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4章 六百四十三:京師擂,二小顯威(三)

第654章 六百四十三:京師擂,二小顯威(三)

正在這時,那羅成湊了過來。

「表哥,鐵牛那小子可真夠太狂的了!叫我看,他也就是腿上有點兒功夫,出拳一點兒也不狠,你贏不了他,待我去會會他。

不然的話,他那小尾巴還不翹天上去呀!

今天我上去,讓他知道知道什麼叫拳腳功夫,他娘的,這小子也太不給咱們哥兒們面子了。

俺羅成叫他知道知道咱們哥兒們的厲害,不然的話,這哥兒倆還不得成了精么!」

那羅成的能耐秦瓊也知道,比自己那是強得多了,但是,遇到那個段鐵牛的話,也未必討得了半點兒的便宜呀!

秦瓊見了連忙相勸。

「兄弟呀!算了,剛才那鐵牛已經給我留了面子了,不然的話,恐怕我還真不能這麼順順噹噹地走下台來呀!

那哥兒倆及其能打,這個誰不知道呀!

他們立他們的擂,咱們當我們的官兒,大家彼此不傷和氣,你看這樣多好呀!

何必去找人家的麻煩呢!你若要是贏了鐵牛的話,這還好說,若要是打輸了的話,你說那該有多丟人呀!

這兩個人出奇的不好惹,這個誰不知道呀!

再說了,人家現在是那皇上身邊的大紅人,咱們都上去找人家的別紐,這個也不怎麼對頭呀!

好了,你就別給我惹事兒了,我看咱們還是趕緊回去吧!

在那擂台上比試,本身就是一個見輸贏,論高低的場合呀!

你把人家打贏了,人家下不來台,人家把你打敗了,你就下得來台嗎!」

經秦瓊這麼一說,那羅成才不提那上場比武的事兒了。

倆個人從這裡溜了出來,直奔那承相府而來。

鐵牛一見自己連勝三場,心中那個高興勁兒就別提了。

鐵牛剛想再顯顯威風,段無極叫住了他。

「鐵牛哥哥,行了,行了,剛才你戰勝的那三個人都是當朝的名將,這個臉你也露足了,還是回來休息一會兒吧!

這箭不能使老了,勁兒頭兒不能使完了,否則那必吃虧呀!

你且休息一會兒,看看我的吧!咱們哥兒倆一會兒換換,咱們可不能讓這幫子人鑽了咱們的空子呀!」

鐵牛聽了往後一退,他坐在桌子旁邊喝茶水去了。

段無極代替了鐵牛站在台上,對下邊笑道:「各位,我叫段無極,乃是山西太原府的人氏。

我這個人喜歡習武,更喜歡以武會友了,今日蒙皇上聖恩,在這裡立擂幾日,會一會這天下的各路英雄們。

各位朋友,哪位願意上來陪我走幾趟呀?」

台下的武將們是不少,這些人之中好鬥的人還真不少,不過,剛才見了鐵牛的武藝,知道自己的這兩下去上去了也白給呀,自己上去丟那個人幹什麼呢?

象尤俊達那樣,被人家壓在身下,那該有多丟人呀!

這些人員之中,有的見過段無極他們的勇武,有的見過兩個人的輕功,現在自己剛當了官兒了,惹那個事兒幹什麼呢!

因此,這些人員教報著看熱鬧的心理無動於衷呀!

段無極見沒有一個人登台,笑呵呵地說:「即然沒有人登場,那我就自個兒給大家練一趟拳腳的功夫吧!

怎麼著也不能冷了場兒呀!」

段無極說完,那是說練就練呀!只見那段無極身形轉動,真是出拳如閃電,身形快如疾風呀!

一趟拳腳的功夫下來,只見那段無極面不改色,氣不長出,跟沒事人兒似的。

常言說行家伸伸手,就知有沒有。

在場之人許多都是那武術大家,對各種功夫都有所了解呀!

大家一看這段無極的拳腳功夫,那還真是沒有什麼可以挑剔的地方。

段無極煉完拳腳功夫,笑呵呵地說:「各位,現在沒有什麼事兒,我就再把我習的一套棍法結大家表演表演吧!

大家就上眼吧!」

段無極從旁邊拿過大棍來,抖擻精神就練了起來了。

但見段無極人隨棍走,棍隨人行,那段無極把大棍使開了,只見到處都是棍影,大棍呼呼掛風地就把那段無極給包圍起來了。

台上台下的人們見了,那是一片歡呼鼓掌之聲呀!

段無極一見人們鼓掌叫好兒,大棍舞的更快了。

只見那條大棍一條化為兩條,二條化為四條,四條化為八條,時間不太大,在段無極的周圍就形式了密密麻麻的棍山了。

也分不出哪條大棍是那大棍的真身呀,哪條是大棍的幻影呀!

段無極練到好處,所有的人都看得兩眼發直呀!

那段無極練著練著猛地一收招,穩噹噹地站在了擂台之中了。

段無極沖著四方一抱拳。

「各位,剛才我獻醜了。

煉的不怎麼好,讓大家見笑了。」

正在這時,突然台下有人高聲喊道:「無量佛,段施主,你這是從哪兒偷學的我寺的羅漢棍法呀?

你偷學也就偷學了吧,怎麼還練的這樣不倫不類的呀。

真是給我少林寺丟人現眼呀。

小僧不才,今日我要教一教你這少林寺的羅漢棍法。

也讓你知道知道我少林武僧的厲害。」

段無極順聲音往台下觀瞧,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台下來了十幾個僧人。

剛才喊話的是一個小和尚,這個小和尚分開了人群,飛身跳上了擂台。

段無極一看這個小和尚,也就二十掛零的樣子,生的眉清目秀的。

段無極見了陪笑道:「小師父,你是哪個寺里的僧人呀?法號又怎麼稱呼呢?」

那個小和尚聽了冷冷地一笑。

「小僧是嵩山少林寺的僧人,小僧法號覺遠。

這下子你知道我是誰了吧!」

「噢!原來是覺遠師父呀!覺遠師父,告訴你說,我這套棍法,確實跟那少林寺有些淵緣。

但是,此棍法又跟那少林寺的羅漢棍法有又所不同,這並不是我不會那少林寺的羅漢棍法,而是我經過某些改良了。

那少林寺的棍法強調的是健體強身,我這套棍法講竟的是實戰實用,兩個跟本就沒有什麼可比性呀!

你說我去其糟粕,對其進行改良,這有什麼不好呢!

要是表演得好看的話,還是那漢羅棍法表演的好看呀!

小師父,少林寺的俗家弟子有很多,我也就算一位吧!

你我並不認識,何必為了一套棍法爭論不休呢?

這要是傳出去的話,那該多叫人笑話呀!

小師父,你說是不是這麼個理兒呢!」

那個叫覺遠的僧人聽了,直氣的秀眼圓睜,臉兒立刻就沉了下來了。

「段無極!段施主!剛才你把我少林寺的羅漢棍法挖苦的那是一無事處呀!

什麼表演好看呀!不實用呀!這些話兒不是都是你說的嗎!

今天我就用我寺的羅漢棍法,會一會你那個所謂改良的羅漢棍法,今天我一定跟你分出個輸贏勝敗來不可。

段施主,你給我著棍吧!」

嗬!這個小和尚脾氣還挺不好的,那是舉大棍就打呀!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隋末唐初劍俠錄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隋末唐初劍俠錄目錄 隋末唐初劍俠錄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54章 六百四十三:京師擂,二小顯威(三)

97.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