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8章 命運的征戰者

第1098章 命運的征戰者

馬拉申科對於近衛第九空降師,為何一定要等著自己率部到來才發起攻擊感到有些疑惑,在路上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

也是直到車子開進了近衛第九空降師的部隊駐地,親眼見到了那些士氣高昂、但卻飽經戰爭創傷的戰士們是何等模樣之後,馬拉申科這才算是明白了其中的原因。

「電報里可沒說近衛第九空降師的傷亡居然會這麼大,從剛才開進來到現在,我至少看見超過三十個身上打著繃帶的戰士拿著武器、保持戰鬥位置,有的甚至還包著一隻眼睛!這難道已經是到了非得傷兵上場不可的程度了嗎?昨天的仗到底是打成了什麼樣子?」

目睹著眼前幾個車位外情景的馬拉申科忍不住道出了自己的心聲,坐在一旁的彼得羅夫政委見狀緩緩搖了搖頭,這麼慘烈的傷亡老實說就連彼得羅夫政委自己也是意想不到。

「如果你看到一個步兵師連傷兵都要派上前線的話,要麼是這個師的戰鬥意志和士氣真的高昂到連受傷的戰士都紛紛請戰,只要能站著跑起來、能聽能看、能拿得起槍,就一定要上陣殺敵和對手拼個你死我活。」

「要麼,就是這個師的傷亡真的已經大到了損失過半的程度,但是既有的作戰任務尚在、還沒完成,別無選擇的情況下只能讓傷兵拿起槍,填缺補漏參加戰鬥。我希望我們遇到的是前者,但如果真是後面這種情況的話,你就必須得做好和德國佬拚命的準備了。」

馬拉申科只是隨意吐槽一樣地說出了自己內心的真實想法,但卻沒想到報以相同想法的彼得羅夫政委直接脫口而出、加以細節完善,幾乎每一句話都說進了自己的心坎里、正中靶心。

扭過頭來有些驚訝地上下掃視了一下彼得羅夫政委,很想知道其中緣由的馬拉申科隨即脫口而出。

「總結的真好,我都沒想到這麼多,你自己分析的嗎?」

彼得羅夫政委一笑、瞟了馬拉申科一眼,不假思索的話語隨即應聲道出。

「契爾尼亞耶夫曾經總結出來的,我只是老調重彈借來用用,他可是正牌的步兵團長轉升坦克師級指揮員,全能型人才,你還記得他嗎?」

彼得羅夫政委說出了一個自己很熟悉卻又好似非常久遠的名字,這個名字對於馬拉申科而言既恍如昨日卻又彷彿無可企及。

回憶思潮的大門再一次打開的馬拉申科終於想起,擁有這個名字的男人是自己穿越到這個世界來的首任師長同志,是第一次把自己陞官、戰場提拔到了連長位置上的男人,說起來還是自己的頭一個伯樂。

只可惜,與大多數英勇無畏的紅軍中基層指戰員一樣。

契爾尼亞耶夫上校倒在了1941年那個最艱難的時間段里,倒在了南線烏克蘭的基輔城下、為國捐軀,只有彼得羅夫政委在那兒付出了一條胳膊的代價后、僥倖撿回了一條命,得到了晉陞又在內務部工作了一段時間,直到再一次與自己相遇併發生了延續至今的故事。

命運前行之中造化弄人,當初被提拔到連長位置上的小小車長,現如今已經是和當年的師長同志一樣的上校指揮員,距離將軍只差一步之遙,並且蘇聯英雄加身、坦克英雄附體受到萬眾矚目。

一路艱苦走來看似在煉獄般的戰爭中過的無比漫長,但只要一想到這曾經的一切,記憶愈發清晰起來的馬拉申科只感覺恍如昨日。

忽然在普羅霍羅夫卡這個地方舊事重提、無意中說到了契爾尼亞耶夫上校的名字,這會是一種冥冥之中有著什麼不可言喻預兆的命運暗示嗎?又或者說純粹只是機緣巧合的想多了而已?

同是上校軍銜、同是一場迫在眉睫的惡戰、又是好巧不巧地恰好在這個時候舊事重提......

馬拉申科覺得每一位共產主義戰士都應該是真正的唯物主義者,沒有註定的命運,只有奮鬥出來的明天,真理和過去、現在、乃至於未來的無數共產主義戰士奮鬥之路,都在無聲說明著這一點。

就好比倘若真有命中注定的話,可能共產主義的紅色旗幟連將雙頭鷹旗取而代之都不應該,更無談十月革命一聲炮響,為全世界的受剝削壓迫人們送去了共產主義的起義成功,這一切都是堅定信仰的依靠雙手奮鬥、堅信一切不是命中注定的最終結果。

但換個角度去想,自己穿越這事兒本身就已經夠扯淡了,再加上之前自己甚至還有過身處「兩條時間線縫隙」中的難以置信體驗,說這一切也是唯物主義是不是有點太他媽扯淡了?

在真理與命運之間搖擺不定的馬拉申科有些胡思亂想,他隱隱之中感覺到,這毫無徵兆地恰巧出現已經犧牲了的契爾尼亞耶夫上校名字的對話,應該不止是純粹的機緣巧合,這一切不論怎麼看都似乎有些來得太過於詭異。

「他娘的!說來說去還不是貪生怕死在作祟!真是他媽部隊越強、實力越壯、裝備越好就越他媽怕死!41年時候那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氣勢真他媽喂狗肚子里去了,越活越慫!」

一時情緒激動之下的馬拉申科一不小心,甚至連漢語的「儒雅隨和」都給「口吐芬芳」出來、小聲嘀咕,引得一旁原本仍在四下觀望的彼得羅夫政委反倒是一頭霧水。

「你怎麼了?在嘀咕些什麼?」

說不清自己到底為啥胡思亂想的馬拉申科聞言一怔,趕忙輕咳兩聲、摸了根煙出來掩飾自己的異樣。

「沒什麼,只是想到契爾尼亞耶夫師長了,想起他當初鼓勵我、把我提拔到連長時候的情景......你要是不提,我甚至都快忘了,我們接下來的戰鬥必須要對得起他的犧牲,必然如此。」

馬拉申科的急忙掩飾有些稍顯倉促,年過半百的彼得羅夫政委閱歷豐富,到底還是從馬拉申科的眼神中察覺到了一絲絲異樣。

但彼得羅夫政委卻並沒有將之深究下去、刨根問底,畢竟在彼得羅夫政委看來,這世界上還能有誰沒一點自己的秘密和心事?人類本就是一種以獨立個體方式而存在的生物,這再正常不過,任何人都皆是如此。

同志之間的彼此信任已經是解答這種問題的最好最優答案,這樣的解釋對於看淡了太多、也讀懂了太多、並依舊如熱血方剛的年輕時代一樣堅信著太多的彼得羅夫政委而言,已經足夠。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鋼鐵蘇聯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鋼鐵蘇聯目錄 鋼鐵蘇聯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098章 命運的征戰者

94.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