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4章 一再拿黑翼集團說事的洛軒昂 盧四海的隱憂

第1564章 一再拿黑翼集團說事的洛軒昂 盧四海的隱憂

「洛軒昂,你到底想說什麼,沒必要跟我兜圈子。」,洛軒昂的話其實也讓盧四海心裡很不舒服,儘管盧四海一而再,再而三地剋制著自己的情緒,但這會兒他根本就忍不住。

盧四海眉眼不善地瞪著表情似嘲非嘲的洛軒昂,而後就再度催問掐洛軒昂來。

今日洛軒昂突然登門拜訪,其實已經打了盧四海一個措手不及,盧四海這些年來跟洛軒昂之間也沒少打交道,他不可能不了解洛軒昂的個性,如果沒有任何目的,洛軒昂估計也不會來找他。

既然已經想通了這些,盧四海就不會再繼續浪費任何時間了,他臉色難看地打量著坐在自己對面,太過於從容不迫的洛軒昂,而後就靜候起某人的答案來。

房間裡面的氣氛很是詭異,可對於兩人都無法造成太大的影響,洛軒昂端起桌上的咖啡杯,慢條斯理地喝了一口,而後就將咖啡杯放下,他眸光淡淡地掃了面色不快的盧四海一眼,而後就再度語出驚人道,「我只是想告訴你,這一次你輸定了,今日來見你,不過就是想欣賞一下你驚慌失措的模樣罷了,當年你不也是用同樣的伎倆對付我的嗎?如今我不過就是將那些都還給你罷了,重溫舊夢的感覺,應該還不錯吧?」

儘管洛軒昂說這話的時候,表現得很是淡定,但他的話語卻讓人有些後背生寒,反正這會兒盧四海也有些不太舒服,但盧四海還是在竭盡全力剋制著自己的情緒,因為他不願意讓洛軒昂看扁自己,對盧四海來說,洛軒昂不單單隻是他過去的對手,更是一個見證過他沒落,又跟他一道風光,但後來因為種種現實,分道揚鑣的故人,對,洛軒昂在盧四海心目中的定位只是故人了,而且是一個讓他又愛又恨的故人。

盧四海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緩緩地吐出,他眸光幽幽地打量著洛軒昂,等自己情緒稍微有所平復之後,盧四海就語氣生硬道,「洛軒昂,我知道你今日過來就是想要看我笑話的,可我的笑話哪有那麼容易看?我現在很忙,如果你只是想跟我談這些毫無意義的廢話,那麼現在你就可以滾了,我不覺得我們之間還有什麼好談的,而且我相信你也沒多希望跟我面對面地交流,恰好我也持同樣的想法……」

儘管盧四海一而再,再而三地剋制著自己的情緒,但貌似效果不佳,說著說著他的情緒又開始激動起來,所以最終的結果就演變成再度沖著洛軒昂下起了逐客令。

哪怕盧四海態度不佳,可洛軒昂也沒有表露出任何類似不悅的情緒來,他只是目光幽幽地盯著盧四海,眉眼之間的陰翳更是讓人無從忽視,誰也不知道這會兒洛軒昂到底在琢磨什麼,反正從他的神情來看,洛軒昂的確也對盧四海很不喜,兩人之間的氣氛越發劍拔弩張起來,看似一場衝突又即將爆發。

就在盧四海打算拂袖而去的時候,洛軒昂微微勾了勾唇瓣,嘴角揚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但笑意卻沒有抵達眸底,盧四海一看洛軒昂這樣的表情,眉頭越發深鎖,臉色更是難看得一比。

很快,洛軒昂就再度語出驚人道,「據我所知,黑翼集團調查跟收尾的事都是你在處理對吧?以我對你的了解,你一開始應該也不願意接下這個燙手山芋的差事吧,也對,但凡是個正常人,誰都不會願意接應此事,可為什麼最終卻落到你手裡了呢?盧四海,你難道就沒有琢磨過這件事嗎?」

洛軒昂也沒有再顧左右而言他,他目光銳利地盯著盧四海,而後就當著盧四海的面,直接將話題轉移到了黑翼集團上面,說起黑翼集團的時候,洛軒昂的表情顯得很是詭異,他也絲毫沒有隱藏自己的惡意,洛軒昂明擺著就是在幸災樂禍,盧四海那兩隻眼睛又不是擺設,自然也看到了洛軒昂的惡意,盧四海眉頭都快要打成死結了,整個人更是煩躁得不行,但他還是在竭盡全力剋制著自己的情緒,什麼話都沒說。

盧四海目光冷厲地瞪著坐在自己對面的洛軒昂,此刻,他的心裡也掀起了一陣驚濤駭浪,因為盧四海也沒有想到,洛軒昂居然會了解到如此之多的內幕。

就算盧四海沒有正面回應自己,洛軒昂也沒有受到任何影響,他似笑非笑地打量著面色陰沉的盧四海,片刻的沉默過後,洛軒昂就斜倚著椅背,而後再度哂笑道,「盧四海,如果換做我是你,我在一開始就會想方設法將黑翼集團的事情給推出去,畢竟你也不是完全沒辦法推脫此事,我估摸著,你之所以沒有選擇那麼做,不過是因為你心存僥倖,你還想要從黑翼集團身上再刮一層油水罷了,哪怕你明知道會有風險,但為了獲得所謂的高收益,你就不惜鋌而走險了,或者我應該說,你只是覺得你可以控制影響,不會讓此事波及到你,你對自己太自信了,這才讓自己陷入了危局之中,說起來還是貪婪作祟,既然如此,你也就怪不得任何人了。」

洛軒昂既然來找盧四海,當然不可能什麼都不說,就這樣離開,雖說洛軒昂是為了來看盧四海笑話,但他也帶著自己的目的,洛軒昂直接當著盧四海的面,又提到了黑翼集團,而且還著重分析起盧四海當初選擇背後的心理。

其實,洛軒昂真的很了解盧四海,他的分析基本上沒有出現任何紕漏,當初盧四海不是不知道黑翼集團的調查會有問題,他同樣知道此事極有可能給他惹來麻煩,但盧四海並沒有過多地放在心上,因為他對自己很有信心,他覺得以他的能力跟實力,他完全可以擺平此事,就算真的有問題,他也可以很好地解決那些問題,可後來事態的發展卻打了盧四海一個措手不及,就算盧四海已經開始後悔,可卻為時已晚……

所以說,往往是敵人最了解自己,眼下洛軒昂不就是最了解盧四海的人嗎?不得不說,這其實也是一個巨大的諷刺。

盧四海只是眸光不善地瞪著洛軒昂,他並沒有接話,但腦海思維卻在高速運轉,這個時候,洛軒昂重點強調黑翼集團的事,其實也讓盧四海有些百思不得其解,盧四海也不知道洛軒昂此舉背後究竟有什麼目的,又想到幹什麼……

時間一分一秒地流逝,就在洛軒昂思緒百轉千回的時候,耳邊再度傳來了洛軒昂的輕笑聲,「盧四海,我知道負責調查的人都是你的心腹,你的心腹都是一些訓練有素的傢伙,他們知道該如何處理這些衝突,更加知道如何更好地執行你的命令,可一旦局面開始失控,我相信有些東西同樣會對你不利,所以盧四海,這一次,你恐怕真的要栽在自己頭上了。」

洛軒昂眸光幽幽地打量著盧四海,而後就當著盧四海的面,再度說了這樣一番話,洛軒昂既然這個時候來見盧四海,他就不可能沒有想好對策。

洛軒昂說這話的時候,眉眼之間的陰翳更是讓人無從忽視,洛軒昂幾乎將所有的重心都放在黑翼集團上面,而且他還一而再,再而三地強調起盧四海在調查黑翼集團上面究竟做過什麼樣的部署,但對於盧四海的舉動,洛軒昂卻並不認同,不單單是不認同,更多的時候,其實還是在嘲諷盧四海。

洛軒昂這話一出,盧四海臉色更是變幻如調色盤,他眉頭狠狠地皺了皺,連帶著落在洛軒昂身上的視線更是詭異得有些可怕。

這一次,盧四海不可能再保持沉默,他用力地捏了捏拳頭,目光如炬地瞪著洛軒昂,而後冷哼道,「洛軒昂,你不用一直拿黑翼集團的事情說事,我知道自己到底在做什麼,更加可以控制事態發展,如果你是想要藉此打亂我的情緒,那麼我現在就可以告訴你,你根本就不用浪費時間了,洛軒昂,我既然當年能夠打敗你,那麼這一次同樣可以。」

盧四海已經不願意再跟洛軒昂談下去了,因為有些事情是他不願意麵對的,而有些則是他不願意向洛軒昂坦誠的,洛軒昂今日一直跟他討論黑翼集團的事,其實同樣也讓盧四海心有惴惴,他知道這件事情恐怕沒有那麼簡答,畢竟洛軒昂從來都不是一個會把自己時間浪費在無意之事上面的人。

盧四海這番話一出,洛軒昂當即就低低地笑了起來,笑容看上去顯得很是陰險,盧四海臉色越發難看,連帶著對盧四海的印象也越來越差,但他還是在竭盡全力剋制著自己的情緒,並沒有選在這個時候,跟洛軒昂起任何正面衝突,因為他也不知道洛軒昂手裡到底還掌握著什麼實錘,一旦將洛軒昂給逼急了,誰知道盧四海會不會面臨更大的麻煩呢?

這些都是盧四海不得不重新考慮的問題,所以他越發不會選在這個時候,折騰出別的幺蛾子來。

就在盧四海思緒百轉千回的時候,耳邊傳來了洛軒昂的清冷嗓音,洛軒昂如此跟盧四海說道,「盧四海,你一向都這麼自信,可盲目的自信其實就是自負,說實話,現在我突然有些期待看到你成功登上那個位置,可你真的行嗎?算了,咱們就拭目以待吧。」

說完這話,洛軒昂就深深地看了洛軒昂一眼,而後就抬步朝著房門走去,顯然是準備離開了。

盧四海依舊站在原地,臉色陰沉得讓人有些不太適應,表情看上去也怪怪的,但他依舊沒有接洛軒昂的話茬,只是沉浸在自己的情緒之中,難以自拔,誰也不知道這會兒,盧四海到底在琢磨什麼,但十有八九就是跟方才洛軒昂所提及的話有關係。

很快,洛軒昂就離開了會客室,盧四海依舊站在原地,表情看上去諱莫如深,約莫過了五分鐘之後,會客室的房門被來人敲響,很快,秦亮的低沉嗓音就傳到了盧四海耳邊,「大先生,是我,我可以進來嗎?」

秦亮的出聲打斷了盧四海的出神,盧四海皺了皺眉頭,而後就開口道,「進來。」

很快,秦亮就推門而入,秦亮一看盧四海那表情,就知道盧四海恐怕跟洛軒昂之間的談話不太愉快,要不然也不至於會如此不高興,儘管秦亮也有些好奇,但他太了解盧四海的個性了,所以他並不會選在這個時候,打破砂鍋問到底。

秦亮走進會客室之後,先將房門反鎖,而後就抬步朝著盧四海走去。

「洛軒昂走了?」

不管盧四海多麼討厭洛軒昂,看到秦亮后的第一句話問的還是洛軒昂。

儘管說起洛軒昂的時候,盧四海也是各種咬牙切齒。

盧四海話音剛落,秦亮就點頭道,「嗯,已經走了。」

秦亮知道盧四海跟洛軒昂關係不和,所以他也沒敢多少別的,只是小心翼翼地打量著盧四海。

盧四海也知道自己因洛軒昂有些失態,所以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緩緩地吐出,重新調整好自己的情緒之後,盧四海就面無表情地跟秦亮說道,「秦亮,你親自去一趟隴州市,去找刑百蕙,重新確認下黑翼集團的事到底有沒有問題,方才洛軒昂一直在拿黑翼集團的事說事,我有些擔心刑家沒有把事情做好,如果真的有問題,到時候,我們恐怕就真的會開天窗。」

儘管先前在面對洛軒昂的時候,盧四海並沒有正面回應,整個人看上去也顯得較為鎮定,但盧四海自己知道,他的心裡其實也已經掀起了一陣驚濤駭浪,他同樣擔心情況跟他設想的不太一樣,而這些都不是盧四海願意看到的局面,眼看著盛會結果即將揭曉,盧四海越發擔心,情況有變。

一旦再度爆發了別的亂子,到時候估計他就真的離……下課不遠了。

一想到這樣的可能,盧四海內心的壓力可想而知,要不然也不會讓秦亮直接前往隴州市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腹黑天才寶寶:爹地,媽咪要劫婚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腹黑天才寶寶:爹地,媽咪要劫婚 腹黑天才寶寶:爹地,媽咪要劫婚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564章 一再拿黑翼集團說事的洛軒昂 盧四海的隱憂

99.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