說也是一件麻煩事。

富英豪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緩緩地吐出,待自己情緒稍微有所緩解之後,洛軒昂就如此跟電話對面的洛軒昂說道,「洛軒昂,雖說眼下你已經解甲歸田,可既然你回了拱北,回了A國,這就意味著你其實還沒有將過往的一切放下,不是嗎?如果你還想替刑家伸張正義的話,那麼你就應該清楚,跟我合作對你來說是最好的選擇,我今日聯絡你,就是想跟你當面談談這事兒,你不用懷疑我的誠意,如果我有別的心思,我就不會主動找你了。」

富英豪也沒有再顧左右而言他,他不是傻子,他了解洛軒昂的個性,更加清楚,洛軒昂從來都不是傻子,如果自己沒有任何誠意,還要跟洛軒昂打啞謎的話,估計到時候只會讓自己陷入更大的被動之中,而且洛軒昂勢必不會願意見他,更別提跟他聯手了。

眼下拱北的局面很是複雜,就算富英豪對自家的實力有信心,可他同樣也擔心情況會在之後發生更大的變化,倘若再波及到他們的話,估計只會讓自己面臨不小的麻煩。

正是因為想通了這些彎彎繞繞,富英豪越發不會藏著掖著,更不會顧左右而言他,因為他同樣需要洛軒昂的表態,而且是需要實實在在的表態。

就在富英豪思緒百轉千回的時候,耳畔再度響起了洛軒昂的清冷話語,「富英豪,你這是想要威脅我嗎?你覺得你又能威脅我什麼呢?你現在倒是知道拿刑家說事了,當年也沒有看到你們富家如此熱衷啊,這個時候,你倒是假惺惺地來跟我談那狗屁正義了,你不覺得自己虛偽嗎?」

如果富英豪不提及刑家,或許洛軒昂還能夠保持淡定,甚至也可以幫富英豪維持他那虛偽的體面,但如今是富英豪非要哪壺不開提哪壺,自然也讓洛軒昂很是惱火,洛軒昂才不會讓自己受制於人,更加不會讓富英豪牽著他的鼻子走,他臉色很是難看地盯著虛空某處,在權衡了一番利弊之後,而後就再度跟電話對面的富英豪吵了起來。

富英豪這些年養尊處優慣了,何曾被人如此劈頭蓋臉地臭罵過,所以他這會兒心情當然也好不到哪裡去,富英豪臉色一變再變,眉眼之間的冷意更是讓人無從忽視,連帶著捏著手機的指關節更是寸寸收緊,表情看起來真的是要多難看,就有多難看。

可就算這樣,富英豪還是在竭盡全力剋制著自己的情緒,因為他心裡很清楚,如今他還需要跟洛軒昂合作,所以他絕對不能得罪洛軒昂,更不能將洛軒昂推得更遠,在想通了這些彎彎繞繞之後,富英豪就輕吐口中濁氣,而後如此跟電話對面的洛軒昂說道,「洛軒昂,我知道你依舊跟在為當年刑家的事耿耿於懷,我也清楚,當年的確對你們有著諸多的不公平,但你也不是沒有在這個圈子混過,你應該清楚,有些時候,事情根本就不是我們所能決定的,而是整個大環境的推動,誰又能抵達得住大形勢,你要怪也只能怪自己,不能怪別人,說一句有些殘酷的話,就算時間再度倒退,恐怕刑家的命運依舊避免不了,因為那是多方合力的結果,而大家為的都是那個至高無上的權力罷了,勝者為王,敗者為寇的道理你不是不懂,又何必再拿此事大做文章呢?」

富英豪不愧是富英豪,他也沒有顧左右而言他,而是直接將自己的心裡話都說了出來,而且富英豪沒有刻意迴避什麼,他直接將過往的一切都攤開,哪怕明知道這樣只會讓洛軒昂更加不悅,但富英豪說的都是實話,且是無人能夠反駁的實話。

富英豪這話讓洛軒昂臉色變得越發難看,眉頭更是狠狠地地皺著,漆黑如墨的眸子閃過了一抹銳利的寒芒,轉瞬即逝,誰也不知道這會兒洛軒昂到底在琢磨什麼,更加不知道洛軒昂究竟在盤算什麼。

好半晌,兩人誰都沒有開口,只是兀自沉浸在各自的思緒之中,難以自拔。

最終還是洛軒昂率先出口打破了這越發詭異的沉默,他伸手按捺著自己那生疼不已的眉心,輕吐口中濁氣,而後就如此跟電話對面的富英豪說道,「富英豪,我終於可以理解,為什麼你可以獨佔鰲頭,而且可以多年屹立不倒,說來還是因為你這人毫無底線,毫無原則,你視道德,律法於無物,你遊走在規則之外,一邊吃著規則的紅li#利,一邊不斷地用規則框架著你那些對手,如果這樣你還不能勝出的話,估計就是你智商有問題了,你具備著很多得天獨厚的優勢,當然也可以輕而易舉地勝出,以你這樣的條件,如果我跟你合作,的確會能夠獲得不少的益處,所以你的提議,我也確實可以好好地想想……」

儘管洛軒昂心裡對富英豪也有著不小的意見,但洛軒昂同樣也是一個以大局為重的人,所以在權衡了一番利弊之後,洛軒昂就再度跟電話對面的富英豪說了這樣一番意味深長的話。

說這話的時候,洛軒昂臉色很是難看,黑眸更是醞釀著一股駭人的風暴,可想而知,此刻洛軒昂情緒同樣很是低迷,畢竟事情牽扯到當年的刑家舊事,洛軒昂怎麼可能輕而易舉地咽下這口氣呢?

就在洛軒昂思緒百轉千回的時候,耳邊響起一道清冷的嗓音,「洛軒昂,我剛才已經說過了,我並沒有打算針對你,而且我是真的很有誠意,我有意跟你合作,而且我很篤定,我們若是聯手,到時候不僅可以助你將刑家當年的事情翻案,更加能夠讓你對付盧四海,畢竟當年你們刑家之所以落到那樣的田地,在很大程度上,其實跟盧四海也脫不了干係,盧四海本來是你最為信任的友人,最終也是他出賣了你,這才導致了後面那一系列的慘劇,其實我個人也不喜歡兩面三刀的盧四海。」

富英豪見洛軒昂改變了主意,心裡也很是高興,那顆高懸在嗓子眼的心也跟著平穩地落進了肚子里,不過富英豪同樣沒有忘記出言安撫下洛軒昂,而且還當著洛軒昂的面,再度提到了盧四海,而且在說起盧四海的時候,富英豪更加沒有忘記強調盧四海的卑鄙。

富英豪知道洛軒昂跟盧四海關係不和,而且這種不和恐怕永遠都沒辦法調和,所以他才會不遺餘力地強調這一層,就是想要激怒洛軒昂,更是為了讓洛軒昂跟盧四海關係越發僵硬。

富英豪的意圖那麼明顯,洛軒昂又不是傻子,豈會不懂?但洛軒昂還是竭盡全力剋制著自己的情緒,對他來說,眼下他還不能徹底跟富英豪撕破臉,所以他只能暫時選擇……隱忍。

「富英豪,我知道你對盧四海不滿,我同樣知道你早就有意想要對付他了,無論你想怎麼處理,那都是你們A國內部的事,跟我沒有什麼關係,你不用老拿我當幌子,更加不用掩飾自己的慾望跟野心,我既然已經答應願意跟你合作,那麼我就不會出爾反爾,至於旁的事,你最好也別打我主意,誰都不是傻子。」

洛軒昂同樣不喜歡跟太過於虛偽的富英豪周旋,更何況只要洛軒昂想起先前雅風告訴他的消息,他就越發討厭富英豪,只是有些事情如今還沒有徹底爆bao出來,所以洛軒昂也無法將事情說得太明確,以免引起富英豪的關注。

可洛軒昂同樣不是什麼逆來順受的人,他只是在警告富英豪,讓富英豪不要隨便利用自己,更加不想成為富英豪手中用來對付他人的暗箭,所以他才會一而再,再而三地強調自己的立場,旨在提醒富英豪凡事……過猶不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腹黑天才寶寶:爹地,媽咪要劫婚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腹黑天才寶寶:爹地,媽咪要劫婚 腹黑天才寶寶:爹地,媽咪要劫婚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567章 內心焦灼的洛軒昂 富英豪試探洛軒昂

99.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