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3章 恢復

第423章 恢復

而且,梵天閣樓主和猴霸入學堂,風凌天地位更是無比穩固,他們當然是全力支持風凌天的。

「第三,當年學堂規矩,成為金仙殿的門檻過高,以至於一代人中只有一人甚至無人能夠成為金仙殿修行,今日起,凡六宮宮主親自考察過的弟子便可推舉成為金仙殿修行,只有考核的條件,我已經和各宮主商量過,我希望學堂能夠湧現更多金仙資質者。」

風凌天繼續開口,諸人點頭,依舊沒有異議,危機近在咫尺,學堂的確需要造就更多的人才崛起,才能夠和九大陸其他州抗衡。

「第四,並非是關於學堂,浮雲大陸東大陸之地勢弱,曾經金仙強者傳承下的勢力一分為三,使得東大陸不斷削弱,至今只有一位雲天榜強者,我建議東大陸青濤城三大院,合併一院,蒼影府也回歸,當年金仙傳承歸一,三大院弟子同修行,由梵天學院院長梵武紀執掌院長之位,蒼影府主為副院長,牛犇學院侯亮和清風學院帕蠍為長老。」風凌天繼續說道:「我會命人前往青濤城通知此事。」

「第五,是關於我的私事,當年曾降臨天羅域奪曲譜的勢力,我不追求其當年之過,但如今,讓他們自己拿出一件至寶前來交換,放入學堂。」風凌天緩緩開口,連下五道指令!

風凌天指令下達之後,學堂立即開始執行。

已經經歷過一次整頓的天刑宮,梵天閣樓主正式入主其中,天刑宮更名梵天閣樓主宮,梵天閣樓主,成為梵天閣樓主宮宮主,下有風修平和上官靈輔助。

此外,各宮宮主受風凌天的指令,開始篩選門下優秀弟子,這一批弟子,將會是風凌天任學堂宮主之後的第一批成為金仙殿修行之人。

而各宮挑選出的人,諸人發現,其中大多都是風凌天的好友。

戰聖宮有血葵壽、玄飛塵、孫佛;妄語宮有月淺、山、百合,當然如今百合乃是宮主夫人,已經不僅僅是單純的妄語宮弟子了;劍宮有林雷、倒千杯;除此之外,成為金仙天仙宮修行的鸞心蕊、入梵天閣樓主宮修行的上官靈、風修平、萬玉樹、玄飛塵、晨夢,自然也無需多言。

不過學堂之人並沒有人議論風凌天徇私,如今風凌天繼承學堂宮主之位,這本就是必然之事,六宮當然都要給面子,更何況,風凌天的這些好友本身天賦就極為出眾,都是天賦頂尖層次的,挑選他們成為金仙殿修行諸人一點不意外。

畢竟,這些人都是學堂準備培養真正在未來隨風凌天一起征戰的人,他們的人品自然也印證過,無需考核,許多都為風凌天浴血奮戰過的,在他最危難的時機依舊支持他,將來學堂宮主風凌天若有什麼事,他們自然也會站出來。

更何況,這些人背後本身也代表著浮雲大陸許多頂尖勢力,就連匠工城主都親自將女兒晨夢和女婿弟子送入了學堂修行,要知道他們的小孩才出生沒多久,這背後的意義誰不明白?

匠工城主以前可是從不參與學堂之事的,獨自佔據西域之地為王,如今,這是擺明了態度,支持風凌天。

學堂中的一切,都在圍繞著風凌天重建,這似乎也契合了千星天仙的預言,學堂不破不立,如今這些新的力量,希望能夠為學堂帶來新生。

儒天學堂外同樣掀起了不小的波瀾,當年曾去索取天下至尊曲的勢力四方族、紫薇教等,他們都派遣強者入學堂,帶來寶物,以示誠意,若能夠化解這段恩怨自然最好,他們去山祝賀也是因為此原因,若風凌天真追究,他們多半也要步白劍山嶺後塵。

東大陸青濤城,三大院正式合併,蒼影府也回歸梵天學院,雖然侯亮和帕蠍一萬個不願,但沒辦法,當年他們做的事情自己心裡有數,風凌天狠一點滅他們都夠了,他們能說什麼?只能低頭認了。

他們心中恨啊,當年若是聽了梵武紀的話,一起輔佐風凌天,讓其為三院聖子,那麼如今,他們是不是可以隨時去學堂走走?

如今,便宜梵武紀這傢伙了。

······

一個月後,諸多事情漸漸了結,學堂恢復了往昔的秩序,浮雲大陸的動亂徹底終結,歸於平靜。

如今,浮雲大陸比以前更有凝聚力,道蘊統一,很難想象帶來這一切的,竟是一位後輩青年,由學堂和浮雲大陸許多頂尖人物共同選擇出來的渡劫境後輩。

相比風凌天,以前宇文鋒則是單純的由學堂選擇出來的繼承人。

此時,學堂金仙宮中,風凌天正在和人聊天,在他身旁有斗戰天仙、劍魔、妄語天仙以及幾位長老人物,還有學堂天賦極為出眾的幾位弟子,曾經的道榜第一人婁拜和道榜第二人苦厄。

「老師,師叔,金仙是什麼?」風凌天請教道,今日三位宮主前來這裡坐坐,看望下他,正好可以請教一番。

「金仙。」三人都露出了嚮往之意,到了他們這一層次,金仙對他們而言如同天塹,乃是夢寐以求的境界。

「傳聞金仙之人心境完美無缺,需要歷經心劫,達到某種意義的完美,才能夠證那傳說之境,非大毅力者、心性極為堅定者不能達,聽聞哪怕心境有絲毫缺憾,或者境界不夠穩定,在歷盡仙道劫難之時,可能是九死一生,萬劫不復。」

妄語天仙開口說道。

風凌天目光閃爍,道:「仙道竟如此之難嗎?」

「嗯。」劍魔點頭:「而且對於浮雲大陸而言更難,浮雲大陸無聖,沒有金仙的前輩人物指教,因而浮雲大陸之人的希望便只有道統之戰,不僅是浮雲大陸,對於九大陸而言也是如此,流風金仙所設的仙道之戰,可謂是九大陸最為重大之事,但浮雲大陸,因為沒有金仙,每次都參與不深,或者說,許多強者不敢參與太深,首先就將遭到清洗。」

「仙道之戰究竟有什麼,為何浮雲大陸強者不敢?」風凌天問道。

「有成聖之契機,九大陸頂尖的天仙爭鋒之地,爭取那一縷契機,在這一戰中,九大陸各頂尖人物,許多都會攜聖器前往,譬如風雨閣,聖器由金仙執掌,但這一戰,會分配給風雨閣頂尖人物,讓他們參加,我們浮雲大陸,不僅是頂尖強者少,聖器也缺,沒有別人強和多,而且一旦敢用,首先便會被盯上搶奪。」妄語天仙苦笑著搖頭。

「慘。」風凌天低聲道,這就是弱小的代價,殘酷無比。

爭奪仙道機遇,那些頂尖人物可不會和你客氣,講究仁慈。

「我浮雲大陸因為多年無聖,許多資源都缺,九大陸之地時常互通往來,會有一些大事,但許多年來,從來不曾通知過浮雲大陸,在九大陸之地,浮雲大陸像是漸漸被遺忘,沒有什麼存在感,但事實上,九大陸其它州,實則都在惦記著浮雲大陸這一道統存在,若是時機成熟,他們會毫不客氣的吞下,這次風雨閣,就必然有這種念頭。」

「這樣的話,我們更應該利用好聖殿資源了。」風凌天開口道:「婁拜徒弟踏成為金仙殿沒有多久,感覺如何?」

婁拜看向風凌天道:「對於悟性超凡之人,能夠有極深的感悟,渡劫境巔峰境入內,有極大希望領悟成熟的規則,衝擊天仙境界。」

風凌天點頭,這也是歷屆以來的規矩,大多數都是選擇在渡劫境巔峰時成為金仙殿,之前猴雪也是批准他跨入頂尖渡劫境層次的時候,便成為金仙殿內修行。

「這次你們成為金仙殿,多感悟一段時日再出來。」斗戰天仙對著風凌天和苦厄道。

苦厄乃是如今戰聖宮的車夫,他也會在此次一起成為金仙殿修行。

「明白。」風凌天點頭:「這批成為金仙殿修行的人,都將會是學堂的未來。」

「你們要抓緊時間了。」斗戰天仙開口道,他自然相信風凌天的話,只是,流風金仙並沒有給他們太多時間。

如此短暫的時間這批人想要崛起,難,太難了。

「明天,便成為金仙殿。」風凌天道,他們沒有太多時間等。

「好,我們這就通知下去,讓諸人準備好明天成為金仙殿。」斗戰三人起身,而後一行人都離開了這邊。

風凌天目光望向老師他們的背影,神色閃爍,他的計劃是先成為金仙殿修行,衝擊天仙境界。

如今他已經領悟了成熟的規則力量,衝擊天仙境應該是水到渠成之事,不會很難。

「宮主。」此時,有人來到這邊,對著風凌天躬身道:「上官帶刀求見。」

「上官帶刀。」風凌天露出一抹異色,道:「讓他進來吧。」

「是。」

那人退下,片刻后,上官帶刀來到了這邊,他看向風凌天,拱手道:「我如今修為也是渡劫境八重天,請求成為金仙殿修行。」

上官帶刀的表情並不那麼情願,如今,他見風凌天的面還要人通稟,見到他需要躬身拜見。

而風凌天這些日挑選成為金仙殿修行的人,卻沒有他的份。

「你?」風凌天淡淡的掃了上官帶刀一眼,冷淡道:「回去好好修行。」

上官帶刀聽到風凌天冷淡的語氣抬起頭來,神色有些不好看,他自然知道風凌天對他很不爽,以前他曾多次針對風凌天,然而,他畢竟是上官世家嫡系。

若沒有上官世家,風凌天能有今天?

早就是個死人。

「風凌天,我知道你對我有成見,但看在上官世家的面子上,不要做的太絕。」上官帶刀道:「飲水思源,不要忘記上官世家對你的恩惠。」

「上官帶刀,你放肆了。」旁邊的婁拜冷冷的說道。

風凌天目光盯著上官帶刀,露出一抹冷笑,道:「上官世家對我的恩惠?上官帶刀,你弄清楚,是上官世家,還是上官伯父一人。」

當初,上官清風頂著多大的壓力力保他,上官世家是怎麼對他的?恨不得將他和風修平交出去。

但他不會記這仇,無論如何上官清風是上官世家的家主,不可分割,但上官帶刀竟在這裡言上官世家於他有恩?

「有區別嗎?」上官帶刀盯著風凌天道。

「若不是看在你姓上官的份上,你以為我會見你,你還真是一點沒有自知之明。」風凌天諷刺道:「華徒弟,頂撞宮主,目無尊長,何罪?」

「學堂沒有太多規矩,只為教導弟子,然而正因為此,對尊師重道極為嚴厲,此罪,重則廢掉修為,輕則逐出學堂。」婁拜道。

「將上官帶刀逐出學堂。」風凌天淡淡開口。

「風凌天,你……」上官帶刀臉色陡然間變得極其難堪,這是在羞辱他。

「帶走,若敢反抗,廢其修為。」風凌天冷漠開口,有黃金猴踏步往前,直接拿下上官帶刀托著往外而去,上官帶刀臉色慘白,死死的盯著風凌天。

「你回去可以告狀。」風凌天淡淡的掃了他一眼,隨後離開這邊,他本懶得理會上官帶刀,然而他卻自己跳出來,當初他和欣峰上躥下跳他沒主動找他算賬已經是看在上官清風的面子了,這上官帶刀還真是一點自知之明都沒有。

······

第二天清晨,金仙宮後面,有著一條通往聖殿的通道,這裡刻有大陣,此刻幾位宮主正在親自開啟大陣。

風凌天、百合、梵天閣樓主、風修平、上官靈、血葵壽、風凌天、鸞心蕊等許多人站在這裡,目光望向前方的通道以及那出現的一扇璀璨大門,隱約能夠看到那扇大門後面無比神聖的古殿,儒天學堂的聖地,聖殿。

在這座聖地,有六座聖殿,象徵著儒天學堂的六宮。

「老師、幾位師叔,學堂便交給你們打理了。」風凌天對著斗戰天仙他們道。

「去吧。」三人點頭。

「此行,一年為期,一年內,出聖殿。」風凌天開口說道,隨後一行人邁步往前,踏入那神聖之地!

浮雲大陸之地從動亂中恢復平靜,一切都有條不紊的運轉著。

春去秋來,時光飛逝。

風凌天他們成為金仙殿也已經過去半年時間,這半年來學堂的幾位宮主時常在一起聚一聚,商討著如何讓學堂弟子儘快成長,偶爾也會猜測也不知道風凌天他們修行如何了。

一年時間,對於已經領悟成熟規則力量的風凌天而言,應該足以踏入天仙境界吧。

其他人境界最低者也都已經邁入了渡劫境八重天,這次至少都應該能夠踏入渡劫境頂尖層次,希望有機會領悟成熟規則,最好能夠踏入天仙,這樣他們才有一絲的機會能夠在下一屆仙道之戰時參與進去。

宇宙歷一萬零十年的年末風凌天他們也都沒有出來,在聖殿中度過。

宇宙歷一萬零十一年,在經歷了去年的動蕩,浮雲大陸諸勢力人物都期待著一個嶄新的時代能夠拉開序幕。

傳奇天賦者已經登上了歷史舞台,如今,只待風起,開創真正的傳奇。

此時,儒天學堂聖殿之中,一座聳立於天的雕塑前,有幾道身影在這裡修行,且正爆發著一場切磋戰鬥。

鸞心蕊和血葵壽站在對立面,在鸞心蕊的身軀之上,恐怖的王霸威壓瀰漫而出,攆車碾壓而過,隱隱化作強橫的煉體流規則之力,卻見血葵壽魁梧的身軀站在那,猶如一尊地獄之王般,當可怕的力量碾壓而過之時,他身上的魔威竟吞噬著周圍的力量,使得那攻擊他的力量也化作魔道之力,融入他肉身之中。

「砰。」血葵壽腳步一踏,隱約有一尊蓋世魔影出現,如同地獄之王一般威壓這片空間,拳頭抬起,一道暗金色的魔拳筆直的砸了出去,鸞心蕊怒喝一聲,人皇身附體,身上爆發無與倫比的力量。

隨後,這片空間爆發齣劇烈的碰撞聲響,虛空震蕩,大地轟鳴,很快有一道道身影閃爍而來,目光盯著戰鬥中的兩人,這兩個傢伙又打起來了,真是不知疲倦。

伴隨著一聲炸裂的巨響聲傳出,鸞心蕊身體被擊退,他目光盯著血葵壽,道:「休戰休戰。」

「好。」血葵壽點頭,身上的滾滾魔威收斂,旁邊諸人笑了起來,林雷懶散的道:「鸞心蕊,你不是囂張的很嗎,怎麼又停戰了?」

「你來?」鸞心蕊瞪了林雷一眼。

「我不打。」林雷雙手環抱胸前懶散的道,和血葵壽打?那貨打不動,若是被他擊中,怎一個慘字能形容。

「規則雛形皆已形成,你們可以再仔細感悟戰聖殿中的力量,只是那戰聖雕塑,用心去感受,你們便會發現那尊身軀中蘊藏的可怕規則力量。」風凌天走上來笑著道:「武技修行者和煉體流修行一直就有一些區別,我猜測煉體流修行者走的路線,可能能夠塑造規則法體,老師曾說過肉身成聖,我在想肉身成聖,是否肉身就是規則。」

還有老師所傳授的戰體,是否便是肉身成聖的前面階段?

在聖殿中修行感悟金仙的力量,他有不少個人見解和領悟,直觀的感受比老師所教導的更強烈,而且武道天眼能夠看到更多的真相。

鸞心蕊和血葵壽點頭,他們兩人都主修鍊體流,神魂系修行為輔。

「你現在修行如何了?」倒千杯對著風凌天問道。

「你想要感受下?」風凌天笑著說道。

「悠著點不要太狠。」倒千杯有些警惕的看著風凌天。

「放心,我會注意分寸。」風凌天露出一抹似笑非笑的神情,倒千杯有種不祥的預感。

「這是我領悟六座聖殿中的主殿金仙殿,再結合自身多種能力從而感悟而出的一種規則攻擊手段,你感受下。」風凌天看向倒千杯開口說道,話音落下,倒千杯只感覺渾身一緊,他隱約感覺到身體周圍已經有一股無形的規則力量正在醞釀而生。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蓋世至尊系統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蓋世至尊系統目錄 蓋世至尊系統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23章 恢復

99.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