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四十章 太虛美夢(大結局)

第一千六百四十章 太虛美夢(大結局)

天罪劍,八門劍殿內。

這裡是一切的起源,輪迴的伊始,命運的開端,宛如荒古歲月般蒼茫神秘,又像夢幻泡影般虛無縹緲,訴說著乾坤沉浮,映照著宇宙生滅。

楚雲再次步入此地,目光感嘆地看向八方。

如今,曾經的八道殿門,已經被他開啟七道,放眼看去,那七道古門後方,都顯得空落落的,如同神跡的廢墟,枯寂得有些可怕。

唯獨「生」字門后的古靈虛界,顯得鮮活一些,但也是荒無人煙,像人世間最後的凈土。

「只剩下最後一道殿門了。」

楚雲暗嘆,帶著有些沉重的腳步,走向第八殿門——「死」字門。

昔年與夢夢之間的記憶,如潮水般急涌而來,讓楚雲心緒起伏,那一隻按在門扉之上的手掌,不自覺地抖動起來,這是緊張的體現。

沒錯,多年以後,在再次開啟殿門的這一刻,楚雲竟然還是覺得緊張。

有一種初次開門的感覺。

「夢夢,你在嗎?」抬頭望向門扉上,那仿若月亮、玉盤的圓形石刻,楚雲輕聲問道。

「進來。」

果不其然,門扉之後,傳來熟悉而縹緲的輕靈之音。

那是夢夢的聲音。

料到夢夢的本體,就在「死」字門後方,楚雲深吸了一口氣,隨後將沉重的石門推開,迫不及待地踏入劍殿最後的空間。

剛進門,楚雲便是迫切地找尋那一道嬌小的身影。

結果他發現,死門內部,只是一個稍顯空曠的小神殿。

四周儘是青銅壁壘,有虛空法則如游龍般流淌。

整座小神殿,枯寂而破敗,陰沉而冰冷,如同一具冰棺。

中央,有一座古老的神壇,上面竟放著一顆頗為細小的水晶球,楚雲端詳,就見水晶球內部,居然是一片夢幻的九彩森林。

有七色仙藥,有嫩綠草木,有清澈小河,有薄霧靈山……

那是個濃縮的小世界,異彩紛呈,仙光素淡,氤氳朦朧,勉強照亮這一方虛無的空間。

不過讓楚雲驚奇的是,水晶球里的小小森羅萬象,都是徹底靜止的。

一動也不動。

就在錯愕的楚雲,想開口問出「夢夢你在哪」的時候,他再仔細一看,卻見水晶球森林裡的一片小樹蔭下,有一枚緩緩旋轉的光球。

那竟然是一個胚胎,似乎孕育著生命。

「夢夢?」

楚雲一眼就確認,那一枚古怪神胎,正是夢夢的本體。

他只是沒想到,夢夢的本體,竟然會是這個樣子……

「主人,你來了。」那小小神胎,此時輕輕發出了一陣音律波動。

「嗯。」楚雲愕然點頭,輕聲道:「夢夢,原來你的本體……是這個樣子,我還以為你應該是一個人,就像你之前的少女形態。」

「不好看,對嗎。」神胎幽然道。

「不……我沒這個意思,只是有些意想不到。」楚雲連忙解釋。

「主人,夢夢知道你會失望,所以才不願過早見面,而且……這也是夢夢第一次以這種形態示人,我不知道,該如何去面對。」

夢夢的話音,淡然而孤寂,帶著一絲絲凄涼和苦惱。

楚雲心中一緊,憐惜之意急涌而來,正要說一句「我並不失望」。

但緊接著,夢夢就娓娓道來,幽幽道:「但,這個形態是必須的,其實自穿越的那一刻開始,夢夢便是化身成這個樣子,只要這樣,才能保持真我。」

「保持真我?」楚雲疑惑。

「嗯。」夢夢輕吟一聲,道:「要知道,穿越宇宙,橫渡輪迴,是一段段漫長且永無止盡的旅程,充滿無窮的變數,就連尊者,都不知道我究竟要輪迴多少次,才能找到終結因果的答案,尊者,姑且能在時空盡頭沉眠,等待審判之刻的到來,但,夢夢卻不能。」

「時間,有著無窮無盡的侵蝕力量,哪怕是至高神祇,也會在無限的歲月中沉淪,丟失記憶,迷失自我,緩緩化道,若想一直保持心魂,就必須要斬掉昔日的因果,或每隔一段時間,就進入虛無的沉睡,讓靈魂得到安息。」

「為了記住輪迴的使命,這些保持真我的方法,夢夢都不能去做……」

聽到這裡,楚雲明白了夢夢話中的意思。

要知道,夢夢輪迴的目的,是要改變歷史,找到走進完美結局的道路,從而影響無數個平行宇宙,徹底斷絕無終的永恆。

如此一來,她就必須要記住每一次不同的選擇,以及微妙的因果效應。

如果她自斬記憶,或陷入沉眠,那麼極有可能,會忘記曾經的使命,忘記曾經的選擇,從而迷失在輪迴當中,永遠都不可能找到完美的路。

「那麼夢夢……你到底是如何保持真我的?」楚雲問道,越發感受到對方的沉重責任。

夢夢沉默,神胎光霧瀰漫。

半晌,她才以一種淡漠的口吻,冷靜訴說:「嚴格而言,自穿越開始,我就不再是一個活著的生命體了,或者說,不是主人你所理解的生命。」

「過去的我,現在的我,未來的我,都只是一個虛數生命而已。」

「虛數……生命?」楚雲一陣心顫。

他越聽,就越不是滋味。

夢夢繼續淡然解釋,彷彿在說一件很平常的事:「簡單來說,夢夢成為了大千世界的觀察者,與天道同化,與秩序融合,稱得上是另一種不朽。」

「我的記憶,不再因時間的流逝而消亡。」

「我的存在,也不會因輪迴的變更而寂滅。」

「靈魂更像是一種痕迹,刻錄在浩瀚的宇宙之網中,永不消散。」

「但這種『永生』的代價,是永遠失去肉身,且無法直接與世間萬物產生交集,如同虛無……」

聽到這裡,楚雲忍不住了,憐惜而驚異道:「永遠失去肉身?那……那這個水晶球里的神胎,又是怎麼一回事?」

楚雲一直覺得,水晶球里的神胎,就是夢夢的本體。

儘管稍顯奇異,但他也可以理解。

結果現在看來,並不完全是。

「主人……這個神胎模樣,與其說是夢夢的本體,倒不如說,是夢夢的屍體。」夢夢的語氣很平淡,卻字字如驚雷,落在楚雲心間,「成為虛數生命之後,即使可以保持真我,但靈魂也會像斷了線的風箏,每時每刻,都將要匯入到根源秩序當中,不再與人世間糾纏。」

「這是一種不可逆的大勢。」

「不過夢夢保存完好的屍體……也就是主人你眼前的這個純凈神胎,就宛如一根因果之線,始終拉扯著我這一隻『風箏』,讓我不至於遠去。」

「還能讓我繼續步入輪迴,進而改變一切。」

「銀髮少女的形態,就是夢夢生前的模樣……」

「那是我藉助天罪之力,所創造出來的影子,連生命、靈魂都算不上,更不屬於三界六道,所以,眾生方才難以感應到我的存在。」

「如今……這個生命水晶球,這個神胎,即將失去僅余的供能,我連創造影子都辦不到了,對不起,主人……」

聞言,楚雲心中狂震!

「等等……夢夢,你是說……你要走了?再也回不來了?!」楚雲小心翼翼地捧起水晶球,無比的慌張。

夢夢的說明,他也是似懂非懂,但前者的話中深意,他已經聽出來了。

夢夢其實是在告別!

現在,可是欣欣向榮的大好時代,諸天萬界都結束了黑暗歲月,正要走上美好的未來。

而楚雲也正在享福。

但,夢夢竟然說自己要消失了?

這個結果,楚雲可不能接受!

「主人,別急。」夢夢的話音還是相當平靜,她幽然道:「其實,夢夢正是預見到有這樣的一天,方才讓你犧牲掉我的神胎,換取進入主世界的鑰匙,如此一來,既能換取最終的勝利,也能保存尊者的性命。」

「至於夢夢,也只是要匯入根源秩序而已,稱得上皆大歡喜。」

「不過尊者寄望於贖罪,且死而瞑目,要把留下的機會給予夢夢,這樣也好。」

說著,神胎的光芒愈發黯淡,夢夢的聲音,也忽然變得急促了些,繼續道:「其實……夢夢也不想那麼快,就跟主人你分開,但匯入根源秩序,就是虛數生命的宿命。」

「而且,水晶神胎的恢復速度很慢、很慢……」

「如果我再繼續說下去,那這一根連結夢夢存在的『線』,說不定很快就會斷掉,讓我徹底脫離此地,回歸宇宙之網了。」

「就沒有別的辦法嗎!」楚雲心中一痛,急聲道:「比如……讓你從虛數生命的狀態,回歸到真實生命的狀態?又或者……復活你的神胎,讓它保持著鮮活狀態,這樣的話,你就永遠不會離開我了。」

夢夢輕輕一嘆,淡然道:「主人,沒有別的辦法,畢竟神胎很脆弱,早就是精氣枯竭的狀態,但……如果夢夢沉睡,它就會緩緩得到生機,儘管速度很慢……不過如此一來,待到合適的時機,等到因果之力積蓄足夠,夢夢又能再蘇醒過來,與主人你說話。」

雖然聽到希望,但楚雲還是搖頭嘆息,黯然道:「換而言之,我要隔一段很長的歲月,等到神胎恢復,才能與夢夢你說上一兩句話,然後又要繼續等待。」

對於夢夢的宿命,楚雲已經清楚明白了。

說起來,他和夢夢,就像牛郎與織女,要每過一段時間,才能有機會交談、相聚。

夢夢的確不會徹底消失。

但,也不會一直存在,不會隨時都能出現在身邊。

隨後,楚雲又與夢夢探討,主動溫養神胎的可能性。

比如,去開闢荒蕪的神界,獲得宇宙級神料。

但這種計劃,還是被夢夢打消了,據她所說,這並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就算楚雲飛升,也要花費漫長的歲月,去進行開拓和探索,他難得徹底擊敗無終,終結黑暗輪迴,現在應該享福才對。

而不是做這些漫無邊際,成效不明的冒險。

楚雲心神空落,表面上答應夢夢,短期內不會飛升,但心底里,卻暗暗下了決定,有朝一日,自己一定會步入神界,找尋延續夢夢存在的方法。

對於他來說,與夢夢的主僕關係,算是亦師亦友,又如靈魂伴侶,還有著說不清、道不明的情愫,互有恩情。

所以,楚雲絕不會讓夢夢離去。

絕不。

忽然,空蕩蕩的青銅仙殿中,傳來一聲空幽的嘆息。

「主人,其實你又何必如此執著。」夢夢語氣幽然,顯然看出楚雲的打算,勸說道:「歸根到底,我都不是屬於這個子宇宙的存在,我這個夢夢,說到底,也不是本宇宙的『夢夢』,主人……你更應該關愛本宇宙的『我』,而不是遊離於存在邊緣的我。」

楚雲搖頭說道:「在我看來,你就是你,沒有平行宇宙之分,我會對你好,也會對本宇宙的夢夢好!說起來,這個宇宙的你,究竟是誰?」

「我想知道,你是誰。」

夢夢的真實身份,一直是潛藏在楚雲心底的一個謎。

本以為見到夢夢的「本體」,就能得到答案,但沒想到,最終會是這樣的結果。

不過夢夢,似乎也不想告訴楚雲真相。

「倘若夢夢說出答案,對本宇宙的『我』並不公平,主人,夢夢希望你能親自去等待,親自去見證……終有一日,你會明白夢夢的意思。」

說話之間,夢夢的話音忽然變得空幽起來。

旋即,只聽她輕嘆一口氣,低聲道:「主人,夢夢要繼續沉睡了,否則神胎就要凋零,以後,我們還能有相見的機會……」

「主人,再見了。」

「夢夢,會一直守候著你……」

言罷,水晶球中的神胎,便是緩緩蜷縮起來,楚雲只來得及重重點頭,就見手心的水晶球,慢慢失去了浮力,靜靜落在祭壇上。

就像熟睡的嬰兒,安寧而靜謐。

整個青銅仙殿,也沉寂了下來,幽深而虛無。

顯然,夢夢已經重新沉睡了。

望向寄宿著夢夢神胎的水晶球,楚雲思緒萬千,心情起伏,回憶無數,他,足足沉默了將近一個時辰,方才長長嘆了一口氣。

來到這個地步,自己還是與夢夢若即若離,心裡自然是不好受。

但一想到未來,還有著逆天改命的機會,楚雲便是放下了心頭大石。

終有一日,他要登上神界,為夢夢而探索。

但,也正如夢夢所說。

至少現在,還不是時候。

「好,回家吧!」

最終,楚雲收拾心情,與夢夢作出暫時的告別,便小心翼翼離開了仙殿。

夢夢的真正身份,雖然尚未得到答案,但楚雲已經釋懷且不再強求了,畢竟,既然時輪尊者和夢夢都言稱一切,皆會順理成章……

那麼,就耐心等待吧。

強求也沒有用。

今後,只能好好保管起源天罪,等待重逢的那一天了!

……

冬去春來,四季變換。

時間緩緩流逝。

在神雲殿建成,且天下平定以後,天辰界終於步入了正軌,進入一個和平昌盛、歌舞昇平的輝煌時代,道學進展神速。

東南西北各大域,都有神裔域主坐鎮,更不必說中域還有神雲殿,正確統領著眾生。

匆匆數年,又過去了。

楚雲收到消息,親友們都過得十分的幸福,神雲殿也有來信,言稱又一條新的靈脈被發現了,且連通一枚邊荒的宇宙古星,蘊含大量的稀有資源。

到時候,天辰界,就又有一片新的文明發展地了,未來前景大好。

值得一提的是,武行空、陸軒都成立了一個大家庭,有三四個兒女了,神裔家族愈發壯大,幸福而美滿。

而包括蒼風在內,他們統統打算與楚雲一家聯姻,定下娃娃親,要強強聯合。

只是到最後,都被楚雲無奈地推託掉。

因為,兩個女兒還沒有這方面的念想。

其中,詩夢喜歡帶著兔子四處遊歷,玩心極重,而星靈直接給楚雲來了一句「爹永遠的神,其他男子?看不上」,這就把楚雲給打發了,就讓他有些鬱悶。

至於天歌,這二兒子年紀還小,滿打滿算也就十歲有多,本來也是可以定親的,但這小不點是個大武痴,劍道天賦奇高,一頭扎進劍道之中!

「女孩子,只會影響我出劍的速度!」

這是他的口頭禪。

所以,聯姻是暫時指望不上了。

最後,蒼風來信笑言:「雲少,要不你親自上場?我有幾個侄女,非常崇拜你,說什麼非你不嫁,嘿,畢竟肥水不流外人田,你看看,她們還有機會不?事先聲明,在你的審美里,那幾個女娃的姿色,應該還是有保證的。」

結果,楚雲才看了那麼一眼,這封調侃的信,就直接被月舞給燒了。

按她的話說,這叫「老牛不吃嫩草」。

就算過了那麼多年,月舞的醋勁兒,都是幾位愛妻中最大的。

對此,楚雲也沒轍,不過他也知道,蒼風只是在開玩笑而已,再娶妻納妾什麼的,他也暫時沒這個打算,只想繼續隱居,每天休閑釣魚。

如此生活,著實平靜。

……

時光飛逝。

這一日。

忘憂谷,桃源之中。

自從隱居以後,楚雲一家大小都在此地生活,經過強大的結界布置,這個山中秘地,是真正的世外桃源,簡直舒心而安逸。

曾經,楚雲和心瑤在這裡共築愛巢,這裡確實是最合適的隱居地。

桃葉紛飛,芬芳滿溢,氤氳瀰漫,有玉雀飛舞,仙鹿出沒,靈魚躍動,到處都是勃勃的生機,流淌的神霞,若流光溢彩,一片祥和美好的勝境。

此時,和風徐來,葉影搖動,只見樹蔭下,有一道身影正盤膝而坐,在平湖旁邊釣魚,不過魚竿並沒有魚餌,更沒有鉤子,所以根本就沒有魚上鉤。

赫然是楚雲。

靠在樹旁,他閉目養神,像在睡懶覺,非常的安靜,甚至有幾隻仙雀,落在他肩膀上憩息。

「嗒嗒……」

一陣腳步聲,悄然打破了此地的沉寂。

嚇得那幾隻仙雀,都立馬扇動著翅膀飛走。

只見有兩道如詩如畫的美麗身影,正輕移蓮步,款款而來,顧盼生姿,仙容絕世,連四周的芝蘭翠芳,都比不上她們的天姿國色。

一人溫婉恬靜,秀雅出塵,一人高挑苗條,沉魚落雁,都是一等一的絕代美人。

正是葉心瑤,還有慕容欣。

雖然過了很多年,但兩名女子非但沒有老去,反而嬌嫩如初,那冰肌雪膚似乎都能滴出水來,仿若仙宮中的玉女。

「相公,是時候吃仙果啦。」

葉心瑤走到楚雲身邊,向慕容欣示意,後者點了點頭,然後微微屈膝蹲下,露出美妙的腰身曲線,給楚雲遞上一個果盤。

「好,這就吃。」楚雲也不拒絕,拿起一枚蟠桃吃了起來,口中頓時充滿甘甜的香氣。

期間,他還伸手虛捉,撥弄了幾下魚竿,擺正一下位置。

慕容欣長身而起,並起了一雙修長而筆直的玉腿,她美目有些無奈地看著楚雲,顯然是知道他經常在這裡釣魚。

但又不明白,他為何在做無用功。

這一次,她終於按捺不住了,開口問道:「喂,楚雲,你天天在這裡等著,擺弄一根小魚竿,但連魚餌都沒有,這樣真的能釣到魚嗎?」

楚雲淡淡一笑,悠然道:「這是樂趣,你不懂。」

「依我看,是你太閑罷了。」慕容欣小嘴微鼓,看了旁邊笑意盈盈的葉心瑤一眼,嘆氣道:「枉心瑤姐姐,還天天來這裡照顧你、服侍你,有時候還要陪你一天坐到晚,等著你釣到那一條永遠都不可能釣到的魚。」

「沒關係。」葉心瑤按了按慕容欣的玉手,微笑道:「相公好不容易,方才得到一段安樂的日子,我陪著他胡來也無妨,反正來日方長。」

「夫人,我是替你感到不值嘛。」慕容欣說道。

這些年來,其實慕容欣一直都跟著楚雲一家,扮演一個侍女的角色,稱呼心瑤、月舞和妃璇為夫人,相當的乖巧。

事實上,她的心意,大家都一清二楚,只是都沒有說破。

而且,慕容欣本人,似乎也不需要楚雲給她什麼名分。

在她看來,能留在楚雲身邊,這就已經足夠了。

不過這時候,葉心瑤卻笑了笑,看向慕容欣,意有所指道:「那倒是,每天就這麼坐著,陪某人釣魚,我的確也有些累,心累。」

說著,葉心瑤的美眸又看向楚雲,「相公,其實我和月舞對此事,都沒什麼意見,只是妃璇,對你這遊手好閒的『釣魚』行為,意見可大著呢,最近連一次都沒來了,所以我在想,是不是得再找一個女子,來專門服侍你。」

楚雲一愣,淡笑著看向大老婆道:「三女共侍一夫,已經是大大的齊人之福,心瑤,你竟然還提議再加一個?這豈不是四女共侍一夫?」

「是為夫把你們喂得太飽了嗎。」

葉心瑤幽幽橫了楚雲一眼,似嗔似喜地笑道:「說什麼話呢。」

言罷,伸手捏了楚雲的臉一下,這個親昵的動作,多年以來都沒有改。

旁邊,慕容欣也是聽得嬌顏一紅。

這個時候,葉心瑤又看向慕容欣,溫聲道:「四女共侍一夫,小欣,你意下如何?我承認,雲兒是有點古怪,但你的話,應該是能照顧好他的吧。」

這算是挑明關係,打開天窗說亮話了。

「怎麼樣,願不願意?」楚雲也神色淡定,笑吟吟看著慕容欣,讓後者先是一怔,然後耳根通紅,俏臉發熱,最後連眸光都閃爍起來。

這一刻,她真的等了很久……

沒想到此時,楚雲終於正視這段關係。

而作為正宮的葉心瑤,也肯定了這段關係!

這讓慕容欣,欣喜若狂!

不過,作為曾經的城主千金,慕容欣也是有著自己的一份傲氣。

一陣感動過後,連眸子里晃蕩的水霧都差點止不住,她結結巴巴,開聲道:「四女共侍一夫?哼,你這臭流氓,就一直沒有變過啊,總是那麼的貪得無厭!」

「不過……不過……為了讓心瑤姐姐她們,平時有機會休息一下,我……我就勉為其難地服侍一下你吧,不就釣魚而已嘛!你想釣多久,就釣多久。」

說完,連慕容欣自己都覺得害臊,趕緊低下螓首,一雙有些顫抖的玉腿並緊,目光還悄咪咪看了葉心瑤一眼。

葉心瑤也回以微笑。

正宮,自有正宮的氣量。

慕容欣與楚雲之間的關係,絕對不簡單,兩人曾共度患難,生死與共,有一份情愫在內,在一起是遲早的事。

倒不如順水推舟,做個順水人情。

更何況,慕容欣還相當乖巧,對葉心瑤十分尊敬。

在心瑤看來,楚雲有五個以內的妻妾,都還是可以接受的。

於修行世界里,像楚雲這般蓋世無敵的至高神主,沒有三妻四妾才是不正常。

「相公,那我們先不打擾你了,小欣她有點激動呢。」

說完,葉心瑤便是蓮步款款,帶住臉紅耳赤,且眸子濕潤的慕容欣遠去了。

「好,我今晚再收拾那個不聽話的侍女。」

楚雲輕笑道,讓慕容欣又羞又惱,不過此時她渾身軟綿綿的,都顧不上打嘴仗了,只是乖巧地跟著笑而不語的葉心瑤離開。

片刻,桃林平湖旁,再次靜謐下來。

微風徐來,吹起湖面陣陣波紋。

「嗯,又過幾年了啊,也該是時候給欣兒一個名分了,她也不容易。」

「只是……你到底在哪呢?」

楚雲嘆息著自語。

他忽然想起了什麼,有些無奈和悵然。

雖然現如今,自己的生活幸福而美滿,簡直是人生巔峰。

但,夢夢的真正身份,一直都是心中的一根刺,始終揮之不去。

幾年過去了,對於夢夢是誰這個問題的答案,楚雲根本毫無頭緒。

連一點蛛絲馬跡都找不到。

本宇宙的夢夢,更沒有主動出現過。

這就很讓人沮喪。

事實上,楚雲曾經認為,夢夢可能是自己的大女兒,或者沉默寡言的二女兒,畢竟前者有著一頭璀璨的銀髮,樣貌相似。

而後者,則是性情相近。

但,楚雲沒有找到任何證據,去證明這些猜想。

於是乎,他就只能等,一直等,無比的鬱悶。

「或許,我該提前登上神界……」

「真想再一次見到她。」

楚雲喃喃自語,思緒萬千,漫不經心,已經密謀著飛升了。

而就在他若有所思的時候。

「云云!云云!云云!云云!」

忽然之間,一團嬌小玲瓏的雪白毛球,化作一道弧光,興緻勃勃地溜達過來,速度快如閃電,直接劃破虛空。

「嗡」的一聲,一隻可愛的兔子,出現在楚雲面前,讓他捧在手心。

能在楚雲面前大呼小叫的寵物,除了小朱雀以外,就只有小皮兔了。

「幹嘛那麼激動,是有什麼喜慶事嗎?」楚雲沒好氣地笑道,逗了逗兔子的小小臉蛋,使得它享受地眯了眯眼。

不過很快,它就睜開大眼睛,興奮道:「云云!別摸了,聽著聽著,本寶寶跟詩夢姐姐修鍊歸來,再苦心鑽研,現在終於學到新的技能了!」

「新的技能?」楚雲隨意一笑,「是什麼新技能,讓你如此高興,快展示給主人看看,不會又是什麼穿梭結界、遁入虛空等偷雞摸狗的技能吧。」

「你知道的,主人我心如止水,已經沒有什麼能讓我吃驚的了。」

「這次可不同呢!哼,等本寶寶表演過後,你就能明白了!」

見楚雲漫不經心的樣子,兔子也是有些不服氣。

隨後,它就在楚雲的手心上,化作一道流動的神妙弧光,直接是幻化起來,頓時霞光無量,瑞彩旋轉,有一種脫胎換骨的意味。

很快,兔子的體型越來越大。

這讓楚雲感到掌心越來越沉。

最後,他竟然從手捧一隻小東西,變成抱住一道嬌小的身影。

片刻之後,等到光霧收斂,神霞凝聚,原先可愛的兔子,居然變成一個小女孩,被看呆了的楚雲直接抱在懷裡。

那是個粉雕玉琢,臉容精緻的女孩。

她擁有一頭璀璨剔透的銀色短髮,身形纖細而嬌小。

冰肌雪膚,俏臉小小。

兔唇細細,眸子大大。

看起來無辜而天真。

長得靈動而可愛。

「云云,你看你看,本寶寶終於會化形了!驚不驚喜,意不意外?」小兔子笑容燦爛,眸子眷戀地看著楚雲。

一頭如琉璃般的銀髮,在風中輕柔飛舞。

但。

與此同時,楚雲已經完全被鎮住。

他只是瞪圓眼睛,一味抱著化為人形的小兔子。

很久,很久。

都沒有回過神來。

兔兔也不管楚雲,還以為他只是看直了眼。

隨後,她俏皮地輕笑幾聲,便自顧自說道:「還有還有!現在本寶寶已經會化形了哦,不再是昔日的小寵物了!」

「再怎麼說,也該有一個新的名字吧?」

「嗯!我想有一個新的名字!」

「以前的小黃、皮皮兔什麼的,都不好聽!」

「這樣吧,我跟詩夢姐姐很合拍,一直在跟她學劍,到處遊歷,遊山玩水,嘻嘻,簡直形同姐妹,嗯……所以呢,我的新名字,也一定要有一個『夢』字喔,就跟詩夢姐姐一樣,不然,又怎麼能叫姐妹?主人你說是吧。」

「對,云云,我已經決定了!」

「本寶寶從今以後,就叫夢夢吧!」

春風徐來,小女孩興奮而滿足,眼神清澈。

笑容溫暖窩心。

一陣微妙的沉默。

見楚雲一動也不動,兔子又得寸進尺,膽大包天,幽幽道:「還有呢,畢竟詩夢姐姐是用劍好手,但我呢,好像沒有稱手的劍使用。」

「云云,不如……你就把天罪借給我用用吧?就一會兒嘛……」

「誒?誒?!云云,你……你怎麼哭了!」

說話之間,小女孩卻突然見到,楚雲竟眼睛濕潤。

一滴又一滴滾燙的淚水,從這一尊淡漠劍神的雙目里划落而下,源源不斷。

止也止不住。

不哭劍神,居然哭了。

「云云,你幹什麼呀?為什麼要哭,是有什麼問題嗎?」

小女孩慌張失措,還以為是自己做錯了事。

再過半晌。

楚雲方才獃獃搖了搖頭,笑中帶淚,望著小女孩柔聲道:「沒……沒問題,你想借多久就借多久,把天罪送給你也行……真的……」

「送給我嗎?」小女孩受寵若驚,坐在楚雲懷裡,擺了擺小手,「可不行呢,天罪那麼重要,我只是……嘻嘻,拿去玩玩而已嘛,不過云云,你怎麼突然就哭起來了啊!別嚇本寶寶,難道是因為看見我終於能化形,所以感動到哭出來嗎?真有那麼驚喜?」

楚雲沒有回答。

只是時而輕笑,時而啜泣,患得患失。

然後再也忍不住,緊緊抱住懷裡的嬌小身影。

再也不放手。

「原來是你……原來……是你……」

這一刻,楚雲只懂得喃喃輕語,抱住小女孩不放開。

原來,甘願為自己付出一切,步入無限輪迴,獨面永恆孤寂的存在……

是遠在天邊,近在眼前。

一切都豁然開朗了。

他早就該想到的!

第八門扉上的圓環、月亮,已經象徵著太虛、玉兔。

還有水晶球里的葯林……小小神胎……

還有時輪尊者的那一句「一直都在身邊」。

怪不得夢夢說過,需要等待,需要見證。

這般等待,確實是值得的……值得!

所有因果,終於都有了圓滿的答案。

「云云,你別這樣!夢夢怕了!」兔子有些驚慌失措,與此同時,也有一種羞意,因為她才剛剛學會化形,連衣服都幻化不出來。

現在是光溜溜的狀態……

就這樣,被主人給緊緊抱住,那種溫暖,讓她多了一種前所未有的微妙情感,相當的新奇。

「哎呀,突然好害羞啊。」小夢夢幽聲道,臉蛋通紅。

「讓主人抱抱,好嗎?主人……真的很高興……很開心……」失神良久,楚雲繼續抱緊小女孩,笑中帶淚,有一種叫做幸福的神緒,填滿了稍顯空落的心間。

終於……找到你了。

屬於這個宇宙的夢夢。

真正屬於自己的夢夢。

而小夢夢,此時也不出聲了。

她只是乖乖挨在主人懷裡,眸光漣漣,心跳在加速。

這種感覺,很好。

然而。

就在兩人擁抱的時候,恰好有四名女子走了出來,正是葉心瑤、月舞、葉妃璇以及慕容欣,顯然是因為聽到大動靜而冒頭。

當她們見到桃樹下的那一幕,都頓時嚇了一大驚!

「雲兒,你什麼時候又找了一個?哎,真是心累……」

「雲,我要解釋,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魔頭!本聖女倒是沒想到,你還喜歡這種類型啊,是厭倦我們了嗎!這又是哪裡來的女子,竟然還如此親密,簡直豈有此理!要氣炸了!」

「只是釣魚而已,怎麼還能釣到一個女子呀……」

四位大小老婆,同時向楚雲發起靈魂質問,都十分震驚。

還以為突如其來的銀髮女孩,又是楚雲的一個秘密相好!

直到此時,楚雲方才回過神來。

片刻,他仰天長嘆一聲,再而看向妻妾們,隨後抱起了有些羞意的小女孩,一邊微笑,一邊流淚,主動介紹道:「別鬧,這是兔兔……是兔兔。」

「不過從今以後,她有了一個新的名字。」

「她的名字,叫夢夢。」

楚雲的淡然輕語,隨著一縷春風緩緩飄揚而去,響徹於桃源之間。

人生如戲,若大夢一場。

陽光正暖,歲月靜好。

新世界的生活,終於又掀開了新的一頁,溫和而幸福。

……

終。

(全文完)

……

完本感言:

終於寫下本書的最後一個句號,匆匆四年已過,實在感慨良多,在此不多贅言。

為了給大家留個念想,留個迴響,在這裡公布一個書友群:136270757,可以討論劇情。

諸位江湖再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武劍尊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神武劍尊 神武劍尊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千六百四十章 太虛美夢(大結局)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