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7章 越演越烈

第717章 越演越烈

眾礦奴默默地退開,留下傅驚濤一人孤零零地站在原處。他們被折磨壓榨太久,早已絕了反抗的念頭,能多活一天是一天,對於傅驚濤的遭遇甚至還有點幸災樂禍——誰讓這小子剛剛大出風頭?

傅驚濤情知求饒無半點用處,不等五行堂諸人出手,他屈膝下蹲,足掌猛地蹬地發力,猶如一頭矯健的猛虎猝然撲出。

呼!人影騰躍,風聲大作。

那幾人驕橫跋扈慣了,還以為這礦奴會嚇個半死,根本沒想過人家敢主動出擊,不由呆了一呆。站在正面的那人勃然大怒,罵道:「小混蛋活膩了!」下意識地揮刀便斬。

在刀光將落未落的瞬間,看似速度極快的傅驚濤足底忽頓,腰身一擰變向左閃,右手成虎爪抓住對手的肩頭狠狠一捏,那五行堂弟子痛得「哎呀」一聲大叫,鋼刀脫手下墜。

傅驚濤張手撈住刀柄,順勢一腳踢倒對手,人隨刀走,如游魚般在五行堂眾弟子中穿行。只見白刃穿梭起伏,千百點火星四濺飛散,噹噹當的金屬撞擊聲不絕於耳。

傅驚濤採取以巧破力、以快打慢的策略,專門朝對手的招式破綻處招呼,使用刀柄或刀背撞擊其穴道。五行堂眾弟子哪裡有他那麼高的境界,慘呼聲中丟掉了手中兵器,像是一群斗敗了公雞倉皇後退。

眾礦奴麻木的臉上寫滿震驚之色,數百人鴉雀無聲,簡直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這一幕。不少人眼底燃起了微弱的火苗,蟄伏已久的血性被悄悄喚醒——原來這些魔門弟子不是不能戰勝的!

「哼,這是哪裡鑽出來的野猴子?!」

忽聽兵甲鏗鏘作響,一群兇惡粗壯的武者推開擋路的礦奴,大搖大擺地走近前來。他們眼神如電,太陽穴高高凸起,行動間自然散發著濃烈的魔氣,鎧甲上沾染著青黑色的粘液,有的人手裡還拎著幾具毒蟲怪獸的屍體,顯然剛經歷過一番廝殺。

為首的壯漢虎背熊腰,筋骨粗壯,發如鋼針倒立,目如銅鈴圓睜,手持一把鬼頭鋸齒大砍刀,活脫脫一個橫行霸道的魔頭。他神色不善地瞪著傅驚濤,冷冷道:「你是哪個門派的弟子?」

傅驚濤警惕地舉刀護胸,淡淡道:「無門無派。」

那魔頭呸了一口唾沫:「放屁!難道你是天生會武功?我倒要瞧一瞧你有幾斤幾兩!」手臂忽揚,一片雪白光幕乍起,刀風獵獵,濃烈的刀意絞動咆哮,恨不得將對手撕碎。

這是魔門精鍊的殺招,兇殘,剛猛,暴烈。

他體型龐大卻不笨重,每一寸肌肉都蘊藏著力量,移動時帶給人可怕的壓迫感,氣勢強橫絕倫。儘管內心瞧不起這年青礦奴,但他出招時可沒有半點馬虎大意,如獅子搏兔用盡全力。

傅驚濤眼光何等銳利,當那魔頭起手出刀的剎那,便判斷出此人武功卓絕,經驗老辣,是個極其難纏的人物。當下足底一滑偏離原位,反手一刀斜斜劈出,如羚羊掛角靈氣十足。

當!鋼刀擊中了鋸齒大刀側面,恰恰是對手防禦最薄弱的一點。

那魔頭驚咦一聲,手腕翻轉,蠻不講理地橫刀掃去,刀氣噴薄,如長江大河勢不可擋!

刀法重勢亦重力,技巧尚在其次。

刀鋒所向,強敵伏誅。非生即死,絕無客套。

這一刀勁氣凝聚,刀刃劃破空氣發出刺耳的尖嘯,令觀者變色。

傅驚濤由於真氣運行不暢,天然居於劣勢,沒可能以硬碰硬封架敵刃,那樣的話跟找死沒什麼分別。

所以他只有退。

足尖使力,同時刀尖險之又險的一點,叮的刺中鋸齒大刀,借著反彈力量加速后縱。

那魔頭見狀心中雪亮,不屑道:「原來是個中看不中用的銀樣鑞槍頭!今天不斬斷你的頭顱,老子的姓倒著寫!」說話間緊追兩步,連環殺招不止,如寒潮澎湃的刀氣籠罩了數丈方圓。

傅驚濤登時陷入岌岌可危的困境。饒是他武學修為了得,兼通數門之長,但內力不濟,輕功亦難施展,如何擋得住這魔門強者的攻勢?交手不過數招,手中鋼刀被咔嚓削斷,虎口撕裂流出血來。

那魔頭得勢不饒人,狂笑道:「你今天死定了!」照準傅驚濤的頂門,卯足了氣力狠狠劈去。

就在這時,冷風颯響,一抹閃電般的劍光自側面狂飆射到。

人未至,劍意刺骨冰寒。

那魔頭反應極快,怒喝道:「夏十三!」擰腰側身,劈到半途的鋸齒大刀硬生生一扭,刀鋒翻轉,削向那抹無情的劍光。

叮叮噹噹!人影騰飛,冷電寒光忽合忽分,讓人看得喘不過氣來。夏十三和那魔頭堪堪是棋逢對手,誰也佔據不了絕對上風。

只見人群分裂開一條通道,又有二三十名面色冷峻的武者快步走近,他們大多數身披塗有血骷髏圖案的鎧甲,若論殺氣之盛還要強過那些魔門弟子。為首之人容貌俊秀,滿頭銀髮,雙目細長,鼻樑高挺,乍一看像是個風雅脫俗的白面書生,但在內行人眼裡,他的精氣神凝合如一,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必然石破天驚!

魔門眾人陡然見到這銀髮男子出現,無不面露懼色。

那銀髮男子完全無視他人的目光,沖傅驚濤點了點頭:「我是夏七,請把你背後的包袱交給我。」

他聲音清冷平淡,偏帶著令人難以抗拒的力量。

傅驚濤暗嘆,如此深不可測的強者竟屈身於護礦隊,為天魔宗賣命拼殺,真是明珠蒙塵了。

「且慢!」一位黑衣黑甲的魔女呼的從天而降。她美艷成熟,身材高挑,膚白若雪,似乎輕輕一掐便能掐出水來——可是眾礦奴嚇得立即閉上眼睛,不敢朝她多看一眼。

夏七沉聲道:「丁紫嫣,你莫要多事!」

魔女丁紫嫣冷笑道:「死木頭,我就要惹事,你能奈我何?」

夏七皺眉道:「不許叫我木頭!」

丁紫嫣叉腰道:「我愛叫便叫,你有種的咬我啊!死木頭!」

傅驚濤瞧瞧這個,看看那個,忽然升起一種荒誕的感覺,嘴角忍不住浮起笑意。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重生之軒轅武聖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重生之軒轅武聖 重生之軒轅武聖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17章 越演越烈

100%