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5章 牽扯出早年間的秘密協議 鳳無痕的惴惴不安

第1705章 牽扯出早年間的秘密協議 鳳無痕的惴惴不安

此刻,鳳無痕心裡也有些疑惑不解,他眸光幽幽地盯著神色幾分冰凍的鳳無情,顯然還在等鳳無情開口,畢竟鳳無情不可能無緣無故地提及越涵。

就在鳳無痕思緒百轉千回的時候,耳邊響起了鳳無情的清冷嗓音,他如此跟鳳無痕說道,「無痕,有件事情我不知道大哥有沒有跟你說過,當年其實我們鳳家跟雲隱山莊曾經簽署過一份協議,而協議的內容恰恰跟穆王府有關,這件事我也是後來無意中才知曉,大哥是簽署人,而跟他締結協議的正是越涵。」

鳳無情說這話的時候,表情看上去很是凝重,眉眼之間的冷意更讓人無從忽視,在權衡了一番利弊之後,鳳無情就當著鳳無痕的面,提到了早年前鳳無名私下跟越涵締結的協議。

一聽鳳無情這話,鳳無痕臉色當即就變了,心裡咯噔了一下,一抹不祥的預感,瞬時瀰漫心間,儘管鳳無痕竭盡全力,讓自己保持冷靜,可效果卻不怎麼明顯,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緩緩地吐出,一邊伸手按捺著自己那生疼不已的眉心,而後就薄唇輕啟道,「二叔,你說當年我父王跟越涵簽署過的協議,內容跟穆王府有關,這話究竟是何意?」

儘管鳳無痕心裡其實已經有了某些答案,可他還是竭盡全力剋制著自己的情緒,並沒有表露出任何端倪來,而且鳳無痕如今也心存僥倖,他希望事情並不像他所想的那麼棘手。

可心中總是有一個聲音,提醒鳳無痕,事態的發展恐怕越發失控了。

就在鳳無痕思緒百轉千回的時候,耳邊再度響起了鳳無情的清冷話語,鳳無情如此跟鳳無痕說道,「無痕,你跟穆熙兒之間的事情,我無意過問,但穆熙兒在某種程度上並不是真正的穆郡主,這件事,想必你已經知道了,可在很多年以前,就已經有人在拿此事大做文章了,但你可曾想過,消息一開始究竟是誰透露出來的?秘密之所以成為秘密,就是因為外人不知曉,可秘密被揭曉的時候,一定會有泄密的人,你肯定想不到,泄秘的人居然會出自穆王府……」

既然鳳無情主動將消息透露出來,那麼他也不會再藏著掖著,畢竟眼下鳳無情同樣也需要鳳無痕的幫助,而鳳無情也很清楚,自己對於鳳無痕的意義就在於他可以提供給鳳無痕一些秘辛。

鳳無情這話顯然是意有所指,儘管他沒有將答案公布出來,可已經足以讓鳳無痕變臉了,鳳無痕捏著杯子的手,也跟著寸寸收緊,黑眸之中的陰翳更是讓人無從忽視。

好半晌,兩叔侄誰也沒有開口說話,只是兀自沉浸在各自的思緒中,難以自拔。

片刻的沉默過後,鳳無痕如此跟鳳無情說道,「二叔,你的意思是說,越涵極有可能會因為當年我父王跟他簽署秘密協議的事,再來找我?對嗎?」

儘管這是疑問句,可鳳無痕說話的語氣卻很是篤定,他的表情看上去很是詭異,儘管鳳無痕一而再,再而三地剋制著自己,但很明顯,他的情緒還是被鳳無情察覺了,鳳無情越發清楚,穆熙兒對鳳無痕究竟意味著什麼。

如果不是鳳無痕在意穆熙兒,恐怕也不會因為事情牽扯到穆熙兒,就如此這般的失態吧,不過鳳無情也只是這樣想想而已,並沒有當著鳳無痕的面,表露出任何端倪來,他眸光幽幽地打量著鳳無痕,腦海思維高速運轉,片刻的沉默過後,鳳無情就點頭道,「嗯,我覺得以越涵的個性,他不會對此事無動於衷的,更何況,眼下他已經抵達龍州城,而你又在龍州,他沒道理會將此事冷處理,我只是擔心之後越涵會不會再拿此事要挾於你,反正你多留個心眼吧。」

鳳無情表情很是關切地看著鳳無痕,從他這番話來看,他貌似真的是在替鳳無痕著想,可情況是不是真的這樣,就只有鳳無情自己才清楚了。

鳳無情的話其實也給鳳無痕造成了不小的壓力,但鳳無痕也不希望在鳳無情面前表露出任何端倪來,所以他還是在盡量剋制著自己的情緒。

房間裡面的氣氛很是詭異,就連空氣之中都瀰漫著一股讓人頭皮發麻不適感,最終還是鳳無痕如此跟鳳無情說道,「無論如何,今日也要多謝二叔,將這些透露給我知曉,我也會再想想辦法,對了,二叔如今下榻何處?」

鳳無痕對鳳無情的態度尚算不錯,畢竟如果鳳無情不願意告知,恐怕鳳無痕也只能被蒙在鼓裡了,在鳳無痕看來,很多時候,鳳無情要比鳳無名靠譜,至少他做事比較有章法,不會胡來。

鳳無痕沒有再跟鳳無情討論那些細節,也沒有告訴鳳無情他會如何應對那份早年間的秘密協議,他只是話鋒一轉,再度詢問起鳳無情的落腳地。

鳳無情也是一個極其會察言觀色的人,既然鳳無痕不願意細說,鳳無情也就不會再繼續打破砂鍋問到底,他表情淡淡地打量著鳳無痕,而後就薄唇輕啟道,「我住在城南龍源客棧。」

鳳無情這話一出,鳳無痕就眉心輕皺道,「二叔若是不嫌棄,可以直接搬來我這邊。」

鳳無痕話音一落,鳳無情就輕扯薄唇道,「不用了,我一個人早已習慣,還是住客棧好了,倘若有需要,我會再來找你。」

鳳無情並沒有接受鳳無情的好意,畢竟鳳無情也不想呆在鳳無痕的眼皮子底下,那樣的話,有些事情恐怕也沒有那麼好開展。

其實鳳無痕也只是禮貌性地提了一下,畢竟他跟鳳無情也是親戚,總不能這個時候還不聞不問,但鳳無痕也知道鳳無情不會接受他的『好意』,至於原因,兩人其實都心知肚明,所以鳳無痕也沒有再強求,他只是眸光微微閃爍地打量著鳳無情,而後就點頭道,「好吧,我尊重二叔的意見,如果什麼時候想來,二叔直接過來就好。」

聞言,鳳無情當即就勾了勾嘴角,薄唇揚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而後就跟鳳無痕說道,「嗯,好,你應該也要忙,我就不打攪你了,我先離開。」

既然已經說完了正事,鳳無情也就不打算再呆在鳳無痕這裡了,跟鳳無痕打完招呼之後,鳳無情就準備告辭了。

鳳無痕黑眸閃爍著銳利的寒芒,轉瞬即逝,他目光幽幽地打量著鳳無情,跟鳳無情說了一句『二叔慢走』,很快,鳳無情就從鳳無痕的住處離開了。

等鳳無情一走,鳳無痕就將黑鷹叫到跟前,鳳無情表情很是嚴肅地看著黑鷹,眉頭深鎖,他並沒有第一時間開口,而是在權衡著什麼,儘管黑鷹也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不知道自家主子到底是在為何事煩心,但很明顯,跟先前鳳無情的到訪有關。

就在黑鷹思緒百轉千回的時候,耳邊總算響起了鳳無痕的清冷嗓音,鳳無痕如此跟黑鷹說道,「黑鷹,你聯絡陰嵩,冥煌他們,讓他們先將手頭的事情放一放,直接監視越涵,我要知道越涵的動向。」

鳳無痕當著黑鷹的面,直接提到了雲隱山莊莊主越涵,說起越涵的時候,鳳無痕的表情看上去也顯得很是詭異,眉眼之間的冷意更是讓人無從忽視。

之前鳳無情跟他所提到的秘密協議一事,其實也打了鳳無痕一個措手不及,因為事情牽扯到穆王府,且跟穆熙兒有關係,鳳無痕越發沒辦法視而不見,他擔心那位早年間的協議,到時候又會被雲隱山莊大做文章,說不定還會影響他跟穆熙兒之間的關係。

本來穆熙兒如今就已經不信任鳳無痕,倘若情況再發生變化,說不定只會帶來更大的麻煩,為了讓事情變簡單點,鳳無痕不得不再度調整自己的計劃,讓黑鷹他們再度監視越涵。

一聽鳳無痕這話,黑鷹當即就皺眉道,「主子,可陰嵩跟冥煌他們目前還在濉河一帶,就算快馬加鞭,估計也要七天之後才能抵達龍州城,這樣會不會有影響……」

黑鷹總覺得此刻的鳳無痕有些不太冷靜,為何非要選在這個時候,將已經前往濉河的屬下召集回來呢?

儘管黑鷹有些不太認同,但他也沒有出言反駁鳳無痕,只是善意地提醒鳳無痕,陰嵩跟冥煌此刻的落腳地,就是希望鳳無痕可以冷靜地,重新考慮。

黑鷹這話一出,鳳無痕眉頭狠狠地皺了皺,漆黑如墨的眸子更是閃過了一抹銳利的寒芒,轉瞬即逝,他的表情看上去顯得很是詭異,鳳無痕在前廳來來回回地踱步,神色看上去有些焦灼,黑鷹也能夠感覺到,鳳無痕情緒的不穩定,儘管黑鷹也是百思不得其解,但黑鷹並沒有選在這個節骨眼上,打破砂鍋問到底,他只是目光幽幽地打量著自家主子,而後安安靜靜地等著鳳無痕發話……

時間一分一秒地流逝,片刻之後,鳳無痕終於停下腳步,他俊臉緊繃地打量著黑鷹,而後再度開口道,「算了,你幫我把清風叫過來。」

鳳無痕沒有讓黑鷹調陰嵩跟冥煌,而是話鋒一轉,讓黑鷹叫沈清風來見自己。

一聽鳳無痕這話,黑鷹那顆高懸在嗓子眼的心也跟著平穩地落進了肚子里,他對著鳳無痕點了點頭,而後就如此跟鳳無痕說道,「好,屬下這就去叫清風。」

聞言,鳳無痕只是輕輕點了點頭,卻沒有再說什麼,很快,黑鷹就從前廳退了出去,一下子房間里就只剩下鳳無痕一個人了,鳳無痕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緩緩地吐出,表情看上去依舊很是凝重,眉頭都快要打成死結了,從鳳無痕的表情可以看出,他依舊在擔心著什麼,畢竟方才鳳無情所透露的消息,實在是太讓他意外了,鳳無痕也沒辦法淡然處之。

沒過多久,沈清風就來到了前廳,沈清風輕輕敲打了一下房門,而後就跟背對著自己的鳳無痕說道,「主子,我可以進來嗎?」

沈清風的出聲打斷了鳳無痕的出神,鳳無痕調整了一下自己的表情,而後就轉過身,對著沈清風點頭道,「進來吧。」

此刻,沈清風也不知道鳳無痕到底找他所為何事,反正方才黑鷹去叫他時,也有些語焉不詳,但黑鷹的表情看上去顯得有些詭異,一度讓沈清風心裡有些七上八下,儘管清風小哥不知道鳳無痕到底想要委派給他什麼差事,但第六感卻讓沈清風覺得事情沒有那麼簡單……

就在沈清風心有惴惴的時候,耳邊再度響起了鳳無痕的清冷嗓音,鳳無痕目光幽幽地看著沈清風,而後就直接開門見山道,「清風,我打算讓你去曦兒那邊,你可以收拾一下,即刻出發,接下來都陪著曦兒好了,如果她有任何需要協助的,你也竭盡全力幫她就好,這邊的事情,就交給黑鷹處理。」

鳳無痕也沒有顧左右而言他,而是直接開門見山,將自己的目的都當著沈清風的面,說了出來,一聽鳳無痕這話,沈清風心中的疑惑更深,他表情很是狐疑地看著鳳無痕,一邊伸手撓頭,一邊追問起鳳無痕來,「主子,你怎麼突然作出這樣的決定,可是發生了什麼突發事件?」

沈清風一向都是一個心直口快的人,他也沒有藏著掖著,既然心裡有問題,他索性就直接追問起鳳無痕來,畢竟沈清風也沒有想到,鳳無痕會直接委派他去陪穆熙兒,而且是打算將他打包送人。

就在沈清風思緒萬千的時候,耳畔再度傳來了鳳無痕的輕嘆聲,鳳無痕伸手按捺著自己那生疼不已的眉心,目光幽幽地盯著神色很是疑惑不解的沈清風,思量再三之後,鳳無痕就再度薄唇輕啟道,「眼下龍州城很不太平,而司徒刑閔也不在曦兒身邊,納蘭俊彥也吉凶未定,曦兒身邊都沒有什麼可用的人,我有些不放心,你跟著比較穩妥……」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冥皇令,傾世小懶妃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冥皇令,傾世小懶妃 冥皇令,傾世小懶妃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705章 牽扯出早年間的秘密協議 鳳無痕的惴惴不安

99.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